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不是一个人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更新时间:2013-11-05

    (求收藏,求推荐!)

    半小时之后白冰从里面出来,手里拿着一块硬盘,冲苏源得意的笑着道:“东西都被我删了,知道你有办法恢复硬盘,硬盘我带走了呢!”说完便将硬盘放进她的包里。

    苏源嘿嘿的苦笑,心里却是一阵惋惜,张庭柱搞了几个硬盘的大片居然就这么没了,最让他期待的也没机会看到。

    白冰得意的笑着,她早就看穿了苏源的心思,见他失望的模样,忽然脆声道:“看你的表现,还有大半年时间,你表现好,总能看到你想看的。”说完便红着脸将小卧室的门关起。

    苏源愣愣的站在门外,心里上下翻滚,恨不得他就是时间的主宰者,立即将时间推移到明年九月。

    苏源坐在沙发上胡思乱想着白冰洗澡时的曼妙身姿,这时又听见白冰在屋内说道:“苏源,我睡了呢,明天见。”语气万般的娇羞,只是苏源看不到此时白冰的模样,心痒难耐,本想着能跟白冰共同睡在大炕上的苏源又是好一阵失望。

    不知夜里白冰睡的如何,苏源反正是一晚都没睡好,连续做了几次春梦,直到清晨醒来时身下的小兄弟还直直的硬着。

    去洗手间撒了包尿回来,苏源将锅炉里的煤灰掏出,从外面拿回干柴和煤块将锅炉点燃,屋里瞬间有了些热乎气。

    苏源洗过脸刷过牙,又将早饭做好,忽然想到颜丹,平时她在时早餐都是她送过来,从她离开之后,苏源一直没跟她联系,也不知她最近好不好。

    早餐做好,白冰就从小卧室里出来,散开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白皙的脸蛋上还带着惺忪的睡意,苏源看在眼里,随即笑道:“是不是我声音太大吵醒你了?”

    白冰摇头,望着玻璃窗上形态各异的窗花,出了会儿神,后又淡淡的说:“真美,要是每天能看到多好。”

    城里人住在楼上,多半是看不到冬季早起挂在窗上的窗花的,农村因为家家都是自己烧炉子,夜里没人添煤炉火自己熄灭,水蒸气遇冷凝结才会形成如此美态。

    苏源望着窗花,忽然想起廖晗儿时的冬季。也是这间房子里,那年父亲脚扎了锈钉子得了破伤风刚刚去世,家里只剩下母亲一个劳动力。松江省的冬季是百无聊赖的,农忙之后农村里的农民就没有事可做,可是母亲为了撑起整个家,为了供廖晗上学,不得不每天早起去拣煤核,去拣动物的粪便回来。

    母亲一出去,廖晗就会捂着厚厚的被子,伏在冰冷的窗上,从厚厚的窗花里试图看母亲几眼,每年冬季的每个清晨都是如此。

    直到廖晗即将读初中那年的冬季,母亲再去拣煤核,路上为了救外乡来的母女两人,自己被路过的汽车碾过,打那之后廖晗便没有再看过一眼窗花,不是他不想看,而是一看窗花,就会想到母亲早起背着挑子出去,阳光下路过窗口时留下淡淡的黑影。

    白冰回头间看到苏源眼眶里的泪痕,怔了好一会儿,不知他想到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流泪,犹豫着伸出手,最后还是没有将他流下的泪擦去。

    苏源一直怔怔的出神,想着往事,想起母亲为了救那对母女丢了性命,可是那母女却是没留下半句话就上车走了,心里却是有些愤恨,只是恨归恨,那对母女如今又哪里寻得着呢。

    白冰伸出的手收回两次,最后还是落在苏源的脸上,泪有些温度,白冰只觉得有些湿热。

    苏源看到白冰的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对不起。”

    白冰收回手柔声问道:“想到什么不高兴的事了?”

    苏源淡淡一笑,说道:“没什么。”

    苏源不说,白冰便不再深问,她心底明白,她和苏源都可以说是无依无靠的人,她的父母早逝,苏源的父亲死在战场,母亲在他三岁就弃他而去。难得看到男人会流眼泪,白冰却是心里有些暖暖的,苏源能在自己面前流泪,也说明他没把自己当成外人。

    想到两人以后要在一起过日子,白冰似是忘记了给苏源的一年期限还没过去,着了魔一样,头靠在苏源肩头,低声说道:“你不是一个人,从今以后还有我,不管什么事,我都会和你一起承担……。”

    苏源微怔,白冰态度的转变,让他有些无法适从,不过好在白冰的拥抱很是温暖,苏源只觉得幸福来的太过突然。

    白冰主动来白河乡看苏源,这会儿又主动拥抱他,待苏源反应过来,便激动的将她抱在怀里。清晨刚刚起床的白冰只穿着睡衣,还未来得及换下,这会儿被苏源抱在怀里,一对娇嫩挺拔的乳丘就紧紧的贴在苏源胸前。虽然苏源穿着毛衣,但也能感觉到怀里娇妻的娇嫩,想伸手触摸,却是怕惊了佳人,身下的小东西不自主的挺起,他便缓缓的弓起身子,怕白冰察觉挣脱出去。

    两人拥抱着,温暖异常,白冰脸藏在苏源怀里,酡红一片,两人沉浸在这突来的美好之中,无人言语,想一直就这样拥抱着,可是电话铃声突然响起,白冰急忙从苏源怀里挣脱,说道:“我去洗漱。”

    苏源接起电话,胡万军的声音便响起来,说道:“苏乡长,张庭柱那小子昨晚就什么都招了,这事该怎么处理?”

