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牛郎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更新时间:2013-11-25

    (求收藏,求推荐!)

    苏源昨晚酒喝得比朱珠多,他只记得被罗援朝等人不停劝酒,隐约知道朱珠去找他,可后来的事情就不再清楚,更不知道怎么回来的,朱珠又怎么会赤身裸体的睡在自己的床上。

    被打了一巴掌,苏源也想不起来,就苦着脸问道:“你怎么睡在这?这是我的房间。”

    听见苏源问话,朱珠刚刚惨白的脸,这会儿又变成酡红,忽然记起昨晚是她主动送苏源回来,然后就醉酒睡在了这里。朱珠嘴唇咬紧,忽然感觉到下身有些火辣辣的疼痛,怒目瞪了苏源两眼,见他躲闪过去,便又努力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醉酒之后的欢愉再次回味起来,她只觉得万般娇羞,模糊中她能记起自己努力的迎合,一次次巅峰的快感袭遍全身,几次都差点让她在欢愉中死掉。

    抬头再看着眼前只认识的了几天的苏源,朱珠恨不得将他杀掉,自己保留了二十几年的贞操,居然就糊里糊涂的被他拿了去,甚至她都不确定苏源的身份,不知他是骗子还真的是白河乡党委书记。

    朱珠怒视着苏源,她清楚两人醉酒发生关系,况且又是自己主动爬上他的床没有一丝反抗,要去告他强奸,没有任何证据,法院也不会受理。

    再见苏源还裸着身子坐在自己面前,朱珠觉得厌恶万分,忽然冷声说道:“臭流氓,你还想干嘛,难道想我报警抓你进监狱?还不赶紧去把衣服穿上。”

    苏源一脸无奈,但听她这样说也知道她不会走法律途径。背身下床从地上捡起衣服穿在身上,朱珠见他穿好衣服,就叫他去洗手间。

    苏源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应声进去,在里面洗漱一番。良久朱珠穿戴整齐才将他叫出来,让他坐在椅子上,郑重其事的问道:“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朱珠态度与之前相比有了明显变化,苏源忽然一笑,再见朱珠瞪眼,便沉着声说道:“我那天都跟你说过了,工作证也给你看了。”

    朱珠柳眉轻挑,再次问道:“你是白河乡党委书记,那曹立坤呢?”

    苏源便回道:“去年洪灾之后我从县公安局调任白河乡任乡长,然后曹立坤畏罪自杀,我就接替了他的职务,这次来是县里点名要我参加招商团。”

    朱珠紧盯着苏源,听他提起洪灾脑子里便闪过一个人来,良久才缓缓问道:“你是那个抗洪英雄苏源?”

    苏源再次点头,朱珠这会儿已然确定苏源不是骗子。若有所思的沉默良久,她又红着脸问道:“你……,你有女朋友吗?”

    苏源猜到她的想法,却是不想撒谎,点头回道:“我结婚了,妻子在县农行工作。”

    朱珠粉唇翘起微微有些失望,俄尔脸又轻轻扬起,盯着苏源说道:“你还欠着我钱吧,钱就不用还了,就当我昨夜花钱买了个牛郎共度良宵吧。我走出这个门之后,你我就再没瓜葛,也希望你不要大男子主义说为我负责,你为负责,那谁为你老婆负责。”

    说完朱珠便转身往门口走去,心中万分恼悔不该昨晚来见苏源。刚刚走出两步,下身火辣辣的疼痛,让她脚步微微也有些杂乱。

    苏源听见这话不禁苦笑,自己居然成了牛郎。

    不管朱珠怎么说,他知道朱珠和王欢恋爱两年都没把身子给他,她一定很爱惜自己。苏源不是不负责的人,见朱珠要走,急忙走到门口拦在她面前,郑重其事的说:“我会负责,就算你去告我,我也会负责。”

    朱珠眉头轻蹙,白了苏源一眼说道:“你对我负责,那你老婆怎么办?”

    苏源一时无语,朱珠便轻笑道:“我们酒后发生关系,双方都有责任,我不要你负责,也希望以后你不要再来缠着我,不要打扰我的生活,不然我真会报警。”

    苏源挡在门口不闪开,朱珠见他不让开,就恼道:“现在请你让开,我要出去。”

    朱珠从小性子倔强,骨子里有着不服输的分子,她不像一些女人失身之后哭哭啼啼,嘴里说的轻松当成是花钱买春,心里却很是在乎,不说出来只是不想被苏源发现她的弱点,毕竟她对苏源不够了解,她不想成为苏源的玩物。

    苏源知道她不会寻死腻活,却不想这样放她离开,他不想两人从此陌路。想要现在就把这事说开,不让她心里再藏着委屈,即使两人做不成情人也要保持良好的关系。苏源无视朱珠的愤怒,将她抱在怀里,任凭她打骂都不放手。

