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一笑泯恩仇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尽管没打过交道,田野也知道苏源是宋文清的爱将。田远方不说实话,田野听说苏源当街调戏女学生,还打了儿子就来找宋文清出头,却没想最终是儿子骗了自己,他面子挂不住直接走掉。

    宋文清认为是苏源的话惹恼了田野,在两人离开之后,就有给他上一堂思想教育课的想法。苏源见此只把自己来江城的目的说出,简单跟他聊了会儿合作社的事,借口晚上要见合作社过来的人,饿着肚子也不留下吃饭就直接跑掉。

    苏源刚出市委大院,停在路边给邱灵儿打电话,就见田家父子的车才从里面开出来。江城权力的顶级人物几乎都住在市委大院里,他不晓得这两人从宋文清那里出来之后又去了哪里。不过他也不多想,田野就算是想伸手到甘泉县,也得通过宋文清的同意。

    看着老式皇冠从自己车旁开过去,苏源接通邱灵儿电话就笑着问道:“你们在哪?”

    邱灵儿和韩思偲在路边被苏源扔下,两人虽然之前不认识,还是一起坐下来吃了晚饭。聪明伶俐的邱灵儿从单纯的韩思偲口中套话,得知了苏源跟她认识的经过。这会儿两人才刚刚吃了晚饭从小餐馆里出来,排除掉韩思偲跟苏源的关系,邱灵儿这会儿已经将这单纯漂亮的校花当成了自己的小姐妹。

    两人约好了地点见面,苏源车子启动缓缓开到路口,就见田野的车子追了别人车的尾。田野坐在车里不动,田远方正在跟被追尾的车主交谈,交警却是不见踪影。

    田远方跟被追尾的车主交谈,路上堵了长长一排车,他们无法解决,这些人就只能等着。苏源回头见后边无法把车倒出去,就无奈的坐在车里看着田远方如何处理这事。

    被追尾的是一辆普桑,车主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苏源距离较近,听见田远方提出私了,他要给车主一千块让他去修车,车主却是不同意,双方一时陷入僵局。

    看到双方一时难以解决,苏源颇为无奈,怕邱灵儿两人在那边等急了,不见有交警过来,犹豫片刻,就下车跟那车主耳语了几句。

    车主瞄了苏源一眼,又看了眼车里坐着的田野,气势顿时败了下去,低声嘀咕道:“算我倒霉。”抬头又跟田远方说道:“你给我钱,我自己去修。”

    从市委大院出来,田野就在车里教训儿子,田远方一边开车一边被训,心不在焉的就追了尾。老子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他也不想给老子招惹麻烦,只想尽快解决此事。看到苏源跟那车主耳语,知道他没说什么好话,心里不爽快,但也痛快的掏了钱出来。

    田野在车里看到苏源,眉头挑了挑,俄尔打开车窗,强装出笑脸,问道:“听宋书记说你想修第二学位?”

    苏源笑着点头,回道:“有这想法,只是不知道江大什么时候开课。”

    田野随即一笑,说道:“你把电话给我,开课之前我通知你,你来把名报上就行。”田野清楚在职人员读第二学位,无非是想要个文凭,给以后的升迁铺路。

    面对田野的突然示好,苏源也表现出足够的气量,笑着把电话号码给他,说道:“那就麻烦田校长了。”回头见前面被追尾的车主拿了钱离开,又说道:“田校长,咱们改天再聊。”

    田远方启动车子,田野又教训了他一通,见儿子道歉,这才算是出了气。车开上江桥,他看到后视镜里苏源的车子一直跟着自己,田野犹豫片刻,就把电话拿出来给苏源打了过去,希望能找个地方跟他聊聊。

    田家父子从宋文清家里出来,转头就去了市政协主席江峰的家,在江峰家里他碰巧遇见薛明礼。从薛明礼口中他得知苏源的背景和以往他在白河乡以及甘泉的一些事,就怕苏源背后做小人,揪住他儿子当着众人面说他家有的是钱这事不放,给自己带来大麻烦。刚刚在路口他主动搭话,也是想跟苏源把关系打好。

    电话响起,苏源就以为是邱灵儿等得不耐烦了,见是陌生号码打进来,没多想就接了起来。听见田野的声音,苏源往前看了眼,两人聊了几句,他就把电话挂断,跟着田野的车子下了江桥,开到江心区一家茶馆前停下来。

    田远方跟着老子去江峰家,也听说了苏源的背景,之前他只当苏源是个小小的副县长,不把他放在眼里,这会儿却是明白就是他老子在苏源眼里,都是不值得一提的。田野下车,田远方就一直坐在车里不动,不想再跟苏源打交道。

    苏源跟田野进了茶馆,在一处靠窗的雅座坐下,点了茶水后苏源瞄了眼窗外,这才回头笑问道:“田校长有啥事?”

