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参股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许涛凭借他老爸是村长,在兴国村里横行霸道,暗中开赌场,在去往县城的客车上意图讹诈苏源之后,许仲发父子两人的丑事也公之于众。他们父子二人都没得到好下场,许仲发因此被查出很多违纪行为,而许涛现在还在县看守所收押,等着开庭审判,兴国村的地下赌场也因此关闭,一些聚集在许涛周围的无赖泼皮都被收押。

    本以为白河乡只有许涛胆大妄为,听刘大民说完,苏源不由得一阵恼火,他万万没想到白河乡政府本部居然也有人在开赌场,而且已经开了不止半年时间。

    苏源蹙眉沉思,他身上担子重,县城和白河乡两头跑来跑去,但是胡万军作为派出所所长,居然赌场开了半年时间都不知道,这未免说不过去了。

    苏源盯着刘大民,突然沉声问道:“知不知道赌博违法,为什么不去报警?”

    刘大民看了眼围在一边的人,想说的话没说出口,苏源见此就带着刘大民回到前院自己的办公室。苏源关好门,刘大民这才苦着脸说道:“胡所每天都在那,刘主任也经常去,我找谁报警去?”

    白河乡出现赌场,时间长达半年之久,派出所一直没有任何作为,苏源就知道这或多或少跟胡万军有关系,从刘大民口中得到证实,他沉思片刻就想到这半年来没人报警,可能就是因为胡万军的缘故,或许有报警的也被他压了下去。

    苏源盯着刘大民,沉声问道:“你想不想戴罪立功?”

    刘大民抬头盯着苏源回看了两眼,随即用力的点头,又不确定的说:“我可以?”

    苏源微微沉思就说道:“我给你找个地方你先藏起来,不要想着逃跑,你要是跑了,这一辈子就完了。”

    刘大民点头,苏源就暂时把他安排在乡政府的档案室里躲着,然后就给秦志坚打电话叫他立即带人过来,准备夜里就进行抓捕。

    苏源给刘大民机会,目的就是想利用他彻底捣毁白河乡的赌场。胡万军和刘全两人经常去赌场,还跟赌场的老板有交往,从此也说明两人已经不再可靠,或许他们就从这赌场获??场获利。

    因为先前不知内情,苏源通知胡万军过来抓人,这会儿胡万军带人到合作社办公室扑了一空,找到苏源之后就问道:“苏县长,刘大民人呢?”

    苏源微微叹了一声,说道:“一转眼人就没影子了,不过他应该跑不远,去县城的客车还有半小时才开,即使他跑也不会乘车,你带人去附近找找,找到立即给我消息。”

    胡万军带人离开,想到刘大民说刘全也经常去赌场,苏源凝思片刻就给乡中心小学打去电话,询问失学儿童助学之事。得到的答复尽管与刘宝利所说大致相同,但是却让苏源寒心,刘全筹集了十万块说是都用在学生身上,可是中心校给出的答复,学校在刘全出面调解的情况下,减免了三十七个孩子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所有学杂费以及书费,乡里没给出一分钱。

    苏源放下电话,当即就恼火的把刘宝利和刘全两人叫到办公室,刘全后进来,两人坐好,苏源也不拐弯抹角,就直接说道:“乡里三十七个失学儿童的问题,我刚刚问过乡中心小学,学校减免了他们的学杂费和书费,我想问问刘主任你把筹集来的十万块最终用在了哪里?”

    中午时,刘宝利还说刘全在这事上做的不错,这会儿听见这话就死死的盯着他,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不过还是不全信苏源的话,狐疑的问道:“苏县长,这是不是搞错了啊?”

    苏源也想他搞错了,可是事实就摆在那里。乡中心小学不富裕,以每个孩子半年的费用是三百块为标准,三十七个孩子就是一万多块,这一万块多可以做很多事,能给十个教师开一月的工资,也能给学生购买体育音乐器材等等。但刘全出面,拿乡政府帮助筹集善款建新教室为由,中心小学这才无奈的减免这些学生的所有费用。

    苏源面无表情,说道:“是不是我搞错了,还得让刘主任自己说。”

    此时,苏源内心又何尝不难过,从他来白河乡之后,刘全的全面表现都让他认可,他承认刘全是个能力出众的干部,但是犯了错误就得承担,他绝对不会因为平日里的表现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放了他。

    刘全盯着苏源和刘宝利看了两眼,心里恨透了胡万军,不是胡万军他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他更恨王楠,他以苏源名义筹集善款这事已经过去半年,她居然还跟苏源提起,若不是她,他也不会儿这么早就露了马脚,被苏源发现。同时他还在恨乡中心小学,更恨苏源,唯独没恨自己经不住利益诱惑。

    刘全不说话,苏源也保持沉默,唯独刘宝利无法沉默,带着怒气吼道:“刘全,你给我说说,到底有没有这事?”

