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涮火锅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更新时间:2013-11-05

    (求收藏,求推荐!)

    白音寺位于白河乡西北不足十里外的白音山脚下,历史并不悠久,廖晗的记忆里没有这座寺庙,苏源从来白河乡工作之后才听人说过白音山下有座白音寺,无论是求子求财还是求升官都很灵验,他还听说曹立坤三天两头就会来一次。

    苏源是个无神论者,但是白冰听见这个表现出很虔诚的态度,苏源为了讨好白冰自然也要表现的虔诚一些。

    两人吃过午饭就步行从家里出来,顶着正午的阳光,踩在厚厚的积雪上,也不觉得寒冷,欢声笑语留下身后两串脚印。

    往白音山去的路被大雪覆盖,路上没有一个脚印,可见今天还没有人往那边去,虽然积雪很厚,但白冰的兴致很高,丝毫不觉得累,一张嫩脸冻得通红,粉唇也透着白,也不叫冷。

    苏源看在眼里都觉得心疼,把自己头上的绒线帽摘下,强迫扣在白冰头上,白冰便嘟起嘴似是怪他弄乱了她的发型,却是不将头上的帽子摘下,心里也暖暖的,俄尔才冲苏源挤眼道:“下次要经过我允许才可以碰我头发。”

    看着眼前小女孩般可爱的白冰,苏源嘿嘿笑着点头。两人手拉着手走了近一个小时,赶到白音寺时白冰才将苏源的手松开,将笑容收起小心翼翼的迈进寺庙大门。

    白音寺在白山翠柏之下,是座小庙,环境倒是清幽,很适合修行或是静养。庙里只有三个和尚,其中还有一位是带发修行的俗家弟子,苏源两人进了院子这位就迎了出来,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与苏源两人搭话,眼神却是不离白冰,似是被她的模样迷倒,或是琢磨着白河乡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的美人。

    苏源脸上带着笑意,心里对他的无礼有些恼火,心说难怪是带发修行的,见到漂亮女孩就死死盯着,六根不净任他在哪里都无法修好行,一辈子都无法成为得道之人。

    白冰却是全然不在意,在俗家弟子的带领下跟着进了大殿,苏源想跟进去,白冰却是回头说道:“知道你不信这些,就不用跟我进去呢。”

    苏源呵呵一笑,白冰居然看穿了他的心思。他停在原地,看着白冰跟着俗家弟子进了大殿,便站在院子四处看着,俄尔又从另一侧走去后院。

    走进后院,苏源见到后院里的雪和前院一样并未清扫,只是将一些积雪扫除,留出一条可供通行的小路。

    不见院中有一人,苏源就沿着小路转了一圈,十几分钟就将不大的寺庙转了个遍。临了出来时经过后院一间厢房,听见里面的说话声,刚刚侧头看过去,只见一个中年妇女从屋内出来。

    两人目光对视,待那女人反应过来,就急匆匆的返回了屋内,苏源站在原地微怔了片刻,心说曹立坤的老婆姜玉琴怎么在这里,她从屋内出来时耳鬓散乱,脸颊酡红,很容易就会让人想入非非,苏源也难免多想。

    不过想来曹立坤和曹俊宝两人,一个自杀身亡,一个入狱等待审判,做妻子的也是做母亲的应该是来为儿子祈福的吧,苏源呵呵笑了两声,心里骂自己思想不纯洁。走回前院看到除去中间扫出的小路之外,雪地里没有一个脚印,苏源便想到和白冰来的路上没看到一个脚印,姜玉琴难道昨晚睡在这里?

    苏源不纯洁的思想又开始作祟,不过这事到不是什么大事,老公死了,女人自然有权利选择她的幸福生活,只是姜玉琴跟庙里的和尚搞在一起,着实让苏源吃惊不小,也觉得这和尚口味挺重的,居然喜欢姜玉琴这样的女人。

    不过吃惊归吃惊,苏源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在燕京城上学时,苏源便在肯德基店见过和尚带着儿子吃汉堡,在江城的夜总会,他还亲眼见过几个带着发套的和尚去花天酒地。

    和尚也是人,也要追求幸福生活,苏源心里笑了笑,抬头见白冰从大殿里出来,笑问道:“好了?”

    白冰微微点头,她身后的俗家弟子也从殿内出来,说道:“施主,师傅说您一月之后还需再来一次。”

    白冰回头再次点头,苏源就走上前拉着她的手,心想这和尚叫白冰下月再来一次,无非是想多赚点香火钱。想到姜玉琴留宿在后院厢房,便又主观的认为这里的和尚都是酒色之徒,没有任何本事,不想白冰再来,便随口问道:“小和尚,庙里可供香客留宿?”

