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雨夜情事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不下雨的话乡里通往田间的小路很通畅,一下雨,泥土路就泥泞不堪,别说车子,就是人都很难走进去。

    乔羽把车子停在大道口,苏源穿了雨衣下车,看到泥泞的小路上被大车碾过的车辙,知道这是姚丽雅先前叫人运水泵过去时留下的,回头从车里拿了手电筒出来,便叫乔羽回去休息。

    下着大雨,不时有电闪雷鸣,路还很远一段距离,乔羽不放心苏源一个人过去,也穿了雨衣出来,说道:“苏县长,我跟您一起过去。”

    苏源笑着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两人便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泥泞不堪的小路上前行。苏源此刻还穿着拖鞋,走起来很不方便,最后索性将拖鞋扔掉光脚走,倒是乔羽穿着皮鞋,走起来比苏源还吃力一些。原本半小时能走完的路,两人费劲力气走了近一个小时,才看到不远处雨幕下低洼地里的车灯,也能听见水泵工作时发出的轰鸣声。

    苏源两人走到近前,姚丽雅就从大车的后座上轻轻跳下来,撑着被风吹得乱翻的雨伞,雪纺衫的下摆随风摇摆也给大雨淋湿,她却是浑然不在意,看到苏源光着脚,不禁蹙眉问道:“你的鞋呢?”

    苏源见她撑着雨伞和没撑一样,白色雪纺衫下摆已经被雨打湿,车灯下都能看到她的肌肤,便说道:“你上车,跟我说说情况。”

    姚丽雅执拗的站了会儿,见苏源和乔羽都盯着她看,白了乔羽一眼,吃力的爬上车,又将车门打开一个小缝隙跟苏源说话。

    乔羽过去跟负责看水泵的两个工人说话,姚丽雅就说道:“你去把脚洗一下,我把靴子给你穿上。”

    光着脚走起来时不觉得冷,这会儿站在泥水里倒是觉得从脚底往上冒着寒气。苏源就把脚伸进水坑里仔细清洗了一下,然后用姚丽雅扔出来的手绢擦干,穿上略微有些小的水靴,使劲踩了踩。回头又贴在车门边大声道:“梁兵和孙薇薇值班,大体情况我知道一些,现在你跟我说下具体情况。”

    白河乡合作社扩大到全乡之后,年初修整过灌渠的低洼地段倒是没有出现如此严重的积水情况。此时只有新入社的近万亩低洼地情况很不乐观,但经过姚丽雅和刘宝利等人的协调,各个村里晚饭前就已经全都动了起来,现在正在全力排水,防止发生涝灾减产。

    听姚丽雅说完,苏源抬头看下了天,伸手擦去脸上的雨水,说道:“天气预报说明天还有大暴雨,要立即安排人手轮换,你回去安排,这边我盯着。”

    姚丽雅轻笑一声,说道:“早就安排好了,等着你黄花菜都凉了。”

    苏源不禁一笑,说道:“那你就在车里待着,别下来。”

    苏源扔下姚丽雅走到灌渠边,见灌渠里水几乎注满,又看着灌渠那一侧的两台水泵在抽水,两个工人站在一旁盯着,心说还好之前干旱,不然情况比这还糟糕。

    看了几眼,苏源回到车边,乔羽跟过来说道:“苏县长,要不您和姚经理都回去吧,这边我盯着,有事我给你们打电话。”

    即使没人盯着,工人也不会偷懒,但有个人在,发生什么意外也能及时通知一下。听得乔羽的话,苏源也想回去联系各个村里,了解一下情况。回头看了眼车里坐着的姚丽雅,雨很大,隔着车窗里面看不清外面,外面也看不清里面。姚丽雅为了能看到苏源,就把脸贴在车窗上。

    苏源见她额头贴在车窗上紧盯着自己,回头乔羽说道:“我送她回去,你把车钥匙给我。”

    接过车钥匙,苏源又从雨衣里边的口袋掏出烟扔给乔羽,走到大车边,敲了下车窗,拉开车门说道:“我们回去,乔羽在这盯着。”

    之前姚丽雅不肯走,就是因为苏源,这会儿苏源叫她一起回去,她二话不说就开了车门。只是她把靴子给了苏源,此刻她也光着脚。

    见姚丽雅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脚,苏源就要把靴子脱下来给她。

    姚丽雅忙拉住他,怕给乔羽听见,蹲下来贴在苏源耳边说道:“你穿着,背我走。”

    苏源撇撇嘴,说道:“这时候还闲心闹!”

    姚丽雅当即就关了车门,鼓起嘴说道:“那你自己回去吧。”

    不下雨的话苏源能背着姚丽雅走半小时,可现在小路泥泞不堪,他真心是背不动,不禁摇头跟乔羽说道:“烟给我,钥匙给你,你回去,我们在这盯着。回去之后你去找刘宝利让他联系下面村里,把具体情况再告诉我。”

    乔羽一走,苏源走到灌渠边跟工人聊了会儿,才脱下雨衣从另一侧坐进大车的后座上。

    姚丽雅就靠过来,笑眯眯盯着他,问道:“你是不是故意把乔羽打发走的?”

