第31章 悔棋不成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更新时间:2013-10-27

    (第三更,求收藏,求推荐!)

    县委的处理结果迟迟不下来,刘全给李昆透了消息之后,他也没有任何反应,似是在听天由命。

    前几天妇女主任吴丽华接到苏源的命令,就当面说:“苏乡长,人家都劝和不劝离,您劝人家离婚,这不好吧?我是妇女主任,首要任务就是维护女人的权利以及她们的家庭和睦,你要我去劝人家离婚,这可不是我的工作。”

    苏源手指轻敲桌面,笑道:“他们都分居了八年了,你怎么劝人家和睦,说不定离婚之后孟桂华也能找到她的所爱呢。”

    吴丽华四十几岁的年纪,外孙子都能满地跑了,听得苏源这话就哈哈笑道:“您可算了吧,谁能看上她啊,整个母夜叉,长得比我家那头母驴都难看。”

    苏源也跟着笑道:“吴主任都说那孟桂华是母夜叉,那就更得让他们离婚了,李昆被纪委调查,孟桂华被乡里开除,这两人天天在家里吵得四邻不安,哪天出了人命可不是好事。”

    吴丽华琢磨着也是这么回事,之前县里也不是没发生过夫妻吵架闹出人命的。虽然不想跟孟桂华接触,但她还应了下来。

    从接到苏源的任务,前后花了四天时间,吴丽华仗着三寸不烂之舌彻底将孟桂华说动,李昆和孟桂华耗时八年的拉锯战终于画上了句号。

    李昆离婚在乡里引起了一小波的轰动,苏源便将李昆离婚的消息透给了王恒,几天之后王恒给也给苏源透了底,现在苏源就在淡定的坐等李昆回来工作。

    苏源忙着工作,曹立坤却是心神不宁,他琢磨着县委的处理结果迟迟不下来,而如今李昆又离了婚,那他和李丽的事就不再是问题,想到最近这几天刘全和李昆的接触不少,他是彻底不能淡定了。曹立坤眼里,刘全已经是苏源的人,他去接触李昆,那就一定是苏源的意思。

    曹立坤在白河乡任党委书记十年,十年不倒,也说明他不是笨人,上面意思能明确的揣摩。当初吴书波救灾不力,县委立即就将他一撸到底,李昆的事,纪委调查过,但处理结果一直不下来,那就说明县里还有别的考虑。

    从此时的情况来看,李昆很有可能无事,他的职务不丢,那自己就会在乡里失去原有的一块天地,此时曹立坤才意识到将李昆放弃是一步臭棋,这会儿他居然想悔棋了。

    中午时间趁着大家都在食堂吃饭的当口,曹立坤就独自去找李昆。

    这会儿,食堂里苏源坐在刘全对面,一手拿着馒头一手拿着筷子,吃了口菜,问道:“李昆被净身出户,情绪怎么样?”

    刘全呵呵笑道:“我看他是猜出县里的最终处理结果了,情绪倒是比刚开始那几天好多了。”

    能混到乡领导层的,没有一个人笨蛋,虽然李昆性子软弱,但县委的处理结果迟迟不来,刘全又整天都借着关心来跟他说话,李昆也想得出他有六成的几率保住职务。纪委调查组下来,曹立坤就放弃了他,李昆心里明白以后他和曹立坤已经没了可能,若是恢复职务,他只能跟着苏源或是两不相帮。

    苏源不知李昆的想法,但能肯定一点,淡淡一笑道:“经过这事之后,他应该知道如何做好本分的事,就算恢复工作不站到我们这边,也会两不相帮。”

    刘全应了一声,觉得也是这么个道理。

    吃过午饭,苏源回了办公室小憩,下午就继续写白河乡发展的五年计划。白河乡作为农业大乡,现在拉外部资金大搞建设是不切实际的事,苏源认识到,从自身的优势来找突破口才是最正确的道路,想好出路,一步步落实下去,这样才能带领全乡百姓走上小康,过上幸福生活。

    白河乡从建国以来一直是农业大乡,有着浓厚的农业底蕴和基础,乡里财政主要就是靠农业来支持,而苏源的五年计划就与农业的根本——土地,有着密切的关系。九八年,白河乡百姓土地第一次承包到期,根据去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关于进一步稳定和完善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的通知,土地在今年上半年刚刚进行第二次承包,截至此时白河乡的土地二次承包工作已经全部完毕,第二次承包的年限,也从第一次承包的十五年调整到三十年不变。