    那俗家弟子微微一怔,还以为这两人要留宿,随即摇头说道:“对不起,庙里不会给香客留宿。”

    苏源呵呵一笑没再多说,拉着白冰出了寺庙。两人走出很远白冰还时不时的回头望上两眼,而后又偷偷看苏源两眼,想着大殿里那位师傅所说的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难道我真的一辈子都要与别人分享一个男人。

    不知白冰在想什么,苏源就笑问道:“你知道我刚刚在后院看到谁了?”

    白冰微微一怔,心不在焉的问:“谁?”苏源本想叫白冰猜猜,想她对白河乡根本不熟悉,笑道:“曹立坤的老婆姜玉琴,她昨晚住在这里。”

    白冰眼睛眨了眨,一副不相信的模样,苏源就笑道:“两个六根不净的和尚带着一个俗家弟子,骗吃骗喝罢了,不用相信他们说什么。”

    白冰应了一声,却还是在想那老和尚说的话,苏源人都没跟进大殿,那老和尚怎么会知道她已经结婚,并且夫妻关系不和睦呢!

    从路上到回了家白冰的心情都有些恹恹的,苏源怕她冻感冒了,便叫她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他则是出去从刘宝利家里借了铜锅来,又在店里买了酒精膏和羊肉,准备晚上和白冰一起涮羊肉。

    白冰躺在床上睡了半个下午,临吃晚饭时被苏源叫起,两人刚刚坐好,李昆就带着李丽登门,手里还带着一些山货,有沙鸡、松鸭以及野兔子之类的野生动物。

    两人这时候过来,苏源家里已经准备好了晚饭,也不能让两人离开,苏源笑着将东西放进后院的仓库里,进屋说道:“李书记来的好不如来得巧,现在天气冷,今晚咱们涮火锅,大家伙一起吃热闹。”

    李昆倒也不拒绝笑着坐下,白冰就拉着比她大了近十岁的李丽聊天。

    苏源点燃酒精膏,水烧热将锅底料放进去,便招呼三人上桌。

    李昆之前对苏源的五年计划持否定态度,之后曹立坤的死,苏源又被暂时任命为白河乡党委书记,打那之后就忙得脚不沾地,两人都没有时间交流。苏源不主动,李昆也似躲着他,今天他能主动登门,其实还是有些让苏源出乎意料。

    不说李昆是脑子突然转过弯来了,看好新农村合作社,还是他有别的原因,他的登门对苏源来说都是好事。王恒一再要求苏源团结白河乡党政班子,刘苗不说,早就主动站在了苏源这一侧,于是只剩下李昆一个人,虽然李昆一个人掀不起任何风浪,可是他被白河乡党政班子成员孤立,一旦传到王恒等人耳朵里,即使李昆不说什么,他这个暂代的乡党委书记也会受处分。

    苏源还在想着年后争取能把暂代这两个字去掉呢,自然不想有些人拿这事来说他的不是,挡着他的路,如今李昆登门,两家人坐在一起吃饭,这事传出去绝对对他有利。

    水开之后羊肉下锅,苏源又帮着白冰调了蘸料,而后又给李昆到了一杯白酒,说道:“李书记结婚请客,我工作太忙忘了没去成,今天这杯酒我补上,还希望李书记和嫂子别见怪,也希望李书记和嫂子生活幸福美满。”

    李昆和李丽两人登记结婚,只请了一些亲朋和同事,当时苏源忙得不可开交,前天接到消息答应下来,过了两天就忘在脑后,次日才听人谈起,拍着脑门给李昆包了百元的红包送了过去。

    李昆笑着举杯,跟着一饮而尽。

    这时白冰也笑着说:“我家苏源脑子一根筋,合作社的事忙得自己姓什么都快忘了,冬天到了还穿着单衣,也不跟我说一声,好像我就不是他老婆,要不是姚丽雅去县里谈贷款说起这事,我都不知道他没过冬衣服鞋子穿!”

    李昆请酒,苏源没出席,虽然嘴上不说,李昆还是有些想法的。李丽也以为是苏源小心眼,李昆不支持合作社,他才不去参加婚宴,这会儿白冰说起这事,李丽脸上才露出一丝笑意,心说小苏书记倒真是能干实事的人。

    这会儿李昆听到白冰这话,想想那几天苏源确实很忙,家距离办公室步行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他都为了节省时间有家不回,吃住都在乡政府。

    苏源和李昆边喝边聊,李丽抽着机会就夸苏源来白河乡是白河乡百姓的福气,苏源没去参加两人婚宴的这点小插曲,只是白冰这一句话,就化成了烟云从李昆和李丽心里消散了。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