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善变的领导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收藏,求推荐,您的支持就是我继续的动力!)

    朱珠被苏源拉进怀里,心怕陆万宇更加恼火,瞪了他两眼,忸怩着想要挣开,又暗怪苏源不懂事。

    这时就听苏源说道:“陆省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就算是你让我回家种地,我的小子ri过得只会比你好。你也不要以为我没有办法去燕京告状,今后的ri子还长着呢。”

    陆万宇只当苏源是强弩之末,一逞口舌之力,心里轻笑他层面不够对上访的事不了解,冷声不屑的笑道:“那你就去试试,我等着你去告我。”

    苏源自然知道地方处理进京上访的方式,人还没见到纪委部门的大门开在哪里,就会被驻京办以及相关部门遣送回到原住地,他陆万宇也一定是想到这,才会笃定苏源告不成。

    听到陆万宇这话,苏源当即就想给他点颜sè看看,拿出手机就往京里打过去。接电话的是照顾老爷子的保姆何姨,苏源就笑着说道:“何姨,我是苏源,爷爷休息了吗?”

    得知老爷子刚刚睡下,苏源正无奈的准备放下电话,这时就听何姨在电话那端说道:“苏源,你大伯想跟你说话。”

    苏源的大伯苏岩军在中组部任职,如今已经五十有五的他是中组部第一副部长、政治局委员,下次换届很有再近一步的可能。

    在苏源儿时的记忆里大伯很少在家,但为人很是严苛,与大伯母的刻薄相比,他对自己的两个和几个侄子都是同样,没有亲疏之分,奖罚分明。打小苏源在几个兄弟里面,他最不听话,苏岩军每每回来探亲都会教训他,苏源当时不理解都当成是恨记在心里,不过相比对大伯母的恨则是少很多。成年之后,大伯就很少教训苏源,或许也是听见他在外面的流言,认为他无可救药。

    听何姨说大伯要跟自己说话,苏源只是轻瞄了对面的陆万宇一眼,就故意将电话按了免提键。听见大伯在电话里心平气和的问他是不是惹了麻烦,苏源面带笑容心道还是大伯了解他。从小他惹了大麻烦会找老爷子,小麻烦就找六叔和六婶帮忙,虽然最后总被老爷子教训,但每次惹大祸都会如此。

    苏源就呵呵笑道:“大伯,我没什么事,只是刚刚跟陆万宇陆省长谈话,回来就想起爷爷,这才打电话问候一下。”

    苏岩军顿了一下,脑子里闪过陆万宇的模样,淡淡一笑道:“他来找你拉关系了?”

    苏源摇头笑道:“没有,怎么会?他又不知道我是谁孙子。”

    苏岩军就说道:“没有就好,你踏踏实实干你的工作,别再仗着咱们苏家的背景胡作非为。好好在基层历练几年,有了经验,出了成绩之后再考虑未来。我听你爷爷说过你搞的合作社,从侧面了解了一下,你的想法确实不错,很适合现今农村的发展。好好干吧,别心急出成绩,稳稳当当慢慢的来,也让曾经看轻你的那些人高看你一眼。”

    因为之前的种种传言,苏源在京里就没人说他好话,就是苏岩军都觉得他是苏家的另类,是扶不起的阿斗。

    苏源微微一笑,想到大伯能心平气和跟自己说话,或许就是因为老爷子跟他说了自己在白河乡的所作所为吧。

    苏源手机的免提声音很大,陆万宇坐在对面,一开始他只当苏源在找关系,听见电话里那人说他想攀苏家的关系,就在琢磨着那人是谁,同时心里也极为不安的想着那人所说的苏家是哪个苏家。

    陆万宇知道某些领导会将自己的儿孙下放到基层历练,但从没听人提起过苏源。仔细想想上面姓苏的只有那么一家,暗自琢磨着苏源难道真是苏家的人,越想越觉得他的想法正确,越想就越觉得心惊胆颤。他心里暗骂李树清混蛋,之前不跟他说明,怪不得他为了白河乡合作社跑省里跑得这么勤快,原来原因在这里。

    这时苏源突然笑道:“陆省长,我苏源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也别拿你的身份来压我,主席我都见过两个,你,我还真就不怕。刚刚的电话你也听见了,我就实话跟你说吧,我叫苏源,我父亲是苏岩平,我爷爷是苏胜利,大伯是苏岩军,二伯是苏岩民,三伯是苏岩国……。”

    不管陆万宇面sè越来越沉,苏源继续说道:“我现在就把话摆这,陆省长,现在你就回去把你这一年来利用针孔摄像头偷拍的录像,给我送回来,我可以不再追究。一旦要我发现你有私留,或是有关录像流传出去,你做过什么事,我绝对会让天下人都知道。”态度积极坚决。

