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田梅的家事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更新时间:2013-11-16

    (求收藏,求推荐!)

    田梅气恼道:“我没有,肖刚你别血口喷人!”说话间身子一直往后退着,躲着男人伸出来的大手。

    苏源听得这话眉头就蹙起来,尽管知道这人是田梅的小叔子,这算是他们自己家里的事,却也不多想,直接就将手里的一袋元宵冲肖刚扔过去,厉声说道:“回家去跟你父母学学怎么做人,你哥死了,田梅还是你嫂子,有小叔子这样跟嫂子说话的?”

    肖刚躲避不及被一袋元宵砸到脸上,散装的元宵袋子掉落在地上破裂,白色的元宵滚落满地。炕上哭的小女孩看到这一幕居然止住了哭声,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地上滚着的白色元宵。

    肖刚抬头看到苏源怔了会儿,揉了下被打疼的脸,又骂道:“还说你没养汉,这孙子又是谁?”

    想到跟苏源的关系,田梅一时语塞,肖刚又骂道:“田梅,我妈早就说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叫我哥离你远点,到了被你给害死了。你之前在县里装得像个贞洁烈妇,那么多好男人追你都不同意,来白河乡居然找了个乡巴佬,你真他妈的下贱。”

    田梅丈夫肖毅死后,就有好多人给她介绍对象,几个男人都还不错,有的是干部身份,有的是财大气粗的老板,可都被田梅以女儿为借口拒绝。肖刚曾经还有过这样的想法,田梅找个好男人改嫁,有小妩的关系,他多少都能沾些光,可田梅偏偏不如他意。

    田梅也没想苏源会在这时候过来,心想他不来倒好,这一来直接打人,肖刚就更有理由骂她了。他要是说出去,她也没得理由反驳,毕竟两人之间还真就有那么一点关系。她更怕苏源不饶人,肖刚的为人她清楚的很,在这里吃了亏,难免回县城就会跟人乱说,要是闹得满城风雨这该怎么办才好。

    田梅的为人苏源很了解,将手里的元宵放在一边,往前走过去,冷声说道:“肖刚你嘴放干净点,今天过节我不想把你怎么样,赶紧滚蛋,别让我再看到你。”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要我好看?”肖刚趁着田梅一怔时,一巴掌就抡在她脸上,田梅半边脸瞬间肿起来,留下五只清晰的手指印。

    田梅一声惊叫,捂着脸怒视着肖刚,苏源这时也走上前,抓住比他矮了半头肖刚的衣领,恼道:“你现在赶紧滚蛋。”

    肖刚抬头盯着苏源,很不服气的冷哼道:“这是我的家事,用不着你个野男人管。”

    苏源恼火,直接将肖刚扯着领子拽出门外,说道:“你哥死了,你就打嫂子,这算什么家事,我今天偏要管!”

    饶是被苏源揪着衣领,肖刚依旧不示弱,冷哼道:“你他妈谁啊,不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行。”

    苏源的圆寸长了一些,更显得不伦不类,虽然人长得精神,可这发型着实很奇葩。肖刚人长得不帅,可头发溜光水滑,两人往这一站,自然就觉得自己要比苏源出色。刚刚他认为苏源是田梅的野男人,可再见苏源穿着旧军绿色大衣,便将他当成是乡里的普通百姓,或者是乡里卫生所的医生,元宵节来给田梅送礼。心里还鄙视下乡人没见识,送礼居然还送散装元宵。

    苏源自持身份不跟肖刚动手,直接将他推出大门外,肖刚脚下一滑,便摔在融化的泥坑里。

    苏源冷声又道:“我叫苏源,你不是甘泉县人吗,回去打听打听我苏源是什么人。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小心你的狗腿。”说完转身便往屋内走。

    肖刚从地上爬起来,也不顾身上脏兮兮的沾着泥巴,眼睛眨了眨转身就走。他自然晓得苏源是谁,去年秋天洪水过后,电视连连播放抗洪英雄的种种事迹,他还曾经嘲笑过苏源脑子少根弦。苏源能不顾性命开车去堵江堤豁口,谁知道他脑子里缺没缺点什么,这会儿给他下了狠话,肖刚还是觉得不要吃眼前亏的好。

    苏源进屋时,田梅已经将地上的元宵捡起,这会儿正坐在炕边抱着女儿怔怔的发呆,听见苏源的轻咳声她回过头望了一眼,就将头低下。

    苏源笑了笑,坐在她身边,手放在她肿起的脸上,柔声说道:“他走了。”

    田梅躲开苏源微冷的大手,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这时她怀里的小女孩就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苏源。

    苏源见小女孩的眼睛和田梅极像,脸型也是一个模样,笑着在小女孩脸上轻轻捏了一下,问道:“你女儿?”

