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谣言引起的事端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从姚丽雅家里出来,苏源就给田梅打去电话问她晚上来不来,田梅犹犹豫豫没有拒绝,只说要哄小妩睡了之后再考虑。原以为她会夜里偷偷过来,苏源就连大门都没锁,洗了澡躺在床上等着她人来,直到十一点钟也不见田梅的影子,他才沉沉睡下。

    凌晨,天还没亮,大门突然发出响动声,苏源就从梦里醒来,开灯看了下时间这会儿已经三点钟,仔细听了几声确实是自家的大门在响,苏源就在心里偷笑田梅还是忍不住过来了,想到俏寡妇夜半进门求欢,苏源就有些迫不及待,可是大门响了好久,他左等右等也不见有人开门进来。

    再听见院子里有声音,苏源就起身披上夹克出来,一开门就见两个影子正从大门内往外跑去。看到两个背影,苏源愣了一会儿才发觉不是田梅来了,而是家里进了贼,随即他就转身回屋开了院子里的灯。

    苏源开灯出来,两个小贼早已经跑没了影子。他在院子里四处检查了一番,发现只丢了自行车,再往隔壁颜丹家看了一眼,才发现她的家门已经被人撬开,这会儿门正大开着。

    颜丹家里有什么苏源清清楚楚,值钱的没有,屋里只有几只破柜子。颜丹一年不在家,苏源也不过去,家里常年不开灯,想必那两个小贼早打探好了消息,先进了颜丹家盗窃没发现值钱东西,这才转移了目标来偷自己。两家中间的木门开着,苏源怕破坏了现场,只是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几眼,然后才去锁好大门进屋继续休息。

    天亮之后,苏源起床才给胡万军打去电话叫他带人来过来,听说苏源家被盗,胡万军不敢耽搁立即带人赶来。苏源把具体情况说了一遍,又询问了一下乡里最近的治安,?

    ?知最近乡里发生过几起盗窃案,苏源就说道:“可能是同一伙人连续作案,我给你一个月时间,年前把这事彻底查清楚,让乡里百姓过个安稳年。”

    一个月时间足够破案,胡万军应声答应,就吩咐手下兄弟干活。两人站在门口聊了一会儿,苏源就转身去上班,刚出门手机就响起,打来电话的是刘宝利,他接起先听见一阵嘈杂的吵闹声,然后才是刘宝利焦急的语气,说道:“苏县长,不好了,合作社社员来乡政府闹事了,我这招架不住,您赶紧过来吧……。”

    苏源顿时联想到昨晚梁佰军所说的谣言,心说昨晚他还想着对策叫姚丽雅今天公之于众,却没想这帮人动作这么快。苏源当即撇下胡万军直接往乡政府小跑过去,人还没到乡政府,就在路上遇见也是同样焦急向前的姚丽雅。

    看到苏源从后面追上来,姚丽雅就说道:“苏县长,这事你得追究责任,我看这谣言是有人故意而为,就是不想白河乡合作社好呢。”

    苏源喘了口粗气,淡淡一笑说道:“过去说清楚就是,社员们听风就是雨,这也没办法,毕竟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

    苏源轻描淡写说的简单,姚丽雅就轻叹一声,心道你说的这么简单,干嘛还跑这么快?

    看到姚丽雅的表情,苏源又淡淡笑道:“你也别泄气,我去劝说社员回去,你去把我昨晚说的通知写出来,然后送去乡政府叫广播员播报。”

    苏源不想每个人都为这事发愁,故而嘴上说的轻松,其实他也在想着是谁在散播谣言,不想合作社在白河乡推广下去。自从于得水落马之后,白河乡党委政府两套班子可谓是异常团结,尽管李昆偶尔会发出一些不同声音,但在苏源的脑海里李昆绝对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身为白河乡一份子,没人希望合作社不成功。

    苏源如是想,白河乡关乡党委政府不会有人做这样的事,散播谣言的人可能就是下边村子或是某些种植大户了。

    两人在乡政府岔路口分开,姚丽雅从后门直接进了合作社办公室,苏源就从人群里穿过去,走到闹事的社员面前停下脚步。

    刘宝利此时正脸红脖子粗的劝说社员们回去,苏源也不接话站在他身边看着来闹事的社员都有谁,眼前这些社员苏源都认识,多数都是家里人出去打工,几乎没有人在合作社工作的家庭,再打眼一看,他就发现柳二柱也夹在人群里,和其他人一样群情激奋的喊着要退社要分红。

    等着刘宝利的声音止住,面前的人喊声依旧不止,苏源就直接点名喊道:“柳二柱,你站到前面来。”

