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一窝混蛋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许仲发大哥酒后赶车进城,一是由于天气原因,二是因为自身身体状况,在车上中暑晕倒。跟他同行的两个乡亲在救醒人之后怕不及时通知许仲发,回去被他责骂,便立即给他打去电话。

    许仲发接到电话听说大哥晕倒,就先叫儿子许涛开车过来送大哥去医院,他在处理了手里的事务之后也急匆匆赶来。许涛平时在兴国村是流氓无赖,经常闹得乡亲们很是反感,但出了兴国村的表现一直都是中规中矩的。许仲发没想到这一次他居然会犯浑讹诈到副县长的头上,而且自己也犯糊涂,不分青红皂白的跟着许涛胡闹。

    盯着苏源年轻俊朗没有一丝笑容的脸,许仲发当即愣在原地。老子来了,有人给他撑腰,许涛的叫骂声就一直不停,比许仲发没来之前还高几个分贝,骂的内容也越来越难听,被苏源踢倒的两个青年尽管早已不疼,但还是在装样子哭嚎着,这三人似乎是想要许仲发严肃处理这个随便打人的家伙。

    良久也听不见许仲发说话,许涛叫骂了几声再次说道:“爸,你叫人把他抓回去,咱们好好收拾他,我就不信到了兴国村,他还敢这么嚣张,我弄不死他!”

    听见儿子说这话,许仲发突然缓过神来,急忙制止他再说下去,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混账,你给我闭嘴。”随即又堆着满脸的笑看着苏源,说道:“苏县长,我不知道是您,真是对不起。”作揖道歉一直不停,就差给苏源跪下叩头了。

    听见许仲发说这话,苏源手里按着的许涛顿时没了声音,地上哭嚎的两个青年也没了声音。这一刻,苏源把手放开,许涛都不再挣扎,他们着实没想到这个穿着随意的青年会是县长。

    <

    p>苏源盯着许仲发望了两眼,冷声说道:“不是我你们就可以这样做吗?换做其他乘客,你会怎么做?是不是把人抓回兴国村教训一顿?”

    许仲发满脸通红,额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流下来,心里暗怪儿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苏源又了瞄了他一眼,认定许仲发一定做过这事,恼火道:“很久之前我就听说许村长有个流氓儿子,我没亲眼见过,所以从未相信。今天无意间遇到,才算见识到许村长的儿子有多流氓。儿子流氓不说,老子作为村长,居然不分青红皂白,你们一窝都是混蛋不成?你这村长是怎么当的?在我面前你装的人五人六,背后你都搞了什么?就凭你纵容你儿子胡作非为,你这村长我看也别干了。”

    苏源几次去兴国村,许仲发都通知儿子老老实实的,再加上他的为人,村里百姓也没人敢去告状,因此苏源每次到兴国村,看到的都是安稳平和一面。许仲发确实如许涛所说,做过一些私设公堂的事,但对象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事后也没人敢去告状。

    许仲发了解苏源的为人,听着他的话眼前直冒金星,就怕因此丢了官职,但是他为了维护儿子,还是涎着脸说道:“苏县长,真是对不起,许涛年纪小不懂事,我回去之后一定好好教训他,还希望您能给他一次机会。”

    许仲发若是直接承认错误,苏源还有可能把气压下去,听见这话他再次蹙眉,冷声说道:“许涛年纪小?我二十五岁是副县长,他多大了,我看也有二十五六了吧!”许仲发都是五十好几的人了,儿子二十五六也是很正常的事,而实际来说许涛年纪还比苏源大了两岁。

    许仲发说一句话就被苏源给反驳回来,他就不知该怎么再开口,这时苏源说道:“你家大哥中暑晕倒,你儿子过来就讹诈我,我看他也不是一次两次做过这事俙事了,这事啊还是交给县局来处理吧。你们赶紧下车,跟在客车之后跟我进县城,别耽误了大家的行程!”

    许仲发愣在原地,当真没想到苏源会把这事叫警察处理,心说要是县局介入,那许涛的那点破事还不给查个底掉,急忙求情道:“苏县长,许涛也是一时心急办错事,您别把这事放在心上,晚上我摆酒给您谢罪,您看成吗?”许仲发为了维护儿子,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苏源就沉声说道:“有你这样是非不分的混蛋老子,难怪会有这样的流氓儿子。谢罪宴就算了,你也跟我进城吧,我听说你儿子在兴国村里混蛋透顶,无恶不作,让县局的那些人好好教育教育他,让他以后长点记性……。”苏源是铁了心的要处理许涛,叫许仲发一同进城,也是不想许涛半路跑了,许仲发跟着,他儿子若是跑了,那他就可以直接把许仲发撤职换上自己认可的干部。

    苏源说完就坐回原处,许仲发微微犹豫就又堆着笑说道:“苏县长,要不您坐我的车吧。”他是想上车之后再想办法说通苏源放弃叫县局介入此事。

    苏源就蹙眉说道:“等以后我再跟你算公车私用的账!”

