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打人事件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收藏,求收藏!!!)

    甘泉县清江江堤发生管涌段,尽管有禁止车辆通行的jǐng示牌,薛明礼的车还是不顾jǐng示牌和下边施工工人的吼叫开了上去。而他身后随行的两辆市zhèng/>

    薛明礼下车,吴俊又将黑伞打开为他遮阳,他也不看那jǐng示牌一眼,悠闲的望着还翻腾的清江水,想到李树清因此事被处分,他有很大的机会,心情就很是舒畅,又从口袋里掏出烟叼在嘴边,吴俊就急忙为他点燃。

    回头再见王恒等人都下车步行过来,他低声与吴俊说道:“你觉得王恒这人有没有问题?”

    吴俊就点头笑着说道:“甘泉县境内江堤发生管涌,他逃不了责任。”

    薛明礼听得这话就是畅快的一笑,吐了口烟圈,然后就将剩下大半的烟扔在江堤上,吴俊又急忙伸脚将烟头踩灭。

    待王恒和李标等人走近停在jǐng示牌那一侧,薛明礼才从吴俊手里拿过金属壳的打火机,蹲在地上用力敲了两下,就见原本没有裂痕的水泥地面出现了细微的裂痕。

    薛明礼又敲了几下,眉头就紧紧皱在一起,将打火机放在一边,将已经碎裂的水泥抠起,居然连带着抠起近三十公分长,十几公分宽,三公分厚的一大片,而他抠起的水泥底下却是不见再有水泥,只有还发cháo的黑土。

    薛明礼只听说江堤发生管涌,知道程光华做了黑心工程,却没想到他黑心到这种程度,居然只用黑土筑堤,在外层浇筑了一层灰号不够水泥混凝土。王恒和李标昨天就来过江堤,但是只安排了人手对发生管涌的江堤段进行抢修,却从没看过内部情况,也还没人跟他们汇报。这会儿看到里面居然是这样也不禁咧嘴,骂程光华的心给狼吃了。

    薛明礼拿着手里那一大片水泥,看着底下的情况,眉头皱的紧紧的。尽管他来甘泉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搞掉王恒,但看过现场,事实情况不能不让他发火,回头再见王恒和李标等人站在jǐng示牌外,他直接就将手里的东西朝着王恒扔了过去,同时嘴上骂道:“看你们做的好事,良心都给狗吃了,居然敢拿人钱,做这种黑心工程,你们就不觉得脸红?……”他这几句话将在场的所有甘泉县委干部都骂了一通。

    王恒听着薛明礼的话,根本没料到他会把那一大块水泥朝他扔过来,躲避不及就被那一块水泥竖着砍在脸上,众人还低头等着薛明礼再骂,这时就听见一声惨叫,再看王恒已经满面是血的倒在地上。

    吴俊急忙把伞放下,叫电视台记者把机器关了,又过去想拉王恒起来。王恒此时只觉得鼻梁和额头生疼,在吴俊拉他时,他手摸了一下伤口发现满手的血,忽然认为此事可以做些文章,便又沉沉的倒了下去,然后将眼睛闭起。

    吴俊却是不放手,可王恒体重接近一百六十斤,吴俊才一百二十上下,他怎么可能拉得动。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不知该怎么做,这时,罗同亮突然站出来,硬生生的把吴俊推到一边,也不管薛明礼在场就吼道:“你干什么?人都打伤了,还叫人起来死撑着,都你们这样做领导的,不管人死活啊?”

    罗同亮一个县委书记的小秘书,居然在市长面前说出这样一番话,让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惊,就连装昏迷的王恒都在心里惊讶,他也没想到平时只会拍马屁的罗同亮居然会站出来维护他。

    其实罗同亮在那rì被苏源教训了之后,就在开始转变。清江江堤发生管涌,李树清因此被双规,十有仈jiǔ会被处理,薛明礼此时不在市里,反而是来甘泉县把矛头直指王恒,罗同亮就意识到薛明礼意图是在王恒。王恒若是因此事下去,新来的领导绝对不会用他,那么他就会在县委里苦苦煎熬,可能会遇到青睐他的领导,但也可能从此无人问津,曾经那些被他欺负过的人,也会踩到他头上。

    王恒装晕,罗同亮在身边都看在眼里,他意识到王恒是想演一出戏给人看,罗同亮就决定站出来配合王恒。

    电视台的专业摄像机被吴俊叫停,不过车内随行女记者的私人录像机此时却是还对着现场。王恒被薛明礼一大块水泥打的满脸是血倒地不起,吴俊死拉硬拽想要将王恒拉起,罗同亮突然发飙都被她清晰的录了下来。

