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拒之门外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郑强主动提出这个问题并且表态,苏源欣慰县委常委中有人同意他的想法,笑了笑说道:“这样吧,明天我先回白河乡走一趟,等我回来,咱们开个会集体讨论一下,先把这个调子定下来,免得到推行时再有人起高调。”

    郑强端着起茶杯浅酌一口,笑了笑说道:“可以,那咱们就这样。”

    玉带村事件之后,郑强今天两次找苏源出来喝茶,只为说这一句话。其实他早看出李标和苏源在此有分歧,通过玉带村事件,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他能清楚的认识到孰轻孰重,再有周长博代表市委说那一通话,郑强更是坚定自己的想法,要跟苏源站在一起。

    两人在茶馆坐了一小时,从包房里出来,苏源看到冯芸芸抱着一只雪白的贵宾犬坐在门口的藤椅上,像宠爱孩子一样抚着贵宾犬的毛发。刚刚冯芸芸从包房出去时说去去楼上看皮皮,苏源还以为皮皮是她儿子,这会儿才知道皮皮是这只小狗。

    苏源不太喜欢小猫小狗,但这贵宾犬被冯芸芸打扮的漂漂亮亮,他也忍不住逗弄了一会儿。这时郑强忍不住困意,不等苏源离开就先乘他的专车回家。

    苏源一边逗弄小狗,一边跟冯芸芸闲聊,无意中得知她刚刚和丈夫离异。苏源没想到她是离异少妇,不想被她误会他对她有意思才留下逗狗,就要离开。临走时他又拒绝了冯芸芸开车送他的好意,一个人步行往家走去。

    路过林安安楼下,苏源抬头看了两眼,见她窗口灯还亮着,想到昨晚的暧昧,他又鬼使神差的往林安安家走去。

    苏源临到门口才想到这会儿已经过了十一点钟,他这会儿敲门,林安安一定会认为他来的目的是她。不过林安安未睡,他已经到了门口,就没有到门口不进转身回去的理由。

    犹豫了一会儿,苏源敲响房门,良久林安安才在里面小心的问道:“谁呀?”声音里有着明显的疲惫。

    苏源笑了一声,回道:“是我。”

    听见苏源的声音,林安安心头一颤,想到昨晚苏源差点得了手,不开门就站在门口??门口问道:“这么晚,你来做什么?”

    苏源呵呵一笑,又敲了一下,说道:“你开门,先让我进去。”

    尽管心里有苏源,但林安安就是不开门。她昨晚动情也是因为苏源的热吻,事情过去她就后悔当时没拒绝他,怕以后苏源会因此看轻她。林安安一直没有过要给苏源做情妇的想法,尽管小妩的亲生父亲是他,但她也不想给小妩树立个坏榜样。

    林安安倔强的说道:“你走吧,我要睡了呢。”说完就把门厅的灯关掉,人不动一下,心里也带着一丝矛盾。

    苏源从门镜看到里面的灯关了,听不见任何声音,他就靠在楼梯栏杆上吸烟,打算吸完烟就走。苏源吸过烟林安安一直没发出任何声音,他这才微微泄气的下楼。

    听见苏源下楼的脚步声,林安安这才松了口气,同时心里又些许的失落。

    苏源下楼回头,看到林安安站在窗口,他就笑着跟她摆手说再见。心想林安安的态度与昨天截然相反,应该是还没做好准备,自己半夜登门,确实有些目的性太强烈了。

    站在楼下,苏源给林安安发了条短信说了句对不起,接到林安安发回来的晚安,他这才安心回家。

    ************************

    翌日一早,周长博心里挂着吴岚的投资,他能从中沾得多少利益,一大早就离开了甘泉县。

    苏源早起去县政府转了一圈,就叫乔羽开车送他回白河乡。途中又接到李标电话,让他尽快准备下乡去做调研,而且还说他也要参与其中,他们两人一同展开工作。尽管昨天玉带村才刚刚出了事故,周长博代表市委说了那一通话,但李标还是心急明年把全县的试点搞起来。

    宋文清给苏源五年时间,苏源有心把甘泉县的整体规划做出个模样,但他却是不心急,想要一步步来。

    听说苏源最近要在白河乡忙合作社的春耕事务,李标心里微微有些不满,但又不能当面说苏源的不是。放下电话,就叫秘书安排行程,他要先去玉带村安抚人心。

    苏源人到白河乡,刚进合作社办公室,姚丽雅看到他眼眶的淤青,就噗嗤一笑,低声说道:“你该不会是半夜敲哪个寡妇门,被人家老娘当成贼打了吧?”

    苏源知道她是在说田梅,横了她一眼,说道:“别乱说。”随即又低声调笑道:“我还用得着半夜敲门?不是经常有人说给我留门吗?”

