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家的味道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第三更,求收藏,求推荐!)

    叔侄三人在客厅围绕合作社聊了两个小时,六婶便出来叫三人过去吃饭,叔侄三人聊兴未尽也得作罢,洗手进了餐厅。

    白冰和赖娟以及苏樱三人也面带笑容从里屋出来,苏源看过去,白冰冲自己甜甜的笑着,看去似是已经将早上在白家大院内发生的不快抛去了一边。

    苏源将白冰手拉住,两人挨着坐下来,苏樱也挤开坐在苏源另一边的苏羽,挨着他坐下,侧头见苏羽皱眉,她就得意的笑,像个没心没肺的小女孩。

    一家七口人坐在一张圆桌上,六叔一家搬过来四个月,还是第一次有这么人多围在一桌吃饭。六叔平时在家不喝酒,今天苏源回来,见到他的改变和他们夫妻生活幸福很是开心,特意开了一瓶陈年的茅台,爷三儿分了喝。

    苏源从跟白冰去甘泉之后,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如此浓烈的家庭气氛。吃饭时六婶和苏樱时不时的给他夹菜,都是他从小就喜欢吃,却怎么也吃不够的鸡腿。

    苏源咬着鸡腿,突然想起小时候每次去六叔家吃饭,跟苏樱抢鸡腿吃的事。六婶每次都会向着他,一只鸡只有两条大腿,都被苏源抢着吃掉,苏樱吃不到就气鼓鼓的坐在一旁,瞪大眼睛盯着他,为此还会几天也不跟他说一句话,可是去学校一被欺负,就忘了这点不快,跑来找苏源帮忙教训人。

    这会儿两人都已经长大,社会也不断的发展进步,鸡腿也可以切下来打包一起卖,两人也不会再为一只鸡腿吵架。想到往事,苏源就将碗里的一只鸡腿夹给身边的苏樱,呵呵笑道:“小时候你总抢不过我,现在我不跟你抢了,这只给你吃。”

    苏樱撇撇嘴,夹着鸡腿很没吃相的往嘴里塞,想到小时候的事,眼里的泪就流了出来,随即就拿手去打苏源,埋怨道:“都怪你,非得惹人哭。”

    苏源嘿嘿笑道:“我可没惹你,是六婶做的鸡腿惹得你,六婶做得鸡腿味道还是那么香。”

    苏樱也不抹脸上的泪,撇嘴道:“我妈那时候总向着你,我就觉得我不是我妈亲生的,我一问她,她就说我是捡来的,说你是他亲生的,你还得了便宜卖乖,故意气我管我妈叫妈……。”

    苏源低下头心里有些酸涩,父亲战场牺牲,母亲在他三岁时就弃他而去,苏家其他人不待见他,也只有六叔和六婶对他很是照顾。听着苏樱说这话,苏源感xing的想流泪,又不想给人看到,忍着喝了一大口酒,却是没压住,眼泪就充盈到了眼眶,他便装出被酒呛到的样子,一边咳一边站起来去洗手间擦去泪花。本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桌上的六人却是都看在眼里。

    从洗手间回来,苏源恢复正常,见白冰给六婶问着什么时候要孩子,白冰红着脸不回答,苏源就笑着接话道:“我们还年轻,工作都脱不开身,再说我们二人世界还没享受够呢,又没人帮我们带孩子,自己带个孩子多麻烦。”

    六婶一边给白冰夹菜一边说道:“你们也老大不小的,该要孩子了,白冰今年也二十五了吧,我二十五那年,苏樱都一岁了。”

    苏樱笑着反驳道:“你们那是啥年代呀,你看我三哥和三嫂都没要孩子呢,是不是?”

    苏羽嘿嘿笑着瞄了赖娟一眼,赖娟也不接话。

    苏岩东就笑着道:“现在年轻人跟我们那时候观念不一样了,小四说的也对,他们还年轻,工作重要,再说两人一个在县城一个在乡下,小四搞合作社忙得脚不沾地,白冰的单位也脱不开身,哪有时间管孩子。”

    白冰一直不语,见苏岩东说苏源工作忙便想转移话题,接话道:“苏源都不知道照顾自己,就别说照顾孩子了。十二月白天外边零下十几度,晚上有二十几度,他居然还穿着单衣和单鞋,没有过冬的衣服也不给我说叫我送过去,要不是我听他们乡里去县里跑贷款的人说起,都不知道这事。那天我去给他送衣服,刚看到他还以为认错人了,头发乱糟糟的,脸瘦了一圈……。”

    众人都看向苏源,他们所认识的苏源可不是这样的人,心道这两年他的改变真是太多了,不过这倒是好事。

    六婶就有些心疼的说:“工作是重要,但也要注意身体,别以为年轻人身体好就不注意,到老了可有你遭罪的。”