    直到朱珠无力的趴在他怀里哭泣,苏源才抱着她回到床上,擦去她脸颊上的泪痕,柔声说道:“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朱珠一直伪装着坚强,听见这话更是放肆的大哭,也不管刚刚还气恼苏源,就趴在他肩头,又把他当成依靠。

    苏源隐约记起昨夜发生的事,把朱珠抱紧,抱歉的说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不该让你为我挡酒,要不是我也不会发生这事。都怪罗援朝那老混蛋,想着法的要灌醉我。你现在想打想骂,我都没一句怨言,只要你别不理我,我一定会对这事负责。”

    朱珠忽然推开苏源,伸出手又打了他一巴掌,只是相比之前下手轻了很多,又瞪着他哽咽道:“谁要你负责了?你就得了便宜卖乖。你要是真想负责就回去跟你老婆离婚,然后娶了我,要是做不到,就别提责任这两字。我跟你讲,想要对我负责,离婚是你唯一的选择。”话说完脸上闪过一丝羞涩。

    朱珠说这样的话,苏源就不再担心,也不管脸上被她打了一下火辣辣的疼,把她抱坐在自己腿上,微微笑道:“我们就随遇而安吧,生活中总是有些无奈的事发生,你我阴差阳错发生了关系,谁也没有料到。不过既然发生了就要积极面对,我只希望你别藏在心底。你不要我负责,我也不会缠着你,但也希望以后遇见不要把我当成陌生人,我们可以做朋友,再亲密一点你可以把我当成蓝颜知己。”

    朱珠冷眼白了他一眼,随即说道:“鬼才要你做蓝颜知己,我昨夜只是高兴花钱买了一夜春,你做了一夜的牛郎,我们互不相欠。”嘴上这样说,身子却是不离开苏源的大腿,一只手还挂在他的腰上,似是怕他离开一样。

    苏源再次苦笑,朱珠从小性子就强势,嘴上不饶人,廖晗在她面前一直像只小猫,她叫往西,廖晗不敢往东,这么多年过去,朱珠除去越来越漂亮之外,性格却是一点没变。

    偶然瞥到角落里摆着的书,苏源忽然笑道:“我欠了你一千七百块,昨晚我们才发生一次关系,照例说我是不是还要找给你一些?”

    朱珠扑哧一笑,撇嘴道:“你就那么贱?”

    苏源不接话,坏笑道:“你要是不想我找钱给你,我还可以为你服务几次。”

    朱珠没见过苏源这样死皮赖脸的人,王欢与他相比都差了十万八千里。听到这话恨不得一脚把他踢下床去,可想到自己还坐在他怀里,被他紧紧的抱着,心里还很温暖的感觉,脸上又闪过一丝羞涩,良久摇头说道:“才不要呢。”

    苏源又坏笑着说道:“你确定不要?”

    朱珠白了他一眼,回道:“那些,就当是给你的小费好了。”

    朱珠的态度在苏源的引导下不知不觉的改变,只是片刻间就似是将他当成了恋人。苏源看到希望,听着她动听的声音,看着她羞涩诱人的脸蛋,忍不住又吻了上去。朱珠被苏源吻上双唇,双手推了他一下便不再反抗,微微张开双唇让他的舌头探进自己的口腔里,两只舌头搅在一起。朱珠只有轻微的鼻音发出,眼神渐渐迷离,任凭苏源的大手再次探进她的毛衣内,隔着胸罩轻柔着只被苏源爱抚过的饱满双乳。

    昨夜的欢爱,两人都处在酒醉状态,迷糊中都以为是春梦一场,自然是怕梦醒人去,就是在办事时心态都很是着急。这会儿两人清醒,你情我愿,两人很是放松。朱珠被苏源一番亲吻爱抚,很快便有了感觉。苏源最是了解女人,朱珠眼神迷离,表情销魂暧昧,显然是已经动情了。正当他准备再进一步时,朱珠被苏源吻的透不过气来,努力推开他喘了两口气,眯着迷离的双眼,红着脸认真的说:“我们,我们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这样对你对我,对你老婆都不负责呢。”

    想到白冰,苏源就像是被当头打了一棒,手却是不从朱珠的怀里拿出,一直握着她胸前那对饱满的乳丘,抱歉的说:“对不起。”

    朱珠只是一笑,任凭苏源的手握着自己的乳丘,头依偎在他肩头,柔声说道:“没关系呢。”

    看到朱珠微微落寞的表情,苏源心里有些不忍,瞬间将白冰抛开,再次吻了上去,朱珠嘤咛了一声,便也热情的回应起来。只是片刻间,两人又是一丝不挂,四肢绞缠在一起,诱人的低吟声轻柔柔在室内响起。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