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突如其来的大火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天彻底黑下来,忙碌了一天的农民归了巢,乡夜一片寂静,只剩下远处的蛙鸣和近处虫叫在耳畔回响。

    租房里没有电视,更没有收音机,三个大男人的漫漫长夜着实难熬。

    有蚊子觅着亮光从纱窗缝隙钻进来,坐在床边想着六叔和六婶现在会是如何心情的苏源,不知不觉中被叮了两个包。他轻轻拍了一下被叮了的手臂,走去窗口将纱窗的缝隙用图钉钉好。然后出神的望着窗外的夜色,片刻后才拿出手机给白冰打过去,得知她刚刚出差回来,又一次错过见面的机会,苏源心里满是可惜。

    放下电话,苏源准备早睡,就见乔羽和梁兵两人拿了扑克牌,叫他过去斗地主。

    苏源也不扫两人的兴致,说好输的明早请吃早餐,就围在租屋里唯一的圆桌边玩起来。直到十一点钟,周围人家都熄了灯,苏源也有些困倦,就建议大家早点休息。

    梁兵和乔羽两人赢了嘻嘻哈哈收了牌,就躺在北面的炕上睡下,把南面靠窗的单人床留给苏源。

    苏源端着盆子出去打水洗脸,出门听见外边有嘈杂的声音,抬头就见南面不远处起了火,此刻正火光冲天。

    苏源怔了片刻,觉着起火的地方像是齐玲玲的饭店,回屋就把乔羽和梁兵叫起来。三人跑过去,只见起火的正是齐玲玲饭店的后院——他们昨晚留宿的地方。

    火势很大,已经开始蔓延到饭店这一侧来,饭店房顶的一角已经有微星的火光,好在饭店与周围住户有些距离,不然火一定会殃

    及周围。

    此刻饭店大门外围了很多人,多是在看热闹,参与救火的却是不多。苏源一面在人群里找着齐玲玲一面叫人参与救火,他的话让有些人动了起来,却是一直找不到齐玲玲。

    苏源大喊了几声,再不见她人,就从饭店正门跑进去。后院起火,电路也早烧掉,倒是因为后院的火光,他能看清店内的一切,四处扫了两眼,不见齐玲玲,便朝通往后院的门走过去。

    乔羽跟着跑进来,见他要往后院去,急忙拉住他,劝道:“苏县长,危险。”

    两人正在争执时,就听齐玲玲说道:“你们做什么?不要命了?”

    苏源听见声音,悬着的心放下来,回头见她从吧台里起身走出来,蹙眉问道:“起火了不躲出去,你在店里做什么?”

    家里起火,烧了房子,店铺也要被烧掉,齐玲玲此时倒不像有些人大哭大叫,反而是出奇的从容。她面无表情晃了晃手里的本子,说道:“我回来拿账本。”

    苏源摇头叹了一声,怕火势迅速蔓延,急忙拉着齐玲玲出去,走到大门口才说道:“你真是……。”

    齐玲玲望着起火的方向,回问道:“我真是什么?”

    苏源无奈轻笑一声,说道:“要钱不要命!”

    齐玲玲不以为然的一笑,说道:“房子烧了,饭店也可能被烧掉,我不抢账本出来,以后还怎么活?”

    苏源不答话,这会儿有人看到齐玲玲出来,都过来问她的安危。齐玲玲给人围在中间,苏源就开始指挥人救火。后院的房子烧了,饭店还只是房顶一角起火,他想保住饭店,将损失减到最小。

    看热闹的不下百人,救火的算上苏源三人,却是只有三十几个青壮年。后院的大火已经控制不住,但是这三十多人,只是几分钟就将饭店房顶一角的火扑灭,然后又往房顶浇水,防止沥青防水卷材铺盖的房顶再赶再起火。

    救火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饭店后院的房子被彻底烧成了灰烬,火才逐渐的熄灭,现场只剩下焦黑一片和呛人的烟灰味道。

    从房顶下来,苏源又指挥这些青壮年就地挖土,将明火掩埋,一众人一直忙到凌晨三点钟,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才算熄灭。苏源也得偿所愿,保住了齐玲玲的饭店。

    苏源吩咐忙了几个小时的众人回去休息,抹了把脸,见看热闹的人早已经散去,正想去找齐玲玲,就见她给孙宝华拉着往一边走去。苏源回想着刚刚救火时的场景,一直不见孙宝华的影子,这会儿火灭了他才出现,不禁低声骂了几句。

    很快齐玲玲回来,见苏源三人此刻像花脸猫一样,忍不住掩嘴咯咯笑起来,苏源就拿脏手在她白嫩的脸上抹了一把,笑道:“让你笑,烧了房子你高兴?以后可得注意点……。”

    齐玲玲撇撇嘴,心恼他像教训小孩子一样说自己,从包里拿出纸巾擦脸。

    苏源坐在饭店大门口的石台上休息,抬头见齐玲玲望着饭店发呆,问道:“怎么好端端的起火了?”

