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俏寡妇敲门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收藏,求推荐!)

    送走孟玉,苏源忙着去给合作社采购部门开会,就叫刘全去听于得水的吩咐,问他还有什么要求,能满足的尽量都满足他。

    下午三点苏源这边钟散会,姚丽雅那边也将股份的分配工作彻底完成。她本人也在苏源等人的许诺之下得到一些的股份,约占百分之零点三,其余乡里干部在合作社任职的因为有土地入社,皆在合作社持有股份,唯独苏源没有任何股份,给人打工。

    晚上下班,苏源得知于得水要求换了办公室,从原曹立坤的办公室换去档案室。苏源只是笑了笑没有多想,想到曹立坤吊死的模样他都觉得头皮发麻,即使不迷信,可任谁都不会喜欢在死过人的办公室里办公,想来这个办公室以后只能用来做档案室了。

    由那间办公室想起曹立坤一家人的下场,苏源心里不禁唏嘘。年前白音寺的案子已经完结,刘亮和张启明两个假和尚也相继在其老家落网。并且县局调查人员从曹俊宝的口中得知,那个被杀死的薛蒙就是当年抢劫杀害杨威的凶手。薛蒙的死姜玉琴也参与其中,虽然只是个帮凶,最终也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白音寺纵火杀人案彻底查清,连带着几年前未破的案子也查实,曾经被胡万军送走的吴淑娟过年时就给胡万军送了两袋大米,作为这几年误会的赔偿。

    过了年,天气开始转暖,积雪初融,天空中暖阳高照,实际却比冬季更冷一些。夜里冷风吹来,没有冬季那么刺骨,却是还透着深深的寒气。

    苏源从乡zhèng/>

    与顾婉心聊了一会儿,苏源又开始查阅相关农业的资料。九点钟时屋内有些热气,苏源就觉得困倦的厉害。将资料下载整理好,便脱衣上床睡下,睡着时隐约听见手机铃声,迷迷糊糊中苏源只当是做梦,电话也响过一次便不再响。

    直到十二点钟苏源被敲门声惊醒,睁开眼他还以为在梦里,只是敲门声越听越清晰。

    苏源转身披着羽绒服下地,走去屋门口能看到夜sè下大门口的影子,便沉声问道:“谁呀?”

    门外的人迟疑了良久才低声回道:“是我,苏书记。”

    听着这女人的声音耳熟,苏源又问道:“你是谁啊?”

    门外的女人便低声回道:“苏书记,我是田梅。”声音很低,似是很怕如此安静的夜,她的话会被外人听见。

    苏源上身穿着羽绒服,下面只有一只四角短裤,听见是田梅人也不动一下,心里微微恼火她这时候打扰他休息,转而想到她半夜敲门一定有事相求,便又问道:“田所长这么晚找我有事?”

    田梅心说他真会演戏,嘴上却说:“您,您开下门,我进屋再说。”

    苏源无奈从门口拿了钥匙跑出去开门,只将锁打开就转身往屋里跑。

    田梅白了苏源一眼,却还是无奈的伸手开门,进了院子就直接将门锁起,缓缓的踱着步子心里极不安的进屋。

    田梅进屋时,苏源正在厨房往炉子里添煤。听见厨房里的声音,田梅便转身进了苏源的小卧室。

    苏源从厨房里出来不见田梅人,又走去门口看了两眼,想着她刚刚好像是进来了,走到大门口见门已经锁上,便自言自语骂了两句:“神经病啊,大半夜的扰人睡觉,不说事就走。”

    苏源转身回屋关好门,准备上床睡觉,刚刚将羽绒服脱掉就见田梅居然躺在他的床上。

    苏源怔了一下,忙严肃道:“田所长,你做什么?赶紧起来,让人知道你跟我还怎么在这工作?”

    田梅不语心中冷笑,又挣扎良久才将身上的被子掀开。一刹那,苏源只见她一丝不挂的美丽**,毫无保留的展露在自己眼前。心里懊恼不该去给她开门,心里觉得厌恶,可是看到田梅羞涩的用双臂支起身子趴在床上,媚眼如丝的望着自己,胸前那对饱满的ru房在手臂间中间若隐若现,微微翘起的臀部洁白丰满,身下的小兄弟就不听话的翘起来。苏源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目光一刻不停的盯着,似是怕她很快消失。

    苏源愣在地上没有任何动作,田梅突然打破沉默,柔柔的低语响起,说道:“那天的事谢谢你呢,原本那天我就做好打算了……,现在我是你的了,还请你今晚之后不要再sāo扰我。”

