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无意的诱惑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收藏,求推荐!)

    夏长柱不知苏源在外面都问了什么,老板娘又跟他说了什么,见他面se不悦的回来,饭也不吃就要走,怔了会儿才急忙说道:“苏书记,吃了饭再走不迟。”

    苏源看到满桌的酒菜,就想到下前河村委会一年在这饭店挂账八万块,心里就堵得慌,哪里还吃得下,只说道:“村委会欠饭店的钱要尽快清了。”然后看也不看他一眼就对着林安安说道:“走。”

    林安安吃饱喝足,也不多管闲事,像个乖乖听话的小女孩一样跟在苏源身后。两人出去几分钟,夏长柱才后怕的追出来,却是只看到车尾灯闪烁,直到车子消失在视野范围,他才又气呼呼的返回饭店。

    苏源开车,一路上都闷闷不乐,林安安也不多说一句话。此时苏源的严肃表情像是严厉的教师,而林安安就像畏惧老师的学生,尽管她没犯任何错误。

    两人进县城已经是晚上八点钟,车停在友谊宾馆楼下的停车场,苏源就把车钥匙递给林安安,说道:“回去早点休息,这一下午麻烦你了。”

    林安安不知苏源在外面跟那老板娘说了什么,只知道他因为下前河村的事心情不好,只是微微点头应了一声,接过车钥匙看着苏源下车离开,她才转身上楼。

    苏源从友谊宾馆出来,临近家门口,才给乡纪委书记刘苗打去电话,要求他明天立即去下前河村借着检查工作调查夏长柱。苏源说什么也不相信,只是吃,夏长柱每年就能花掉八万块。而下潜河村人口两千人,每年乡里给他们的预算才有多少,这一年八万块,看似不多,按照现在的工资水平,却是够白河乡十个人一年的工资。

    回了家,苏源本想把那些不快抛去一边,却是怎么都忘不掉那满满一桌十八个菜,便yin着脸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

    白冰看在眼里就主动关心的迎上去,问道:“工作又有烦心事了?”

    苏源摇摇头勉强笑了笑,说道:“没什么事。”

    苏源把事情都藏在肚子里不说,白冰就主动靠在他怀里说道:“工作永远都做不完,回家就不要想太多呢。再说县里和七三集团已经谈好了项目,你还能有什么问题?”

    苏源不多说,白冰主动与他接近苏源心里很是高兴,转而笑着问道:“你那工作还顺利?”

    白冰就高兴的点头说道:“我被调回县行了,还是信贷部门。”

    苏源瞄了白冰一眼,莞尔笑道:“李天二也不是傻子啊。”

    白冰就笑道:“其实我还是喜欢在下面工作,没有压力。现在工作环境是好了,可是压力也大呢,每年都有任务,放贷这方面不用愁,存款可是让人为难呢,今年我就有一百万的任务呢。”

    白冰只凭着她的工资生活,再没有其他经济来源,苏源听了就笑道:“这一百万我找人帮你。”

    白冰就甜甜笑了一声,显然很高兴苏源能主动帮她分担。

    在白冰的眼里,田梅的事成为过去。白老爷子的过世和家人的逼迫让她认识到人情冷暖,再加上苏源最近无微不至的关怀,更让她内心彻底放开,从而把苏源当成她生命中唯一的依靠。

    苏源坐在沙发上,白冰靠在他怀里,闻着白冰秀发上传来的幽香,苏源不禁有些迷乱,低头再看她闭着双眸侧脸贴在自己怀里,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微的跳动,诱人的粉唇上还透着淡淡唇彩的油光,煞是诱人。

    苏源不禁低头吻了上去,白冰眸子不睁开人也不反抗,似乎就是在等着他吻自己。在双唇相碰那一刻,苏源便轻易的将舌头探进白冰的口腔之内,两条舌头搅在一起。片刻间苏源把白冰抱起,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两人再次热情的拥吻在一起。苏源一双手也不规矩在白冰胸前腰间摸来摸去,正准备除掉她胸口的束缚时,电话又忽然响起。

    听见电话声响,白冰忽然慌张的推开苏源,要他去接电话,而后又一个人羞涩的小跑回到卧室,红着脸靠在门上心说今天这是怎么了俄尔又自言自语的说:“一定要把持住,不能这时候就陷落,一定要等期限到了才可以!”

