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跳河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其实,苏源也曾纠结过是全县集体搞合作社,还是各个乡镇独立运作的问题。不过仔细来说,只要甘泉县各级政府不参与到具体决策之中,不干涉合作社的发展,两者的差别不大。集体搞合作社有集体的好处,可以统一步伐来走,统一承担风险。独立运作也有独立运作的好处,一旦某个乡镇出现问题,不会影响其他乡镇的收入。但苏源担心独立运作,个别乡镇在合作社成立之初,会有个别的用人不当,从而跟不上整体步伐脱甘泉县的后腿,其次独立运作的资金,各个乡镇政府也是难以承受的。

    虽然各自有各自的好处,但苏源从心底还是希望全县能统一搞合作社,形成一个整体,以白河合作社为名。这样一来不仅仅是在贷款方面方便一些,而且姚丽雅这些有经验的人,也可以在合作社起到应有的作用,引导合作社健康发展。

    李标有意苏源今年就在全县推广合作社,但白河乡合作社才刚刚在全乡范围推广开,等到全县推广具体操作起来还要两三年时间。

    这会儿姚丽雅提起,苏源就笑了笑说道:“我希望甘泉县能以一个整体来运作。”

    姚丽雅关心这事,盯着苏源问道:“那用什么名字,全县都搞合作社,你还用白河这个牌子,其他乡镇也会有别的想法吧。”

    苏源笑了笑说道:“那就要看这两年白河乡合作社发展的程度了,白河乡合作社达到一个很高的层次,也由不得他们不同意。”

    姚丽雅认可苏源的意思,苏源继续说道:“现在提这个还过早,眼前的事是你先叫人弄张图纸出来,合作社一时半会儿不会在全县推广起来,这里也不能所有人都挤在一个餐厅里办公,虽然热闹,但闹哄哄的也影响工作状态。”

    姚丽雅应了一声,刚想问是不是给吴银宝做,就听见外边有人大声嚷嚷着有人跳河了。

    苏源和姚丽雅对视一眼,当即就起身往外跑去,苏源跑过去是想看看是否是真的有人跳河,姚丽雅则是怕苏源又要见义勇为,好拉着他不让他下水。

    乡政府在合作社?作社办公室前院,政府大楼前就是马路,而马路的对面就是白河。苏源和姚丽雅赶到时,河堤上已经围了十几个人,苏源看到河里确实有人在挣扎,但却不见有人有去救人的想法。

    听着这些人的闲言碎语,苏源有些恼火这些人见死不救、冷眼旁观,蹙眉问一边的乡亲道:“跳河的是谁?”又一边去解自己的衣扣。

    姚丽雅就知道苏源会去救人,见他解自己的衣扣,就拉着他不让他下水。

    姚丽雅死死的拉着苏源手不放,这时就听身边的乡亲们说道:“苏县长,跳河的是谭雨,刚跟人吵了两句,气不过,就从桥上跳下去了。”

    又有人跟着附和道:“苏县长,您别理他,他这样的人死了倒是利索,省着浪费国家粮食。”

    苏源瞄了眼说话之人,心里憋了团火。

    别人不救,他不能看着见死不救,甩开拉着他手的姚丽雅就弯腰去解自己的鞋带。

    姚丽雅了解苏源的为人,就不再拉他,只在一旁低声劝道:“你别去,求你了,水很冷的……。”

    姚丽雅也是个善良的女人,但是她善良也分对谁,听说跳河的是谭雨,就恨不得他死了。

    因为颜丹的请求,年后谭雨被放出来,苏源就把他安排在合作社工作,成了一名合作社的正式职工。但是谭雨一点不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下边的主管多次跟姚丽雅反应,她每次跟苏源说,苏源都说要宽容一些再给他一次机会,可是机会给了他,他却是不懂得珍惜,依旧我行我素,没有一点集体观念。

    昨晚更是让姚丽雅气恼,她手里有苏源家的钥匙,为了方便就从他家穿过回家,碰巧看到谭雨站在苏源隔壁院子里,喝了酒的谭雨看到姚丽雅还在言语上侮辱了她,说了些很难听的话。

    苏源脱下鞋子,抬头见姚丽雅一脸的担心,起身冲她笑了笑,说道:“我在现场,看到了就不能不管,何况他人还没死。再说我水性好,当年上学还拿过学校游泳冠军。”他说完就在一众人的注视下从岸边的石阶上走下去。

    尽管头顶艳阳高照,但一入水,苏源就感觉到刺骨的寒冷。四月的天还冷飕飕的,河水经过一冬的冰冻刚刚解冻,正是寒冷刺骨时。苏源不禁打了个寒颤,但他坚持着没有退缩,他怕出了意外,为了稳妥起见回头跟人喊道:“再去叫人,准备救生圈,叫乡卫生所来人准备抢救。”

