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唾液能消肿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

    宋文清给李标施压,要全县在合作社方面跟着苏源的脚步走,而苏源只划了四个试点区域,如此城南镇的合作社试点,对李标和袁泉来说就显得尤为重要,两人都想把利益最大化,苏源的建议却是将两人的利益缩减到最小。

    袁泉沉默良久,叹着气回到车上,从车窗看到苏源还坐在路边,悠闲的像个没事的人,又无奈叹了一声,心说城南镇搞合作社试点还得靠李标出头。

    看着袁泉的车子开走,苏源感觉微醉后吹了风头更晕。原地坐了会儿,手又被蚊子叮了两口,不想在这儿喂蚊子,他这才起身沿着人影寂寥的马路往家里走去。

    县城街道九点钟已经没太多行人,苏源压着马路慢行,走出不足十几米,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叫道:“苏源?”

    苏源应声回头,就见田梅从二六自行车上跨下来,脸上带着一丝惊讶的笑意盯着自己。

    五一假期后一直到今天,苏源都在白河乡忙碌,这还是第一次与田梅见面。看到田梅他眼前一亮,原本酒醉脑子就不清醒,看到美人后的兴奋更让他大脑充血。

    苏源嘿嘿笑着,晃着身子向路边的田梅走过去,趁她没注意就吻在她街灯下都显得娇艳红润的唇上。

    田梅给苏源的行为吓了一跳,又怕有人看到影响不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更怕他在街上胡来,急忙往后退了一步,扶着自行车的手也随之放开。自行车没了人扶就向苏源倒过去,苏源醉酒后,反应比平时慢上一拍,没等他躲开,自行车就倒在他身上,车把手正好就砸在他两腿之间。

    给这一砸,苏源酒顿时就醒了,头也不晕了,只剩下钻心的疼。车子给他气恼的推倒到一边,人就捂着裆部蹲了下去。

    田梅被他一吻就只顾着惊慌,四处看有没有人看到,却是没留意苏源给车子砸到了要害部位。眼见他蹲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模样,气鼓鼓的撇嘴说道:“你就会装,没人理你。”

    田梅扶起车子就走,骑出去两步不见苏源追上来,这才停下来,回头见他还蹲在地上,又气鼓鼓走回到苏源身边,说道:“还装,赶紧起来回家去。”说话间手摸在苏源额上,手心瞬间就给他的冷汗沾湿。

    田梅这才知道苏源不是装样子,就怕他得了急性阑尾炎,慌张的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打电话叫急救车……。”

    苏源**部位给自行车车把砸了一下,哪好意思去医院,忙伸手拉住田梅,喘着粗气低声说道:“不用叫人,你骑车带我回家。”

    田梅不知苏源到底怎么了,见他不去医院,就推过车子把他扶到后座上,小心翼翼的跨上车子往苏源家骑过去。

    给田梅扶上楼之后,苏源感觉不是那么疼了。一张脸还有些惨白的他,坐在沙发上冲不知到底怎么了的田梅瞪眼,微微气恼道:“你想我绝后啊。”

    田梅见苏源双手捂着裆部,知道有可能是自行车撞的,红着脸不好意思道:“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我给你看看吧?”

    苏源微怔,随即放开手苦着脸说道:“你先给我检查检查。”

    田梅红着脸解开苏源腰带,退下裤子和内裤,见以前在她身上耀武扬威的坏家伙,这会儿软趴趴的堆在那,伸出手在上面晃了晃,怕他又乱来,最终还是没主动握上去。

    平时什么样,现在又是什么样,苏源最是了解,见这会儿在美人面前都没任何反应,伸出手就拉着田梅手握上去,心里也有些担心,说道:“你看都肿了。”

    田梅把苏源那进出过自己身体的东西拿在手里,确实发现没任何反应,咬着嘴唇沉默片刻,说道:“要不咱们去医院看看吧,这事不能耽误。”

    尽管被砸的时候疼,可上楼之后痛感消失,苏源本以为没什么事了,只是想捉弄一下田梅,可是这会儿给她握在手里都没任何反应,他真怕这东西不好使了,像谭雨说的那样,以后只能用手和舌头。但对去医院他还是很抗拒,县医院那些医生哪个不认识他?他真不好意思过去,若是他去了县医院,不出一天,全县都得传出他不行的消息,他这脸可真就没地放了。

    苏源摇头,低头见田梅细长的手指轻轻撩拨着,自己还是没一点反应,很是心急,就说道:“要不你用嘴巴试试,听说唾液能消肿。”

