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砸车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在初静出道前两年,某些采访中她从未否认跟廖晗的关系,但没有的事被人乱说,她很是恼火,此时她成熟美艳的脸蛋绷紧,想反驳却是给她身后的助理拉住。

    苏源承认当初的廖晗也很花心,不过他花心却不风流,更不下流,上学时除去跟颜丹抑制不住发生过关系之外,无论是与初静还是白冰的交往,都仅仅是拉拉手,就连接吻都是蜻蜓点水。

    苏源更是恼火曾宇阳当着众人的面说白冰和初静的不是,不做多想伸手就在他脸上恶狠狠拍了一巴掌,打的曾宇阳有些迷糊,眉头紧蹙说道:“曾宇阳,你管好你这张臭嘴,别以为有两个钱就了不得了!”

    曾宇阳没想到白冰丈夫会为了一个戏子当众打人,让他在诸位校友面前扫了面子,揉了揉脸随即破口骂道:“你算什么东西?看我不弄死你!”说话间就伸手去打苏源,却是被苏源又打了一巴掌在脸上,他就恨恨的瞪眼盯着苏源,心知他不是苏源对手,又拿起电话叫人,一副不弄死他不罢休的架势。

    苏源不管他电话叫人,在京城除去家里几个长辈,他还真不怕谁。回头笑着跟初静说道:“你回去吧,这事我处理。”

    刚刚在楼梯口,初静还以为这人也是曾宇阳请来的,却没想到他是白冰的丈夫,也根本没想到在曾宇阳为难她时,白冰的丈夫会帮她出头,初静心里感激,却也不想苏源因为她得罪了人。

    此时,初静想走却是不敢走更不能走,她身在娱乐圈,有些事不是她自己能左右的,当初她说不向任何人低头,可是面对事业的不如意,她不想得罪了曾宇阳从而断送了未来,更不想让一个陌生帮她解决麻烦。

    初静不走,苏源无奈轻叹一声,心说自己多余管这事,想上楼去接白冰离开,却又不想就这样把她丢下给曾宇阳侮辱。

    这时,楼上的人听见楼下的争吵,所有人都走下来,白冰也赫然在列,她身边跟着她的是她大学室友石楠楠。

    看到苏源站在人群里,白冰也不管刚刚发生什么,就撇开石楠楠笑着走上前来,给石楠?石楠楠介绍。她压根没想到楼下发生争执的是苏源,见初静在苏源身边,又笑着跟她打了招呼,然后才伏在苏源耳边低声说道:“好无聊呢,我们回去吧。”显然她对那些男生谈他们的成功之道不感兴趣。

    苏源点头拉起白冰的小手,扭头又跟初静说了一句道:“你还不走?难道等着他欺负你?”

    白冰只听见楼下的争吵,不知具体发生什么,听见这话回头看了曾宇阳一眼,见他怒视着苏源才知道是他们之间发生了不愉快。

    上学时,曾宇阳经常找廖晗的麻烦,白冰就极为讨厌他。刚刚白冰来时曾宇阳还戏谑的调戏了她两句,这会儿苏源在场,她也不管发生什么就冷声说道:“曾宇阳,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说话做事都小心点。”

    随即就拉着苏源往外走,临到门口才又跟发呆的初静说道:“初静,跟我们走吧,再不走,你可就要进狼口了。”

    白冰在楼上不知情,但从苏源和曾宇阳以及初静的表情,也想得出两个男人一定是为了这个女人才发生争执,虽然心里懊恼苏源到处留情惹事,但刚刚在楼上跟初静的谈话,让她对这个不出名的漂亮女星由心底的佩服,因此也不想她被曾宇阳这恶人欺负。

    初静心里讨厌曾宇阳,听见这话只是微微犹豫,心说有白冰帮忙她应该不会有太多麻烦,也不管助理劝她,就径直跟了出去,

    曾宇阳吃了亏,哪肯这就这么放人走,见人就这么走了,他直接丢下众人就追了出去。众人也好热闹,跟了出去,一众人看到苏源开了一辆奥拓,就又人低声说白冰一朵花居然插在了牛粪上。

    敢当众打曾宇阳,初静也以为苏源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可见他这车,她心里也在想他装大了,就算今晚她顺利离开,可苏源和白冰帮不上她,一旦曾宇阳找经济公司,她的麻烦那就大了。

    人是衣服马是鞍,苏源要是开一辆好车来,再穿得正式一些,曾宇阳还真不敢动他,见他的座驾是一辆奥拓,直接抄起院子扫雪的铲子拍在奥拓车的风挡玻璃上。

    风挡玻璃破碎,白冰吓得一抖。初静呆呆的站在冷夜里,穿着晚礼服的她出来时来不及穿上外衣,此刻就站在寒风里打着寒颤。

    怕曾宇阳犯傻,苏源将白冰拉进怀里,回头见初静发抖,又将羽绒夹克脱下给她披上,说道:“你上车,这事我处理。你放心,绝对不会影响到你的前途。”尽管多年不见,但苏源还是能从初静和她助理的表情,看出她怕因此影响到她的事业。