    这偷拍的事苏源也没有好办法,沉默片刻说道:“高科技犯罪,现在国家还没有好的措施,他的行为也不好说,罚款拘留你们自己决定吧,不过最好和县局沟通一下。”

    胡万军应了一声,苏源放下电话,想再去找白冰,白冰洗漱完人已经进了卧室,关严了门。

    *************

    太阳升起,窗上的窗花便逐渐融化,化成一道道水,顺着窗流淌下来,直接流在地砖上。

    这会儿苏源和白冰两人正在院子里扫雪,昨天稀稀落落下了半天的雪,夜里又下了整夜,院子里这会儿的雪已经没过脚踝。

    白冰一身白色的羽绒服,脚上蹬着一双白色雪地靴,站在刚刚堆起的雪人身边,在阳光下,白皙的皮肤透着一丝红晕,比雪人更是娇美。

    苏源忙着扫雪,白冰则是在雪里玩耍。

    苏源抬头见白冰欢快的模样像个小女孩一般,瞄了两眼,随即从地面上抓起一把雪捏成团扔到白冰身上。

    白冰微怔,旋即欢快的咯咯一笑,从地上抓起雪就向苏源扔过来,两人顿时闹成一团,一个跑一个追,笑声传出半里地。

    笑累了闹累了,白冰便躺在雪地上,一双如水的眸子盯着瓦蓝的天空。苏源也跟着坐在她身边,低头看着白冰白皙透着微红的脸蛋,长长的睫毛上还闪着白色的冰花,粉嫩的嘴唇微微张开,吐出白色的哈气,洁白的牙齿堪比白雪,这副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模样甚是娇美,俨如不可触摸的瓷娃娃。

    无论是苏源还是廖晗,从没见过白冰如此笑过,看到她如此模样,今天苏源才发现,无论是在廖晗还是之前的苏源面前,白冰都没有彻底的放开自己,只有这一次,或许也只有这一次才是真的她。

    苏源不想扰了她的好心情,缓缓躺在她身边,清瘦的脸颊,微微凹进去的酒窝,水汪汪的眸子,坚挺的琼鼻,从侧面看去宛如卡通片里的完美小公主。苏源忍不住轻轻吻了上去,白冰的唇被苏源吻住,笑声便停了下来,却是忘记将他推开,直到苏源的舌头探进她的嘴里,白冰才慌张的将人推开,人坐起来,带着毛线手套的手捂在唇上,晶莹的眸子盯着眼前的苏源,俄尔才将头转去一边,从地上爬起来扫去身上的雪,柔声道:“我累了,回去休息一下呢。”

    来自白冰口腔内的芳香一直存在苏源嘴里回荡,苏源看着白冰进屋,舌头轻轻舔了下嘴唇,笑了笑然后专心扫雪。

    将院子里的雪清扫干净,苏源又将颜丹家小院的雪清扫出去,回屋做了午饭之后,见白冰正躺在床上发痴,脸上甜蜜的笑容,如初恋的小女孩。

    苏源想将她叫起吃饭,却是不忍打扰她,一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良久听见她清脆的笑声响起,又戛然而止,只见她惊慌失措的眸子盯着苏源,似是在问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苏源不知她想到什么,也不多问,笑道:“吃午饭了,待会带你去白音寺祈福。”

    白冰怔怔的望着苏源,抿着粉嫩的嘴唇,良久才道:“下午要回去呢,明天还有大量工作要做。”语气里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似是很不舍得回去。

    苏源自然不想她下午就回去,微微一笑说道:“昨夜里雪下得那么大,路上积雪公共汽车也不安全,明早我叫乔宇开车送你回去,你就安心的在这玩半天,吃饱了饭,我们去白音寺一起祈福。”

    白冰眸子眨了眨,旋即露出一丝笑容,略带撒娇语气说道:“好吧,不过明早你可不能叫我一大早起来赶车,公共汽车好冷呢……。”

    曹立坤将公车当成私家车来用,苏源平时不会私用公车,上次用车还是送唐莹仙,这也说得过去,毕竟唐莹仙是白河乡唯一个市高考状元,这次叫车送白冰回县城,也算是破例吧,他琢磨着回头补上油钱就好。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