    苏源若是小人物,陆万宇可以轻易的将他踩死。可现在知道他的身份,便开始后悔刚刚把话说的那么死。好在苏源没有直接跟电话里的苏岩民说出他的不是,他心里明白若是再不低头,那就傻到家了。

    朱珠则比陆万宇更是惊讶,她从没想到自己无意间居然遇见了太子爷。除去吃惊之外,更有欣喜,只要有他在,她就不用再担心陆万宇的纠缠。回头再看陆万宇的表情,这会儿真真是苦瓜脸一个,她忽然觉得曾经在自己面前的高大人物,这会儿像个小丑。再见苏源的表情,想到他们来之前苏源的镇定自若,又在他腰上捏了一下,责怪他不提前给自己撂个底,好让她不再担心。

    陆万宇只见过苏岩军两面,四年前苏岩军来松江省检查工作,当时陆万宇还只是农业厅厅长。苏岩军身边被人簇拥,两人只打了个照面,简单聊了两句。第二次则是前年进京开会,苏岩军坐在主席台上,他在下面,这次两人没有任何交谈。

    陆万宇在官场上也算是奇葩,没有任何派系sè彩,也源于此他才能被提拔成为副省长,进入省常委班子,但他内心却是在想大树底下好乘凉,能融入某一派系。

    苏源的话让陆万宇有些难堪,之前他不承认,但在这时候他不能承认也不能否认。忽然笑道:“苏源,你别当真,刚刚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今天我叫你来只是想跟你谈谈白河乡合作社的发展,别无他意。朱珠是我干女儿,一直以来我都对她都很好,好多次都想给她介绍个男朋友,看到你们在一起,我也只是试探一下。认识你是她的福分,以后还希望你能好好待她。”他说这话时都觉得脸红。

    陆万宇态度转变,苏源只是淡淡一笑,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说道:“工作的事可以过后再谈,陆省长是不是现在就去把我要的东西拿来?”

    陆万宇眉毛一挑,随即笑着点头起身,说道:“我立即就回去拿,还麻烦你们在这里等等。”

    他态度的转变让朱珠看到就觉得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苏源倒是无所谓的表情看着陆万宇离开,他早见惯这种人的脸sè。

    陆万宇关门离开,苏源伸手在朱珠翘臀上重重拍了一下,朱珠嘤咛一声就噘起粉唇瞪着苏源,他就用微冷的语气说道:“有些事你以后不要擅自做主。”

    朱珠觉得有些委屈,眼睛眨了眨知道苏源是为她好,也不怕陆万宇返身回来,更不管苏源微沉的脸,就主动吻上他的唇,似是在感谢他将她的麻烦都化解掉。

    陆万宇出了门心里直说倒霉,被苏源藏得这么深。他居然不知道苏源的背景,也在想着除去李树清之外,省里谁还知道苏源是苏胜利的孙子。更在琢磨着他曾听到过的传闻,京里那些太子们,得理不饶人,就是无理也不饶人,非得把得罪他们的人弄到半死才肯罢休。若是苏源拿到他想要的东西之后出尔反尔,就地将他一军,那他又该如何。想到此陆万宇微微有些担心,他做得亏心事太多了。

    人才从电梯里出来,就见薛明礼和吴俊两人站大门口,想到他刚刚叫薛明礼给苏源调动工作,就微微有些尴尬。

    薛明礼接到电话之后,就和吴俊在等着苏源出来,好再教训他一通,却是左等右等不见他人,等来的反而是陆万宇。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就迎了上去。

    走到面前,薛明礼就虚伪的笑道:“陆省长,苏源哪里做得不对,您还多担待些,他年轻总有些想法不够成熟,我回去一定处理他,让他给您认错反省……。”薛明礼之所以如此说,也是不确定陆万宇是否真的想踩死苏源。

    陆万宇横眉扫了薛明礼一眼,冷声说道:“你们怎么还没走?莫名其妙的,谁跟你说苏源犯错了?谁又让你处理他了?”

    薛明礼和吴俊当即愣在原处,不等两人再说话,陆万宇人已经出了饭店大门。看着陆万宇的背影,薛明礼更觉得莫名其妙,这人怎么就变得这么快。不确定的拿起电话看了眼来电显示,明明就是陆万宇打的电话,心说这当领导的想法真是让人捉摸不透,怎么说变就变。他身边的吴俊也是同样的想法,想到薛明礼时而反复无常,陆万宇在他心里就像jing神病人一样,喜怒无常。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