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所谓的末位淘汰制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更新时间:2013-11-08

    (求收藏,求推荐!)

    原计划年底召开的九八年工作会议,被县委因故推迟到元旦之后,如此也算是帮了苏源的忙,没在他忙得时候再添事。

    与秦岚分开苏源又回办公室拿了些资料在手,下楼找到罗志豪,将年终总结以及明年工作计划的草稿扔给他,叫他修改润色一下。现在他忙着合作社的工作没有时间自己修改,元旦从燕京回来就要去县里开会做汇报,也是着急要用这才叫他信任的罗志豪来做。今天是苏源九八年最后工作的一天,明天他就要赶回县城,还要在中午之前赶到江城市乘坐一点钟的火车进京,进京也只能待上一天,然后就要返回,时间很赶。

    苏源此时身兼数职,从曹立坤自杀之后他被任命为白河乡党委书记一职,虽然说是暂代,但县里一直没提扶正之事,也一直没提派谁下来与他搭班子。苏源忙得也顾不上想这个,好在刘宝利等人能帮他分担,苏源将重心放在合作社上,县里的一些小会议他都是能推就推,要么就叫刘宝利去代替他开会,工作总结和明年的工作计划他能打个草稿出来,已经算是忙里抽闲了。

    罗志豪笑着答应,心里很是高兴,这可是苏书记对他的认可。

    苏源嘱咐他细心一些,便出门跟等在外边的乔宇汇合,无意间听他提了一句昨晚江边有人掉进了冰窟窿里,好在周边有人救了上来,没酿成祸事。

    苏源便想到江堤加固之事,从曹立坤死后他就多次跟县委提过,可是县委一直没有任何答复,眼看就要春节了,县委再不拿定主意拨款加固,春汛过去,旱季过去,赶上夏秋的雨季又会是个问题。心里琢磨着元旦回来一定要和王恒仔细说说,明年夏秋的雨有多大谁也无法预料,再出问题谁也担不起责任。

    苏源值得庆幸的是清江的春汛历年都没有对沿岸造成威胁,他便也觉着明年的春汛不会有什么威胁,等春汛过去直到七月中旬,松江省都是旱季,趁着这几个月抓紧施工,江堤还是有时间加固完成的。

    苏源琢磨完说道:“回去你跟刘全说下,中小学眼看就要放假,一定要叫学生们在假期注意安全,不要总往冰面上跑,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问题,总是要小心一些。”

    乔宇应了一声,跟在苏源身后往前走去。

    苏源打算利用这一下午时间尽可能的多说服一些百姓入社,在元旦之前让合作社的土地总量有个明显的突破,最好能达到五千亩。但期望总是与现实有些差距,忙完一天的工作,虽然没达到五千亩,但总体苏源还算是满意。

    苏源在食堂吃了晚饭,回家洗了热水澡,然后躺在床上翻着报纸,看到一半就沉沉睡去。临到九点钟时苏源就给敲门声惊醒,穿着秋衣秋裤披着羽绒服出去,就见田梅站在门口。

    苏源一出来就给寒气打透,见是田梅,回去拿了钥匙打开大门将人让进院子,说道:“真冷,有什么事进屋说。”

    田梅看着苏源关上大门,缓缓的跟在他身后进了屋,看清苏源下身只穿着浅灰色秋裤,抱歉道:“苏书记,这么晚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

    田梅这个点过来找他,苏源看得出她一定有事,呵呵笑道:“没事。”转身给她倒了杯热水,问道:“田所长有什么事要说?”

    田梅坐下,双手捧着杯子取暖,沉默片刻脸微微红,说道:“苏书记,我知道您在县里有门路,希望您能帮帮我……,您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说到最后声音低的可怜。

    苏源没听到她最后那一句,沉声道:“什么事你说说看。”

    田梅满是怨念的说:“县卫生局年终评比,白河乡卫生所排在最后,聂局长说要撤我的职,我来这半年的工作您应该都看到的,灾后重建我们卫生所虽说不能打满分,起码也算是合格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为了那事就要撤我的职,我……。”

    苏源盯着田梅,便想到两人搭车一起来白河乡时,司机王师傅所说的话,县卫生局局长聂永嘉看上了田梅,田梅不肯才会被下放到白河乡卫生所,当时苏源只当成是笑话在听。

    田梅来白河乡这半年的工作,苏源真真是看在眼里,任劳任怨没有一句不是,只有曹立坤骚扰她时,她才来求他帮忙。这次聂永嘉拿年底测评末位淘汰这事说白河乡卫生所排在最后,挑田梅的毛病,再想想王师傅的话,应该就是真的。

    再说白河乡卫生所在乡里年终评比中已经进了前三,聂永嘉却说白河乡卫生所在所有乡镇中排在末尾,这不是在打白河乡领导干部的脸嘛。

    聂永嘉想要逼迫田梅就范,叫她知难主动送上门去,却拿年终测评说事,这主意他倒是打错了。苏源沉思片刻,笑了笑说道:“咱们乡年终评比卫生所进了前三,聂永嘉说咱们卫生所在所有乡镇排在末尾,我也觉得面上无光啊,这事啊你就别想了,回头我去处理。”

