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算账2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更新时间:2013-12-22

    (求收藏,求推荐!)

    王碧初手微微抖着,财务室的门打开,他就站在门口,直到戚白河没好气的推了他一下,他才向前迈了几步。一众人进屋之后,苏源就淡淡的说:“王会计,你把收据找出来吧,我在这等着,别耽误大家时间。”这会儿苏源已经认定王碧初和夏长柱两人有同流合污的嫌疑。

    王碧初就苦着脸坐在办公桌前,象征性的一会儿翻翻抽屉,一会儿又翻翻档案柜,找了半小时,桌面上堆满了票据,却是没有一张是苏源想要的,而后王碧初就挠头似是自言自语的说:“真是该死,怎么就找不到了呢,明明就放在一起的……。”然后又低头去找。

    苏源就知道王碧初在这做戏,齐彩云听见这话顿时冷笑一声,说道:“什么不知道放哪去了,我根本就没收到钱,怎么可能给你们收据,你和夏长柱分明就是一伙的,每次他去吃饭都少不了你呢!”

    王碧初不敢对苏源和戚白河以及夏长柱发火,却是不把齐彩云放在眼里,回头冷眼看着齐彩云,忽然就想到了好借口,急忙拍着脑袋说道:“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乡税务所来收税你不给钱,我就把钱都给乡税务所了,你们看我这记性……。”说完还自顾自的笑了两声。

    就连夏长柱都觉得他的演技可笑,苏源更是把眉头皱紧,冷声问道:“她这饭店一年才盈利多少?用得着把三年的欠账都交上去,再说交税总要有发票吧,你把发票拿来。”

    齐彩云饭店三年前开业,从开业到现在确实没交过税,每次乡税务所来人,齐彩云都要他们去找村里要钱,不过都被王碧初给挡了回去。

    王碧初苦着脸四处望了几眼,也觉得自己演技不高明,最后低下头说道:“税务所没给我收据……。”

    苏源也不管几点,当即给乡税务所所长钱云打去电话,放下电话之后,他便蹙眉瞪着王碧初说道:“王碧初,你还是说实话吧,这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王碧初此时心里极其慌乱,忽然他觉得自己很傻,为什么非要掺和进来,他只不过是没走正规手续办了件错事而已,根本就没必要隐瞒真相,只要一开始说出事实,顶多是被教训两句,可是现在却是结局难料了。

    面对苏源和戚白河的目光,王碧初又抬头望了眼夏长柱,他知道夏长柱自身难保,忽然鼓起勇气说道:“夏主任,我都说了,你别怪我。”

    夏长柱眉头紧锁,恨恨的摇头,原本在苏源说过离开之后,他就打算着明天把钱给齐彩云算清,可他从没想到饭店在晚上会突然发生大火,让已经回去的苏源再次返回。最后悔的还是苏源离开之后,他居然没心没肺说了几句话威胁的话,让齐彩云又把起火的原因赖在他头上,更让他后悔的是苏源在听了齐彩云的话之后就要求他立即算账,他居然矢口否认欠那么多的账。

    听见王碧初的话,夏长柱就冷眼看着他。王碧初当即就把头扭过去,看着苏源,又盯着戚白河,良久才吭吭哧哧的说:“这三年间,每年年底,夏主任都说自己去清帐,因为他是领导,我就把钱都给了他。可他从来没给我拿回来收据,有几次我跟他一起去吃饭,齐彩云问他什么时候算账,他都不理她,我就留心问了他一句,因此他还跟我翻了脸,说要把我调走……。”

    苏源眉头蹙起,心说王碧初脑子里都是浆糊,就为这点小事就帮夏长柱撒谎,真真是白痴一个。夏长柱外表看似老实憨厚,村民对他的评价也很高,却没想暗地里还做这样的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夏长柱没有任何反应,也不再辩解。戚白河这时就又冷声问道:“那你怎么不直说,还跟着他撒谎?”

    王碧初就低声回道:“刚刚我说谎不是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没按照正规手续办事,而是直接把钱给了夏主任,怕苏书记和您知道批评我。”

    苏源摇头心说村里办事符合规矩的又有几件?扭头见夏长柱此时脸色像霜打的茄子,就沉声说道:“戚支书,你晚上叫人看着夏长柱,别让他跑了,明天一早乡纪委就会有人下来,王会计的事……。”他又犹豫良久才说道:“处分一下就算了,再没有第二次。”

    戚白河点头,王碧初连连感谢,苏源却是在感叹工作难免会有疏漏,三月间的全乡严查居然漏掉了夏长柱,只抓了下前河村的虾兵。

    苏源沉思之后又看着王碧初,说道:“村里账面还有多少钱,明天把钱先给她结了。你们两个要记住,吃喝可以,但不能用公款,更不能打白条。”简简单单的一件事被王碧初搞得这么复杂,苏源此时是满身心的疲惫。

    戚白河点头应了一声,苏源便往外走去,俄尔又回到屋内,问道:“夏长柱,你跟我说句实话,齐彩云饭店的火是不是你放的?”

