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不堪一击的工程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更新时间:2013-12-26

    (求收藏,求收藏!!!)

    八月间,雨水虽然不如去年那般汹涌,但甘泉县也是大半月时间都在雨里泡着,也因此清江和上游白河水位同时上涨,但与去年相比就弱了很多。白河沿岸工程上月验收完毕,相对去年来说水势不大,因此白河沿岸没有受到任何威胁。苏源抽空又在白河沿岸走了一圈,他对白河乡境内白河全线工程都很满意。

    尽管白河沿岸河堤没有任何威胁,但由于大半月的雨水,也使得合作社小部分耕地处于内涝。苏源回到白河乡,刚刚才吩咐姚丽雅做好排涝的准备,就接到秦志坚电话说孟娇娟的儿子不是走失,而是被她卖掉了。苏源之前就叫秦志坚去询问孟娇娟,一直以来都没有结果,没想到几个月之后会听见这样的消息。

    秦志坚也是无意从别人口中听说,这才在昨日再次带人登门,最后从孟娇娟一家口中得知孩子被卖以四万块卖给了张湾村刘家,秦志坚先将孟家三口以及她男朋友抓获,这才带着刑警将孩子追了回来,此时吴银宝人已经在县城,父子团聚。

    孟娇娟口述,她是因为想跟现在的男朋友结婚,而她男朋友不喜欢孩子,她就和母亲商量说把孩子送回给吴银宝。她妈说孩子是孟娇娟生的,十月怀胎不容易,怎么可能就这样给了人,给吴银宝送回去,还不如直接卖掉。孟娇娟不反对,心想以后结婚还能生,于是孟母就开始联系下家,苏源叫吴丽华去找孟娇娟时,孩子才刚刚被卖掉。

    苏源听后长叹一声,心说孟娇娟真是狠心,都说虎毒不食子,她却是为了结婚卖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而卖掉孩子的钱,都被孟娇娟挥霍,她给男朋友买了新手机和新摩托等物,几个月下来,四万块早已经花光。

    放下电话,苏源就想起当初母亲抛弃自己出国,与孟娇娟相比,她倒是还算好一些,没把自己卖掉或是丢掉而留在了苏家,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记不起母亲的样子,儿时的恨意更是全无。

    这时,姚丽雅敲响办公室的门,走进来看到苏源在沉思,就坐在一边。苏源此时又想起林安安,最近两人虽然见面的机会不多,但电话却是不断,几乎每天都有一个,甚至比白冰给苏源打的都多。两人在电话里聊得都是关于孩子,从林安安对腹中孩子的态度,再看孟娇娟,人与人的差距就体现出来。

    苏源心里慨叹人与人的差距,忽然听见姚丽雅的咳声,他看过去,就见姚丽雅愁眉苦脸的坐在沙发上,都不知她什么时候进来的。

    见苏源看过来,姚丽雅就叹气道:“兴国村地势高没有发生内涝,咱们白河乡这边情况有些不妙呢,有些地方已经形成倒伏了……。”

    苏源就沉声说道:“天气预报说明天之后都是晴天,尽快着手排涝吧。咱们也是百密一疏,今年先这样将就一下,秋收之后你找人先将排水系统建好,以后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情况了。”

    上个月姚丽雅还在感叹天公作美,预计今年是个丰收年,没想到这个月就下了大半月的雨,不过好在白河乡合作社此时皆为水田,而且倒伏面不是很大。

    姚丽雅点头,说道:“水泵已经准备了一百台,已经吩咐下去,明天雨停之后就开工。”

    苏源点头,又说道:“你盯紧一些,有什么事就立即跟我说,白河乡合作社经不起任何风浪,上面有好多人都盯着呢。今年无法达到预期,在全乡范围内推广的时间就要再延后。还有合作社耕地排涝完成,也要帮着乡里的百姓排涝,他们也经受不起连年的损失。”

    姚丽雅应了一声,觉得身上有很大的压力。两人又聊了会儿明天排水的具体工作,姚丽雅就把自己内心的压力给苏源说了出来。苏源笑着安抚了两句,她才笑着退出去。

    苏源拿起姚丽雅放下的内涝照片,才看了两眼,就接到罗志豪的电话说王恒让他立即回县里。他问过具体事情之后就一直蹙眉,心说王恒脑子坏掉了,李标这帮人居然也不劝阻,甘泉县境内清江江堤工程怎么就给了程光华。工程才刚刚完工一个月,这还不是百年一遇的洪水,甚至说一年一遇都没遭遇,上游白河都相安无事,下游居然就已经出现了管涌,可见工程质量有多糟糕。

    因为于得水的关系,白河沿岸工程差点被程光华拿在手里,最终被苏源搅黄把他赶走。苏源身上有其他事情要忙,对县里的工程没做过了解,只知道县里的工程已经承包出去,却没想到王恒把工程给了他。