    田野推了推眼镜,笑道:“今天的事小儿的不是,还希望小苏县长不要放在心上。”

    苏源侧头看去窗外,见田远方坐在车里吸烟,不时的往这边看过来,不禁在心里一笑,心说这小子以后应该会安稳了。苏源不是蛮横不讲理的人,知道宋文清很重视跟田野的关系,自然不会再对他无礼,笑道:“小孩子不懂事,我怎么会记在心上。”

    田野见苏源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不知他心里在琢磨什么,又道:“我工作忙没时间管他,这孩子都给他妈惯坏了,不知天高地厚,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管教。”

    苏源心知田野一定是怕自己揪着这事不放,影响他的仕途,心里暗笑宋文清都不管,他哪有那闲工夫管这事。沉默片刻说道:“我跟他这年纪时比他还不如呢,田校长这样说我都觉得无地自容了。”

    苏源此刻笑得真挚,田野听见这话就是一笑,想起薛明礼所说苏源高傲不好打交道,心里却说这人倒不是薛明礼所说那般,还是满随和的一个年轻人。

    田野对苏源的印象开始转变,说话就随意了很多,两人聊了半小时,相互了解了一些,确定苏源不会再揪着这事不放,他彻底放下了心。

    这时,苏源电话响起,他起身出去接了电话回来,就笑着跟田野说道:“田校长,合作社那边来了人,我要去安排一下,咱们下次再聊。”

    田野看了眼时间,随即点头说道:“那就不打扰小苏县长了,我也该回家了。”

    苏源先从茶馆出来,站在皇冠车边从车窗给田远方扔了支烟,笑着说道:“你要是还记仇,就下来踢我一脚。”

    田远方见苏源向自己走过来,还以为他要找自己麻烦,见他主动搭话,就忙不迭笑道:“没事,没事,早不疼了。”

    苏源见此就笑着说道:“那咱们这仇就算了啊。”

    两人聊了两句,苏源开车离开。田野从茶馆出来上车,问儿子苏源跟他说了什么,然后就笑着说道:“回头你去跟那个女生道个歉。”

    田远方回头看了眼老爸,尽管觉得给女生道歉丢面子,还是点头应下。

    ***********************

    苏源来到江心广场,就见邱灵儿和韩思偲两人手拉着手站在江堤边,很是亲密的聊着,心说女性之间的友谊来得倒是快。

    看了会儿,苏源下车蹑手蹑脚走去两人身后,听见两人聊着学校里的事,就笑着问道:“等急了吧?”

    邱灵儿和韩思偲同时回头,看到苏源,邱灵儿撅嘴问道:“你去哪了,慢死了。”

    韩思偲脸上则是露出一丝迷人的笑,在斜阳下无比清纯。

    苏源笑呵呵回道:“你们校长找我,被我教训了一顿。”

    见苏源没正行,邱灵儿撇嘴一笑又伸腿去踢他,韩思偲却是惊慌道:“他……,你没事吧?”

    苏源淡淡一笑,看着她明亮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担忧,又见她的发丝给微风吹乱,伸手想帮她将被吹得翘起的短发理顺,手伸出去看到邱灵儿瞪眼又缩了回来,说道:“没事,田远方过几天应该会主动给你道歉的。”

    韩思偲嘴唇动了两下,随即摇头说道:“不用呢。”她真怕再见到田远方。

    邱灵儿接话道:“道歉怎么行,要他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检讨才好。”这事跟她没什么关系,她唯恐事情闹不大。

    两人一个古灵精怪,一个乖巧懂事,性格如此鲜明,苏源盯着两人看了两眼,旋即又安慰道:“以后没人会再骚扰你了。”

    不等韩思偲应声,苏源肚子饿得咕咕叫了两声,就捂着肚子说道:“我饿了,陪我去吃饭吧。”

    邱灵儿就接话道:“去你家,我做给你吃。”

    白冰不在家,苏源倒是不介意将两人带去家里,只要两人不留宿怎么都好说。

    车开到巷子里,韩思偲一直很安静的不言语,只在心里记着路怎么走。邱灵儿见苏源换了住的地方,就皱眉撇嘴说道:“你怎么搬家了?还想晚上跟思偲住你家呢。”

    俄式别墅的钥匙苏源还给了吴念,不过她临回京之前又扔给了白冰,叫她有空过去看看,别给贼惦记上。苏源不知家里还有那边的钥匙,就笑着回道:“这可没你的地。”

    邱灵儿撇嘴,盯着韩思偲看了一眼,回问道:“没我的地?那有她的吗?”

    韩思偲俏脸又一次泛红,怕给两人看到就急忙把头低下去,心说还好他搬了家,不然夜不归家,真不知明天怎么跟父母交代。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