    田梅瞪了苏源一眼,啐道:“臭流氓,都这样了,还打歪主意。”随即就低头看着她手里一直软软的东西,尝到过苏源甜头的她,真心不想他真的有问题,犹豫良久,就红着脸低头吻了上去。

    田梅第一次给他用嘴,苏源感觉到被湿热的口腔包裹着,细嫩的舌头在上面轻轻的舔弄,看着田梅半边绯红的俏脸,心里不禁有些亢奋,这一亢奋不要紧,只是瞬间刚刚还软趴趴的东西,就挺得老大。

    苏源有了反应,田梅皱眉就把那东西吐出来,红着脸啐道:“再不信你,满脑子下流东西。”

    再见苏源得意的笑着,伸手又气恼的在那东西打了一下,也不管他叫疼,转身扭着臀就往洗手间跑去。

    这东西没问题,苏源刚刚还紧张的心也收了回去,系上裤子听见田梅在洗手间里干呕,轻拍了一下脑门,就过去敲门,说道:“梅子,我真不是故意戏弄你。”

    田梅听见苏源说话,打开门红着脸说道:“讨厌,以后这事别找我,去找你的宋瑜和叶无双去。”说完拎着包就往外走去。

    尽管苏源不想在家里跟田梅发生关系,可近月不见,也不想她就这么走了,走过去拉住她的小手,笑着说道:“陪我坐会儿,待会我送你回去。”

    田梅手给苏源拉着手,抬头见他的笑模样就觉得脸红,摇头拒绝道:“不早了,我妈和小妩还在家等我呢。”

    苏源不放田梅走,笑着把她拉到怀里,说道:“就坐一会儿,咱们聊聊。”

    田梅给苏源强抱回沙发上坐下,怕他又来打歪主意,说道:“有什么事快说,快十点了呢,待会回去我妈又要唠叨。”

    苏源手拉着田梅的手,呵呵一笑问道:“刚刚你去哪了,怎么从城南镇方向回来?”

    田梅摇头不语,又有些不高兴道:“你还关心我啊?”

    苏源看着她像个小女孩一样跟自己发脾气,嬉皮笑脸说道:“就是不关心别人也得关心你啊,你也知道我最近一个月都在忙着合作社春耕……。”

    田梅横了苏源一眼,伸手在他胸口打了一下,说道:“鬼才信你。”

    苏源手环着田梅的腰,让她坐到自己腿上,说道:“让我抱抱,一个月没看到你了……。”他这会儿确实想试试自己的小兄弟是不是真的没事。

    苏源话没说完,敲门声突然响起。田梅急忙从苏源怀里挣开站起来,苏源看着门口也不知这么晚谁还来敲门,两人又对视一眼,他就让田梅去卧室里躲躲。

    敲门声不停,等着田梅进去,苏源走到门口从猫眼里见到李标站在门口,心说他醉酒不好好睡觉怎么跑这儿来了?

    苏源不好装作不在,开了门将李标让进来,笑道:“李书记怎么来之前不说一声?”

    卧室里田梅听见是李标来了,就把嘴撅起,心里叹气盼着他快点走,想给老妈打个电话,却是发现她的包还在客厅沙发上。

    李标此刻还满身的酒味,苏源给他倒了茶,两人在沙发上坐下。

    李标四处打量几眼,就笑着说道:“晚饭时我就想说这事来着,一直给袁泉和严广柱这两个老混球灌酒,没空出时间来说。刚醒了,想着这事没说,搁在心里我就睡不着。”

    李标和郑强有意分担他的负担,罗志豪套话的能力超强,又从孙占山和杨文海嘴里得知郑强有意李标开口说这事,而李标也有意郑强提出来,两人都不想来做这个“恶人”。

    苏源知道他不会说这事,就笑着问道:“什么大事还劳烦李书记亲自跑一趟?电话里不能说?”

    李标端着茶杯浅酌一口,说道:“宋书记跟我说过,搞合作社步伐不宜过大,我仔细想想也是这么回事,但城南镇干部和百姓在搞合作社试点上表现的很是积极,调研我也做完了,所以我就想明年把这个试点做起来。”

    李标说完抬头盯着苏源,见他没有吃惊和不高兴的表情,知道他反对城南镇合作社试点,又笑了笑说道:“城南镇搞合作社需要大量资金,但咱们县农行和信用社这块放不出太多贷款来,我知道你跟省里众信银行关系不错,就想你问问众信方面还能不能给些免息贷款。”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