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酒鬼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收藏,求推荐!)

    翌ri一早,苏源就在临时会议上宣布于得水不在负责白河乡沿岸工程,具体工作由他和刘宝利两人负责。会议上苏源对昨晚的事只字不提,众人尽管不解他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却没人在会上追问。

    于得水一直沉默不语,时不时偷偷看苏源两眼,担心他把昨晚的事说出来,让他再没脸在白河乡工作下去。尽管心里不满意被苏源抢了项目,也不敢开口反驳或是提任何要求,心里叫苦,自己真是自作自受。

    分工完毕,苏源就对河堤分段招标工作进行了细致的讲解,最后又要求刘宝利尽快拿出一个方案出来,将招标之事公之于众,希望市县之间的建筑公司能来竞标,又特意将其中一小段留给即将成立的白河乡建筑队,不做对外竞标。

    对于苏源的提议,于得水不开口反对,众人皆没有任何异议。散会之后苏源便将刘宝利叫到办公室,问道:“吴银宝那边你去了没有,他什么意思?”

    刘宝利坐下点了支烟,摇头笑道:“我去时他正在睡觉,满屋子的酒味,乱糟糟的都没地下脚,我叫了他几次,他都不醒,我就走了。”

    刘宝利对吴银宝不抱有任何希望,就试探xing的建议道:“苏书记,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其他人,或是从外招聘人?”

    苏源摇头道:“人选还是从咱们乡里人考虑。”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这会儿才十点钟,就说道:“中午我们一起过去看看。白河乡成立工程队这事要立即着手,河堤的工程不能因此耽搁,我们的时间还是很紧迫的。”

    刘宝利点头应下,吸了烟便从苏源办公室出去。

    中午吃过午饭,苏源和刘宝利两人便从乡zhèng/>

    刘宝利笑了笑,说道:“姚丽雅给她安排了,是王楠自己不去,说她原来做的事不光彩,还说合作社是咱们白河乡的名片,怕她去工作给乡里丢人。”

    苏源心里苦笑,于得水为了那一点事小题大做,他可真是够害人的。原本王楠在乡zhèng/>

    苏源说道:“人谁能无过,改了就是新的自己,咱们过去劝劝她。”

    苏源在白河乡对谁都是热心肠,刘宝利点头。可不等他们两人走近,王楠看到他们就骑着车子转身,快蹬了几步就将两人甩开很远。苏源无奈,见她躲开便想着叫姚丽雅去劝她,有些话女人和女人开口总比男人说要好一些。

    苏源和刘宝利顺着从大路拐进小巷子,走进吴银宝家未关的大门,就见院子里杂七杂八的扔着数堆垃圾,一看就是很久都没扫过,两人站在院内看了一会儿,苏源微微叹气,又随着刘宝利进屋。

    刘宝利一进屋就捂着鼻子,苏源也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和酒气混杂在一起,让人作呕。屋里乱糟糟的,比院子里更是不堪,也不知吴银宝是怎么待下去的。

    吴银宝的房子是他婚前新建的,三间红砖杨瓦房,在白河乡不是最好,也能排在前十,可是居然被他弄成这样。想来去年承包方携款逃跑,老婆带孩子回娘家对他的打击很大。苏源这会儿才来,也觉得对他的关心太少,没有及时给与他帮助。

    苏源和刘宝利两人进屋时,吴银宝正在喝酒,他也不摆桌子,只在炕上放了一只碗,碗里盛着半碗油炸花生米,手里拿着一只两块钱一瓶的白河乡酒厂生产的白河牌白酒。头发乱糟糟的,一看就是好久没洗过,脸颊消瘦只剩下细长的一条,眼圈由于长期酗酒黑黑的像只大熊猫。

    看到有人进来,他只是瞄了一眼也不搭话。直到刘宝利开口叫他,他才抬头眯着眼怔了怔,吼道:“你们还来做什么,钱不是早给你们了?”很明显他醉酒认错了人,把两人当成他曾经手下的那帮工人。

    苏源看到此就有些揪心,抢下他手里的酒瓶放在一边,也不管他是否清醒就说道:“吴银宝,乡里要成立一支工程队,你是咱们乡里唯一一个做工程的人,有丰富的经验,人品也让乡里人信得过,我想交给你来带,你看怎么样?”

