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王恒的请求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吴俊当着薛明礼的面打了几个电话,都被邢巍拒听,再打过去就干脆关机。薛明礼恼火一个小小的记者都敢不接电话,当即又叫吴俊给市电视台台长孙佰兴打去电话,没有任何理由就要求电视台开除邢巍。

    孙佰兴刚刚也看了报纸,见薛明礼把火撒到邢巍身上,就知道这事一定与邢巍有关,但转而一想邢巍做事稳重,背后没有人授意她绝对不会这样做。而且省报的头条在刊发之前,省委领导也早就知道,作为一个电视工作者,他能清醒的认识到此时的风向往什么方向吹。

    尽管薛明礼被当成了典型,但是此时他还是市委领导,是否会因为此事离开江城还不得知,同时孙佰兴认定邢巍背后有只推手,不想把她推出去,最后惹得邢巍背后的人恼火自己,便笑着说道:“吴秘书,邢巍出去采风了,下个星期才能回来。”

    吴俊把孙佰兴的原话传给薛明礼,薛明礼就恼火的认为孙佰兴有意维护邢巍,把电话拿到手里就说道:“你把她叫回来,不然你这台长也别做了。”

    李树清犯错被双规,江城市现在还没有市委书记,薛明礼是市长暂时当家做主。听得这话孙佰兴心里冷笑说他是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但也不想现在就跟他唱反调,嘴上应承道:“薛市长,我知道了,我立即就叫邢巍回来。”放下电话却自言自语道:“你自身都难保了,现在谁还听你说什么。”

    其实孙佰兴所说并不是假话,苏源把照片发给省报的朋友之后,就通知邢巍请假或是出去躲一躲,以防止薛明礼的报复。邢巍就听话的主动要求参加台里的外拍项目,跟着栏目组去了云南,在薛明礼叫吴俊给她打电话时,?

    ?巍人正远在云南拍摄当地的风土人情。

    放下电话的薛明礼坐下来仔细思考此时的处境,省报作为全省的新闻方向标,首版刊登如此敏感内容,一定经过省委领导的同意。如此说来,省委那些大佬早就提前知道,但没人给他暗示,也说明省里有些人不高兴李树清被双规时,他的高调表现。

    此时,薛明礼想临时抱佛脚,但昨晚他和王泽的通话,王泽假意说他可能成为市委书记,陆万宇又提前几天就不接他的电话,更是在他查苏源时叫秘书批评了他。此时他认识到无论是省委书记田云鹤还是陆万宇,都不是能给他帮助的人。田云鹤是省委大佬,在松江省说一不二,他是如此态度,那别人就更不用想了,薛明礼忽然有些绝望。

    其实苏源把照片邮寄给省报,没有别的目的,只因薛明礼意图美色诱惑拍下录像威胁,苏源如此行为是**裸的报复,但是他却没想到他的这一次举动,无意之中帮了宋文清。宋文清在李树清被双规之后,就表示出要去江城任职的想法,但他的想法只有少数人知道,苏源不知,田云鹤也不知,此事也只有苏源的大伯和六叔以及陆万宇三人清楚,并且三人都在想着积极的办法。

    在宋文清没有表达出这层意思时,陆万宇还是支持薛明礼的,但是苏家给他传达了帮助宋文清的消息之后,他便叫秘书拒听薛明礼的电话,同时在为宋文清空降而做准备。其实在陆万宇看来,宋文清空降到江城市有一定难度,但今天一早的报纸,陆万宇看过之后,他就知道机会来了,并且认为此事一定是苏家在背后操纵。

    陆万宇从一个没有派系立场的人想要真正融入苏家一系,不是说与苏家人见过几次面,吃过几次饭,就能轻易融入的,而是他做过什么实事,对苏家是否有利等等方面。此时对他来说则是最好的丽的一次的机会,尽管相对来说,薛明礼是他比较喜欢的类型,但是在利益面前,某些人是可以抛弃的。

    省委的大佬们在研究江城市市委书记的人选,江城市市委的某些人则是忧心忡忡,以薛明礼为首的一些经常做秀的人,都在想着应对之策,就连已经见报的薛明礼当天虽然绝望,但此时他依旧没有放弃,他还在想着办法减轻省委对他的处分。

    九月中旬,持续了一个星期的薛明礼作秀事件终于有了定论,尽管田云鹤和陆万宇拒绝见薛明礼,但他还是打通了其他省委领导的关系,于此在最终结果出来时,他只是被处以记大过处分,职位却是没有任何变化,不过他觊觎的市委书记宝座也因此事,被突然杀出的宋文清取代。