    苏源来白河乡工作不久,就把这事落实了下去,曹立坤之后,乡政府所在地再无类似事件,但下边村屯就很是差强人意,不在苏源眼皮子底下,很多有车的村子,几个领导都把公车当成私家车用。

    许仲发一脸的尴尬,他知道苏源的脾气再多说也是无用,直接叫许涛跟他两个混蛋朋友下车。在苏源面前没讨得半点便宜,许仲发憋了一肚子的火,就冲在路边乘凉的乘客吼道:“赶紧上车,别他妈的耽误正事!”

    苏源听在耳里,见乘客纷纷上车,心说之前他倒是看错了人,许仲发有能力,但从此事来看为人确实不怎么样,此时他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找机会换掉许仲发,不能看着全省先进村被他带坏。

    乘客上车,客车继续向前,许仲发和许涛的两辆车就跟在客车后边。许仲发坐在车里很是不安,一直在打电话找人帮忙,想要化解眼前的危机。他先是找到郭品江,两人有些交情,但一听说事关苏源,郭品江就把直接推说有事走不开。而后他又找到张有海,薛明礼作秀被曝光处分之后,张有海就沉寂下去,根本就不敢在甘泉县再发出半点声音。

    这两人都拒绝了许仲发,他就拨通了王恒的私人电话。王恒还在求着苏源办事,听见许仲发说苏源跟他儿子发生了矛盾,就知道许仲发的儿子一定没做什么好事,不然苏源也不会纠缠不放。尽管兴国村是全省的致富典型,但许仲发与聂长远相比则是差了太多,而且功劳都是聂长远的,许仲发只是后来的一个,省市之间聂长远有错综复杂的关系,但许仲发却是微不足道的,就是苏源当即撸掉他也没人会说什么话。

    找了三个人帮忙,最后都被拒绝,许仲发就意识到这事想要彻底解决还得去找正主苏源,只要他消了气,一切就都好办了。

    汽车进城开进客运站,苏源就在门口等着许仲发两人的车跟上来,等着秦志坚带人过来抓许涛三人回去。

    十几分钟后,秦志坚带人过来,许仲发和许涛的两辆车也从后边跟了上来。看到警察在场许涛就不敢从车里下来,许仲发见到此情景就走到苏源身边,低声说道:“苏县长,我能不能跟你私下说点事。”

    苏源眉头轻蹙,看了会儿许仲发的苦脸,就笑着说道:“有什么你就说吧。”

    许仲发见周围都是人,就要拉着苏源上车。苏源看到这一幕就知道他在打着其他主意,也不拒绝直接跟了进去。

    苏源上车,许仲发一直插在裤袋里的手微微动了一下。这时,苏源就说道:“许村长,我先跟你说明,现在我还承认你是村长,但是一会你要是做出违反党纪的事,我不保证发火连带着查你一家。”

    苏源翻脸不认人是出了名的,听见这话,许仲发就把自己小心思收起来,满是汗水的手在裤兜里捏着的银行卡也随即放下,俄尔就又无奈的苦着脸说道:“苏县长,许涛他真不是有意的。”

    苏源早发觉许仲发的手一直插在裤袋里,就知道他会拿金钱或美色诱惑自己,这会儿见他似是给自己的话吓到了说了这么一句话。苏源忽然冷笑一声,说道:“上车就坐过来说我打坏了人,一开口就万八千的,见那架势分明就是老手,许村长可别跟我说他是小孩子心智不齐,想一出是一出,他这个年纪再不教育,一切都晚了。你作为父亲不管,那我这个受害者就得多管一次闲事。”

    不管许仲发的苦脸,看着车外的秦志坚等人给许涛三人铐上手铐,苏源再次说道:“当然他本身没有问题,秦队长也不会逼他承认,许村长说他是无意的,若是他真没有别的违法乱纪行为,我看他也经得起调查,你也不必担心太多。”

    苏源说完起身下车,把许仲发扔在车上,吩咐秦志坚带人回去,然后也不看许仲发一眼,就转身步行回家。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