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又得罪人了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二更,求收藏,求推荐,晚上还一更哦!)

    火车缓缓前行,掠过茫茫雪原。中年乘jing回去之后,苏源两人就站在吸烟处,白冰从挂着霜的车厢门窗往外看去,苏源靠在她身边的车厢内壁上,望着白冰,似是永远也看不够。

    两人沉默着,突然白冰的手机铃声响起,单音的忘情水,苏源跟着哼了两句,白冰拿出手机冲便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对着电话说道:“没事了呢。”

    电话那端一个男声响起,说道:“好,有事再打给我。”

    两人只是短暂的交谈,都显得有些冷漠。电话挂断,苏源笑问道:“谁?”

    白冰目光转回窗外,淡淡的说:“是白光。”

    苏源喜欢听老歌,时常会一个人靠在椅子上眯眼望着夕阳,cd机里放着醉人的靡靡之音,任凭时光流淌,思绪蔓延,或悲伤或欢乐。无论是周璇、吴莺音还是姚莉以及白光等等,都是他最爱的,不过白冰此时口中的白光却不是那个“花落水流,chun去无踪”的白光,而是她在公安部任职的堂兄。

    十二月白冰的大伯因身体问题,从江南副省长位置上退休,白家虽然没有人身居高位,但几个晚辈中还有几个在京城部委任职,职务不高,权利不大,不过跟下边人说句话也能管些用,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白冰为了他不给人欺负,给一直没有联系的堂兄打电话求助,苏源很是欣慰的在她肩上轻抚了一下,轻声说道:“谢谢。”

    白冰回头仰起俏脸,瞪着水汪汪的眸子,见到苏源脸上的笑容想说的话就收了回去,俄尔又低声道:“到家之后,你要是不喜欢人问你什么,就不用回答呢。”

    苏源点头应了一声,转而笑道:“我得让你家人接受我呢,不回答算什么?”

    苏源这话白冰有些高兴,回头便笑着说道:“随你。”长长的发梢随着她的动作轻摆。

    突然听见苏源肚子咕咕叫了两声,白冰回头掩嘴轻笑,说道:“现在列车员该不会赶你走了,过去泡面吧,我也有些饿呢。”

    苏源点头,两人从透着冷风的吸烟处回到车厢。走回白冰的铺位,对面的女孩已经不见了,而她床上的东西也都连带着拿走,想想应该是和二光一起去了别的车厢。

    苏源大咧咧的坐在下铺,列车员就嘿嘿笑着走过来,堆着满脸的笑,抱歉的说:“真是不好意思。”

    苏源摆摆手笑了笑,打开泡面将料包放好,列车员就站在一边,看着苏源沉默片刻又道:“这边的两个女乘客下一站就和二光一起下车,他们买的是到燕京的票,您要是不介意可以睡在这。”

    苏源抬头看了眼列车员,对他态度的转变没有任何想法,呵呵一笑道:“那就谢谢了,待会你过来帮我补下票。”

    列车员笑着点头退回过道上,又补了一句:“路上有什么事,您就跟我说。”

    苏源点点头,列车员一走,白冰就淡淡的说:“你呀,非得把人逼下车你才满意。”

    苏源起身往上面看了两眼,上面还有三个女孩,只有下铺和最上面一张铺位空了,想来都是二光三人空出来的。

    苏源低头看着白冰,笑道:“对付恶人就得用这种方法。”

    白冰说不过苏源便不理他,看他帮自己泡面,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等着泡面泡开,心里微微荡漾起一丝丝小幸福。

    这时中铺的一个女孩就笑着问道:“你真的是苏源?”

    苏源和白冰同时抬头,那女孩冲两人微微一笑,苏源见是漂亮女孩就嘿嘿一笑:“如假包换。”

    女孩又问道:“那她是?”

    苏源得意的说:“我爱人。”见女孩还要开口再问,苏源便抢先说道:“不能再问了,再问就是查户口了。”

    女孩微怔随即就咯咯笑道:“洪灾之后新闻连续报道你们的事迹,学校里也经常有报告,我们宿舍有个女孩,就说你是他男朋友呢!别人说她发chun,她就跟人吵。”

    苏源没有多想,嘿嘿笑道:“我倒成了全民偶像了?”