    苏源本以为今天就有机会把白冰推倒,却没想被电话扰了他的好事。原本有些恼火的苏源听了电话更恼火,他才刚刚从下前河村回来,居然又发生事故。

    富贵满园的老板娘不知从哪要来的苏源电话,打过来说她的饭店在他们走之后就被人纵火烧了,幸好已经关了门,没有造g/>

    苏源眉头蹙起,仔细琢磨着这事与夏长柱有多大的关系。若是说夏长柱因为苏源问那老板娘的话,老板娘说了实话,从而报复故意放火,倒是有些可能。但仔细想想夏长柱平时的为人,也是极为不错的干部,跟乡亲邻里之间的关系都不错,除去好吃好喝这点不好之外,人品口碑都算不错,苏源想来夏长柱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但也不排除,人一旦失了分寸,什么都做得出。

    苏源苦恼的放下电话,心说还得去下前河村走一趟,便敲响卧房门说明情况,然后又让白冰一个人好好休息,白冰尽管不希望苏源离开,但也没有任何办法。

    此时再去下前河村,已经没了长途客车,苏源出门之后直奔友谊宾馆,他还得去找林安安借车。

    眼看时间还早,想来林安安应该没睡,苏源也不提前打电话,过去就直接敲响房门。回来就已经睡下的林安安正在梦中,被苏源的敲门声惊了一下,随即就迷迷糊糊的去开门,门开了之后也不看是谁就转身回床上继续睡。

    苏源却是愣愣的站在门口,不知林安安是在诱惑自己,还是在梦游。她裸着上身来开门,一对饱满的玉兔随着她的步伐一跳一跳,下身也仅有一条白se兰花小内裤,在楼道的灯光映she之下,正好看那片黑漆漆的芳草地,最后她又转身回去,将她丰润肥美的臀儿展现在苏源面前。

    尽管苏源着急要去下前河村,可看到这一幕,他的小兄弟还是不自觉的翘了起来,怕给外人看到,苏源随即关了门,见林安安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闷头大睡,却不想趁人之危真的对她做什么。苏源只将床头灯打开,站在床边低声叫道:“林总,林总,林总……。”一连叫了几声,都不见林安安有任何反应。

    随后苏源又在屋内转了一圈,找到林安安的包舀出车钥匙,找出纸笔想写个纸条给她留下。林安安被灯光晃得刺眼,迷迷糊糊中记得她睡前是关了灯的,便又要起身去关灯,一抬头就见一个男人坐在茶几边上,林安安顿时惊叫一声,她这一惊叫也给苏源吓了一跳。

    苏源回过头,林安安才发现是他,急忙又用被子把身体裹得紧紧的,却是不知她刚刚已经被苏源看过了。

    林安安明明记得两人在停车场分手,这会儿他却是又出现在自己屋内,就惶惑的问道:“你怎么在这?你怎么进来的?”

    苏源见她慌张的模样,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下前河村又出事了,我来问你借车,是你自己开的门,开了门之后你又倒头就睡,我怎么叫也叫不醒,这才想给你留个纸条。”

    说完苏源便将已经写好的纸条递给林安安,林安安盯着看了两眼,隐约记得在梦里有人敲门,她去开了门却是看不到人。回过神,再见苏源舀了车钥匙就要走,转而想到她睡觉时半裸,难道就这样去开的门,那岂不是都被他看到了。

    正在这时,林安安就见苏源回头,说道:“我什么都没看到,林总不必多想,我这就走了,明天早上回来还车。”

    苏源不说,林安安倒是还能自欺欺人的认为他没看到,可是他这样说林安安就知道苏源已经看到了。上次两人发生关系,苏源是醉酒不知情,可此时苏源却是清醒的,林安安就怕以后再见到他会很尴尬,脸上顿时通红,想骂两句却是又骂不出来。见苏源转身要走,却是又关心的说:“晚上你没吃饭,桌上有面包,你舀去吃了。”

    苏源还真是有些饿了,回头走去桌边舀起面包,正想离开就见林安安放在床头的胸罩掉在地上,他又过去给她捡起来笑着放回原处,又呵呵笑道:“我走了,你把门关好,别睡得迷迷糊糊的真把采花贼放进来。”

    听见苏源的关门声,林安安就急忙起身去关门,正巧苏源又返身推门进来。林安安依然是半裸,一对粉白的玉兔没有一丝遮掩,身上只着一条白se兰花的小内裤。两人目光相对,林安安又是一声尖叫,双手急忙抱胸,转身又往床上跑去。一晚上看到两次,苏源真想就地把林安安推倒,可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情yu。

    林安安躲在被子里不把头露出来,苏源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是丢了西瓜拣芝麻,刚舀了面包就把车钥匙忘了,真是不好意思……。”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