    田梅点点头说道:“嗯,两岁了,肖刚中午送过来的。”肖刚借口他妈想孙女,昨晚从田梅娘家把小妩接走,今天便主动把孩子送来给田梅,其实主要目的还是想来要钱。

    “让他误会你了,真是不好意思。”苏源呵呵一笑道,又在小女孩脸上捏了一下。

    田梅沉默良久,叹道:“没事,肖刚早就想要肖毅留下的那点钱了。”

    苏源默不作声,哪家都哪家的不如意,他家里也不比田梅好到哪去。

    田梅又道:“那些钱是我丈夫辛苦赚来的,他临死之前说留给女儿。肖刚的生意之前做的不错,可最近这半年他沉迷赌博输光了家底,就来打我的主意,要是我给了他,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呢。”

    苏源微微一笑道:“他不会再来了,以后你就安心工作吧。”

    田梅点头应了一声,小女孩就稚声稚气道:“妈妈,饿。”

    小女孩不认生,伸着手又要苏源来抱,他就从田梅怀里把女孩抱过来,笑道:“我给你看孩子,你去做饭。我们两个家都不在这,凑合一起吃点,可惜我买的两袋元宵只剩下一袋了。”

    田梅眼睛眨了眨,心想肖刚吃了亏十有八九会出去乱说,他居然还有心思吃饭,不过见到他毫不在乎,女儿在他怀里咯咯笑着,便转身去了厨房。

    吃过晚饭苏源也不动地,就坐在炕边逗小妩玩。田梅收拾好碗筷,小妩已经睡了。看到苏源坐在炕边摆弄手机,进屋就低声说道:“苏书记,你该回去了,让人看到不好呢。”

    苏源起身微微一笑,将手机揣进口袋里,走到田梅身边,伸出手环住他的细腰,说道:“以后我保护你,不会再有人欺负你。”

    田梅怔了会儿便靠在苏源的胸口,将今天的委屈都哭了出来,把苏源的毛衣濡湿了一大片。哭过之后,田梅才觉得舒服了很多,抬头见苏源的眼神,又将他紧紧的抱住。

    苏源就呵呵笑道:“不舍得我走?”

    田梅急忙把他推开,红着脸啐道:“赶紧走,不要脸的。”

    苏源嘿嘿笑着,转身将军大衣穿在身上,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田梅将门口让开,苏源趁机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就得意的吹着口哨往外走去。

    苏源出了门,田梅才用手指轻触了一下他吻过的嘴唇,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又走去门口看着他的背影。心想今天要不是他过来,还真不知该怎么应付肖刚呢,虽然他暴力了一些,可对付那种人就应该这样呢。

    *********************

    临近傍晚,肖刚才乘客车进了县城,打车回家,一进屋就没好脸色冲他妈喊道:“妈,我嫂子在白河乡找了个野男人,她不给我钱,这事你可得给我做主,当初我哥做生意家里可是给他拿了钱的。”

    刚刚过五十的姚华也不管儿子说的真假,就骂道:“你哥就是给那贱人害死的,要不是娶了她也不能跟那些人来往。我早就不同意他们的婚事,现在好了,人死了,辛辛苦苦赚的钱也给她拿去养汉。”

    田梅和肖毅是属于自由恋爱,当初田梅在县卫生局工作,主管个体药店的审批,肖毅作为个体商人开药店,两人就这样认识了。肖毅见田梅长得漂亮,于是就展开了攻势。

    田梅因为人长得漂亮,身边经常会有些男人围着她转,因此肖毅他妈知道后就不允许两人来往,不过肖毅执拗还是跟她结了婚。婚后两人生活幸福美满,一个是干部,一个是个体商人,生活相对其他家庭要好很多。可偏偏祸不单行,肖毅跟曾经追田梅的一个男人发生了矛盾,那男人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在肖毅面前胡编乱造说了好些田梅的坏话,肖毅居然都当了真,一个人喝了闷酒,回家路上就给几个骑自行车的少年迎面撞倒,后脑直接磕在马路牙子上,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从此田梅就在肖家不被人待见,连带着女儿小妩也不被人喜欢,姚华和小儿子肖刚也逼得她从两人的婚房搬回娘家,他们娘俩还一直打肖毅留给田梅母女钱的主意。

    肖刚脱掉鞋和外衣,翘起腿坐在沙发上,喝了口茶,咧嘴又道:“妈,我饿了,赶紧弄些吃的去。”

    姚华看了儿子一眼,大儿子死了,不管小儿子争不争气,她都得靠他养老,叹了一声就去厨房忙活。

    肖刚想起苏源的话,又走进厨房,说道:“妈,我嫂子找的那男人叫苏源,是去年咱们县里的抗洪英雄,上过电视的,现在好像是白河乡的党委书记。”

    姚华手里的勺子停下,愣了一会儿,回头说道:“我明天去白河乡要钱,她不给我,我就把他们的破事说出去。”不管她有没有理,底气倒是十足。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