    刘全抬头看了苏源一眼,随即又瞄了眼刘宝利,淡定自若的说:“有。”

    苏源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刘宝利直接蹙眉骂道:“你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驴踢了?你知道不知道你是党员,是政府干部?”

    刘全站在两人面前毫无悔改之意,一个乡镇干部被赌博搞得分不清楚什么是主要的什么事次要的,苏源见此很是痛心。

    见他不开口,苏源就沉声说道:“你赌博吧?乡里有地下赌场的事我今天听说了,还听人说你经常去。”

    刘全抬头瞄了苏源一眼,就低下头不再说话,他本以为苏源只发现他贪了钱,却没想赌场已经露了。这时刘宝利就起身狠狠在刘全腿上猛踢了两脚,骂道:“你个混蛋玩意!”

    刘全任他打骂也不吱声,刘宝利见此想再骂却是再也骂不出。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刘宝利偶尔也会跟亲朋好友聚在一起玩上两把,但总共输赢不过十几块钱。苏源说乡里有地下赌场,而刘全又把筹集来的十万块密下,他就想到刘全可能深陷赌博无法自拔了。

    屋内沉默片刻,苏源再次说道:“刘大民给赌博逼得晚上去当贼,刚刚他已经表态晚上带人去赌场抓人。刘全你要是有心悔改,我也给你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等会县局刑警队来人,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然后再想办法把这些钱都补上,争取个宽大处理,法院判决时也会酌情处理。”

    刘宝利也如是说,刘全忽然淡淡一笑说道:“我知道我做了什么,这事露了,就算我认罪也得判刑,其实那赌场我也有参股,那十万块我都投到赌场了……。”他如此镇定的表现似是早就想到会有这一天。

    看着刘全的反应,苏源和刘宝利忽然发觉一直以来,两人都看错了人,两人一开始只认为刘全是受害者,却没想到赌场居然也有他的股在内。

    刘宝利有些气急败坏,又恼恨的在刘全腿上猛踢了两脚,这时就听见乡政府大院有数辆车开进来,苏源走去窗口就见秦志坚人已经从车里下来。

    看着一众刑警从车里出来,苏源回头看了一眼刘全,随即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自己好好想想,若是等我回来,你还没想好,那我就把你交给刑警了。”

    刘全就淡淡一笑说道:“宽大处理不也是要判刑,乡里现在每天有七八十人在赌场里玩,虽然我入股的晚,但半年来也赚了不下二十万,那十万块我可以补上,即使出来还不是要被人指着脊梁骨骂?”

    苏源不语,刘宝利又踢了他一脚说道:“知道是害人的事,你怎么还做,我看不如直接枪毙了你!”

    刘全完全没有低头认错的想法,苏源就叫刘宝利在办公室内看着他。他则是出去叫秦志坚等人先进办公楼,先把人安顿下来,然后才把刘大民和刘全两人交给秦志坚。

    刘宝利还有保刘全的意思,见秦志坚把人带走,就跟苏源说道:“苏县长,是不是再给刘全一次机会?毕竟他做的还算不错,这一年来无论是乡政府还是合作社都出了很大的力。”

    苏源也不是卸磨杀驴的人,尽管此时白河乡正是用人之际,但他也不会因为过去刘全的表现就把他所有的过错都一笔抹消。

    苏源无奈笑道:“不是我不想给他机会,你看他刚刚的表现,有悔过的意思吗?白河乡还没过上好日子,他一个政府干部就带头开赌场,知道他害得只有刘大民一个人,不知道的呢说不定还有更多,你说我要是饶了他,乡亲们会怎么想?

    看着跟自己共事了十年的人走了歪路,刘宝利真心想拉他一把。可是刘全被利益蒙昏了头,同时也认识到他犯了错无法再如从前一样,想破罐子破摔,苏源此时态度强硬,刘宝利就无奈的一叹,说道:“那我就不管了。”

    苏源也沉沉的一叹,说道:“咱们白河乡正在发展阶段,出现这样的事我也不想看到,但是干部不以身作则,出了问题就得严肃处理,他一直没有认错的态度,我们也只能杀一儆百了。”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