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总得有人做恶人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收藏,求推荐!)

    大年初一头一天,苏源就给不是他主管的秦志坚安排任务,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他没有任何怨言,不过县工商局、税务局和质监局三方却是不大情愿。好在秦志坚提起苏源,三位局长不想得罪什么事都不肯吃亏的苏源,只好安排人跟秦志坚一起去宏发爆竹厂检查,想要应付了事。

    执法人员带着不满情绪去执法,被查的宏发爆竹厂更是不满,不过也得应付检查,但也只给执法人员看了相关的手续之后便不让他们进入工厂内部。秦志坚认为里面一定有猫腻,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带着几个兄弟冲了进去。

    苏源下午起床之后,就给刘宝利叫去向卫生所探望昨晚因燃放烟花受伤的百姓。往年白河乡也有此类事故发生,但顶多一年能有一件,可今年chun节一晚就有四起事故,算上苏源正好五起。苏源是其中最轻的,其余四起中有两个孩子和两个成年人。其中一个孩子右手手指连根断了三只,也是最为严重的,另外三人手上也有不同程度的烧伤烫伤。

    赶到乡卫生所,苏源两人先看了三个轻微烧伤烫伤的伤者,见三人情绪良好,情况不是很严重,安慰了三人和他们的家人几句。转身又去隔壁病房看望断了手指的小男孩,小男孩这会已经打了安定睡去,脸上还挂着明显的泪痕。五指连心,这种痛苦苏源无法想象,见小男孩的父母一直在一旁哭,他又安抚了几句。

    从病房出来,苏源询问了医生关于小男孩的情况,得知乡卫生所医疗条件太差,小男孩手指还有接上的可能,便要求立即将人送往江城市医院救治。见其父母为难,苏源又承诺他们家若是没有条件医治,乡里会垫付医药费。

    从乡卫生所出来,苏源心里很是烦躁,大过年的发生这事,任谁家都不会好过。同时他也在庆幸自己没有伸手去拿那只烟花,不然后果也是难以想象。

    刘宝利跟在苏源身边,叹着气问道:“苏乡长,您看这事该怎么处理?”

    苏源沉思片刻,便拿出手机给乡工商所所长田宇打电话,叫他派人去收缴白河乡市面还流通的宏发烟花爆竹厂产品。然后又给胡志军打电话叫他从丈人家回来协助工商所行动,再吩咐刘全去通知大家最好不燃放已经购买的宏发爆竹厂产品。

    放下电话,苏源便提议去乡里的农杂市场走走,刘宝利点头同意。

    虽然今天是大年初一,还真有一些小商贩为了赚钱出来摆摊,两人进了市场一看,居然出来摆摊的清一sè是卖烟花的,想来这些小贩都是想在元宵节之前将这些前年的存货卖掉,元宵节时再购进一批吧。

    苏源走近小摊,随手在一个摊位上拿了一只爆竹,看了眼见是宏发的产品,随口问道:“大叔,这个牌子的怎么样?听说昨晚乡里出事的都是这个厂的。”

    小贩不认识苏源,只当他是来买烟花的,呵呵笑道:“哪能呢?这是正规厂家的产品,县里指定的,要是伪劣产品,我们也不能进货啊。昨晚他们出事都是不正规燃放才引起的,跟质量没有任何关系……。”

    苏源轻轻蹙眉,将爆竹放了回去,回头看了刘宝利一眼,转身走到另一边问道:“去年有类似事故发生吗?”

    刘宝利琢磨了一会儿,说道:“就一个,那次真是意外事故,跟质量没关系,不过四季爆竹厂也做了相应的补偿,还算人xing化。”

    苏源点头又问道:“今年指定商贩购进这个牌子爆竹的事,你知道吗?”

    刘宝利摇头道:“今年大家都忙着合作社,我真没注意。不过商贩进货都去县里,县里有专门的订购点,我想应该是那边的问题。厂家将货送到订货点,给订货点好处或是提成,自然他们就推销这种产品。”

    “还是我们的疏忽大意啊。”苏源认可刘宝利的话,心里微微自责,若是年前提醒大家安全燃放烟花爆竹,或许就会避免这样的事故发生。

    苏源还在自责时,就见工商所两个执法人员和四个乡派出所的联防队员从市场东门走进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红扑扑的醉态。苏源挠头道:“喝成这样还怎么执法。”

    刘宝利就道:“现在这点家家户户都吃晚饭了。”

    苏源看了下腕表,这时段正是吃下午饭的时候。松江省的习俗,过年家家户户都是两顿饭,早上晚吃,下午早吃,两三点钟正是刚刚吃过晚饭的时候。他给胡万军和田宇打电话就是十分钟之前的事,这几人也不知道大过年的突然就有任务,喝酒也是在所难免。

    看着几人还算清醒,苏源也想看看这些人如何执法,拉着刘宝利站在一边,说道:“看看。”