    齐玲玲摇头,回道:“不知道,要不是我发现的早跳窗出来,就出不来了呢,好在抢了存折出来,不然也烧掉了呢。”

    苏源无奈一笑,说道:“人没事就好,以后可别想着钱,发现危险要及时逃生,差一秒可能就会让你丢了性命。”

    尽管心疼房子烧掉,齐玲玲这会儿也庆幸人没有任何问题,想起只有苏源跑进去找她,又指挥救火,就由衷的感谢道:“谢谢你。”

    苏源摇头一笑,想起孙宝华刚刚叫她,就问道:“孙宝华刚刚问你什么?”

    齐玲玲回道:“他就问人有没有事,我说都没事,他还有些惊讶,神经病一样。”

    救火时,苏源闻到浓重的汽油味道混杂在空气中,但他当时没心思多想,这会儿听见齐玲玲这话,再联想到孙宝华的惊讶,忽然认为很有可能是人故意纵火。

    沉思片刻,苏源问道:“我们走之后,夏军和孙宝华谁来过?”

    齐玲玲怔了下,回道:“他们两人都没来过,不过孙宝华的儿子孙长武来了一次,问你们还在不在我这住,被我骂走了。”

    苏源眉头紧紧蹙起,种种前因串联在一起,他断定很有可能是人故意纵火。其中多半可能是因为下午之事,引起了他们的恐慌,只是他们没想到苏源三人中午就搬了出去,而齐玲玲也侥幸从火海逃生。

    苏源不多说,回头见孙宝华又过来跟他们打招呼,他就问道:“老孙,你这是一直没睡还是刚刚睡醒啊?”

    孙宝华面无表情,回道:“听说起火了,我过来看看。”

    苏源沉声说道:“最近天气热,起火可能跟天气有关,好在火灭了。”望了两眼饭店,他又说道:“老孙,接下来的事都交给你了,我们去找个地方休息。”

    孙宝华应声,看着苏源几人上了车,车开出很远,他才拿出手机打了出去。

    ***********************

    齐玲玲尽管表面镇静,但在苏源那么一说之后,心里很是后怕,心道还好她逃得及时。远离现场,齐玲玲就在车里睡熟,车子停下,苏源把她叫醒,让她进屋去睡。车里困倦的睡着,到了屋里,三个大男人在这儿,齐玲玲却是不敢再睡,躺在床上听着苏源一个接一个的打电话,心里更是万分的恐慌。不过在她看来,夏军和孙宝华虽然可恶,但杀人放火的事他们不敢做。

    在起火之前,苏源有想法等拿到证据再动手,可是夏军和孙宝华已经铤而走险,他就得以防万一,若是他再无动于衷,这次他们没抓到机会,怕是还会再找机会害人。

    ********************

    一间屋里四人,除去梁兵没心没肺睡得像头死猪一样,苏源、乔羽和齐玲玲都无心睡眠,三人都在盼着王炳权他们过来。

    与齐玲玲此时内心的恐惧相比,苏源很是镇定,他努力想着有人纵火的可能性。起火和火被扑灭的这段时间,除去他主动给李标等人打过电话之外,没任何人联系过他。齐玲玲家里起火,火光冲天,出于常情,富裕乡干部会出面,至少会慰问他一下,可是只有孙宝华最后时刻的出现,却对他的安危无动于衷。苏源越想越觉得这场大火不是意外。

    王炳权一行九辆车近六点钟赶到富裕乡,苏源便叫乔羽开车带他们先来租屋商讨对策。

    王炳权等人来到租屋,见苏源几人站在院子里,瞄了眼齐玲玲,就说道:“小苏县长、小郭,咱们进屋说。”回头又跟秦志坚说道:“老秦,你也进来,再叫人把门看住,别让人进来。”

    苏源跟着进屋,片刻间人又出来,叫齐玲玲道:“齐姐,你也进来吧。”

    齐玲玲知道是里面的人有话要问她,应声跟了进去。

    苏源给三人介绍了齐玲玲,随即就说道:“她说乡里有个叫裴立忠的会计,手里有证据,不过昨天下午我去乡政府看过,没看到他人在,应该能证实人被夏军关起来了……。”

    王炳权点头,说道:“刚刚听小苏县长说了你的情况,你再把你所知道的跟我们仔细说一下。”

    齐玲玲略过夏军在她身上刻字的一段,把她所知道的大体讲了一通,人就从屋里出来。

    几人又讨论了十几分钟,最终决定对夏军和孙宝华以及富裕乡所有乡干部立即进行抓捕。尽管此时手里证据不足,就算是抓错了人,王炳权认为抓错的人很快会还以清白。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