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出狱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此时,白河乡合作社部分人在统计秋收之后的准确数据,另一部分人则在忙着走访今年还未入社的白河乡本部有耕地的百姓。苏源担心白河乡再有百姓为了分红而闹事,天一亮就乘客车往白河乡赶,车才走到半路,姚丽雅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姚丽雅一早就打来电话,苏源就怕白河乡再因为分红之事有人闹事,接起电话就问道:“姚经理有事?”

    姚丽雅就焦急的说道:“出事了,你家大门口被人泼了血。”

    苏源眉头微微蹙起,相对听见家门口被人泼了血和有人闹事,他自然更关心有没有人闹事,于是问道:“没人闹事吧?”

    姚丽雅回应道:“没人闹事,就是最近这两天总有人打听什么时候分红,我都叫财务把合作社的财务明细给他们看了,他们都很满意离开了。”

    苏源心说合作社没人闹事就好,也不管家门口被人泼了血,笑了笑道:“没事那我就挂了,再有半小时我就到了,那点小事等我到了再说。”

    姚丽雅怕苏源挂了电话,急声说道:“苏源,你家的事你不管了?”

    苏源就呵呵笑着说道:“多大的事啊,说不定是谁家杀猪弄的。”

    姚丽雅就蹙眉说道:“你脑子坏了啊,你门口不仅有血,还有威胁留言呢!”

    苏源顿时一怔,语气却是不缓不急的问道:“写的什么?”

    姚丽雅要借用电脑,周末离开之前,苏源就把自家的钥匙给了她。姚丽雅一早出门,为了方便从苏源家的后院小门走到前门,一开门就看到门口的一摊血迹和用血写的红色大字。

    见苏源不缓不急的语气,姚丽雅忽然有种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感觉,她轻叹一声躲开已经凝固的血迹,说道:“不按时分红就要让你死全家!”

    苏源眉头紧紧皱起,这时又听姚丽雅说道:“合作社财务明细已经给他们看过了,就算合作社不能按时分红,也不至于威胁人嘛,苏源,我看还是报警吧。”

    在白河乡工作一年多,苏源经历过困难期,也得罪过不少人,但还是第一次被人威胁。这会儿他心??他心里也微微有些失落,他所作这些虽然有一部分是为了自己,但更多还是为白河乡百姓着想,遇上这事他心里总是有些难受的。

    沉默片刻,苏源轻叹着说道:“你通知吴春波吧,这事交给他处理。”

    胡万军和刘全因为在地下赌场参股,事发之后全部被撤职,现在两人还在县看守所里关着,也因此吴春波被苏源破格推荐顶了上去。

    苏源放下电话,不知是谁威胁,他心里就有些不安,随即就给白冰打去电话叫她注意安全。苏源才刚刚离开没两小时,莫名其妙说出这话,白冰不知白河乡发生的事,只当他是关心,柔声说道:“我的工作又没危险,你怕什么呀?放心好了呢!”

    苏源不想把门前被人泼血的事跟白冰说,随意聊了几句就把电话放下。尽管知道白河乡合作社能按时分红,但他心想着一定要查出这人到底是谁,居然想到用如此手段,苏源可以接受人威胁自己,但涉及到家人绝对不会轻易就放过他。

    到白河乡,苏源就接到姚丽雅电话说泼血的人抓到了。吴春波动作如此之快,让苏源有些惊讶,随即就问道:“是谁干的?”

    姚丽雅回道:“我不认识呢,听吴春波说是一个叫谭雨的小无赖。”

    苏源顿时一怔,手里的电话差点掉在地上,惊诧道:“他怎么出来了?”

    姚丽雅摇头表示不知,只说人已经被吴春波控制了。放下电话,苏源就给吴春波打去电话询问谭雨什么时候出来的。

    吴春波就说:“这小子上周才出来,他在里面表现良好,曹俊宝出事后,他又揭发了很多关于曹俊宝的旧事,两项加在一起就给减刑放了……。”

    苏源点头应了一声,心说因为他的缘故谭雨才进了监狱,而后又因为他的帮忙,谭雨极不情愿的跟颜丹离了婚。如今他出来,本身就没有耕地,又没个地方住,想来应该很是记恨他,这才会没长脑子的想出极端手段吧,只是他没耕地入社,是否及时分红又跟他又多少关系呢?