    苏源此时又在感慨自己的明智,若是问题出在白河乡,于得水早被拿下,此时,王恒对他有敌意,那么所有责任都会被人推到他头上。

    *****************

    苏源心里有火,又担心江堤管涌面积扩大,导致溃堤,对周围农田造成影响,放下电话,急忙叫乔羽开车去县城。

    进了县城苏源不去县政府,就叫乔羽开车先去江堤。苏源人才刚刚下车,就见王恒和李标两人站在江堤上,两人都是面色铁青,尽管雨已经停了,天刚刚放晴,可是这两人心里却是阴霾的如同阴雨天。

    知道两人心情不爽,苏源也不先去碰他们的霉头,而是直接去看正在抢修的江堤管涌段。本以为只是很小一段,走过去看到现场,苏源心就凉了,去年遭遇五十年一遇的大洪水,甘泉县境内清江沿岸才发生一次溃堤现象,而且仅仅是五米的距离。上月才修好的江堤,在经历第一个雨季的冲刷之下就出现管涌,管涌范围居然达到近三十米。都说旧的不如新的,可是新的在此时比旧的还坑。苏源回头再朝王恒和李标看过去,心说导致如此结果,这两位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看过现场之后,苏源心说好在雨水不如去年,要是如去年那般,甘泉县十有八九都会被大水淹没,不仅仅是他关心的农业,县城十万人口能保住性命的怕是都不会多于一半。

    苏源不想程光华做了黑心工程还逍遥法外,走过去就跟王恒说道:“王书记,我建议立即抓捕程光华。”

    王恒眉头轻挑了一下,说道:“什么原因还未查清,等调查清楚之后再说不迟。”

    苏源接到罗志豪电话,听说工程给了程光华心里就有火,见王恒还为他开脱,当即恼道:“工程都是他做的,出了问题不找他,还查什么?等查清他人都跑了。”

    王恒横了苏源一眼,冷声说道:“工程是他接手不假,但是不是他做的还不一定。”

    苏源就知道程光华会做中间商赚取差价,见王恒不同意抓人,再看李标低着头不表态,他当即拿起电话给县局打过去叫他们去抓人。

    王恒和李标见苏源打电话对视了一眼,随即王恒就恼火道:“别胡闹,我叫你过来,是叫你想补救措施的,不是让你来添乱的。”

    这工程跟苏源无关,他就底气十足,指着那些忙碌的工人回道:“补救措施不是已经在做?事后不是还要追究责任?我看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把人控制住,就算不是他程光华做的,也能从他这查出这段江堤是谁承包的……。”

    苏源说的句句在理,李标不接话,王恒脸涨得的通红,却是一直要求苏源给县局打电话。苏源固执的不打,认为王恒有意偏袒程光华,他忽然有种错觉,看着两人的脸,就想到当初的于得水,心里琢磨着这两人跟程光华的关系,背后或许也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两人争执不下,这时李标就沉声说道:“抓人的事我看还是先缓缓,我和王书记的意思是这事先不报上去。甘泉县如今发展势头良好,报上去一定会引起负面效应,或许我和王书记都会因此被调离,你应该也不想新来的人换了发展方向吧?”

    一个领导一个思路,苏源自然不想早已经定好的基调改变,只能无奈的摇头长叹一声。李标望了苏源一眼,又说道:“不如就在县里私下解决的好,小苏,为了甘泉县的大局,你要冷静一些。”

    从这话,苏源心里笃定,王恒、李标两人和程光华之间有交易。一个是县委书记,一个是县长,两人都反对他的建议,同时为了大局,他只能无奈的给秦志坚再打去电话,叫他收队回去。

    放下电话,苏源就不想插手此事,转身回到车里,又冲车外的两人说道:“这事我不管,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王恒和李标看着苏源的车远去,沉默良久,李标才说道:“李书记给我们无故增加麻烦啊!”

    王恒也连连叹气。

    程光华被苏源从白河乡赶走,就把目光盯在了甘泉县清江沿岸工程上,他绕过县委县政府,打通李树清的关系,甘泉县原计划的招标落空,项目被李树清指定给程光华。

    王恒和李标叫苏源过来商议对策,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薛明礼之前放出的话,清江江堤管涌,在甘泉县想藏是藏下不住的,两人就怕苏源背后跟薛明礼去讲,李树清被查,从而影响到两人,他们是想抱住苏源的大腿求稳定。

    看着苏源就这样离开,王恒笃定苏源不会轻易放下,沉默良久说道:“你还得去做做苏源的工作。”

    李标点头,上车前又看了王恒一眼,心说早就说好苏源来了要心平气和,事到如今他居然还放不下自己的身份。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