    刘宝利点头,不知苏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时就见几个联防队员和工商所执法人员不做任何解释,直接就去收商贩的货,惹得几个卖烟花爆竹的小商贩甚是不满,有几个还抄起了家伙反抗。

    苏源顿时头大怕事情扩大,忙拉着刘宝利走上前去。

    这时候市场里本就没有几个顾客,几个商贩也准备回家了,突然发生这事任谁都满心怨气,看到苏源两人过来,就有人就喊道:“你们给评评理,他们凭什么收我的货啊,我们都是有手续的……。”

    几个执法人员喝的醉醺醺,也没看苏源和刘宝利,直接吼道:“叽歪什么?你们卖的东西伤了人,现在乡里是要收缴你的货。”说完直接将商贩推倒在地。

    苏源喝止,上前将人扶起来,回头沉声说道:“胡万军和田宇呢,他们就叫你们这样执法?”

    苏源一开口,还有人想来推苏源,可看到刘宝利在身边,就都吓得停了手。苏源有些人不认识,可是刘宝利他们都认识。

    “刘,刘乡长。”几个联防队员酒醒了一半。

    刘宝利摇头骂娘,苏源又道:“乱来,让你们将劣质烟花爆竹收缴上去,但没要你们暴力执法。你们现在立即给人道歉,然后走正规程序处理。”

    这时候发生劣质爆竹伤人的事故,又碰上暴力执法,苏源也只能先将爆竹的事情处理掉。暴力执法放下不管,不然现在处理了这几人,工作就真没人做了。

    清醒之后,有人认出苏源,听得他的话就连连点头,又对小商贩连连作揖道歉。

    几个商贩也不理他们,看着苏源和刘宝利就拉着两人衣袖,苦着脸哀求道:“您们都是大官,我们做点小生意不容易,这都是花钱来的,再说我们也都有乡里的手续,还有一家人都指着这个吃饭呢……。”

    苏源叹了一声,耐心的说:“这些都是伪劣产品,昨晚乡里出了五起事故,县里已经有相关部门去宏发爆竹厂检查。你们的商品暂时扣下,若是有问题乡里会为你们出头,要求宏发厂赔偿,若是没有问题会立即退给你们。”

    几个小商贩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有问题宏发厂能赔偿多少?没问题退给我们,少说也得十天半月,出了正月谁还买这个,留到明年早就不能用了,那可真成了伪劣产品了。

    苏源看出几人的不愿意,又道:“我叫苏源,是咱们白河乡的党委书记、乡长,我现在就给你们一个承诺,这几天事情就会处理好,若是没有问题,正月十五之前一定还给你们,若是有问题,我们也会代表你们以及受伤百姓向其索赔……。”

    虽然几人不认识苏源,但也听说过。苏源在白河乡是头号人物,党政一把手,更是乡里百姓的品头论足的首选,无论是他搞的合作社,还是他的年纪以及他漂亮如仙子般的老婆。听见这年轻人自称苏源,几个小商贩怔了怔,随即心也放宽了,大家都说苏源一个吐沫一个钉,他总不会骗几个小商贩吧。

    一场暴力执法的闹剧被两人制止,见小商贩叹着气回家,执法人员推着几辆车子离开。

    苏源回头又跟刘宝利说道:“老刘啊,回头你叫人去这几人家里安抚一下,大过年的也让人心里舒坦一些。”

    刘宝利应了一声,苏源的手机也响了,本以为是白冰在家里等他吃饭,接起就听见秦志坚骂骂咧咧道:“他妈的,宏发爆竹厂不配合工作,把县委的人找来压我们,闹了三个小时,工商局和税务还有质量监督局的人也都走了,苏书记,你得使使劲啊!。”

    苏源眉头轻蹙,宏发爆竹厂能有县委的关系,这事还真不太好办,不过不管难度有多大,他也要为几个受伤百姓和小商贩争来他们应得的利益。

    沉默片刻苏源问道:“县委谁出面了?”

    秦志坚骂骂咧咧道:“宏发爆竹厂的法人代表是于安那王八犊子,他是于得水的侄子。”

    苏源脑子里想着于得水,两人的接触不多,表面还算过得去,不管两人关系如何,但在其他人眼里他们都是王恒的心腹。宏发爆竹厂是于得水侄子的工厂,苏源要是一心想要查,那于得水一定会得罪。

    俄尔苏源又问道:“他手续全不全?”

    秦志坚回道:“手续倒是没问题,不过工厂很不规范,一点安全防护措施也没有,工人的安全意识也很淡薄,车间里黑火药随意扔在一边,不整治很容易就出问题。工厂还开在居民区附近,一旦出问题,附近百姓都要遭殃……。”

    苏源放下电话叹了一声,心说县里他的名声早就不好,得罪的人也不少,如今碰上这事,得罪于得水那就得罪了吧,总得有人站出来做这个恶人。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