    夏长柱连连摇头说道:“苏书记,别的我承认,可放火这事真不是我做的。”

    苏源又看着齐彩云,问道:“你说说起火之前的情况。”

    齐彩云犹豫了一会儿便说道:“您走之后,夏长柱追出去回来就威胁我说放火烧店,我一气之下就顶撞了他几句,他就生气走了。然后我也没当回事,让厨子们都各自回了家,刚刚睡下,就听见有人敲门说我家饭店起了火,然后我就给您打了电话……。”

    苏源眉头轻轻蹙起,盯着齐彩云认真的问:“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齐彩云顿时怔了一下,还没等她想好怎么回答,这时戚白河就抢着插话,问道:“苏书记,村主任这个位置咋办?”

    苏源看了他一眼没有多想,回头说道:“你暂时先管着村里的大小事,回头乡里研究之后再做决定。最近你仔细点,别再闹出事来,尽量和工程队打好关系。”

    戚白河应了一声,又盯着齐彩云说道:“你的事苏书记不是说明天给你办了吗?你没事就回去吧。”

    苏源瞄了戚白河一眼,就再次回头盯着齐彩云问道:“齐彩云,你还没回答我。”

    齐彩云就一副很是慌乱的模样,良久才说道:“是戚书记让我找您的,然后又给我的电话。”

    苏源眉头皱紧看向戚白河,厉声问道:“你不是不知道饭店起火吗?”

    戚白河就点头又摇头,忽然有些结巴,说道:“我一开始是不知道,后来齐彩云给我打电话要您的电话号码,我问了事情的原因之后才把电话给她。”

    苏源恼火,下前河村就没有一个人能让他省心的,戚白河一定是因为齐彩云说是夏长柱放火,才故意让她找自己,是想自己过来给夏长柱好看。下前河村表现看似和睦,私下里却是暗流潮涌,先是夏长柱打匿名电话,然后就是这事,还好发现的早,不然以后说不定还会发生什么大事。

    苏源恼火道:“那你为什么一开始说不知道?”

    戚白河脸色不好看,苦着脸说道:“我睡多了脑子有些糊涂。”

    苏源没好气的冷声道:“你以后做事多长点脑子。”

    戚白河点头,苏源又道:“尽快把姚江的事给我查清楚。”

    苏源放下他叫齐彩云电话的事不说,又来提醒他这个,戚白河明白苏源算是放过了他。可他一天两次提醒,戚白河就是傻子也明白是什么意思,心说他这次真的保不住姚江了。

    看着苏源出门上车之后,戚白河才开始安排村里的联防队员将夏长柱看住,又恨恨的看了齐彩云两眼,心说早就告诉她不要出卖他,她还是说出去,这老娘们真是不靠谱。

    苏源车子离开,齐彩云就在戚白河的怒目之下离开,戚白河回头看了两眼,悻悻的想好在夏长柱真有问题,若是不然给苏源知道是他给的电话,一定少不了教训批评他。

    苏源开车的路上,又给刘苗打了电话,把刚刚发生的事跟他说出,让他明天一早就尽快带人去下前河村。

    车开到县城已经是凌晨两点钟,苏源将车子停在友谊宾馆停车场,上楼敲响林安安房门。这回林安安穿了衣服才来开门,看到苏源站在门口一脸疲惫,她就关心的说:“累了吧,进来坐坐吧。”

    苏源就摇头疲惫的笑了笑,叹道:“不坐了,我要回家去睡一觉,明早不能送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林安安自从苏源拿了钥匙走之后就没再睡过,想着明天回七三农场就要和张硕办离婚手续,心里就很不是舒服,再想到苏源心里却是微微有些怅然。听见苏源说这话,她也不好多留,便微微一笑,点头说道:“那,那就有机会再见吧。”

    苏源也笑着点头,回道:“有机会再见。”心里却在想七三集团与甘泉县谈判达成一致,下次她再来应该是签合同时,只是苏源不参与这项目,两人应该见不到。即使她去白河乡祭拜廖晗母亲,也未必就会通知他,或许从此就是陌路了。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