    薛明礼站在原地,此时他也意识到自己下手太重,略微有些后悔,正想上前查看一下情况,这时就听李标焦急的说道:“王书记休克了,王书记休克了,赶紧送医院……。”

    他这一喊完,王恒就被罗同亮等人抬进车里,所有看清王恒在装晕的人也都钻进车里,原本江堤上浩浩荡荡不下五十人,只是片刻就走了一大半。李标等原李树清提拔起来的甘泉县干部都回了县城,跟王恒去了医院,此时现场只剩下跟薛明礼来的一群人和张有海,以及张有海身边的一些虾兵蟹将,还有市里跟来电视台的记者和地面上的一摊血迹。

    薛明礼没看清王恒是否在做戏,不过心里却明白他多少有做戏的成分,看着一众人离开,他心里有火,却是不能追上去把王恒从车上拉下来。

    现场气氛很是尴尬,这时张有海就小心翼翼的走过jǐng示牌以内,似是很怕江堤会突然崩塌,大水把他冲走一样,腿打着哆嗦,低声说道:“薛市长,王恒在装样子,他想叫你难堪啊。”

    薛明礼此时心里明镜般的皱着眉头,不接他的话,沉默良久问道:“白河乡那边到底在做什么?”他自然不信苏源真的在现场指挥排涝。

    薛明礼知道王恒被他打伤,他们来甘泉县这一趟怕是要白来,王恒的事处理不明白,他心里不甘,此时他只想先缓一缓,等王恒伤愈之后再解决问题,他便想借此时和苏源见上一面。

    张有海不知薛明礼想什么,怎么就突然转移了话,就堆着满脸的笑,说道:“我给您问问。”说着就掏出手机。

    薛明礼见张有海这样就觉得心烦,冷声道:“不用你问,我自己会问。”

    张有海在王恒故意倒地、李标煽风点火时,没起到任何作用,这会儿又来拍马屁,薛明礼怎么看怎么觉得他烦。

    薛明礼不看张有海一眼,抬头看到电视台的采访车,就瞄了吴俊一眼说道:“去把录像拿过来。”

    吴俊便直接走去采访车前,要求查看刚刚录像的内容。女记者早将她的私人录像机藏了起来,吴俊来看她就叫摄像师把机器打开,说道:“刚刚录了一段,回去会剪接掉的,吴秘书不用担心呢。”

    吴俊冷眼瞄了女记者一眼,若不是见她人长得漂亮,早就开口骂人了。就算是薛明礼和他担心打人的录像传出去,也不是她一个记者能说出来的。

    吴俊恼火女记者的话,不看录像,直接把录像带从机器里拿出去,女记者就从车里探出头,苦着脸说道:“吴秘书,您这样做,我们回去不好交代。”

    吴俊冷眼瞄了她一眼,冷声说道:“我会跟你们台长说。”

    女记者这才又把头缩回车里,心里冷哼了一声,暗道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

    薛明礼站在江堤上给苏源打电话,张有海听着两人在电话里的交谈,薛明礼此时的态度和蔼,张有海就很不是滋味,心说有背景就是好。

    薛明礼电话里说有意要去白河乡调研,苏源就借口说最近会下村视察灾情,没有时间接待。薛明礼知道他在躲着自己,尽管苏源说没时间,他还是决定下午就立即去白河乡。

    从江堤回去,薛明礼就叫吴俊去打听王恒的情况,吴俊人才刚刚出去,薛明礼就接到陆万宇的电话。

    陆万宇带着火气,沉声说道:“你做事就不能长点脑子?这次李树清出事,你原本还是有些希望的。你不规规矩矩在市里待着,没事去甘泉县搞什么事?省委这边已经知道你把王恒打伤住院的事了,我看你有些危险……。”

    薛明礼没想到事情传得这么快,眉头紧皱心里琢磨着是谁透出去的。此时他确实有些后悔,但是后悔已经无用,只能按照陆万宇的要求去给王恒赔礼道歉。

    薛明礼叫回出去打听消息的吴俊,让他去市场买了水果和礼品,亲自赶往医院。两人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王恒爽朗的笑声,薛明礼眼前闪过江堤上王恒血流满面,晕倒被人抬上车的模样,走到门口看他和罗同亮两人谈笑风生,哪里像中午才休克的人,顿时就火冒三丈,当即就把吴俊手里的水果扔在门口。

    王恒和罗同亮听见声音,抬头看到薛明礼两人满脸怒气的站在门口,王恒只是微微点头。罗同亮却是冷笑了一声,揶揄道:“薛市长,不会因为王书记笑就又发火?您这领导也管得太宽了?是不是下次谁笑还得先请示您一下?王书记被您打一下,鼻梁和眉骨缝了十三针,难道就得躺在床上等着您来慰问?”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