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老子村长,儿子流氓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秋老虎肆虐,还在逞着它最后的余威,午后的硕大太阳当空照在金色的稻田里,稻穗饱满的低垂着头,路边树上的知了不停的叫着,闷热和知了的叫声,让人心里不觉得有些烦躁。

    此时,白河乡无事的人都躲在家里午睡,苏源却是头戴着遮阳帽走在回乡的路上,他身边跟着刘宝利和姚丽雅等人,这一行人刚刚才从白河乡合作社的稻田里出来。排涝救灾之后,一切情况都向着合作社有利的方向发展,除去涝灾带来的微小减产之外,其余都是极其良好,很有大丰收的势头。一众人顶着午后的太阳,查看了水稻的长势,在稻田里讨论了秋收的具体分工之后,便折头回返。

    苏源和刘宝利等人都因为天气闷热有些发蔫,但姚丽雅此时却是异常兴奋,红扑扑的脸蛋上尽管时不时的躺下汗珠,可想到即将到来的丰收,她就是满心的喜悦,与之前排涝时她愁眉苦脸的担忧模样相比,正截然相反。

    从田间回来,苏源换掉已经被汗水濡湿的短袖衬衫,冲了澡又换了一件t恤和运动短裤,头上依旧戴着遮阳帽,就去客运站乘客车回县城。

    明天就是周末,苏源和白冰早就约好了一同去江城市拜访宋文清,顺便购物,还有把王恒的想法跟宋文清顺带一句。当晚王恒说出他的想法之后,苏源仔细看了两眼他脸上的疤痕,也觉得王恒相当悲摧,没给薛明礼搞下去,却因为脸上骇人的疤痕可能失去他应该继续的仕途。

    苏源心一软,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应了他的请求,次日他回了白河乡,王恒还一再追问他宋文清的意思,可见他有多么心急。

    宋文清空降江城市任职,同时原江城市委第三

    书记王昌桂被任命为常务副市长,薛明礼也未因为之前的作秀曝光被处分就此消沉。李树清在位时,王昌桂与薛明礼关系异常好,虽然此时江城市委其余人还是人人自危,但两人很有结成同盟与宋文清对抗的势头。

    宋文清初来江城任职,对江城的了解还只停留在表面,眼前他的困难重重。他并没有立即去各区县走访的想法,而是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市委,他是想先把市委关系理顺,把能用的人都聚集在自己身边之后,再去考虑下边各个区县的问题。

    尽管苏源知道此时不应该打扰宋文清,但是六叔昨日又打来电话说宋文清想听听他对江城此时的看法,苏源也只得奉命去拜访。

    周末进城的百姓很多,苏源上车时车上已经接近满客。因为客车还是很简陋的老式客车,车里没有空调,此时正是秋老虎肆虐时,车里就满是汗味和脚臭味道。

    苏源一上车就把鼻子捂起来,找了一个没人靠窗的位置坐下,把头伸到车窗外去透气。临近开车时,苏源的身边又坐了一个满身酒味又夹杂着浓浓汗臭味的老农。这会儿他就有些后悔没听刘宝利和姚丽雅的劝告,要乔羽开车送他进城了。

    汽车出站之前就已经满员,出了白河乡路上又捡了路边搭车的一些乘客,天气很闷热,原本车内温度就很高,再加上过道里挤满了人,苏源靠在窗口都觉得呼吸困难。

    车里味道熏人,再加上闷热,很快苏源就靠在窗口吹着热风沉沉睡去。车行到半路,苏源突然就被车里的喧闹声吵醒,他睁开眼就见身边的老农倒在过道上。苏源起身正想去扶他起来,就被跟老农一起上车的两个中年男人拉住了胳膊,破口大骂着叫他赔偿。

    苏源恼火乘车睡觉都能被人讹诈,甩开两个中年人的手,再见躺在地上的老农明显就是中暑的症状,急忙说道:“赶“赶紧救人啊,他是中暑了,你们抓着我做什么?”

