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突然的越洋电话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苏源从隔壁出来,曲明天就把苏源的为人跟韩星说了,说他在甘泉县的种种所为,县长和公安局长等人都在他身上讨不得便宜等等,韩星琢磨了好一会儿,认为他实在得罪不起苏源,就提出主动过来给他道歉。可听见宋文清这话,两人当即就愣在原处,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就在这时,苏源沉声说道:“你们没必要再来跟我来道歉,我没时间跟你们较真,你们也别害怕什么我背后做什么,就是我想找你们麻烦也会当面找,不会背后阴人。”

    韩星和曲明天再次怔住,看着苏源的表情,却不知他会不会当面找他们麻烦。苏源这时就摆手说道:“韩处长,曲行长,我说话算话,你们回去吧。”

    两人对视了一眼,韩星微微犹豫,再见苏源已经低头去夹菜,想说的话就憋了回去。两人缓缓离开,临到出门,才又听苏源说道:“曲行长,回去的时候记得通知我,我和白冰也搭个顺风车。”

    曲明天连声点头,心说才不和他一起回去,一路两个小时,他可不想听他的教训。

    韩星和曲明天离开,宋文清就笑道:“你呀,平时看着沉稳,但有些时候还是像长不大的孩子,没必要跟他们计较太多的。”

    苏源呵呵笑着点头,看了眼此时安安静静的白冰,又看了江雨,心说换做是江雨在隔壁被一桌男人言语调戏,宋文清怕是比自己火还要大吧。

    吃过晚饭,苏源和白冰两人目送宋文清一家离开江城饭店,白冰拉着苏源严肃的问道:“宋瑜怎么那种眼神看你?”

    苏源微怔,心说居然这就看出来了,不过想想宋瑜的表现确实很容易看出问题,随即他就装糊涂问道:“她什么眼神看我?”苏源可不想白冰一怀

    疑,他就什么都说了。

    白冰见苏源的表情一副茫然状,想了想两人也没时间发生什么,或许那丫头还是因为一早的事,随即就摇头说道:“可能是我多想了吧,不过她去甘泉县工作住在家里,你可不能打歪主意呢!”

    苏源呵呵笑着承诺,心里却说只要宋瑜不主动,他绝对不主动再招惹她。

    两人刚要离开,这时就见曲明天从大厅出来,看到苏源,他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就勉强笑道:“苏县长,才回去啊!”

    苏源不见他身边的韩星等人,点头一笑问道:“韩处长人走了?”

    曲明天来市行开会,巴结着请领导吃饭自然是要他买单,可饭后等他买单出来那些人早都走了,根本就把他当回事。面对苏源的问话,曲明天只是呵呵一笑没回答。

    苏源就以为他是在故意等自己,又淡淡的说:“虽然县里人都说我得理不饶人,但有时候没人逼我,我也不会咄咄逼人,刚刚的事就都过去了,曲行长也不要多想。不过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曲行长是明白人,知道以后该怎么为人做事……。”

    听得这话,想到在饭桌上对白冰言语上的调戏,曲明天又觉得有些后怕,之前他跟苏源见面还能和和气气的说话,这次到好,看来以后得躲着他了。

    苏源拉着白冰离开,曲明天就愣愣的站在饭店门口,看着两人的背景,他忽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一直以为自己算个人物,可在人家眼里,自己根本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随时都能踩扁。

    *********************

    回到宾馆,白冰先洗漱出来又叫苏源去洗澡,见他人站在窗口发呆,就走去他身后低声问道:“想什么呢?”

    苏源一直在想着宋瑜的事情该怎么处理,听见白冰问话,他就说道:“在想饭桌上跟宋文清说的那事。”

    白冰就认真的说:“可能性有多大?大?要是可能的话,我们也准备一下,你以后进市里工作,总要有住的地方。”

    苏源就是一笑,说道:“我们不急。”

    宋文清的态度很明显的刻在脸上,想做又有些畏畏缩缩,他在饭桌上就看了出来,尽管后来宋文清表现出很强的兴趣,但想做还得市委全力支持,薛明礼和王昌桂以及周长博三人若是反对,怕是就不好继续下去,但最终还要看宋文清能否将李树清扔下的人拉到同一立场来。

    白冰应了一声,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想到被人强迫说黄段子,白冰就从身后抱住苏源,幽幽的说:“要不是你,今天那帮人说不定还会更过分呢。”

    苏源不回头也能感觉到白冰此时对自己的依赖,半开玩笑的说:“你老公我是超人,你有麻烦,我能感觉到的,就会随时出现……。”

    白冰只是淡淡一笑,良久之后,她又转移话题,幽幽的问道:“你不想宋瑜去我们家里?”

