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开往江城的火车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

    明天就是五一长假,安排完手里的事,苏源拒绝乔羽开车送他去市里的好意,回家收拾了一些衣物,便独身前往火车站,买了七点钟到江城的火车票。

    甘泉县火车刚刚开通,又因为是夜晚,火车站此刻并没有多少乘客,稀稀落落细数过去不超过百个。苏源买了票之后,又在火车站附近的快餐店随便吃了一些,临近七点钟才走进候车大厅,看到候车大厅里乘客不多,心想日后客流量应该能上来。

    今年年后县交运公司购进了二十几辆新车,调整过后,甘泉县通往江城的客车车次多达每半小时一班,尽管如此,每趟都没有任何空位。尽管快,但乘坐客车费用相对高一些,如今火车开通,不急的人一定会选择乘坐火车。

    苏源要乘坐的这趟火车从满城而来,目的地是辽东的东港市,行驶到甘泉县微微有些晚点。苏源上车时,车厢内已近满客,他按照车票找到自己的位置,就发现位置给其他乘客占了。坐在他位置的是位三十几岁的女人,看到苏源拿着票过来,她就笑呵呵说道:“老弟,咱们换一下吧,我的就在你背后。”然后又指了指她面前这几个人,意思是说他们是一起的。

    苏源回头看了眼后面的位置没有人坐,对面只有一对中年夫妇,就问她去哪里,得知两人目的地同为江城,索性就交换了车票。苏源按着票坐过去,他对面的一对中年男女也不抬头,两人看似经历了很漫长的旅程,正靠在椅背上打盹。

    因为是小站,火车停留的时间很短,苏源坐好,火车就缓缓启动,他身边无人,就把随身携带的包放在一旁的座位上,然后又从包里拿出刚刚在站外买的报纸来读。

    车厢里大半是从起点上车的旅客,一路旅途劳累,车厢内显得很是安静,只有跟他交换车票的那几个人说话声音微微大一些,但几人也怕吵醒其他乘客,尽量压着嗓子,不过他们说什么苏源都能听清楚。

    几人随便聊着甘泉的发展,有男人就说起苏源,这时就听刚刚跟他换票的女人说道:“苏大色能有什么好,咱们县里那些俏寡妇哪个没给他玩过?我看上次给他救的那个女教师也是他姘头,也就你们男人还说他好!”

    苏源对别人给自己起的绰号还是记忆犹新的,却没想做火车也能听见有人提起,不过刚刚几人都没认出他,他也不会主动跟他们说明自己就是他们口中的苏大色。苏源一直想听一下百姓对他的看法,这会儿就索性将报纸放在桌上,假意睡觉,靠在靠椅上听着几人的对话。

    刚提起苏源的男人就呵呵笑道:“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只会抓人家的短处,人家玩谁都是双方情愿的事,又没来玩弄你,你传那闲话干啥。”

    想来那女人听见这话会脸红,苏源轻笑一声,随即就听见女人的反驳,说道:“他想玩老娘,老娘还不给他玩呢!谁知道他整天流连花丛,这个骑完又骑那个,身子干不干净?也就那些想从他身上拿到好处女人往他身前凑。”

    苏源身边还真就没有为了利益主动跟他上床的,田梅当初也是因为误会,这点他还是满自豪的。

    男人又接话说道:“你还别说,就你这姿色人家也看不上你啊。”

    两人身边的几人一阵大笑,男人又说道:“苏大色好色这都是传言,你们哪个亲眼见过?不说这事,就说他几次成为英雄的事,咱们哪个敢跟他一样不要命的去救人?要不是他,咱们甘泉县都可能给大水淹了。”

    几人赞同附和了几句,他继续说道:“苏大色比历任县长做得都出色。你们没去过白河乡,我可是经常去,就说前年吧,白河乡遭遇大水,是全县受灾最重的乡镇,郭占波和曹立坤啥事都不顶,苏大色一去就啥都解决了。再有白河乡合作社,这是全县人都看在眼里的,白河乡去年因为合作社人均收入已经超过全县平均收入,我看再有两年,白河乡的发展就得超过县城。”

    这男人说完,那女人就不再接话,显然她对这些都不了解,只听人传过苏源的风流韵事。另外一个男人接话道:“老孙,听说明年全县就要都搞合作社,有这事没?”