    苏源往前走了几步,脚下就踩不到地了,他咬着牙往谭雨的方向游过去。苏源游泳是把好手,但在这冰冷刺骨的水里还是有些吃力,谭雨跳水的地方距离他下水的岸边有三十几米,这三十几米游下来,苏源就有些冷得吃不消,好在他平时坚持锻炼,身体基础好才没有被冰的抽筋。

    谭雨跟人吵架,被人侮辱不是男人,这才气不过跳河,但一入水他就后悔了,一边呼救一边挣扎,等苏源和姚丽雅听见有人跳水时已经过了三四分钟,这三四分钟里谭雨就已经耗尽了力气,等苏源脱下衣服只穿着内裤下河游过去时,他已经往下沉去。

    苏源没因为谭雨下沉就原路返回,游到他跳下去的位置,深呼吸一口,就潜入了水里。

    刚潜下去,他就见谭雨弓着腰随着水流往下漂去,苏源急忙蹬腿打水,几下就窜到谭雨身边,然后用尽力气扯住他的衣领往水面上拉。

    岸上的看热闹的人见苏源潜水救人,不禁捏了把汗。

    这白河里曾经淹死过无数人,前几年,几乎每年都有人因游泳溺亡,更有开春之后小孩子不懂事落入已经融化的冰层之下。倒是苏源来白河乡之后,在河堤沿岸都树立了警告牌,乡里再没有发生溺亡事件。

    苏源迟迟不出来,姚丽雅心里扑腾扑腾乱跳,深怕苏源出了意外,一张俏脸急的惨白。

    这时刘宝利和聂长远等乡党政干部也从乡政府大院出来,听说苏源独自跳下去救人,刘宝利和聂长远就急忙叫人准备接应,心里盼着苏源千万别出事。乔羽也跟在众人身后,听说只有苏源跳水救人,二话不说就脱下衣服走到河里,向岸上众人指的方向游过去。

    谭雨若是还在挣扎,苏源还真不知能不能把他救起来,或许还会搭上自己的性命,好在他此时已经没了知觉。苏源费了些力气把谭雨拉到水面时,他只能保障两人的头都露在水面之上,却是无力再拉谭雨到岸边。

    苏源并未看到乔羽游过来,只看到岸边的一群人,就大声喊道:“来个人帮帮我。”

    苏源露出水面,姚丽雅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去。

    两分钟后,乔羽游到苏源身边,将谭雨从他手里接过去,两人合力把谭雨往岸边拉去。

    谭雨被救上岸,就给现场的乡卫生所救护人员就地抢救。经过几分钟的抢救,谭雨还算命大,尽管在水里时他没了知觉,但经过抢救还是保住了性命。

    苏源脸冻得发白,嘴唇也没一点血色,等抢救过来谭雨,众人才要苏源也去医院,苏源拒绝,姚丽雅见状就叫人开车送他回家,洗热水澡暖身子。

    谭雨被救捡了条命回来,倒是苏源一回家就开始发烧。姚丽雅像个小媳妇一样,亲自伺候苏源洗了热水澡,又给他熬姜汤灌下去,苏源发了汗情况有些好转,但依旧不能彻底缓解。

    姚丽雅满心埋怨,但也无济于事,只能强行把他送去乡卫生所打吊瓶。

    天冷水寒,苏源下水之后感冒发烧,乔羽自然也好不到哪去,苏源发烧三十八度半,医生给开了药,然后又安排他住院,他跟乔羽的病床就挨在一起。

    入夜,谭雨在隔壁病房醒过来,见自己躺在病床上,听着隔壁病房里有些嘈杂的声音,他怔怔的看着望着挂满灰尘的白色天花板发呆,想着自己跳河时的情形,他依稀的记得他跳河之后还有人嘲笑他无能,之后的事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他捡了一条命回来,却不知是谁救了,这会儿他心里满是感激,想要去报答救命恩人。

    这时,护士进来看到谭雨醒了,就没好脸色的问道:“感觉怎么样?”

    谭雨听声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护士,是谁救得我?”

    护士白了谭雨一眼,说道:“你命大,苏县长不顾生命危险把你救了,他人现在就在隔壁打吊瓶呢,因为你他高烧38.5,你这人真是……!”想到苏源在病床上说的话,护士就闭了嘴。

    谭雨听见护士的话,怔怔的盯着她,很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心道苏源居然会救他?他怎么可能会救自己?他应该是巴不得自己死掉才是啊。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