    白冰撇撇嘴,也当成是小女孩盲目崇拜。

    中铺的女孩嘴巴动了下,想说的话憋了回去,见苏源和白冰两人的暧昧又将头缩了回去,说道:“不打扰你们吃面了,我睡一觉。”

    苏源两人吃过面,车厢里也安静了,漫长的旅途,车上的旅客无所事事几乎都休息了,苏源将垃圾收拾掉,回来就说:“这几天工作太忙,我也睡会,晚饭时你叫我。”

    白冰应了一声,也将鞋子脱掉,露出裹着白sè棉袜的娇美小脚,将被子轻轻盖在腿上,从包里拿出一些农行的信贷资料来看。

    苏源一觉睡的很沉,临近下午六点钟才给电话铃声吵醒,睁眼见白冰还在看资料,摸起放在枕边的手机,接起来就听见王恒的吼声,说道:“苏源,你搞什么?坐个火车也不消停。”

    苏源脑子还有些迷糊,片刻间就清醒过来,心里琢磨着火车上的事他又没错,王恒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嘿嘿笑了两声说道:“王书记,怎么了?”

    苏源嘻嘻哈哈,王恒火气倒也小了一些,问道:“江东区区长林鹏举给我打电话说你威胁他外甥,把人逼下火车,有没有这事?”

    苏源挠头,已经想到二光就是林鹏举的外甥,却是装糊涂回道:“林鹏举的外甥是谁?我没见过这人啊。”

    “你说人家是黑社会份子,又要叫李书记收拾他,你当李书记是什么,是你家看门狗啊!你想没想过这事传到李书记耳朵里,会对你有什么影响?”王恒恼火自然是怕李树清听到这些恼火,对苏源以及他都产生不利的影响。

    苏源无奈道:“那个二光确实是黑社会份子,再说我根本就没提过李书记这三个字,车上的人都能给作证,我怎么可能说那样的话嘛……。他应该是说谎骗他舅给他出头吧!”

    王恒沉默片刻也觉得有些道理,随即语气微微缓和,说道:“你别有了成绩就忘乎所以,做事稳重点,进了燕京也给我消停点,别再闹出事来,要是再闹出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随即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苏源就无可奈何的摇头,白冰将手里的资料放下,笑道:“被批评了吧?居然还敢撒谎不承认错误!”语气里满是调笑的意味。

    苏源呵呵一笑,说道:“那个没卵蛋的二光是林鹏举的外甥,回去跟他舅告状了。”

    白冰对江城市的官场多少了解一些,林鹏举和刘志水一样是薛明礼的人,苏源在甘泉县就得罪了刘志水,然后去白河乡又得罪了薛明礼,这会儿再把林鹏举得罪了,虽然不是他的主管干部,但这里面关系网纵横交错,多多少少都会对他的仕途产生不利影响。

    白冰担心又带着责怪道:“你非得把人都得罪个遍才满意呢!”

    苏源没心没肺的笑道:“没事,林鹏举又不是我顶头上司,仇人多他一个也不多。”

    看着苏源无所谓的表现,白冰恨不得踢他一脚,随即暗叹道:他怎么样关我什么事,他吃了教训才好呢!

    这点小事苏源全然不放在心上,正如他所说,多他林鹏举一个不算多。

    吃过晚饭,苏源就在白冰的眼皮子底下,跟中铺的两个女孩打起了斗地主,玩得是不亦乐乎,直到熄灯之前,牌局结束,苏源赢五毛钱,可以在白河乡买一根麻花。

    熄灯之后,苏源看着白冰睡下才躺在铺上,心里琢磨着明天要不要回家去看看,翻来覆去睡不着,听着火车撞击铁轨发出的轰轰声,扰得他心绪烦乱,苏源便起身去吸烟处吸烟。

    回来时白冰也坐在铺上,苏源便坐在白冰身边,怕吵醒别人,低声问道:“怎么不睡?”

    白冰靠在苏源肩头,柔声道:“你不在,我心里不踏实。”

    在火车上和在自己家里那是两回事,白冰和苏源婚后乘坐飞机到江城,这次还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坐这么远的长途火车。

    苏源呵呵一笑,在她脸颊吻了一下,白冰没有拒绝,他又试着去吻她的唇,嘴刚刚靠近她的粉唇,白冰就把身体从他肩头移开,低声道:“我不喜欢烟味呢。”

    苏源嘿嘿一笑道:“那我再去刷刷牙,然后再来。”

    白冰撇嘴将脸别去一边,回头又来推苏源起来,说道:“不要,我要睡了呢。”

    苏源坏笑着起来,与白冰接触越多越能发现她的可爱,更能感觉到她冰冷外表下内心是火热的。

    坐回自己铺位,苏源又低声问道:“你说我该不该回家看看?”

    白冰眸子睁大盯着黑暗中的苏源,良久才道:“应该回去呢……。只是时间太紧,你自己看着办吧。”

    注视着白冰躺下,苏源也躺回去,沉思片刻决定还是要回去看看,就算家人给他冷眼,毕竟他的身体里还流着苏家的血。再说省里那位也是看在苏家的面子上才会照顾他,虽然小事不能处处伸手,但是大事还能给他一些帮助,若是他进京都不回家,被人家知道,他在松江省也真就没什么后盾了。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