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意外的出现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收藏,求推荐!)

    若说白老生前有过错,那就是太溺爱子孙,最后害得他们分不清轻重关系,闹得锒铛入狱,但无论白老有什么过错,都随着他的离世而成为过去。

    追悼会上,来往的宾客都是重量级人物,苏源与白冰站在白家的家属群里,给前来哀悼的宾客谢礼。看着前来哀悼的国内大佬级人物和电视台的摄像头,苏源感慨良多。但他心里认为最重要的就是珍惜眼前人,不要等着人离开之后才去想他的好,白冰也好,苏家的长辈以及身边的朋友也好,都是他要珍惜的。

    坚持到追悼会结束,三嫂拉着苏源和白冰聊了一会儿,两人便告辞离开。两人刚刚才上了苏樱的车,白光就从门口追出来,站在车边敲了敲车窗。

    苏源旋即打开车窗,淡淡的问:“有事?”

    白光看了眼坐在苏源身边的白冰,沉默片刻就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苏源也望了白冰一眼,随即说道:“老爷子的后事已经料理完毕了,我们就这两天回去。”

    白光不见白冰抬头看他一眼,就当着苏源的面说道:“你跟小妹说下,让她晚上回趟家,大伯和二姑有事要说。”

    苏源代白冰点了点头,又笑着问道:“不叫我去?”

    白光怔了一下没做出反应,苏源就将车窗关上,吩咐苏樱开车回宾馆,又将白冰轻轻的搂在怀里。心想着白光犹豫不回答,一定是白家大伯有什么私事不想给他知道,但想想之前白冰和他回白家时那些人的态度,他就不想白冰回去。

    白冰靠在苏源肩头,一路上都不言语一声。白家老爷子的死对于白冰来说是很沉重的打击,尽管因为被家人强迫嫁给苏源,她一开始极为不满,连带着对家里任何人都没有好感,也很少与家人来往。但她嘴上不说,心里却一直把白老爷子当成她最强有力的后盾,毕竟这个宽厚的肩膀给了她完整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而这两个时期也是白冰最为快乐的时期。

    苏源低头看着白冰伏在他肩头,睁着带有血丝的双眸望着前方发呆。沉默片刻,淡淡的说:“晚上你不想回去,就不要回去,我带你去个不错的地方,你一定喜欢。”

    白冰摇头,低吟道:“回去吧,大伯他们有事要说,我作为晚辈不到场不好的,毕竟白光刚刚通知我了。”白冰如此说,心里却是做好了打算,老爷子仙逝,这一次或许也是她最后一次回白家大院了。

    苏源尊重白冰的选择,就点头道:“那我们先回去休息,吃了晚饭我送你过去。”

    白冰点头。车到宾馆,苏源便像哄孩子一样哄着白冰睡下,而后才到外间的会客室里与苏樱聊天。

    苏樱正在鼓弄朋友送她的最新款手机,见苏源出来,就将手机扔到一边说道:“四哥,这几天我陪着嫂子,总听白家那些人在讨论分家的事,晚上他们应该是说这个吧?”

    苏源就坐在白冰对面,叹了一声,说道:“都说树倒猢狲散,没想到白老爷子这一死,居然白家也要分崩离析了。不过白家现在这状况,一个个都面和心不合的,我看还是分家的好。”

    想想白光的表情,白冰大伯叫她晚上回去,或许还真就为了这事。若真的是这事,苏源还真不想参与进去,在白家人眼里苏源只是个外人,而白冰呢,也是白家嫁出去的女儿,此时或许对他们来说,她也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吧。

    不是自家事,苏樱依然八卦,笑着问道:“那你去吗?”

    苏源摇头笑道:“人家没让我去,我去了也得给人关在门外。”苏源这时也不想白冰回去,可不管大伯晚上想说什么,白冰作为晚辈都得到场,毕竟白家老爷子过世,大伯就是家中最年长的长辈。

    苏樱和苏源在宾馆聊了一会儿,苏源就叫她回去休息。这几天她无时不刻在白冰身边陪伴,白冰不睡她也不睡,确实累得够呛,苏樱听得苏源的话就转身要走,刚到门口就回头说道:“我爸说爷爷让你回家一趟。”

    苏源就点头回道:“这边忙完我就回去,你把车钥匙给我留下。”

    苏樱撇嘴把车钥匙扔给苏源,说道:“别刮了。”然后就转身出门。

    这是苏源回京第三天,连续三天他都没好好休息,正想回房间眯一会儿,这时手机就突兀的响起,见电话是刘宝利打来,苏源接起就笑着问道:“招标顺利吧?”

