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干爹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收藏,求推荐!)

    昨晚,罗援朝等人在庆功宴后,又去ktv疯了半夜,接近天亮才回来,一众人睡到下午还没起床。

    没人打扰,苏源和朱珠在房里缠绵了一个上午。尽管初经人事,朱珠在被苏源挑拨的动情之后,也是极力的迎合,一次次的快感袭遍全身,彻底让她忘了两人才相识几天,只想在这一次次的欢愉中死去。清醒过来之后,尽管身体疲惫不堪,朱珠又觉得羞耻,怕给苏源的同伴看到,就要立即离开。

    苏源也不想被人看到,便也穿衣说送她回去。朱珠步履蹒跚,苏源心里得意扶着她的腰亲密的下楼,出门时碰巧看到薛明礼和他的秘书吴俊进来。苏源就把手从朱珠腰间拿开,朱珠知道苏源遇到熟人,只是瞄了一眼便转身去外面等他。

    薛明礼和吴俊两人低头说话,却是没看到苏源和朱珠刚刚的暧昧,甚至都没看到苏源。直到他主动开口说话,薛明礼和吴俊才抬起头。

    薛明礼看到苏源,就冷声说道:“听说你们昨晚开庆功宴了?玩得不错吧?”

    薛明礼面sè冰冷,一听他说话的语气,苏源就知道他一定没有好事,淡淡笑了笑,说道:“只是随便吃个晚饭而已,忙了一天总不能为了节省开支,不吃不喝吧。”

    苏源不给薛明礼面子,薛明礼与吴俊对视一眼,旋即说道:“国家一直要求不允许公款吃喝,据我所知你们在出差招商期间,天天大吃大喝,花费了大量经费。江城市下属十几个区县里,只有你们甘泉县代表团如此铺张浪费,你还知不知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苏源又是淡淡一笑说道:“薛市长,我不知您从哪听说的,除去昨晚的庆功宴之外,我一天三顿饭每餐不过十块,出差饭补一天三十,还要省下一些,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把票据给你看看。”

    薛明礼早就听说甘泉县代表团因为喝酒耽误了正事,展台才被分到最不好的位置,不管苏源刚刚说什么话,他都当成是狡辩,又沉声说道:“你们在招商会期间的花销会有人调查,查实之后会严肃处理。”

    再见苏源一脸的不以为然,薛明礼又说道:“江城市已经有一家市财政出资建设的大豆深加工工厂,考虑到保护地方企业,市委正在讨论七三集团的项目落户甘泉县是否合适,你们也要随时做好准备工作把七三集团打发出去。”

    苏源身正不怕影子斜,他不怕薛明礼调查,不过听见后面的话就将眉头蹙起。保护地方企业确实没错,但是不允许其他企业进驻就有些过分了,没有其他企业进驻,本地企业就会失去竞争力,没有竞争力,看不到危机,本地企业就会逐渐走下坡路,到头来的结果只能是亏损倒闭,让一切付出都化之东流。

    但有些事情苏源无法阻止,招商会上他们已经拿到成绩,市里若是否定,也不能怪他们代表团不努力,想来王恒也不会因为市委的反对就将气出在他们身上,处分他们。

    看到薛明礼,苏源就知道他一来准没好事,听他说这话,就笑道:“薛市长,我只是负责招商,企业拉来了,能不能谈成与我无关。市里和县里的决定我也根本没权知道,您不必跟我说的。”

    薛明礼小人心思,在昨晚听吴俊回去说甘泉县将七三集团的项目拿下之后,因为想叫苏源难堪,就想将这事搅黄,便以保护地方企业为由给李树清和其余几个市委常委打了电话,要求大家讨论七三集团进驻甘泉县是否可行。他跟苏源说这话时,江城市委还没有下定结论。

    薛明礼在官场打拼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苏源这样的奇葩,再见他一脸的无所谓,就像一拳头打在了棉花团上,心里气恼但还自持身份,没有发作。

    苏源说完也不管薛明礼,说了句有事转身便走,只将薛明礼和吴俊扔在宾馆大厅。

    苏源出门看到朱珠还站在门口等他,就笑着拉起她的小手,又拿出手机给罗援朝打去电话,叫他立即起床。然后把最近吃喝的花费都给补上,别真被薛明礼查出问题来。苏源自认没问题,谁知道罗援朝搞到什么程度,有没有高开虚开发票。一旦罗援朝这里发现问题,苏源即使只参与了一次吃喝,也会连带着受处分,毕竟他是副团长。

    市委讨论七三集团进驻甘泉县是否可行,那就不是苏源能左右的了,但还是给王恒打去电话,要他想办法解决。

    看着苏源放下电话,朱珠才淡淡的说:“有事你就回去,我一个人没事的。”

    苏源摇头笑笑道:“没什么大事,刚刚那两个是江城市市长和他秘书,招商会上在我们这丢了面子,今天来找茬了。”

    听苏源轻描淡写的说完,朱珠便笑道:“你不怕他?”

