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村干部3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收藏,求推荐!)

    吴安玉在上前河村长大,从小就是村里有名的乖孩子,学习成绩好又能帮着父母做家务。考上大学四年之后断然放弃城里的优越生活,回村在村委会谋了个职务。虽然没有正式编制,但他在上前河村勤勤恳恳工作三年,村里那些领导都将他当成另类,凡事都支使他去做,不过百姓却是很喜欢这个有文化的大学毕业生。

    起初听说村民选自己,吴安玉除去惊讶之外就是兴奋。直到被苏源叫到办公室谈话,他的兴奋劲还没过去,这会儿在苏源几句话之后他兴奋顿失,转而便是无限的压力,拳头却是紧紧的攥在一起,给自己鼓劲。听着苏源的话吴安玉连连点头,下定决心要做出个样子来,不辜负村民的信任,不辜负苏源的嘱咐。

    苏源说完话便起身准备出去,这时吴安玉就问道:“苏书记,村委会从乡种子站买的种子能不能退回去?”

    苏源眼睛眨了眨,他知道下边各个村子都会去乡种子站购买种子,就是乡里百姓也多是从乡种子站购买种子。今年他搞新农村经济合作社,从京城回来之后便去种子站问过价格,得知种子站价格不便宜又不是优良品种之后,就将种子站排除在外。毕竟合作社要树立自己的品牌,只有最优良的水稻品种,才能吸引更多客户的青睐,获得更多的好评,换来的收益也是最高。

    合作社吸纳白河乡大片耕地,不从乡种子站购买种子,导致乡种子站营业额锐减,为此种子站站长李金斗就把这事上报给了县种子公司,要县里出面协调。王恒和李标两人都给苏源打过电话,要他支持县里的企业,苏源就把万大海给的条件都抛出来,说县种子公司若是能做到同样的优良品种同样的价格,他就考虑。

    县种子公司是国营公司,不可能做赔本买卖,王恒和李标对此也无话可说,原话回给了种子公司,于是苏源就得罪了县种子公司的大小领导。

    听到这话,苏源又坐了回去,问道:“种子有什么问题?”

    吴安玉叹了一声,说道:“我还上高中时就知道上前河村收成不好,与其他几个村相比差了一大截,本以为是土地问题。可从打我回来工作之后,才知道村里每年都从种子站低价购买一批发霉的种子,和一些普通种子掺和在一起冒充优质种子,然后强迫村民高价买回去播种。前年的收成很差,吴书波乡长还让村里找原因,吴支书便借口说是土地营养不足。去年赶上发洪水,村里没有任何收成,乡里也没给他压力,可是村民还是有一些在埋怨说明年要自己购买种子,吴支书就把责任都推给了老天,还说谁要自己买种子耕种,就推了他的地。”

    苏源眉头轻蹙,他从历年的数据上也看出上前河村的收成为十九个村里最低,还打算看看今年的情况之后再找专家来看看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却没想到问题不是自然原因,而是人为的。

    见苏源关心这事,吴安玉又说道:“今年的种子又是这种情况,上周村里才从乡种子站买的种子,才卸到村委会的仓库,我偷偷进去看过,还是发霉的种子和普通掺和在一起。”

    苏源立即起身,说道:“走,过去看看。”

    吴安玉点头先苏源之前出门,两人来到村委会大院的仓库,吴安玉拿钥匙打开门又开了灯。苏源看到袋装的种子随意的堆在地上,仓库里还有一股霉味,直呛的人流眼泪。就近打开一袋,从里面抓了一把出来,站在阳光下只看到近一半都长了霉点,有些还是烂的发黑的,肉眼看下去好的仅有三分之一。若是这样的种子种下去,能发芽的比三分之一还要低一些。

    苏源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想到这么多年上前河村收成都上不去,竟是吴富贵在拿发霉的种子冒充好种子卖给百姓谋利,直接便走进办公室内,将一把种子扬在吴富贵脸上。刘苗等在屋内问话的人不知发生什么情况,怕苏源上去打人,连忙将他拦下。

    苏源就骂道:“吴富贵,你良心都给狗吃了,拿发霉的种子冒充好种子卖给百姓,你就不怕遭报应,你自己家五十亩地种的也是这个?”