    刘宝利就呵呵笑道:“很顺利,十二家建筑公司淘汰了五家,获得最多标段的是市建三公司,共有六个标段。其余十二个标段都被其余几个公司平分……。”

    苏源微微点头,表示满意。尽管他人不在白河乡,但对竞标公司以及随时情况都很了解。微微沉默之后,他随即说道:“你要尽快催县委,把款子催到位。现在县里的重心是与七三集团的谈判,怕是早把这事给忘了。”

    刘宝利应声,随后说道:“王书记好像对您有些不满,刚刚打来电话我说了招标的情况,他很满意。但我一说您,他语气就极为生硬。”

    苏源淡淡笑道:“不管他,县里的谈判处于僵局,他是因为我没给他出点子,才对我有想法。你不惹他,他也不会无缘无故就把火发到你头上。”

    刘宝利不知苏源和王恒在离开白河乡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听苏源说完这才释然,说道:“那我尽快去催拨款,争取在您回来之前就把款子催下来。”

    苏源这会儿忽然有些怕王恒会在拨款上施加阻力,沉默片刻就说道:“你先和王书记说说,然后去县财政那边催催,不行的话再去找李县长。要是再不行就等我回去,我明后天就到。”

    刘宝利应声说现在就去县里,苏源放下电话回头就见白冰已经起来,她靠在门口,脸sè微微苍白,勉强露出一丝笑意。

    苏源见此就问道:“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白冰摇摇头,低声说道:“苏源,晚上你不用跟我回去呢,大伯他们应该是说分家的事。”

    苏源就淡淡笑道:“分家我才要跟你回去。”

    白冰再次摇头,说道:“不用呢,我也不想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只想跟他们见一面,以后就各走各路了。”

    苏源无奈白冰的坚持,淡淡笑道:“那就依着你,我开车送你过去,然后在外边等你,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白冰知道大伯叫她回去是谈分家的事,苏源就清楚白冰不想叫他去,也是不想他看到白家在老爷子去世之后的内斗,尽管两人是夫妻,她也觉得这事丢人。

    晚饭后,苏源送白冰去了白家大院,就在车里等着白冰出来,一边借着夕阳无聊的翻着报纸,一边看着偶尔经过的车辆。最后一抹残阳斜下而去,光线越来越暗,报纸上的小字苏源再看不清楚,他便将报纸扔到一边,一直望着白家大门口方向。再看腕表,距离白冰进去已经一个小时,却还不见她出来。

    苏源就在车里打盹,不知过了多久,听见车后急促的鸣笛声,他迷糊中回头,就见一辆奔驰车在自己的车后。

    苏源送过白冰就把车子停在巷子口,直接将进巷子的路挡死。他正想把车子开出去,奔驰司机就下来敲车窗,苏源往外看了眼就启动车子,这司机却是张口就骂道:“谁让你停在这的?赶紧滚蛋,别他妈的挡道。”

    巷子里就白家一户,奔驰车想要进去一定是去白家的,苏源就在想这人是谁,居然会用这样没礼貌的司机。想想白家的长辈和晚辈,现在应该没人坐奔驰,苏源当即就熄了火,坐在车里一动不动,只等着车上的下来。

    苏源没有任何动作,司机站在车外又怒骂了两声,随即转身回到奔驰车上。只是几分钟,后边的奔驰车就撞了上来,好在苏源停车之后安全带都没打开。奔驰连续撞了几次,司机再次下来,见苏源还在车里不下来,还略带笑意冲他伸出大拇指,就一副恼火的模样再次返回车上,猛地撞了上去。

    奔驰车再撞了几次,苏源依旧不动一下,司机才和一个矮个子年轻男人从车里下来,看也不看苏源一眼,就从车边走过去。两人从苏源身边经过,他看到那人的侧脸,才认出这人居然是王稀泥的孙子王铁。

    苏源高中时经常跟王铁打架,几次都把王铁打得跪地求饶,他一求饶苏源就会放过他,而王铁就会回家告状。苏源打一次王铁,回家就会被爷爷教训一次,但每次看到王铁依旧会打他。

    看着王铁的背影,苏源忽然想到去年他和白冰回京时白二姑的打算,她意图叫白冰和他离婚改嫁给王铁。如今王铁意外的出现在白家,苏源就再也坐不住了,心说白冰进去两小时,谈分家的事早该谈完了,这时王铁出现,说不定白二姑又再打白冰的主意。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