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18个菜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王勤说错在下前河村这一方,姚江拒不承认,戚白河又含糊其辞的想撇重就轻,最后又说他不知情。此时双方各执一词争论不休,苏源也不怕耽误太多时间,一边给胡万军打电话叫他立即带人过来,一边就地展开调查。他先从当事双方问过,再又询问看热闹的百姓,临近天黑,苏源才算弄清事实的真相。

    结果与王勤所说大致相同,但工程队这边也有责任,姚江等一众人拦路索要过路费不对,工程队先动手打人也不对,因此苏源各打五十大板。姚江等拦路索要过路费的下前河村村民全部拘留,工程队这边先动手打人的三人也被拘留。在冲突当中双方都有几人受轻伤,苏源便要他们自己承担医药费。

    苏源雷厉风行的把事情处理完,看热闹的百姓就逐渐散去,工程队这边苏源也把人打发回去。一众人都散开,这边就只剩下苏源、林安安和戚白河以及夏长柱四人。

    苏源觉得戚白河和夏长柱两人袒护自己村里人,办事不利,轻声一叹,将目光转向戚白河注视了良久,才又瞄了夏长柱一眼,说道:“你们真是不能让我省心啊,要不是我接了这个电话,是不是这事你们都不会通知我?”

    戚白河从苏源来时就在暗骂是哪个王八犊子通风报信,听苏源这样说他们两人就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戚白河就低声说道:“苏书记,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事,我们自己就能解决,就没想麻烦您。”

    苏源回头见林安安还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冲她微微一笑,回头又严肃说道:“那你跟我说说什么是大事?村里的流氓聚众拦路索要过路费,造成双方的冲突,影响白河沿岸工程,这不是大事,在你眼里什么事才算做大事?”

    戚白河答不上话,低着头不言语,苏源接着说道:“你整日维护地痞流氓,他们为非作歹,你以为你的名誉就不受损害吗?从你刚刚在调节纠纷时就能看出,这村里根本就没人把你当成村支书,你还看不出来吗?”

    戚白河脸色惨白,心里琢磨着还真是这么回事,当年他刚刚做村支书时,说一句话可是一呼百应。自从姚江这群半大小子起来,出去混了几年又回来之后,他开始维护他们,希望他们能改过自新,凡事都给他们宽容,村里的百姓就逐渐对他疏远了。

    苏源沉默片刻听不到回话,又说道:“无论是做普通百姓还是做官,都要凭着良心做事。工作上我承认你的能力,但是你对待姚江这些人的态度,要立即改正,一再宽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最后只能连累你自己。你好好考虑一下,回头再去收集一下姚江之前都做过什么,给我送到乡里去。”苏源说这话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对姚江下手了。

    尽管戚白河还有保姚江的心思,但这会儿他不得不做出选择。想想以往,他数次宽容对待姚江等人,可一直看不到他们的改变,反而是变本加厉,最终闹出这事。再看苏源的脸色,戚白河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他只能将姚江扔下。

    戚白河点头,苏源就又说道:“戚支书,你先回去吧,抽空咱们再聊,我让你办的事你也抓紧点。”

    戚白河连连点头,看了眼夏长柱转身便走。

    戚白河离开,苏源又对着夏长柱说道:“你和戚白河关系不和吧?”

    夏长柱愣了一下,随即摇头回道:“没有,没有,我们关系挺好的,挺好的。”

    苏源狡黠的一笑,问道:“那你干嘛偷偷给我打电话,戚白河看到我来一副吃惊模样?你们作为村干部,出了这样的事,应该事先通过信吧?”

    夏长柱偷偷给苏源打电话,用的是他老婆的手机,名字都没敢说还故意压低了嗓音,他自己认为做得天衣无缝,却不知苏源怎么会听出来。苏源问他,他想不承认,可见苏源的表情就苦着脸点头,说道:“我接到消息就给您打了电话,真没多想,到了现场我们都在调节纠纷,就把您要来的事给忘了。”

    苏源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别在我面前耍心眼,你安得什么心思我都清楚。我现在只跟你说一次,想继续干下去,那就好好工作,别胡乱用心思,再让我知道,你就等着回家去种地吧。”

    夏长柱拿他老婆的手机给苏源打电话,苏源一开始并不知道是谁,但到了下前河村之后听见夏长柱说话,这才发现声音相似,但他也不能确定。刚刚他只是不确定的一诈,没想到夏长柱就承认了。而对于夏长柱打匿名电话的意图,苏源心里也明白得很,他这样做无非是想戚白河下去。