    车上闷热,无论是坐着的还是站着的人都昏昏欲睡,根本就没人留意到这老农为什么倒地了,苏源与他最近,他就成了倒霉鬼,被与老农同行的人认为是他们发生了争执,这才直接来抓苏源,怕他不认账跑掉。

    苏源一声提醒,这两人才意识到先救人要紧,放开苏源就去救躺在地上的老农,只是片刻间老农就有了知觉,又被两人扶着坐回原处。

    一场突发事件到此为止,客车继续往前,临近县城还有十公里时,突然一辆轿车从身后追了上来,直接把客车劫停。司机猛踩刹车,正在打盹的苏源额头就直接撞在前排座椅上,其他坐着的乘客还好一些,但是那些站着的却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倒在车内,车内顿时乱成一团,纷纷责骂司机。

    苏源揉揉了额头,抬眼就见三个打扮流里流气的年轻人从前门上车,上车之后三人便直奔苏源和他身边的老农而来,然后三个年轻人中有两人把刚刚倒地的老农扶下车,没下车的一个黄毛青年则是直接就坐在他身边,怒视着他。

    苏源看了眼黄毛,又回头看了两眼刚刚来抓他的中年男人,却是见两人目光躲闪过去,心知一定是这两人胡乱说话叫来人找自己的麻烦。

    这时黄毛青年就蹙眉说道:“你给我个痛快话,你打伤了我大伯,这事该怎么办吧?”

    苏源的穿着随意,还戴着一顶半新不旧的遮阳帽,原本长相就年轻,从表面看去就是个还读书的大学生。黄毛青年根本就没把苏源放在眼里,当然就算是他穿着整齐,黄毛也不会把他看在眼里。现在凡是个单位的头头,哪还有大热天乘长途客车的。

    苏源擦了一下额上的汗珠,瞄了一眼身边的黄毛,起身往车外看了两眼,见停在客车之前的轿车是兴国村村委会的,就沉声问道:“你是兴国村的?”

    黄毛青年还以为苏源是想攀关系,冷哼一声骂道:“你妈,你管我是哪个村的,别以为在兴国村认识几个人这事就能过去,我告诉你,今天找谁都不好使!”

    再见苏源眉头皱紧,黄毛依旧气场十足的吼道:“我就给你个痛快话,你打伤了我的大伯,医药费你得出,怎么也得万八千的吧,不给就打断你的狗腿!”

    苏源心知这黄毛要讹诈自己,不接他的话再次沉声问道:“你们谁在村委会工作?”苏源多次去兴国村,却是没在村委会见过三人中的任何一个。

    黄毛青年见苏源不接他的话,突然就气急的伸手来抓苏源的脖领。苏源反手就把黄毛青年的手腕握住扭到身后,将他按在座椅上,冷声道:“我问你话呢!”

    黄毛吃痛却不求饶,一直在破口大骂,与那老农同行的两人看在眼里也不上前帮忙。这时刚刚下车送人的两个青年回来,看到黄毛被苏源按在座椅上就直冲上来。车上的乘客见此就纷纷下车,怕两伙人打起来伤及无辜。两个冲上来帮忙的青年才到苏源身边,就被他两脚直接踢翻在地,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哭嚎。

    此时,客车边又停了一辆轿车,与前一辆相同,也是兴国村村委会的公车。听见停车声,黄毛青年又大声冲苏源喊道:“孙子赶紧放手,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苏源不放手往窗外看了两眼,见许仲发从车里下来,就琢磨着刚刚晕倒那人是谁,再看眼前的黄毛一眼,这才发现他和许仲发有很多相似之处,心说这黄毛小子很可能就是石心兰所说许仲发的流氓儿子。

    许仲发下车不先上客车,而是去前面的轿车里看了两眼之后才上了客车,看到儿子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捏着手腕按在座椅上顿时火大。他没看到苏源的正脸,只看到他被遮阳帽遮住的半边脸,爱子心切的他当即吼道:“你放手,还有没有王法了?打坏了人还敢逞凶!”

    自打聂长远兼任白河乡副书记之后,他在兴国村的时间就很少,兴国村的大小事务几乎都由许仲发负责。也因此许仲发的儿子许涛就比之前更是嚣张,甚至有些变本加厉的意味,在村子里闹得很欢,聚众赌博,打架斗殴,已经惹得乡里百姓不安,但碍于许仲发是村长,也没人敢把他如何,而许仲发就这一儿子,自然是对他的所为睁一眼闭一只眼。

    此时,看到儿子被打,作为一个父亲首先想到的就是儿子的安危,尽管许仲发刚刚听见大哥说了实情,但这会儿他却是也跟他儿子一样颠倒是非。

    听见许仲发说话,被苏源按在座椅上的黄毛就挣扎的更是激烈,嘴里喊道:“爸,就是他打伤了大伯,我跟他说理,他还打我!”

    苏源不抬头,许仲发就看不到他的全脸,尽管知道儿子说谎,他还是说道:“你把手放开,不然我要你好看!”

    苏源心里恼火许仲发不分青红皂白,跟着他儿子胡闹,抬起头就冷声说道:“许村长,我倒是要看看你想怎么给我好看?”

    之前苏源还不相信石心兰的话,这次偶遇,他算是全信了。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