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诗仙和酒蒙子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苏源前脚从李标办公室出来,郑强就跟了出来。听见身后有人叫叫他,苏源脚步停下,看着郑强脸上的笑容,他也笑了笑,心说这家伙才是只真正的老狐狸,两面都不得罪。

    苏源表情自如,郑强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跟苏源在楼道里边走边聊,聊到合作社试点时,他就表示也想亲自下去做工作,不等苏源开口,他又笑呵呵说道:“咱们做基层工作的,除去要以稳定为主,还要有足够的魄力,你可不能因为白河乡合作社的成功就沾沾自喜,躺在功劳簿不动一下。”

    苏源就蹙眉扭头盯着郑强,郑强与苏源对视看出他的不满,又急忙转移话题说道:“这事咱们过几天再讨论,刚刚接到消息说市里有一伙流窜犯很可能逃到我们县了,郭泉恩已经在调动人手准备,你这几天也别太晚出门。”

    这会儿苏源才知道,两人在冯芸芸茶馆吃饭,郭泉恩不辞而别,原来是为这事。苏源放下之前郑强的话不想,片刻后淡淡的说:“这伙穷凶极恶的歹徒手段凶残,真希望他们别来甘泉。”

    郑强笑了笑,轻拍着苏源的肩膀,说道:“市局也只是猜测,他们未必已经来了。”

    两人停在郑强办公室门口,简单又聊两句就各自回了办公室。

    苏源本有下午回白河乡的打算,在罗志豪给打过姚丽雅电话之后,他得知白河乡合作社一切正常,姚丽雅也会抽着机会明天进县城,他就放弃了来回跑的念头,打算跟她一同返回去。

    在办公室里看了一下午甘泉县西部几个乡镇的大体情况,苏源深知身上的担子很重,尽管他只想把自己划出的几个乡镇试点做起来,但是调研还是要尽可能的做到位。

    放下资料,忽然想到中午时

    郑强说他魄力不足,苏源这会儿也只能无奈的一笑。从白河乡合作社开始,可以说苏源很有魄力,但在全县推广合作社上,在李标和郑强眼里,此时他的魄力和后劲就有些不够。而从根本来说,苏源如此也是不想在第一次试水成功之后,再冒然拿全县农民的生计试手。当然合作社有了白河乡的先例,可以说很好搞起来,但是步子走的太大,中间就会丢下很多细节的东西,给以后的生产管理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丢下的东西想要以后弥补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处理不好很可能就会引起某些合作社试点的崩溃,让一切努力化为乌有。

    白河乡有了先例,苏源不急于要政绩,只想稳步走,一步一个脚印,在初期就打下坚实基础,不留任何诟病。

    *********************

    临近下班,苏源正准备去宋瑜那混饭吃,郭泉恩就打来电话邀请他出去喝酒。苏源也想通过他了解一下那一伙逃窜犯的动向,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这次郭泉恩倒是没请苏源去冯芸芸的茶馆喝酒,等他赶到四海饭店包房时,就见郭泉恩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苏源脱下外套坐下,就呵呵笑问道:“老郭,你这是被人煮了?”

    郭泉恩苦笑一声,说道:“苏县长,咱们啥都不说,就喝酒,今天管够,我请客。”

    苏源看出郭泉恩情绪上不太对头,也没想到他是哪里出了问题。两人喝酒,苏源都是小口,郭泉恩却是一口一杯,甘泉县自酿的老窖酒度数不高,可郭泉恩这样喝,也没有不醉的理由。

    抽着空苏源问出案子的具体情况,得知流窜犯已经在市江北大学城的租房里被抓,无一漏网。被抓之前,这几人还在谋划着再做几个大案,好在办案刑警效率高,不然又会发生命案。

    听得这话苏源心才算放起来。郭泉恩说完再来敬酒,舌头就有些大了,说话不话不仔细琢磨已经听不出他在讲什么。

    苏源想让他少喝,可郭泉恩端着酒杯不听劝,一杯接着一杯,一顿饭下来他一个人就喝了四瓶一斤装的三十八度白酒,而苏源仅仅是二两。

    郭泉恩醉得一趟糊涂,饭前他说请客,最后也只能苏源买单。

    等苏源买单出来,被扶上车的郭泉恩已经下车,晃晃荡荡往友谊宾馆方向走去,一步一个趔趄。

    苏源急忙跟上去拉住他,劝道:“老郭,我送你回宿舍。”

    郭泉恩回头瞄了苏源一眼,良久才似认出苏源是谁,吐字不清说道:“苏县长,你说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么虚荣?”