    苏源伸手戳了她脑门一下,笑道:“你脑子有毛病啊。”

    苏源下乡调研一月时间,姚丽雅一直没见到他,早就想念的心里长了草。看着车窗给大雨模糊的看不到外面的人,只能看到灯光下模糊的影子,便大胆的在他脸上摸了一下,又给他擦去脸上的雨水,娇笑着问道:“你过来干嘛?不好好在家睡觉?是不是想我了?”

    女人花痴起来不分场合,苏源望着她水汪汪的眸子,心说他本可以不来的,可是一听说她在现场,他想也没想就来了。尽管一直以来,他在回避姚丽雅的热情追求,但不得不承认心里早有她的位置。

    躲过她的眸子不看,苏源扭头望着窗外模糊的两个黑影,怕一会儿擦枪走火,故意转移了话题,说道:“县里发生内涝了,好在江堤今年新建了,不然又要出大事。”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钟,甘泉县平均降水达到两百八十毫米,已经超过了历史,创造了新高。

    见苏源不回话,故意转移话题,姚丽雅便往他身边凑了凑,头依在他肩上,手臂绕过他的手臂环在一起,让充满肉感的胸脯贴在苏源手臂上,柔声问道:“你干嘛总拒绝人家,还总挑逗人家?”

    苏源心道不该留下来,但也不躲开她,笑问道:“这时候,你脑子里怎么还装着这些东西?”

    姚丽雅不答苏源话,俏皮的眨眼道:“好歹我也算是个美女,你怎么就无动于衷啊?你该不会有处女情结吧?”随即又否认道:“田梅也不是处女啊。”

    苏源想下车却被她死死的拉着,又不能大声训斥,给外面两人听见准保传不出好话,他此刻很是无奈,却又矛盾的想多跟她待一会儿。

    苏源走不掉就靠在靠背上,姚丽雅突然大胆起来,伸手摸在他两腿之间。

    苏源当即拨开她的手,姚丽雅又掩嘴媚笑道:“你救谭雨着凉生病我又不是没看过,害臊什么啊!”

    见苏源要下车,姚丽雅又拽住他,蹙眉说道:“你要下车我就喊!”

    这话着实管用,苏源即使不考虑自己的声誉,也要考虑姚丽雅的声誉。

    苏源不动,姚丽雅小手又摸了上来,咯咯笑着说道:“你说我们像不像在偷情?”

    侧脸看着她漂亮的脸蛋,苏源还是收起色心,说道:“别闹,给人知道你和我都没法见人了。”

    姚丽雅怔了会儿,随即起身将四个车门都锁好,得意道:“没人能上来了,你想对本姑娘做什么就大胆的做吧!”

    不见苏源主动,她坐回去,不想他跑掉,又主动跨坐在他身上。

    知道姚丽雅这是一个月不见他想念的缘故,苏源不禁有些无奈。感觉她跨坐在自己身上,隔着裤子摩擦,她纱料裤子中间传来热乎乎的潮气,苏源心也不禁荡了一下,双臂便环过她的后背,随着她的动作轻轻的摩擦。

    姚丽雅此刻满心欢喜,心说早就该这样主动,男人说拒绝那都是假象。她心里痒痒的,下边更是痒的如虫爬一般,又觉得隔衣搔痒实在不舒爽,就去拉苏源的裤带。

    尽管外面有两个人,但苏源被**冲昏了头,就不再像往日一样拒绝,任凭她将自己的裤子解开退下去。

    那硬物从裤子里跳出来,看着那庞然大物,姚丽雅脸上浮上一抹嫣红,又急不可耐的去解自己的腰带。腰带解开,她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两眼窗外的工人,见外边那两人都背对着这边,这才小心的跨坐上去,却是不让那硬物进入,只是让两物摩擦着。

    跟周小天分手之后,尽管跟罗志豪恋爱过一段时间,但两人只不过接了吻,从没进一步发生关系。这段难熬的日子对她来说如同被火烧一般,特别是夜晚。今天她盼到了想要的,就想仔细品尝一下,不舍得立即吞进去。

    车厢内尽是荷尔蒙的味道和姚丽雅的轻哼声,虽然只在外边摩擦,那快感也让她舒服的想要死去。她翘臀部轻轻扭着,脸如水蜜桃一般粉嫩迷人,趴在苏源耳边轻声哼道:“你怎么这么大?”

    姚丽雅这样舒服,苏源却是不舒服,正想刺进去,就听外面水泵的轰鸣声停了,尽管有雨声,但在两人心里也觉得万般寂静。

    苏源急忙将她从身上推下,拉上裤子说道:“你穿上,好像出故障了,我下去看看。”

    等着姚丽雅不高兴的穿好裤子,苏源拿起雨衣下了车,见两个工人正在抱怨,就问道:“这两个台机器都是去年从县农机公司买的吧?”

    年纪三十出头的工人回头应了一声,苏源叹道:“机器坏了,那你们就回去吧,我再叫人送来,排水不能耽搁,你们明天还要轮换,也趁机回去休息一下。”

    那人就应声说道:“苏县长,车上还有两台水泵,就是为了应急用的。”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