    苏源嘿嘿笑着点头,拿起酒杯跟六叔和苏羽喝酒,放下杯子才道:“当时还真没觉得怎么冷,不过白冰送去羽绒服,穿上之后才觉得暖和。”

    众人哈哈笑了两声,白冰抿嘴微微一笑,苏樱就拿手去拍苏源的头,说道:“才知道我四哥原来是个傻子。”

    苏源不介意笑着在她头上拍回来,这表情跟苏樱所说的傻子倒是有些相近,众人见此又是一阵哄笑。

    苏岩东今天高兴,见一瓶酒被苏源和苏羽分光,又去开了一瓶,六婶拿过酒杯只给六叔倒了半杯,然后递给苏羽,说道:“这些你们两个分了,你六叔酒jing肝,不能多喝。”

    苏羽笑着接过来放在一边,苏樱这时就问道:“四哥,当初结婚时你和我四嫂还都不同意,后来怎么想通的?”

    白冰脸微微红,望着苏源,苏源就道:“顺其自然呗,老爷子都在,我们不满意也不能离婚。去了甘泉,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觉得对方都行,你嫂子虽然外表冷冰冰的,可也是个热心人,我这人虽然有点浑,可也是个好人,对方都觉得还行,就凑合过吧,没成想这小ri子越过就越舒坦……。”说完还得意的把白冰小手捏在手里搓了两下。

    白冰听着苏源胡诌,只是低头偷笑,手抽出来,脚在桌下轻轻踩了他一下,不叫他胡闹。

    六婶这时就说:“不管怎么样,只要小四和小冰ri子能红红火火就好,我们这心也就安稳了多了。”

    ************

    饭吃完,赖娟和白冰就在厨房帮着六婶收拾残局,苏源则是跟六叔和苏羽出去喝茶,苏樱不爱做家务,也跑出来躲着,坐在喝得迷迷糊糊的苏羽身边,调皮的揪他耳朵,苏羽喝了半斤多白酒,这会有些迷糊,也不理苏樱调皮,靠在沙发上就睡。

    苏源则是端着茶水一口接一口的喝,良久才问道:“老爷子身体还好吧?”

    六叔点头应了一声,说道:“身体很不错,每天早晚都要出去走一大圈。”说完瞄了苏源一眼问道:“你不回去看看?”

    苏源摇摇头笑了笑,说道:“算了,老爷子身体就好,我去了倒是让他烦。”

    上午过来在六叔家里,大伯母他们都是那个态度,苏源要是带着白冰登门,说不定就会被他们赶出来。

    苏源说这话,苏岩东就不再多说,默不作声的喝茶。

    苏源父亲牺牲时,老爷子还没退下来,工作很忙,也就无心管苏源,等苏源的母亲离开之后,他就叫几个出身不错儿媳妇教育他,自是想抚养苏源长大chéng/>

    一开始老爷子对哪个孙子都不偏不倚,可是苏源屡教不改,老爷子耐心也是有限,更对他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恨。但怎么说苏源都是苏家的血脉,为了让苏源改掉身上的坏毛病,老爷子便把他送进jing校,jing校四年,毕业之后苏源又在京里待了两年,他的丑事却是传满京城,老爷子才不得不又将他安排到甘泉去工作。如此做也是想他能在乡下收收心思,可是从那边来的传言听到耳朵里,老爷子就不再跟人提起,不过心里也会惦记,只是不在小辈面前说起。

    片刻间六婶带着赖娟和白冰从厨房出来,赖娟见苏羽睡着,就将他叫醒回家去睡,苏源和苏樱将两人送出门外,嘱咐赖娟慢些开车,看着车子离开两人才嘻嘻哈哈转身上楼。

    一上楼,苏源就给六婶叫到里屋,没头没脑的问道:“你和白冰是不是还没圆房?”

    苏源怔了怔,不知她怎么看出来的,摇头笑道:“六婶就瞎说,我身体健健康康的,在一起生活了三年,怎么可能不圆房?”

    六婶目光瞥了眼门外,走过去把门关上,低声道:“你小子别跟我说谎,我看得出来白冰还是个大姑娘,你们之间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

    苏源摇头,极力否认道:“没有,我们关系好着呢。”

    苏源不承认,冯淑媛也没办法,叹了一声说道:“你不承认就算了,我看白冰不错的,结婚之前你们都不同意,不管你们在我们面前是装出来的和睦还是真的和睦,我都希望你们能好好在一起。你也别想着离婚什么的,你现在是干部,虽然只是乡官,但也得注重声誉,你们夫妻和睦才能让你的仕途更稳定,知道吗?”

    苏源点头,嘿嘿笑了一声,心里琢磨着他怎么就看不出来一个女人是女人还是大姑娘,想问却是不好意思跟六婶开口。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