    得知宋文清空降到江城,薛明礼不确定他之前是否有想法,但他也将所有矛头都指向宋文清,认为是宋文清在背后支持邢巍搞他,这才导致于他即将到手的市委书记宝座被他取代。

    宋文清来江城市任职,随了他自己的心愿,但此时对他来说困难才刚刚开始。李树清之事连带着一位常务副市长被撤职,他来江城市任职之前,薛明礼的作秀事件被省报曝光,虽然事态平息,但此时的江城市党政班子还是在人人自危,各家自扫门前雪,这对宋文清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前提是他能聚拢人心,大家团结一心,相反则是坏事。

    ****************

    对于宋文清的从天而降,苏源也觉得有些惊讶,惊讶之后便立即给六叔打去电话询问是早有安排,还是突然间的决定,这事又与苏家有什么关系。

    从六叔口中,苏源得知宋文清来江城市是苏家的运作结果,就笑着说:“没想到我还帮了他一把。”

    苏岩东心思细密,当即就问道:“省报的事是你搞出来的?”

    苏源笑而不语,苏岩东心里认定是他所为也就不再追问,继续说道:“你抽空去江城市拜访拜访宋文清吧,不说现在他是你的领导,之前他帮过你,就是凭借我和他的同学关系,你都得去拜访拜访他。”

    从苏源和白冰被老爷子发配到甘泉县以来,宋文清在苏源的工作上帮过很多,但是因为之前苏源与家人的矛盾,他从没去拜访过宋文清一次。尽管此时他与家人还有矛盾,甚至与某些人的关系恶劣,但大伯等几位长辈对他则是比之前的态度好了很多。此时的苏源拥有两个人的思想,他比之前更为成熟,为了他的发展,也为了甘泉县,他决定最近就去江城市拜访初来任职的宋文清。

    放下六叔的电话,苏源正打算收拾东西回白河乡,与姚丽雅等合作社人员研究一个月之后的秋收,人才刚刚出门,就被王恒和李标两人揪住,说晚上一起共进晚餐。

    自从薛明礼离开甘泉县,纪委调查组也离开之后,三人还没有真正意义的碰面,苏源犹豫片刻心想两人应该是有话要说,便应了下来。

    晚上,三人就在县政府食堂用餐,简单的六样小菜,三瓶啤酒。菜用过一半,王恒面前的酒就已经全部下肚,原本面上发红的疤痕,因饮酒而更显的暗红,若不是苏源和李标两人已经习惯,看到越发狰狞的面孔,早就吃不下去了。

    过去一段时间,虽然在座的三人都被市纪委调查过,但苏源和李标的生活和工作根本就没受到任何影响,唯独王恒的日子不好过,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他脸上留下的疤痕。领导的形象问题很重要,王恒此时很怕他会因此被上面抛弃,从而调到清水衙门养老,他不舍得手里的权力,纪委没查出他的任何问题,他就更舍不得放下权力。

    今晚三人聚在一起,也是王恒主动提出。此时的他对升职已经不抱有幻想,唯一的心愿就是想在甘泉县留任到退休,而李树清被双规,他只能把希望寄托于苏源。

    饭桌上,王恒和李标不主动说现今的江城局势,苏源更是绝口不提,只当这是一次私人的聚会。

    临近八点钟,三人酒足饭饱,琐事都聊的七七八八,苏源就打算离开,王恒见他已经起身,这才主动开口说道:“小苏县长,我听说宋书记跟您关系不错。”

    自从苏源来甘泉县工作,宋文清就多次和王恒与刘志水打招呼,要两人照顾苏源,虽然最近一年来没有,但之前的事王恒还是记在心里的。

    苏源也不坐回去,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关系是有点,不过该还的人情也早还过了。”

    苏源这样说,王恒就是苦闷的一笑,但他知道现在不说出来,等到调令下来,他就没机会了。不管苏源与宋文清人情是否已经还完,王恒直接说道:“之前我还有借着招商、大搞建设升职的想法,但现在这些对我来说都不实际。你应该知道领导的形象问题很重要,我也不怪薛市长那一下毁了我的前途,现在我只希望还能在甘泉县平稳到退休,看着甘泉县大合作社的兴起,所以还希望小苏县长能帮我跟宋书记说两句好话……。”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