    柳二柱额上的绷带没拆,站在人群里很是显眼,想躲都躲不掉,苦着脸从人群里走过来,就说道:“苏县长,我就是来看看热闹。”

    柳二柱刚刚还群情激奋的跟着那群人喊要分红要退社,听得他的话,苏源就恼火道:“你当着大家的面把昨天田里我跟你说的话说一遍。”

    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柳二柱就有些后悔,苏源和姚丽雅都已经答应给他安排工作,也答应尽快给他分红了,可今天一大早有人来撺掇,他就头脑发热的跟来了,这会儿想到苏源给他的承诺,他就骂自己糊涂,跟他们来闹个什么劲啊,这下倒好,工作看来是丢了。

    柳二柱虽然是农民,但也好面子,可苏源要他说,他犹豫了良久才红着脸把昨天田里的事当着大伙的面说了出来,说完就低着头不敢抬起,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的他,偷窃实在让他在乡亲们面前抬不起头来。

    柳二柱叙述时众人就止住声音,他说完突然就有人喊道:“苏源,你说大话谁信,不是说给柳二柱安排工作,提前给他分红嘛,那怎么不见你们给他安排工作,给他分红?还不是合作社没钱分红!”

    苏源等一众人应声看过去,就见孙铨扯着脖子喊道。

    苏源当即恼火问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合作社员工吗?你入社了吗?”

    孙铨是白河乡里的种植大户,承包了近千亩耕地。现在正是农忙时,见他不去地里忙着秋收,反而是来这里跟着闹事,苏源顿时就想到可能是孙铨散播出去的谣言。他家里地多承包的地也多,就不是跟着合作社干,每年也有不菲的收入,他不想合作社在全乡推广下去,散播谣言绝对有可能。

    孙铨脸上一阵红,随即又镇定的说:“我是白河乡百姓,乡里的事就要关注,你们说明年全乡入社,今年都没钱分红,明年全乡三十二万亩耕地入社,你们还拿什么分红?算上我承包的地,现在我手里有一千亩地,我每年都要给人家地租,如果我入社了,年底合作社分不下钱,让我自己承担地租,我找谁哭去?”

    不管是不是孙铨在造谣生事,苏源这会儿都认定了是他,冷着脸说道:“孙铨,不要你以为你的花花心思我不知道,你不就是怕乡里强迫你入社吗,至于编排合作社没钱分红的谣言吗?”

    孙铨刚刚跟苏源据理力争,这会儿听见这话顿时一怔,他没想到苏源居然把这顶帽子扣在他头上。

    孙铨一早起来正想去田里,听说合作社没钱分红,他这才跟着这群人过来,主要还是担心明年全乡入社,没钱给他分红,让他额外承担地租。

    今年合作社的丰收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但谣言一起,有些人就慌了,他们自己种地虽然辛苦,但每年到头来也能有笔收入。而像孙铨这样的种植大户,白河乡还有几户,这几户每年都要付给别人地租,毕竟自身的利益最为重要,孙铨也不想合作社资金周转不开,还稀里糊涂的入社,白白让自己损失。

    苏源说完,孙铨怔了好一会儿也没说出话来,这时就听见乡里广播响起了姚丽雅清脆的声音,她正在播报合作社关于年底分红的通知,众人听着广播,一次两次直到第三次停止,苏源才说道:“广播里说的什么你们应该听见了吧,我苏源来白河乡做过什么,你们应该都知道。我苏源说话算话,现在你们要是家里有困难,可以排队去合作社报名,等到秋收完毕所有数据统计出来之后就可以拿分红,家庭宽裕的可以等合作社忙完,年底结算时再领。还有合作社财务透明,不相信的可以去问问合作社账户有没有钱给你们分红,最后我再说一点,不想入社的现在就去乡政府报名,我不会强制任何一个人,但是以后不要看到合作社发展好了,又厚着脸皮过来,我不要!”

    吴占波和曹立坤以及于得水占着茅坑不拉屎,没干过什么实事,可是苏源来白河乡这一年做过什么众人都看在眼里。听见这话就有刚来上班的合作社工作的员工附和道:“净他妈的扯淡,合作社每月照常发工资,逢年过节还有福利,居然说合作社没钱分红,你们脑子都坏了,也不问问你身边的人每月能不能拿到钱……。”

    尽管还有人怀疑,多数人还是主动散去,外围只剩下一些没入社在看热闹的百姓,而前头柳二柱和孙铨等人依旧站在原处。柳二柱不是不想走,而是苏源没说话他不敢走,孙铨也不敢走,他怕走了原本跟他没什么关系的事,真的被苏源扣在他头上,到了再去追究他的责任。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