    夏长柱低着头应声,苏源就无奈的道:“你也回去吧,我们这就走了。”

    夏长柱就呵呵笑道:“苏书记,您不进村吃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苏源轻笑一声,说道:“算了,晚饭就不吃了,我回县里还有事要做。”

    苏源话才说完,就听林安安在身后说道:“苏源,我有些饿了。”

    苏源回头看了眼林安安,冲她微微一笑,知道她中午没吃午饭,下午一直没吃没喝,到现在不饿才怪。心说折腾她跟着自己过来,也不能让她饿着肚子,便将已经往村里走的夏长柱叫住,说道:“夏长柱你上车,我们进村里吃饭。”

    苏源开车带着两人进村,按着夏长柱所指的路,来到村里一家名叫富贵满园的乡村饭店。

    下前河村人口两千多人,经济不是很好,村民过得不是很富裕,此时又过了饭口,因此饭店冷冷清清。苏源三人进店之后,发现硕大的大厅里面根本没有一个食客,只有中年老板娘一人无聊的看着电视打着哈欠。

    看到夏长柱带了两人进来,老板娘就苦笑道:“夏主任,你可算来了,再晚来一会儿我就关门了。”

    苏源在面前,夏长柱就不好跟她说太多,笑着让她上菜,然后又把苏源两人带进包房。

    酒菜很快就上齐,三个人一满桌的酒肉,细数了一下共有十八个菜,看的苏源直皱眉,林安安也觉得夏长柱太夸张了一些,三个人哪里吃的了这么多。不过饿极了的她也不想太多,瞄了苏源一眼便开始填饱自己的肚子。

    苏源却是一直没动筷子,直到林安安吃完,他才跟夏长柱说道:“今天这账我来付。”

    夏长柱急忙拒绝,笑呵呵说道:“不用,村里在这饭店挂账的,年底一起结算。”

    下前河村发生突发事件,夏长柱本可以正大光明的打给苏源,可他却是打匿名电话。因为匿名电话苏源就肚子的气,听见这话眉头当即蹙起,严肃说道:“乡里已经明确规定不得公款吃喝,难道你都忘了?这满桌菜要多少钱?没个三百五百下不来吧?就你这样,一年要吃掉多少你知道吗?难道都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夏长柱只怪自己一时多嘴,又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回答,哪想到请苏源吃个饭,还能吃出错来。

    苏源不看那夏长柱那张让人厌烦的表情,见林安安抿着嘴盯着他,只是无奈的微微一笑,便转身走出包厢去了大厅的吧台,面对那个中年老板娘就说道:“我是白河乡党委书记苏源,你就是这里的老板吧?”

    中年妇女点了点头,苏源自报姓名,她便对号入座,想着电视上见过的苏源,却没想他本人这样年轻。可她见过的最大的官就是村支书记,再想到苏源刚刚在包厢里发火,这会儿又站在自己面前就有些打怵。

    苏源不管她的表情,直接问道:“去年村里在你这挂了多少账,年底都结算了吗?”

    老板娘八面玲珑,她刚刚隐约听见包厢内传来的声音,苏源教训夏长柱就是公款吃喝问题,见他问自己这个,心说苏源一定能帮她解决所有问题,便直接说道:“结个屁,前年和大前年的都还没结呢,村里那帮人几乎两天就来吃一顿,要不是为了村里的欠款我早就把店关了,我怕店关了他们赖账,才一直坚持着……。”

    苏源听完心里更是恼火,直接问道:“三年一共多少钱。”

    老板娘就从吧台里拿出一个账本,翻到最后一页,说道:“不算今年的二十四万,算上今年的二十七万,零头我都没算在内。”

    听见这个数目,苏源眉头紧紧蹙在一起。凭借现在下前河村的消费水平,村里开饭店不亏损就已经不错了,根本就不用考虑盈利的事,可是村委会居然在三年时间就欠一家饭店二十四万饭钱,好在这家底子厚一些,不然早就被吃跨了。

    苏源沉默片刻,随后又问道:“平时村里都有谁来?”

    中年妇女再往屋内瞄了两眼,随即低声说道:“就夏主任总来,吃完还拿。戚支书一年顶多来一两次,还都是自己掏钱。”

    苏源心里有了个大概,说道:“回头我让村里把账给你结了,今天的账我买单。”说完便拿出钱包付了钱。

    回到包厢,苏源没看夏长柱一眼,便跟林安安说:“咱们回县里吧。”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