    涉及到土地的问题,百姓都比较敏感甚至反感,苏源此时写着计划,同时也在为以后如何开展工作想着措施。

    苏源坐在办公室里,一边翻阅资料,一边细心的写着发展计划,曹立坤却在办公室大发脾气。他刚刚从李昆租住的房子里出来,情况很让他出乎意料,李昆面对他的示好,直接委婉的拒绝,理由就是他此时还被停职。

    曹立坤摔了杯子,认定是苏源叫刘全说了他的坏话,心里在咒骂苏源的同时也在骂李昆,也恨自己当初不应该将李昆介绍给刘志水,不过更恨他自己没有看清形势。曹立坤认为纪委调查组下来,李昆落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于是他也落井下石,可是如今恰恰与他所想相反。

    此时形势对曹立坤不利,他却没有扭转的办法,刘志水因为他和李昆没将苏源搞下去很不高兴,再加上听到风声说县里准备调查曹立坤,这几天都以工作忙没接过他的电话。

    曹立坤忽然发现自从苏源来了之后,他过了十几年的舒坦日子居然就这么终结了,儿子犯事被苏源揪住下了大狱,而他自己也被苏源制肘着,凡事都要找他商量的李昆如今翅膀也硬了,更要命的是刘志水躲着他不见,他没了靠山。

    曹立坤将这些都归咎于苏源,他也不甘被一个毛头小子卡住未来的路。李昆他已经不再考虑,既然他能不听自己的,那就说明他在李昆心里已经没了位置,如今他只能从苏源身上找毛病,他不相信苏源年纪轻轻,不犯任何错误。

    鲜明的对比,一个在琢磨如何带领百姓发家致富,而另一个却是在想着怎么抓人家的小辫子,将人彻底打倒。

    一下午时间很快,下班后苏源将未完成的初稿带回家,准备回家再继续,刚刚出门就见曹立坤站在门口,苏源就笑问道:“曹书记怎么不回家?”

    对于曹俊宝的案子,曹立坤已经任命了,他不是没有想过找人帮忙,在经过某人的指点之后他逐渐明白,自己若是给儿子找关系,最后自己都有可能陷落,毕竟造成儿子这样的结局,是因为他一直以来的纵容和他榜样效果。

    曹立坤表面也算拿得起放得下,微微一笑,说道:“小苏乡长,晚上有时间没,咱们哥俩去喝两杯?”

    想到颜丹可能在家给他做了晚饭,正在等着人回去,苏源微微犹豫,曹立坤又笑道:“小苏乡长就别拒绝了,饭店我已经订好了,没别人,就我们两个。”

    苏源无奈应了一声,当着曹立坤的面给颜丹打了电话,这才跟着他一起下楼。

    凤凰城的包厢内,两人坐在很近,曹立坤一边给苏源倒酒一边说道:“秋收工作已经完成,今年粮食减产了七八成,如今天气转冷,听说县里已经准备明年开春就加固江堤,我想苏乡长最好现在就跟县里提一下,争取白河乡的江堤由我们自己来做。”

    加固沿江乡镇的江堤苏源也听说了一些,不过此时只是口头还没有落实,县委研究通过之后,具体的工作他不提,也会分派到各个沿江的乡镇。

    苏源盯着曹立坤,不知他要自己去说有什么意图,难道是想在工程上捞一笔?

    苏源不接话,曹立坤淡淡的道:“我没别的想法,只是自己人做的事,我信得着,这毕竟是关系到白河乡发展的大事,江堤稳固,百姓的生产生活才有保障啊。”

    曹立坤的话苏源不能信服,笑道:“江堤的稳固关系我们白河乡的发展是不错,但县委还没具体的方案,我认为还是等等的好,现在我手里还有很多事要做,有些忙不开,曹书记若是心急,我看您就去跟县里提,争取下来,做好了也是一笔政绩呢,白河乡百姓都会感情您的。”

    不知曹立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苏源自然不会应下来。

    曹立坤悔棋拉拢李昆,李昆紧闭其口,他便想到要用最直接的方式将苏源搞下去。白河乡十九个村,有十八个村临江,沿岸近一百三十里的江堤需要加固,这不是一个小工程,他相信只要苏源贪财,有敛财的想法,只要有人提出来他就不可能拒绝。

    只是他万万想不到,苏源油盐不进,根本不吃他这一套,曹立坤一边闷闷的喝酒,一边想着办法让苏源进入圈套里,奈何说了几句话,都被苏源拒绝推给他去做。无可奈何曹立坤只能闭口不谈此事,转而说起他儿子曹俊宝的案子,却没想苏源对此也不感兴趣。

    苏源临走时扔下这话,却是让他胆颤心惊,苏源原话说道:“秦岚的事,曹书记可要注意影响,人家新婚夫妻可是搞得要闹离婚呢。”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