    苏源听见田梅的话,眉头拧在一起,哭的心他都有了,这到底是谁sāo扰谁啊。

    苏源很快想到田梅因为什么事过来。上次她来敲门之后,苏源便求叶无双帮忙,叶无双回头就跟她老爸讲了,之后县卫生局局长聂永嘉便落马,同时一起落马的还有县卫生局以及几个乡镇卫生所的干部。考虑田梅是受害者,市局本打算将她调回县局,恢复之前的工作,可是最终被田梅拒绝,她要求继续留在白河乡工作,市局也同意了她的要求。

    但这已经是年前的事了,她这会儿来报答自己,居然还用这种方式。苏源眉头轻蹙,尽管身下的小兄弟还邪恶的立着,看着田梅白花花的躯体此刻就趴在自己床上,许久未曾快活的他真心想扑上去,将送上门的女人就地正法。可是他知道不能趁人之危,田梅为了报答他才会半夜敲门。

    田梅如此也是迫不得已,上次她跟苏源说过之后不久聂永嘉便落马,苏源也没在她面前出现。可是过年前她突然接到sāo扰电话,虽然那人故意压低嗓音,但她怎么听都觉得是苏源。从年前放假到今天电话每天都会打过去,一天早晚两次。想到那晚苏源在电话里叫她有时间去他家给他做饭吃,田梅犹豫了很久也没下定决心。直到今晚那个电话再打来,放下电话她便立即给苏源打过来,而苏源却没反应。她便以为苏源是想她主动一些,好一番心里的抗争,最终她还是决定主动来找他。

    苏源一身上下只穿着短裤,站在地上觉得很冷。田梅见他不动,红着脸从床上爬起来走向苏源,直接用**的身体将他抱住,小巧的舌头轻轻在他脸颊和唇上舔过,俄尔手又主动伸手到他已经坚硬如铁的小兄弟上,心里暗骂苏源假正经,也在惊叹他的东西真大。

    田梅一丝不挂紧紧贴在苏源强健的身躯上,俄尔柔声说道:“今晚我是你的……。”手还一上一下的来回动着。

    苏源再无法经受住这样的挑逗,即使对田梅没有感情,也是无法控制住情yu,直接将怀里的俏寡妇抱起扔在床上。

    田梅被苏源扔在床上娇媚的哼了一声,刚刚主动的她这会儿忽然又有一丝惧怕,很怕苏源这次之后还缠着她。可来不及她再想,苏源厚重的身体便压了上去,两唇相对,下面也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两人紧密的结合在一起,田梅就如八爪鱼一般死死的抱住苏源,脸上表情看不出是痛苦还是兴奋。随着苏源的一次次深入,田梅的手臂缓缓放开,嘴里也轻轻荡起诱人的媚叫。

    苏源发泄过后,脑子恢复清醒,想来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不管田梅是看中他的权利还是有其它想法,他此时已经没了退路,认真思考过后便决定接受她。

    望着眼前羞涩的将头埋在自己胸前的俏寡妇,苏源再次将大手放在她浑圆的臀上轻轻抚摸。田梅几次从巅峰上下来,早已经疲惫不堪,但身体更是异常敏感,苏源只是轻轻的抚摸,她的身体就在不知不觉间又有了感觉,脑子里满是yu望,只想将这两年未尽的好事都从苏源身上弥补回来。

    苏源手从被子里拿出看了眼腕表,正在陶醉的田梅这时也抬起头,似是怪他将手拿开。见苏源带着笑意盯着自己,又羞涩的低下头去,心想就是他以后还来sāo扰她,每次都能让自己那般快活那也不错呢。

    看过表这会儿已经凌晨三点钟,两人已经折腾了两个小时。苏源笑笑手又伸进被子里,再次放在她比叶无双还大一号的臀上,心想着一定不被白冰知道这事。这时田梅又伸出小手握住苏源身下那只小兄弟,轻轻的在手里揉搓,只是片刻间,苏源就又被她撩拨的起了火。

    苏源呵呵坏笑一声,掀开被子平躺在床上,将田梅抱起放在自己身上,坏笑道:“我的美人,这次该你主动了。”

    此刻田梅媚眼如丝,双唇紧闭,双手抱着胸像个初经人事的小女孩,丝毫没有初时的主动。

    见苏源盯着自己满是yu火的眼睛,田梅嘴唇动了两下,俄尔身子缓缓一动便娇羞的趴在他身上,轻轻的扭动起来。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