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即将到来的处理决定

文 / 醉梦清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特大暴雨持续了两天一夜,终于在傍晚时候转成了小雨。经过一整天的努力,甘泉县县城内百姓也算是安顿下来,至少此刻县城里,没有人再因为家里进水而无过夜之所。

    今天凌晨从白河乡回到甘泉,在水里泡了十几个小时之后,傍晚时分,苏源知道所有人都安顿下来,这才拖着酸软无力、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家中。

    刚打开门,小妩见苏源回来就要扑上来,看到他满身脏兮兮的才躲到一边,嘟起小嘴说道:“爸爸,好臭。”她总是把干爸爸的干字省略掉。

    田梅和宋瑜在厨房里忙着晚饭,田梅她妈听见小妩说话从卧室里出来,看到苏源的狼狈样倒也没给他冷脸,拉着小妩不让她靠近,嘴里说道:“先去洗洗,待会就吃饭了。”

    她倒像是个主人一样,苏源却也丝毫不介意。头昏脑胀的冲小妩笑了笑,这才在田梅她妈目光的注视下进了浴室。衣服和裤子脱掉,苏源这才发现小腿和大腿都给水泡得发白,下午从韩中礼出事地点出来后,在隔壁栅栏被铁丝刮破的大腿,这会儿已经红肿,且有发炎的迹象。

    苏源冲了淋浴,忍着疲惫和疼痛坐在浴缸里泡了一会儿,听见小妩过来敲门叫他吃饭,这才擦干身子,将受伤的大腿涂上双氧水消毒,穿上干爽衣服出来。

    宋瑜的租房也被水淹,白天时一中组织学生救灾,她作为班主任也一直跟在现场。苏源去田梅家,只见宋瑜大门锁着,然后就忙得忘了这事,倒是田梅下班之前给宋瑜打了电话,叫她来苏源家里住下。

    尽管对情敌田梅一家来苏源家里有些不高兴,更对苏源不亲自通知她而心里不爽,但她也识得大体,此时不能跟平时比,都将不快憋在心里。

    看着苏源抱着咯咯笑的小妩晃着身子过来,田梅体谅苏源累了一天,忙叫小妩从他身上下来。小妩下来,又嘟起嘴不高兴说道:“爸爸,吃饭后带我去划船好不好?”小丫头遇到水比见到亲人都欢,根本就没感觉到水的危险。

    田梅把女儿抱到椅子上,不让她胡闹。宋瑜见苏源明显没什么精神,关心的问了几句。

    苏源摆摆手笑道:“没事,都吃饭。”

    小妩就接话道:“爸爸身上好烫呢。”

    宋瑜和田梅就怕苏源在外面淋了一天的雨而感冒,都伸手去摸他额头,两人手碰在一块,回头再见她妈瞪眼,田梅就急忙收回手。

    宋瑜小手摸上他额头,顿时惊道:“哥,你发烧了!”

    苏源当然知道自己发烧,笑着说道:“先吃饭,一会儿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

    苏源坐下去,田梅和宋瑜也跟着他坐下。小妩挨着苏源,一副小大人模样给他夹菜,奶声奶气的说他这么大的人也不知道照顾自己等等,想来应该就是从她外婆那听来的。

    吃过晚饭,苏源给田梅和宋瑜两人共同服侍着吃了药睡下。尽管田梅和宋瑜都知道对方和苏源的关系,但此时在苏源家里,也不好表现的太过亲密,特别是田梅她妈还在。见苏源睡下,这两人就都出了房间,不打扰他休息。

    苏源吃了药睡下,身子才发了些汗,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突兀的响起。宋瑜听见声音急忙跑进来接,却见苏源已经接了起来。

    苏源一边接电话一边皱眉穿衣,放下电话又急着出门。

    宋瑜恼他生病也不好好休息,苏源当着客厅里坐着的几人勉强笑了笑,说道:“我没事,已经好多了。”随即又冲宋瑜撇嘴叹道:“你当我想这鬼天气出去,你老子当不当正不正,非得这时候来。”

    清江境内这两天虽然都是连续阴雨,但只有甘泉县是连续两日的特大暴雨,下午又出了韩中礼那档子事,宋文清作为市委书记,亲自下来视察情况,也是合理之举。

    听到这话,宋瑜眉头拧成八字形,想说的话顿时就咽了回去。

    *********************

    尽管雨小了,但路上的积水还要个三五天时间才能彻底排出去,苏源出门后又趟水往县委大楼走去。临进大院,看到高处篮球场那边的庞然大物,才知道宋文清是乘坐军用直升机过来的。

    苏源进入会议室,见与宋文清一同前来的不仅仅有姚光远,还有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郝云,一看这组合便知他们这是要对韩中礼做出处理,同时宣布新任命的。甘泉县这边,除去韩中礼之外,所有人都已经到齐,无论是县委常委还是非常委,一众人都端坐在圆桌旁。