    最近一段时间,姚丽雅很是主动,不只一次跟苏源说过半夜给他留门,但苏源都当是玩笑,从没去过一次。

    姚丽雅不管身边还有其他人,面对苏源的调笑红着脸说道:“有些人就是不知足,非得半夜爬墙!”

    苏源笑了笑,没心思跟她闲扯淡,坐下去之后就问道:“刘宝利那边你通知了吧?”

    姚丽雅随即进入工作状态,回道:“已经讲过了,刘书记说乡里会安排接待,合作社这边只要出人带他们考察学习就行了。”

    苏源点头,姚丽雅继续说道:“新办公楼的事,刘书记也同意了,不过用地要花钱买,他说也算给乡里增加一点额外收入。”

    苏源笑了笑,说道:“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地皮咱们不白占。”

    姚丽雅应声,不说话低头整理文件,而后又把需要苏源审阅的文件递给他。

    苏源接过文件低头翻阅,腿就随意的伸开。由于两人办公桌面对面,办公桌下又无挡板,他的脚就碰到姚丽雅的脚上。苏源无心之举,姚丽雅却是当成苏源有意,就调皮的伸腿回蹬了一下,这一下直接蹬在苏源小腿上。

    姚丽雅穿着高跟鞋,鞋跟与小腿骨相撞,疼的自然就是毫无准备的苏源。

    苏源吃痛抬头,看到姚丽雅俏皮的盯着自己,微微蹙眉道:“不好好工作,乱踢什么?”

    姚丽雅脸上带着笑意,俏皮的回道:“是你先踢我的,我还回来怎么了?再说你就行给别人打,我踢一下都不行呀?”

    合作社近期工作尽管忙,但没有烦心事,姚丽雅的心态一直很好。

    苏源不理她,又低头去看文件。过了会儿,姚丽雅又在桌下踢了他一下,看到苏源抬头,便低声问道:“你给人打,最后吃到嘴没有?”

    苏源彻底无语,笑骂了一句,道:“你满脑子里都是什么?”

    姚丽雅咯咯一笑,更显的动人,回道:“比你纯洁那么一点。”

    苏源不想跟她闲扯,转移话题问道:“春耕的事都安排下去了?”

    姚丽雅应声点头,随即问道:“听说昨天玉带村闹事了?”

    一提起这事,苏源想到李标的心急就头疼,叹了一声回道:“有些人还是心急,好在事情闹得不大,不然真不知该怎么收拾。”

    姚丽雅点头附和道:“白河乡合作社筹备初期多困难,他们又不是没看在眼里,想用十几天就把试点搞起来,真是笑话,要是搞合作社这么容易,哪个都能搞了,不说百姓意愿这块,就是资金问题他们都没办法解决。”

    苏源心里清楚,若不是众信银行的免息贷款,白河乡合作社今年扩大经营,步伐远比现在困难。白河乡三十二万亩耕地,合作社一年的投入就是个不小的数目,若是全县都推广,仅仅是试点,所需要的资金也要比白河乡合作社要高出很多,至少此时甘泉县财政是掏不出这些资金的,于此只能求助金融机构,但贷款又不是想贷就贷得出来的。

    下乡调研、做百姓工作、跑贷款,对他来说时间有限,所以苏源心底坚持,明年的试点,他做也只做他所划出的四个乡镇。

    沉默良久,苏源说道:“李标急于明年就把全县的试点都搞起来,我最近也要下去做调研,可能会脱不开身,这边就都靠你了。”

    姚丽雅点头应了一声,随即说道:“宋文清书记给你五年时间,如今已经过去快一年了,你想把规划做出个整体来,现在还真得加快步伐了呢。”

    苏源点头轻叹一声,心说今年育种基地搞起来之后,明年再把他所有划出的四个乡镇的试点搞起来,看情况逐渐在这四个乡镇扩大规模,然后还要着手搞大豆深加工项目,这些所花费的时间怕是就要四五年时间,对他来说,时间还真是紧迫。

    苏源点头,姚丽雅不再说话,把苏源审阅好的文件放好,这才说道:“昨晚稻米加工厂被盗了,仓库丢了一些淘汰的零部件,吴春波正带人破案呢,听说是内部人干的。我过去看看,你去不去?”

    苏源微怔,心说好在丢得是废旧零部件。稻米加工厂与机械部共用一个仓库储存机械零部件,此时仓库里存放着很多巨帆集团赞助农业机械的进口零部件,这些若是丢了,就只能进口了。

    苏源点头起身跟姚丽雅同行,路上又跟她说了几条关于仓库的日常管理条例,叫她记在心里,抽空拟出来。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