    苏源不想就这样放过谭雨,但更想抓到幕后的指使者,一声轻叹说道:“谭雨没耕地,合作社能否及时分红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你旁敲侧击的问他是不是有人指使他。”

    吴春波应声,放下电话,客车就已经到了地方,苏源下车拉了一下衣领不让风从领口透进来,也不回家去看被泼了血的门口,就往乡政府走去。

    苏源家门口被人泼血的事还没传出去,他一进乡政府就给刘宝利拦在办公室门口,呵呵笑着问道:“苏县长,党政办公室主任的事是不是该确定了,孙广海这人都考察快一个月了,我看他跟刘全没差多少,多给他些时间总会越来越适应的。”

    苏源对孙广海这人还是有些好印象的,笑了笑说道:“老孙的工作能力我也认可,但思想觉悟上你一定把好关,不能再发生刘全这样的事。”

    刘全之后,乡党政办公室主任人选县委全权交给苏源来定,苏源忙于工作,考察工作他就交给了刘宝利。

    刘宝利就哈哈笑道:“孙广海思想觉悟绝对过硬,就这么定了吧,到时候苏县长去县里记得跟县委说一下?”

    苏源点点头,想到刘全又叹息了一声,对刘全的所为他还是觉得很可惜,被金钱迷昏了头脑的人总会做些傻事,苏源最近一直都在想着该如何杜绝此类现象,只是一直还未找到合适的方法。

    苏源人才刚刚进了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吴春波又给他打来电话说谭雨死活就是不说,一副很有骨气的模样,不过尽管不说,他还是确定苏源的说法,谭雨是被人指使的。

    苏源微微沉思,沉声说道:“他不说,那就好好教育一下,他认错了就先放他回去,然后你再暗中派人跟着他,看看他最近都跟什么接触,住在什么地方,确定是谁之后一起抓回去,再通知我……。”

    放下电话,苏源心想着颜丹说今年她回白河乡过年,不知她在看到谭雨之后会有什么想法,谭雨看到颜丹发财之后又会是什么态度。想想这事,苏源又觉得很是为难,当初他也算是逼着颜丹跟谭雨离婚的,本以为谭雨关个几年,却没想他这么快就出来了。这会儿他只能盼着吴春波的动作快一些,他也好再把谭雨扔进去,免得颜丹回来过年不高兴。

    想了会儿苏源又觉得头疼,刚刚把这事扔在恼后,把下边各村统计愿意加入合作社的人数文件翻开,放在抽屉里的手机就发出嗡嗡的震动声。苏源无奈拿出看了一眼,见是宋文清打过来,就把电话接起。

    宋文清直接说道:“苏源,我还没见到巨帆的代表,他们就说要去甘泉县实地考察,中午可能就会到,我也会跟着过去,你先安排一下。”

    苏源无奈的摇头,看到是宋文清打来的电话,他就猜到可能是他没搞定巨帆的代表团。

    宋文清说完,苏源看了眼腕表,心说巨帆代表团中午就到,那他就得立即敢回县城,这会儿已经九点钟了,一来一回,这一上午时间就算是浪费在路上了。

    好在此时白河乡没有要事,秋收数据统计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再有几天红利就会进行分发,他也不怕再有人闹事。现在只剩一些琐碎而繁杂的小事,刘宝利已经在准备秋收总结大会,动员各个村委会做好各村百姓的工作,争取说服所有百姓全部入社。此时下村的工作组已经分配完毕,十九村除去兴国村之外共计十八个村要走,全乡共计九个小组,每个小组两个村要走,这工作量也着实不轻。

    苏源起身去隔壁办公室跟刘宝利说了一声有事要回县城,回头又去合作社办公室,从姚丽雅那里问了一下最近是否有村屯主动表态愿意入社,得知全乡十九个村,主动表态加入合作社的只有武卫村。

    有一个主动加入的总比没有好,下村工作组的工作量就会减轻一些,苏源淡淡一笑说道:“县里有外商代表团过来,这边你先忙着,有事就找刘宝利,等我处理好县里的事就回来。”

    姚丽雅点头看着苏源转身离开,不禁心里感叹自己拿的钱不多,尽管有分红,但工作也确实太多了一些,担子实在太重。苏源这个挂名的合作社理事长,倒是悠闲的每天见不到人,心说等他回来一定要他给她增加人手。

    乔羽开车载着苏源赶回县城,车刚刚进了县政府大院,宋文清和巨帆集团代表的一排车队也开了进来。

    宋文清通知苏源先准备一下,苏源却是不想大张旗鼓没跟任何人说,县政府大院突然开进来十几辆豪车,让在办公楼办公的公务员们都很是诧异,纷纷探出头来。王恒听说之后也站在窗口,看到宋文清从车里出来,突然心里就咯噔一下,心说他的大考终于来了。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