    白冰见此,也不管苏源多情,只是在他腰上捏了一下,心说回家再叫他好看。

    的确,白冰也没想到苏源会弄这么一辆车来。她见初静不动,知道她在担心,走过去在她耳边耳语了两句,这才将她推上她的车,而后又把苏源的羽绒夹克拿过来给他穿上。

    初静上了车并未离开,看着苏源站在门口打电话。曾宇阳的叫嚣让她听不见苏源说什么,她想着白冰刚刚说的那几句话,尽管刚刚听说白冰的爷爷曾经很厉害,但也觉得她刚刚的话玩笑的成分居多。初静这会儿只想到有些富人喜欢坐豪车充门面,却没想到有些人就喜欢低调,苏源尽管不是很低调的人,但这车配他的身份绝对够低调了。

    苏源先给吴念打了电话,叫她派车来接他们回去,放下电话见曾宇阳还在叫嚣着要弄死自己,看了眼风挡玻璃已经全都碎掉的奥拓车,直接就给苏羽打去电话,笑嘻嘻说道:“三哥,你车被人砸了,你管不管?”

    老爷子和大伯都催促三哥早日生儿育女,三嫂赖娟就缠着三哥造人。苏源等人一走,两人就已经睡下,刚刚才欢爱完的苏羽正是疲乏时,听见这话就无精打采的说道:“小四,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苏羽能想到一定是苏源惹事才被人砸了车,也不心疼那破车。

    苏源呵呵一笑说道:“你不管,那车我就给你扔这了,你爱管不管吧,反正是你的车,我不心疼。”

    赖娟见是苏源打来电话,靠在床头问苏羽什么事。苏羽回头在妻子半裸的酥胸上捏了一下,说道:“没什么事,你睡觉吧。”

    赖娟撇嘴躺下,苏羽起身点了支烟,望着窗外似是飘起了雪花,忽然想到他还得靠苏源帮忙说服四婶给他投资,心说不管苏源惹了谁,这次这头他一定得出,当即熄掉烟,一边穿衣一边问道:“谁他妈的脑子被驴子踢了?”

    苏源笑着看了眼叫嚣不断的曾宇阳,说道:“一个叫曾宇阳的家伙,白冰的大学校友。你应该认识吧,咱们燕京城里的后起之秀,商业巨子。”

    提起曾宇阳,苏羽气就不打一处来。苏羽之前做贸易,曾宇阳的老子曾祥就抢过他几个海外大单。苏羽去年转战房地产行业,曾祥早在他先前一步就将主业转移到房地产行业,与曾祥相比苏羽资金不如他充足,去年又连续被曾宇阳抢了几个大工程,一直愁着没机会教训姓曾的,没想到今天终于给他撞到了机会。

    穿好衣服,苏羽不管妻子问他这么晚出去做什么去,就直接对着电话说道:“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弄死丫挺的,敢砸老子的车,他活腻歪了。”

    苏源放下电话,曾宇阳的叫嚣还不停,他叫来的人也还没到。初静不敢走,这时天上飘了雪,苏源就怕白冰感冒,叫她上了初静的车里暖暖,等着吴念过来接人。

    曾宇阳见苏源放下电话,手里拿着铲子想去打人却被他身后的人拉住,说道:“别动家伙,打坏了人不好,犯不着。”

    曾宇阳看了眼苏源,把铲子扔掉,冷哼说道:“我倒要看看你丫找的都什么孙子,小爷就这等你!”

    苏源从进门只说他是白冰的丈夫,一直未报名号,众人就只当他是白冰丈夫,却没想往深想。此时,众人都一副看热闹的心态站在一旁,原本一场校友会,闹成这样,也算是另加了一番看点。

    苏源无奈一叹,回头见初静的车里,两个人模糊的影子,再见初静的助理站在车边跟自己瞪眼,他只是淡淡一笑.

    苏源坐在奥拓车前,又瞄了眼曾宇阳,冷声说道:“待会儿有你哭的。”随后也不管曾宇阳的表情,想着初静此时的情况,心说她当初的决定错了,她就该认真读完大学,毕业后找个学校做老师。

    曾宇阳不示弱,回道:“怕你是孙子,待会儿你可别认怂!”

    苏源只是一笑,不接他的话。他在燕京城某一圈里的恶名由来已久,以至于那些人都不敢轻易惹他,相比苏羽给人的印象却是和善友好,当然,那是因为没人犯在他手里。苏源年少时跟人在外面打架,苏羽底下里做的事可是比苏源要黑很多,只是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不像苏源一样认准一门就死往里钻。有些人不敢得罪苏源,是被苏源打怕了,可是那些不敢得罪苏羽的人却是给他的手段吓怕了。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