    苏源一边拦车,一边回道:“怎么不怕?我是乡镇干部,他是市长,他随便说句话,我就会被调去清水衙门,十年八年也挪不动一步。”

    有句话说打入女人内心最快的捷径就是让她在生理上满足,朱珠便是如此,身子给了苏源,她就将心系在他身上,关心道:“那你还这样?还不快去赔不是。”

    苏源又莞尔道:“赔什么不是,人欺负到头上了,我可不管他是谁。”说完便拉着朱珠上了出租车。

    朱珠不禁撇嘴,苏源这副作态真像个小痞子,不知自己跟了他是福是祸。更不知那个人知道后,会不会站出来对他不利。

    出租车开到朱珠的住处,一个老旧的小区,朱珠就不要苏源上楼。他就死皮赖脸的跟在身后,两人到了三楼,朱珠赶不走他,无奈的叹了一声,心说该来的总会来的,晚知道不如早让他知道。

    朱珠开了门,苏源跟进去就愣在门口。小区老旧,从外面看去破破烂烂,可是朱珠的室内却是别有洞天,居然还是二层复式结构,上下大概三百平的样子,装修的极其奢华。

    苏源换了鞋在屋内走了一圈,见朱珠还站在门口,就笑道:“我居然无意间上了一个小富婆。”

    朱珠白了苏源一眼,再见他没起疑心,沉默片刻说谎道:“这房子不是我的,是我一个亲戚的,我只是帮他看房子而已。”

    白河乡苏源家后面的房子就是朱珠父母的,想到刘全说朱珠出息了给父母盖了新房,便又笑道:“你别在我面前装穷,你是大律师,打一场官司就比我干十几年还多。”

    朱珠摇头,换了鞋在沙发上坐下,说道:“我没骗你,这房子真不是我的。”心中很是苦楚,不知该不该和他说出来,更不知她开口之后,这个只认识了自己几天的男人会怎么看她,任何男人,听见这事怕是心里都不会好受。

    苏源随意的在沙发上坐下,小腿搭在朱珠大腿上,抬头见她表情冷淡,不知在想些什么,便伸出手将她抱起,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贴着她的耳垂问道:“你后悔了?”

    朱珠不言语,沉默良久才低声道:“你会不会认为我是个随便的坏女人?”

    苏源摇头又吻在她唇上,唇分之后笑道:“你要是坏女人,天底下就没好女人了。就算你是坏女人,我只要你对我使坏。”

    朱珠不看苏源,犹豫不决是否说出真相。良久之后看到苏源清澈的目光望着自己,这才下定决心,不要他蒙在鼓里,说道:“苏源,我跟你说件事,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都不在乎。但你听了之后不要跟我发火,你若是认为我是坏女人,那就当没认识过我,好不好?”

    朱珠突然说出这话,苏源便猜出她身上还有一些自己不为所知的秘密,将她抱在怀里,说道:“不管你的过去发生过什么,现在和以后你都是我的,没人能阻止。”

    男人的情话让朱珠眼里含泪,靠在苏源怀里就低声说道:“其实这房子是我干爹的,他比刚刚那个市长的官还大,你说我是你的女人,怕不怕他报复你?”

    苏源微怔,朱珠怎么也不像是被人包养的金丝雀,再说她之前还有男朋友,恋爱两年一直守身如玉,昨晚在他床上的落红也清晰可见。想来她即使有干爹,这个干爹应该是真正的干爹,而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

    苏源笑两声,在她脸上轻轻捏了一下,说道:“就算你有干爹又怎么,你父母都不阻止你和谁交往,他还能阻止你和谁交往?”

    朱珠幽幽的说:“从我认识他之后不久,他就想我做他的情妇,虽然有些事情我感激他,但心里确实反感情妇这两个字。从上大学之后,我就一直躲着他,实在躲不过去才答应毕业之后再考虑这个问题,所以我才努力的读书,凭借自己的本事考上了研究生和博士,为的就是不做他的情妇。

    我和他偶尔电话联系,每次都是他主动,与王欢偷偷交往,他也不知情。今年夏天我就要毕业,似是怕我跑掉,去年就被他强迫搬到这里,本来我已经任命了,可自从搬进来之后他就一次没来过,电话打的也少了很多,你还是我第一个带进来的男人。”

    苏源只看到朱珠的表面,却没想到她的背后居然还有这样的故事,正想安慰两句,朱珠便又说道:“这些年来他一直给我钱,不过我都没花过一分,上学的花费都是我勤工俭学得来了,他给我的钱我都存着,总计算下来也超过百万了。”

    苏源知道当年朱珠的家庭条件,虽然比无父无母的廖晗好一些,但在白河乡也算是贫困户。

    听朱珠说那人这些年不间断给她超过百万,苏源眉头轻轻蹙起,认真的问:“他是谁?”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