    苏源微怔,随即就想到冯芸芸,想来郭泉恩醉酒的原因就出在她身上,这会儿他才想到可能是冯芸芸已经跟郭泉恩挑明了。

    苏源不接话,郭泉恩继续说道:“人真是不可貌相啊,我一直以为她是个好女人,谁知她居然给人做情妇……。”

    郑强和冯芸芸的关系,苏源已经了解,两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也确实是父女,干女儿受干妈的意来这里照顾干爹,也是算是理所应当的。

    从此刻郭泉恩的表现看得出,冯芸芸并没有把实情告诉他。苏源心说这女人脑子少根弦,不过仔细一想,若是郭泉恩知道冯芸芸是名副其实的干女儿,应该还不会放弃,她不顾自己的名声,这也是说明她想彻底摆脱郭泉恩这个有妇之夫。

    郭泉恩走路打着晃,嘴里吐字不清,却是还记得去冯芸芸茶馆的路怎么走。一路走过来,十分钟的路程,郭泉恩用了半小时。眼见到茶馆门口,郭泉恩突然撒腿跑过去,进门时就直接绊倒在门槛上。

    好在晚饭时间,茶馆没有客人,郭泉恩这副形象没给外人看到。

    苏源刚上前把人扶起来,冯芸芸就从楼上下来,看到两人这副模样,就露出讶然的神色,轻声问道:“喝酒了?”

    苏源点头,叫她去泡壶浓茶给郭泉恩解酒,然后又给他按在椅子上不让他起来胡闹。

    冯芸芸泡了浓茶过来,看着郭泉恩脸红得像只红萝卜,微恼道:“怎么喝成这样?你也不管管他?”

    苏源苦笑,盯着冯芸芸美目回道:“要管也得你管,我怎么管?有心事的人喝一杯都会醉,解铃还须系铃人。”

    听到苏源的话,冯芸芸俏脸一红,心怪他口无遮拦,两人根本就没什么关系。

    这时,郭泉恩突然起身,苏源想去拉住他却是晚了一步。就见郭泉恩扑在墙壁的山水画上,一边抚摸着山水画的边框一边含糊不清的吟道:“络纬秋啼金井栏,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苏源和冯芸芸听完,不禁呵呵一笑,这首诗苏源游戏熟悉,琢磨良久才想出名字,就笑道:“这好像是诗仙李太白的《长相思》。”

    冯芸芸白了苏源一眼,她又何尝不知郭泉恩吟的什么诗。冯芸芸自幼饱读诗书,读小学初中高中阶段就发表过不少诗歌散文,大学之后更是出版过诗集和散文集,除去茶馆老板这个身份,她还是市作协的会员,现在也没断了文学创造。

    郭泉恩追求冯芸芸,自然对她的生活和工作做了细致的了解,因此为了讨好,他也抽空背了一些唐诗宋词。

    苏源呵呵笑着,冯芸芸很无奈的道:“别管他,他肚子里就那么点东西,你让他背完,他就不闹了。”看来郭泉恩已经不是一次在她面前醉酒了。

    郭泉恩又回头眯着眼念叨着:“桃李如旧识,倾花向我开。一去隔绝国,思归但长嗟。白鹭下秋水,孤飞如坠霜。去年何时君别妾,南园绿草飞蝴蝶。今岁何时妾忆君,西山白雪暗晴云……。”

    苏源对诗词研究不多,怎么听都不像是一首诗,站在一旁的冯芸芸就掩嘴笑道:“胡乱念个什么,就知道这么几句,都给胡乱编凑在一起。苏县长,你赶紧叫人把他弄走,喝了酒跑我这撒酒疯装什么诗仙李太白,我看就是没长脑袋的酒蒙子。”

    郭泉恩念叨完这几句就缩在墙角呼呼睡去,不过睡梦里还时不时的还念叨两句李白“将进酒”的诗句。

    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酒后如此德行,苏源也觉得有些好笑,真心想拿相机拍下他的糗样给他醒酒了看。

    苏源和冯芸芸两人把郭泉恩扶起来放平在椅子上,冯芸芸又叫苏源送他回去。苏源不想郭泉恩一会儿醒了再闹起来,就开着冯芸芸的车把他送回宿舍。

    苏源送人回去,回来给冯芸芸送车,茶馆已经来了一些客人,冯芸芸接过车钥匙,就笑道:“下午他都说不会再来烦我了,谁知他发酒疯又来,真烦。”

    苏源呵呵一笑,说道:“你说郑县长是你情夫,就不怕他背后说你坏话啊。”

    冯芸芸无奈一笑,说道:“说去呗,反正都是没有的事。”

    与田梅相比,冯芸芸倒是洒脱,苏源心里轻笑,也就是冯芸芸才会如此,换做别人谁也不行。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