    这个给人称为老孙的男人笑了笑,说道:“苏大色跟李标和郑强关系不和睦,我看这事难成。苏大色有意推动合作社,但是李标和郑强,一个是县委书记一个是县长,他们捞不到好处和功劳,怎么可能让他顺顺利利推动?他们都没大局观啊,要是我市委书记就让苏大色来当家。”

    这时那女人才接了话,说道:“听说玉带村村民闹事就是李标和郑强搞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苏大色的动作。”

    苏源听见几人的对话不禁轻笑,吃饱了饭的人几乎都会讨论民生和政治,聊些上层的勾心斗角等等,不过这个版本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不管他们怎么说,自己的名声倒是比他做县局副局长时好了很多,不说得到全县百姓的拥戴,至少应该也有四分之一吧。

    几个人又闲扯了一会儿,火车才走了不到一半,为了打发时间就从售货车买了扑克牌来玩,苏源听不见几人的对话,也继续拿起报纸来看。

    火车晃了许久,在一不知名小站停下,又相继上了一些人,不过苏源身边却是一直没有人过来坐,他也难得悠闲的翻着报纸,正好看到白河乡合作社刊登的招聘启事,仔细留意了一下,这时就听有人站在身边说道:“麻烦你把东西拿开一下,这是我的位置。”语气微微有些生硬。

    苏源抬头就见说话人是县委办主任胡金生,他夹着公文包站在身边,手里还摆弄着手机。

    见他并没看自己,苏源也不恼他的语气,笑着把背包拿起放在头顶的行李架上,这才问道:“老胡这是在哪上的车?”

    胡金生听见问话看过来,看到苏源当即露出一副惊讶的神色,又连忙堆着笑说道:“苏县长,您怎么在这儿?”

    苏源坐下,笑着回道:“去市里跟老婆过长假。”

    白冰调去市行工作,在县委不是什么秘密,胡金生坐下呵呵一笑说道:“苏县长真是辛苦,这几年来一直跟爱人分居两地。”

    苏源笑了笑说道:“辛苦是辛苦,不过距离产生美。”想到待会儿就能见到白冰,他心里不免有些激动。

    胡金生笑了笑,心想白冰即使不在甘泉,他身边也不少女人,嘴上却回答苏源刚刚的问题道:“我老婆孩子吵着长假出去玩,他们下午就坐客车走了,我这下班才赶上火车跟他们在市里汇合。刚在那边跟朋友聊天,这站点上人没了位置,我才过来,要知道苏县长坐这儿,我早就回来了。”

    两人的对话声音不大,不过背后的几人也听得清楚,听见有人叫苏县长,就有个男人装做起身活动筋骨向这边看过来。苏源抬头与男人的目光对视,他就躲闪过去,随即那边打牌的声音也小了,显然对刚刚他们在谈论苏源的事有些心悸,怕他追究。

    苏源不管那几人,跟胡金生笑道:“长假出去玩玩也好,不过黄金周去年才开始提出,经过这一年的发展,现在正是热门,我看今年所有景区都得人满为患,出去玩也是遭罪啊。”

    胡金生不答话跟着点头,这时苏源就问道:“李书记长假不休息,还在乡镇调研,老胡回来也要跟着吧?”

    胡金生是王恒提拔起来的,但是李标对他的信任也是由来已久,王恒调走之后,现在他就是李标的心腹爱将,对苏源和李标之间的矛盾胡金生心知肚明。听见苏源问话,他笑了笑含糊其辞的回道:“应该会吧,不过还得看李书记怎么安排。”

    李标的想法县委里明白人都知道,他亲自下去调研,为的就是从苏源手里抢功。尽管苏源从来没想过独享,但他最近的思路给人的明显感觉就是不想其他人参与进去,胡金生跟李标接触的多,受他影响也大,自然也同样认为。

    苏源多次跟李标和郑强表示操之过急很有可能最后不好收拾,但他平日跟胡金生的接触机会不多,相对和政府办主任张贺的交流,胡金生就少很多。尽管知道他是李标的爱将,但火车进站还有一段时间,苏源也想跟他聊聊,顺便看看他是如何看待此事。

    苏源说完,胡金生心想他搞白河乡合作社时也是冒着巨大的风险,为什么到全县推广时就不肯冒风险了呢,一定是不高兴其他人参与进来,才借口只搞几个试点。不过表面还是笑着说道:“做任何事都有风险,只要能把前期工作准备好,我想任何风险都会减到最小吧。”

    胡金生的态度明显是支持李标,苏源听见这话只是一叹,也不怕他把话传给李标,说道:“我不赞同全县所有乡镇同时搞合作社试点,就是怕前期工作做不到位。”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