    苏源身体僵了一下,随即回道:“她去了,我们的二人世界不是要被扰了?我是真心不想她去咱们家里住。”

    白冰感觉到苏源身体突然的僵硬,却没有多想,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嘴上不承认说道:“谁想跟你过二人世界了?”

    苏源就突然转身,反手将白冰抱进怀里,坏笑道:“宋瑜过些天就去甘泉工作,秋收在即,回家我也得先回白河,我们就没时间过二人世界,要不要在这里……?”

    白冰急忙挣开苏源,往床边走去,说道:“我去收拾东西,明天我们就回家。”

    看着白冰的模样,苏源又是一笑,尽管不想强迫她,但他还是故意逗着她往她身边靠过去。白冰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步步往后退着,在苏源即将靠近她时,安静的屋内突然响起苏源的单音手机铃声。

    苏源就耸耸肩一笑说道:“不和你闹了,我接电话。”

    白冰这才如释重负。

    苏源走去茶几边拿起手机,见是很陌生的号码,似乎还是从国外打过来,心想着谁可能从国外给自己打来电话,犹豫片刻,他接起说道:“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电话那端沉默良久才响起一个女人的温柔声音:“你是苏源吗?”声音显得很空旷,语气里还带着浓浓的悲伤。

    苏源应了一声,不觉得声音熟悉,又一次问道:“你是哪位?”

    电话里的女人又是一阵沉默,良久叹了一声之后,随即说道:“我是,我是……。”连续几个我是,却没说出她到底是谁。

    尽管她没开口说出她是谁,但苏源此时已经猜到了她可能是谁。时隔二十年之后再次听见她的声音,苏源就手握着电话缓缓坐回沙发上,回忆着对她仅有的印象。

    苏源沉默,电话里女人幽幽的声音再次响起,问道:“苏源,你恨我吗?”

    苏源不禁在心里叹了一声,声音突然有些微抖,看了眼正在望着自己的白冰,便装作还不知道她是谁,回问道:“你是谁?”

    电话那端又是沉默,良久才低声道:“我是秦岚,你应该还记得这个名字吧?”明显对苏源没想到她是谁有些失望。

    当初母亲抛弃他远渡重洋,幼小的苏源尽管整日吵着找妈妈,但时间一久便将她彻底忘在脑后。儿时的苏源也对她怀有恨意,可是时间越久恨意越淡,直到廖晗的灵魂占据苏源的身体,恨意也消失不见,若不是她打来电话,或许这辈子,苏源都不会再想起她。

    一个女人可以为了出国放弃自己的亲生骨肉,尽管是他这个身体的亲生母亲,尽管他早没了恨意,但此时的苏源也不希望她的突然出现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影响,也不想她的出现影响自己周围的人。

    苏源再次装糊涂,说道:“秦岚?对不起,我没听说过,希望你不要再打过来了,好吧?”

    苏源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随即陷入沉思,白冰坐在床边望着苏源,她发觉苏源的异样,良久之后不见苏源回神,才轻轻的走过去,低声问道:“秦岚是谁?”她却是把这人当成苏源在外边的女人了。

    苏源抬头冲白冰淡淡一笑,拉起她的小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又叹了一声说道:“秦岚是我妈。”

    白冰怔怔的盯着苏源,她知道苏源从小被母亲扔下的事,但二十几年不曾联系,却没想到他妈会突然打来电话。两人对视,微微沉默,想到苏源知道是他妈打来电话还装作不认识,白冰又柔声说道:“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妈呢。”

    白冰父母过世,但她还享受过美好的童年,母亲在她的印象里慈爱伟大,尽管秦岚抛弃苏源,但她也认为两人是血浓于水的母子,苏源不该这样做伤了一个做母亲的心,作为一个母亲放弃孩子远渡重洋,她的内心应该也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面对白冰的认真,苏源淡淡一笑,随即说道:“不想了,我们都不想了,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白冰想劝却没说出口,苏源手里握着电话,看着来电号码,随即说道:“她若是再打来你帮我接吧。”刚刚苏源还坚定的不想让她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可在白冰两句话之后,他又微微有些动摇了。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