    苏源不提任何条件就答应下来,田梅是满心欢喜,随即说道:“那我就不打扰苏书记休息了。”说完便往门外走,很怕苏源会改变主意。

    苏源跟着她出门,把人送出门外,一边锁门一边说道:“路上小心些,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我找人说说,聂永嘉做的过分了。”

    田梅点头没吱声,她来的时候还有些豁出去的想法,把身子给了苏源总比给了聂永嘉那卑鄙小人好,临了苏源对她没有想法,还答应帮她解决麻烦,更让她心情大好。

    苏源关门进屋,躺在床上睡意全无,脑子里满是田梅那白花花的丰臀,心说俏寡妇惦记的人还真多,不过她倒是也有被人惦记的资本。伸手摸起床头的手机翻着电话号码,看到叶无双,想到她应该能解决这种小事,顶多是他被叶无双埋怨两句。

    电话接通,叶无双就咯咯笑道:“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晚上没人侍寝了?”

    她说话向来毫无顾忌,苏源早已习惯,呵呵笑道:“睡不着,想问问你干嘛呢。”

    叶无双撇嘴叹道:“还能做什么,我命苦,值班呗。”

    苏源呵呵一笑,又跟她闲扯了几句便转到正题说道:“听说县卫生局搞年终测评,实行末位淘汰?”

    叶无双应了一声,回道:“嗯,不过跟县医院没什么关系,只关系到下面乡镇卫生所。因为这事聂永嘉受了市局表扬不说,也赚了个满盆金箔呢。”

    苏源细细琢磨便想明白叶无双是什么意思,有人不想被淘汰就会托关系送礼,聂永嘉搞末位淘汰制,看着符合规矩,暗里却是充斥着金钱交易。

    苏源说道:“白河乡卫生所被评了差,田梅说聂永嘉要把她撤职,这事你知道吧?”

    叶无双忽然冷哼了一声,说道:“合辙这时候打电话给我是为了她呀!”

    苏源就知道她会吃干醋,嘿嘿笑了两声道:“白河乡卫生所的情况我很了解,上周李昆书记带人去过,给了充分的肯定,乡里的先进单位评选卫生所排在前三,聂永嘉这不是跟我们过不去嘛!”

    叶无双在电话那端撇撇嘴,不理苏源的话,嬉笑问道:“你该不是跟田梅那小寡妇搞到一起了吧?怪不得这么久也不回来一次?”

    苏源挠头,解释了好一会儿,叶无双才问道:“你要我做什么?”

    苏源说道:“聂永嘉觊觎田梅身子,一直没得到手,就把她从县卫生局下放到白河乡,这次又借着年终测评想逼她就范,你总不能看着一个任劳任怨的干部被撤职或是被人糟蹋吧?再说他明面上搞末位淘汰制,暗地里收钱拿好处,这不是给你老子脸上抹黑嘛!”

    叶无双便赌气道:“跟了你真是倒霉,不仅要帮你做事,还得给你的小情人擦屁股,我一定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无论苏源如何解释,她就是认准两人有一腿了。

    听到这话苏源只是呵呵一笑,她嘴里抱怨是抱怨,却是会把他的话当成正事去做。对着电话说了几句情话和半荤半素的笑话,逗得叶无双咯咯的笑,苏源才把电话挂断给田梅打过去。

    田梅刚刚回宿舍,刷了牙洗了脸,这会儿正在洗脚,听见电话响就光着脚去接,听见苏源在电话里说她的事很快就会解决,田梅的苦脸瞬间绽开了,如娇美的牡丹。

    田梅忘记了没穿鞋子脚底板传来的冰冷,连连笑着感谢苏源,说要请他吃饭,苏源听着电话里田梅笑得花枝乱颤,想着她此时的模样该有多诱人,随口就道:“外面吃就算了,有空你来我家给我做顿饭就行了。”

    说者无心听者却是有意,田梅的高兴劲顿时消失。刚刚她去找苏源时,已经做好了被他欺负的准备,苏源却根本没那想法,回来的路上她还认为苏源比传说中要正直很多。这会儿听到这话却是想歪了,暗骂他是色狼混蛋,却没想刚刚她去找苏源时已经打定主意,只要他提出条件她就会主动献身。

    苏源自然是不知田梅在想什么,电话不放安慰了她几句叫她专心工作,还说今年乡里的先进单位少不了乡卫生所的,苏源自顾自的说完只听得田梅在电话那端哼哈应着。

    放下电话田梅失神的坐回椅子上,想到苏源的暗示脸上有些发烫,脚刚刚伸到水里就冷的拿了出来,抬头看了眼挂钟,才发觉两人电话已经聊了半个小时,洗脚水早就冷了。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