    外边下着小雨,空气清新,尽管身体无力,但苏源也没觉着头晕,这会儿进了会议室,里面烟雾缭绕,跟众人打了招呼坐下,忽然又觉得头重脚轻,也不知是药起了作用,还是感冒又加重了。不过此时众人都关心市委对韩中礼的处理,心里盘算着谁会成为幸运者接替韩中礼,根本没人留意他此刻的状态。

    宋文清在苏源坐好之后就直接说道:“自从九八年以来,这是甘泉县第一次遭遇特大暴雨,好在有你们的领导,帮着百姓克服了困难,让他们都有了安顿之所,这点我从心里感到高兴,在这就表扬一句,但你们千万不要骄傲,暴雨虽然停了,善后工作还要继续。”他话锋突转,又说道:“整体是好的,但总有些个别人在所有人都与天灾做斗争时,过多的考虑自己的利益,去而牺牲别人的利益。从韩中礼这事,你们也要给时刻警醒自己的行为。”

    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继续说道:“这次我来不是为了表扬你们,也不是只为了给大家提醒,韩中礼作秀事件,要给人一个明确的交代,不管他过去工作如何,市委已经有了决定,希望你们不要因为处理决定而有其他想法。”

    众人都清楚最严重的处理是革职,若是宋文清不亲自来,这些人不会往这方面想,但是此时他出现,所有人都知道韩中礼十有**就此完了。尽管最后的处理方案还没下来,但也想得出他比当初的刘志水还要惨,当年刘志水因抗洪不力被免职,但还在县人大占着位置,从宋文清亲自下来这态度来看,韩中礼可能丢掉所有任职。

    宋文清与身边的郝云低语两句,目光扫向在座的众人,立即蹙眉问道:“韩中礼人呢?”甘泉县县委县政府县处级干部都在会议室里,这会儿他才发现韩中礼这个正主不在。

    李标一时头大,原本以为宋文清不想见韩中礼,就没派人通知,随即挠头说道:“宋书记,韩县长有些事来不了。”

    苏源瞄了李标一眼,下午韩中礼回县委接了电话之后又返回来,一直跟他在一起。韩中礼还希望他能帮忙说些话,这会儿宋文清来甘泉,他怎么可能有事躲着不来。心知一定是没人通知他,但苏源也不挑明,这会儿他头发沉,身子发虚,更有被刮破的伤口隐隐作痛。其实他很明白即使他开口,也无法改变市委对韩中礼的处分,还会平白惹得李标不高兴。

    宋文清顿时蹙眉道:“去叫他过来,做错了事就想着逃避责任!”

    出了这么大的事,韩中礼这个始作俑者居然没出现。不见人接话,宋文清突然恼道:“要不是有人通知我,你们是不是想一直瞒着?”

    他这一声彻底让所有人吃了一惊,原本李标、郑强和苏源等常委都以为是几人中的一个主动汇报,听到这话才明白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苏源尽管脑子迷糊,想到宋瑜,要不是他说起,她根本就不知道下午发生这事。传话人不是宋瑜,也不是在座的几个常委,那就是一直想要挤进县委常委的那些人,除去在座的县委常委,会议室的哪个人都有可能是那个传话人。

    沉默良久之后,李标出去给韩中礼打了电话,回来后说道:“韩县长很快就来。”

    宋文清再看众人几眼,又沉沉的叹了一声,说道:“不管怎么说,你们的善后工作做得还算不错。”

    李标看了眼低头的苏源,见他自打进来之后就一直不吭声,不知他此刻脑子里想着什么,接话道:“县委下午已经安抚了受伤教师以及家人,并且会承担相应的医疗费用,若是出现残疾,县里也会给他们安排工作……。”

    没有人通知韩中礼来开会,他人也没闲着,他知道自己犯下了弥天大错。尽管这官职保不住,但为了能让自己安心,他在饭后就去了医院,丢下县长的架子给那两个受伤教师的家属骂着。

    会议室内再次沉寂,良久后,宋文清又说道:“韩中礼还要一会儿才能到,你们谁给我汇报一下甘泉县的受灾情况。”说完目光便盯着苏源。

    苏源这会儿正难受着,根本就没听见宋文清的话。直到他身边的孟玉推了他一下,他才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孟玉示意他看宋文清那边,又眯眼看过去,很是一副痛苦表情。

    宋文清不知苏源在想什么,心说韩中礼这事千万别跟他有关,尽管见他表情痛苦,但也没联想到他生病。一直不见苏源吱声,宋文清便点了李标的名叫他汇报。

    甘泉县遭遇两天的特大暴雨,白河乡合作尽管有水泵抽水排涝,但由于雨又急又大,也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不过具体数字还在统计之中。其余乡镇情况则是比白河乡还要糟一些,但总体情况,绝对不会比九八年更差。

    李标大体说完,宋文清便蹙眉沉思。

    这时敲门声响起,一众人都回过头,只见韩中礼拿着雨衣,脸上还挂着雨滴很狼狈的站在门口。

    () ( 官道之暧昧人生 /7/743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