    吴富贵脸被打的生疼,也不敢抬手去揉,苦着脸摇头说道:“我,我,我知道错了。”

    苏源看他这副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又骂了一通,出了气,人才安静下来,这才叫刘苗等人继续。

    在上前河村发现种子的问题,苏源琢磨其他村的数据。一个上前河村这样,耕地面积比上前河村多很多,但收成只高出不多的,就有可能也是这种情况。或许那些人不如吴富贵这么大胆,敢只给三分一能出苗的种子。往年没人发现这个问题,既然偶然被苏源发现,这事情就要从全乡展开调查,保证今年有好的收成。

    想到跟种子公司的微妙关系,苏源沉凝片刻,回头跟吴安玉说道:“你明天叫人将种子送回乡里,把收据找出来带着,我叫种子站给你们调换。”

    苏源连夜又走访了几户上前河村百姓,询问了一些村里的相关事情。翌ri一早乘车回到乡里,便将种子站站长李金斗叫到办公室。

    李金斗进来就嘿嘿笑道:“苏书记您找我有事?”

    苏源点头叫他坐下,也不给他倒水拿烟,便问道:“李站长,你在种子站工作几年了?”

    李金斗搞不懂苏源为什么突然问他这个,笑呵呵摆弄手指算了一下说道:“有十一年了,岁月不饶人啊,当年我才三十几岁,现在都成老头子了。”

    苏源昨晚从上前河村打听了一下,村民反映村里卖发霉种子的事也正是十一年,起初发霉的只是很微小的一点,随后逐年增多。李金斗在白河乡种子站任站长十一年,吴富贵也在上前河村担任村支部书记十一年。

    沉默片刻苏源问道:“你们种子站卖发霉的种子,你知道这事吧?”

    李金斗笑脸顿失,身子一抖忙摇头道:“这怎么可能?苏书记您可别听人乱说,我们的种子都是县种子公司调拨过来的,怎么可能有发霉的种子。再说咱们白河乡是农业大乡镇,就指着农业吃饭,种子发霉哪还有收成?”

    苏源心说你也知道发霉种子没收成,居然还昧着良心做这事,跟吴富贵还真是一类人,只为自己利益不顾他人。表情冷冷淡淡的说:“我刚从上前河村回来,村里百姓说最近十一年村里卖的种子都是发霉种子和普通种子掺在一起。从发票和收据来看种子都是从乡种子站购买,我已经叫上前河村找车把今年的种子都拉回来了。既然你知道咱们白河乡是农业大乡镇,那你就回去处理一下,把发霉的种子调换一下,问题出在哪里,回头咱们再谈。”

    李金斗心里骂苏源的祖宗八辈,合作社不买种子站的种子,下边村里买些发霉种子他居然也伸手管。其实上前河村低价够买发霉的种子冒充优良品种,李金斗也从中捞了不少好处。那些发霉种子都是他通过自己的关系从其他地方买来,卖出去的钱都进了他的腰包。

    苏源明知李金斗有问题,但是李金斗是县种子公司任命的,他不想插手种子公司内部的事物,毕竟之前的种子公司上下还对他抱有看法。等李金斗将上前河村的种子调换之后,再将他的事说出去,叫种子公司查他也不迟。

    苏源表情冷淡,但语气平和,李金斗没心没肺的,丝毫不知麻烦即将来临,一边往外走一边骂吴富贵,说他就知道搂钱,不知道把好门捂严实点,居然把这事弄露了,真是个没用的货,心里还惋惜着以后没得赚了。

    回到种子公司,看到上前河村的几辆拖拉机已经满载停在门口,李金斗就气闷的回办公室给吴富贵办公室打去电话。不等那边说话他就抱怨道:“我说老吴,你到底怎么搞的,往年都没出事,今年怎么就出了问题?你可要管好你们的人,别让他们进乡里告状,把我也给拖下水。你们村里的车现在就停在门外,我现在叫人把你们的种子换了,发霉的种子价格低,你可要尽快把差价给我补上,咱们私下拿好处是私下的事,公家的账可不能差了,我这差了账,你也要跟着倒霉!”

    吴富贵等上前河村村干部被调查,他的办公室被刘苗临时征用,李金斗打来电话正是刘苗接起。刘苗听着说话声音只觉得声音熟悉,听他说起种子这才想起昨天苏源发火的事。昨天苏源走后,吴富贵就把李金斗和他的勾当供了出来,如今李金斗再打来电话,无意中承认两人私底下的交易,刘苗回手便把他的话记在本子上,然后又问苏源是不是也将李金斗先控制下来。

    苏源沉声说道:“种子公司内部的事咱们不好插手,等李金斗把种子调换了之后,你再把证据给他们,要他们自己去查吧。他们一查就没完没了,种子说不定什么时候才能调换,省得耽误了上前河村的chun耕。”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