    吴银宝被抢了酒瓶就有些恼,伸手去拿放在炕边的酒瓶,听见苏源说话手也停下来,眯眼仔细看了苏源一眼,才傻呵呵的笑道:“原来是苏书记啊!您,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哪有什么经验,有经验也不会闹到这地步了。”只是说话时舌头有些发硬,说出的话倒不像醉酒的人,想来他心里明白的很。

    苏源见他清醒,就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之前所做的我们都看在眼里,乡里也是慎重考虑之后才决定由你来带。你再好好考虑一下,不过要尽快给我回复,乡里的剩余青壮劳力已经召集起来,白河沿岸的工程眼看就要开工,可不能耽误了工期。”

    吴银宝刚刚只当苏源和刘宝利来嘲笑他,这一年他是看惯了冷眼。尽管醉酒,可脑子还是清醒,听到苏源说这话他也来了jing神,问道:“苏书记当真?”

    刘宝利就笑道:“苏书记什么时候拿百姓开玩笑了?人和钱你都不用想,乡里会给你最大的支持,并且工程队乡里占六成,其余四成给你,你看怎么样?”

    吴银宝将目光转向刘宝利,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他,又用力拍了拍脑袋,良久又说道:“那您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苏源和刘宝利对视一眼,说道:“你说说看,只要符合规矩我们就答应你。”

    吴银宝就盘腿坐在炕上,将抓在手里不放的酒瓶子放在一边,说道:“既然乡里找我带工程队,就要给我最大的权利,不能任何事都插手。”

    苏源笑了笑,说道:“乡里找到你,工程队给你带,当然由你全权负责。乡zhèngfu办公这一套来要求工程队,但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做昧良心的工程。”

    吴银宝心知zhèng/>

    刘宝利在他头上轻轻拍了一下,说道:“有要求,你就一次xing都提出来,别大喘气。”

    想起孩子,吴银宝习惯xing的拿起瓶子喝了一口,苦着脸说道:“我想乡里帮我把媳妇和孩子劝回来。”

    工程队的管理苏源可以做到不插手,但是吴银宝的家事他确实有些为难,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他自己的家务事都搞得一塌糊涂,吴银宝的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他也不确定能不能帮他劝回来。

    与刘宝利对视了一眼,苏源就说道:“这个我们只能尽力而为。”

    吴银宝没了钱,老婆就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苏源心里也在想这个女人应该是爱吴银宝的钱,此时想要她回心转意,怕是很有难度。要是等他以后再次发迹,把握倒是能大一些。

    吴银宝忽然长叹一声,吐出一口浊气,说道:“她们不回来,我就是做得再成功又有什么意义……,我都一年没见到他们娘两儿了。”说完便将半瓶白酒一口喝光,又抹了两滴眼泪,然后也不管苏源和刘宝利还在倒头就睡。

    苏源和刘宝利对视一眼,刘宝利就拉苏源出来说道:“苏书记,您看他这样能行吗?”

    苏源眉头轻蹙,不确定的说:“应该可以。吴银宝的要求尽量试试吧,你叫吴丽华去劝劝,看他老婆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算是不想过,也得把手续办了。”

    刘宝利叹了一声点头,苏源又道:“他老婆看他没钱就跑了,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

    早年因家里贫困,吴银宝娶不到老婆,直到他发迹才碰到喜欢他的女人。当时吴银宝已经三十六岁,而他老婆孟娇娟结婚时才刚刚二十二岁,今年才不过二十五而已。孟娇娟是甘泉县城人,两人的婚礼也在县城cāo办,吴银宝很是重视,并且办的很是隆重热闹,刘宝利还特地去县城参加了婚礼。

    老夫少妻,男女相差十几岁,当时就有人说孟娇娟看中了吴银宝的钱,刘宝利当时也这么想过,但也没当真,毕竟这不关他什么事。这会儿苏源再这样说,他才明白,某些忘年恋相互之间关系的维护,是需要物质基础的,一旦物质没了,那么这层关系也就快要断了。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