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姐,不好了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古人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杭州风灵水秀,聚天地之灵气与此,自古便是文人辈出,骚客不断。

    西子河畔,雷峰塔立,加上众多富有学识的才子生于此地,更是给此地增添了几分文采风流,诗情画意,这本是天下所有雅致之士的梦中天堂,但在柳甫的眼中却变了模样。

    “我他妈到底是来哪儿了?”坐在西湖岸边的草地上,看着湖面上彩灯高挂,来来往往的花舫,听着那时不时传入耳中的莺声细语,柳甫还是有点缓不过神来。

    前不久他还在跟一群衣着劲爆的女郎在酒吧里喝酒聊天,转眼间就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鬼地界儿。

    文绉绉的书生,凶悍武勇的绿林好汉,古声古色的建筑,见过这些后,他的人生观立马崩溃了,这到底是哪儿啊?他问过不少人,所有人都用看傻瓜一样的眼神看着他,然后给他一个统一答案——大明朝。

    “大明朝?”前几天柳甫还以为是他们疯了,后来问过若干人,看过若干事后,他不得不承认,这里确实是大明朝,而现在的他再也不是那个机械学、心理学的博士,就只是个大神棍带着的……小神棍。

    拿着“铁算神机”的粗布招牌,看着花舫上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青楼女子,柳甫有点怔怔出神,他是心理学博士,接受能力比普通人要强很多,这都快一个月的时间了,不想接受也都接受了,但是这心里还是有种怪异和不真实的感觉,就多喝一点酒,怎么就跑到这儿了。

    他身处的时代好像是历史倒退了千二八百年的那个大明朝,可是又有点不对,当今的皇上号正玄帝,中国古代那个大明朝可没有哪个皇上叫这个。

    “小子,今天又要饿肚子了。”

    柳甫正在出神之际,一只油污垢垢的大手伸了过来,打断了了他的沉思。

    柳甫一把打掉肩膀上的污爪,白了一眼身后之人,他看起来有个五六十岁,扎了一个高高的道髻,留了两撮八字长胡,身着青灰破道袍,表面看去还真有些仙风道骨,三清神仙的模样。

    他自号三云子,对外称铁算神机,用柳甫的话说,实际上也就是个神棍而已。

    柳甫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是在一座破庙里,那破庙极为荒凉,方圆几十里内都是撩无人烟,又加上这幅身体的主人实在弱不禁风,差点让他变成饿死鬼,后来行骗不成的三云子大仙路经此地,救了他一命。

    本来柳甫是很感激他的,但这种感激没过几天就被消磨的无影无踪,自从为了报恩帮老道骗了一桌上好的酒席之后,老道就对他惊为天人,硬把他说成了铁算神机第二十三代传人,带着他四处给人算命,柳甫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双位博士,会沦落到给人算命谋生。

    但是救命之恩不能不报,又加上他也没什么去处,索性就跟着老道四处跑,于五日前来到天堂杭州,奈何这里读书人太多,当今天下独尊儒道,儒家圣人云:不语乱神怪力,是以根本没多少人相信老道这一套,也就只能去偏偏那些不懂儒学的暴发户和妇道人家,五天下来,两人连顿饱饭都没吃过。

    柳甫看着表面仙风道骨,实则猥琐之极的三云道长,鄙视的说道:“老头,你不是说很有本事吗?要是那个钱员外看到你现在这幅模样,肯定悔的连肠子都青了。”

    这个钱员外是半个月前两人帮忙算命的一处大户人家的主人,也是笃信三清,有万贯家财,可惜就是膝下无子,为了这事不知道求过多少大仙,可是已经年进五十,还是连个屁都没有。

    三云老道闯荡江湖多年,通晓一些医术,一看这钱员外,就知道他是纵欲过度,伤了根子,当即忽悠了他一大圈,给他一副名曰“神仙药”,实为“不倒丸”的方子,钱员外用了几日后果有奇效,便把三云仙长敬若神明,当做祖宗供着,搞得三云仙长自己都不好意思住下去了,两人这才来到了杭州。

    三云子摸着胡子,争辩道:“你个小娃子懂什么,那是真正的仙家药方。”

    柳甫不屑道:“虎鞭也是仙药?”

    三云老道看了看四周,幸好没人听到,才尴尬的说道:“这是仙方,你这样的凡人不懂。”

    “我是凡人?”柳甫轻轻摇摇头,专心的看着花舫上那一片片的雪白旖旎,说道:“那今天的晚饭,你自己想办法。”

    天色已是暮归,远处的天空偶尔可见零星的红云,看模样要不了两刻钟天就要黑了,三云老道无可奈何,什么都没有肚子重要啊,立马陪上一副笑脸,道:“柳仙人,你可怜可怜老道,看我这身子骨,要是再露宿街头,说不定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说着说着,三云老道的眼泪竟是要夺眶而出,好像真的就要死了:“小老儿的命可就真要去陪三清爷爷了……。”

    “好了好了。”柳甫转过身看着老道,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伸出一根手指,无奈道:“最后一次。”

    “好好,最后一次。”三云老道大袖一挥,那湿润的眼眶立马干爽起来,心里暗暗得意道:这都是第八回最后一次了,也不差一回两回的。

    这变脸的速度虽然看过好几回,还是让柳甫吓了一跳,这种演技不到好莱坞实在是浪费了。

    “死老头。”柳甫狠狠的鄙视了三云老道一番,“下次就是叫我爷爷我都不干了。”

    三云老道笑眯眯的道:“我知道。我知道,柳仙人就当发发慈悲吧。”

    “唉……,谁让我人好呢。”柳甫在心里自恋了一番,然后狠狠的瞪了了一眼三云老道,便转头开始寻找目标,不出片刻,就锁定了一位一看模样是位大家小姐的姑娘。

    对着湖面整理了一下衣装,又臭美的将头发往后面抹了一把,留下一句“老头等我。”便杀了过去。

    三云老道看着那速度,又看了看自己的腿脚,心里赞叹一声:“还是年轻好啊。”

    话说这边柳甫跑到一株柳树下,等着那位贵人过来,不出小半柱香,一位体态非常丰腴,身高不过五尺(注:这里的一尺等于三十厘米),雀斑生了一脸,全身都挂着玉器黄的大家“闺秀”蹒跚而来,那速度让柳甫看了都心急。

    想到今天的晚饭,柳甫咬了咬牙,毅然决然的迎了上去,装作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模样,惊呼道:“小姐,不好了!”

    柳甫夸张的叫声,引得不少行人侧目,这里是杭州城,这里是最美丽文雅的西湖河畔,他们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声呼喊,破坏了这淡雅恬静的气氛。

    不过所见之人却让他们大失所望,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油头粉生。

    嘀嘀咕咕的议论了几声,人们便又开始了脚步,继续开始迎接这花前月下的逍遥时刻。

    那位好似侏儒的小姐也是愣了一下,接着便准备开口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臭小子。

    这个时代,女子的地位可是很低的,虽然没有达到不在人前露脸这种不近人情的地步,却也差不了多少,这样当街被众人注视,对于黄花小姐来说是很丢脸的事情。

    “小姐,先莫动怒。”时机被柳甫抓的很准,看着这位体态惊人的小姐有要开口的前奏,立马说道:“小生有话要说。”

    “什么事?”

    这次开口的却不是这位胖小姐,而是她身后的婢女,看上去又双八年华,容貌清秀,从胖小姐的背后走出来,怒目而视的质问道。

    柳甫看着主仆二人,摆上了招牌式的微笑,虽说这幅身子孱弱不堪,却也算的上俊俏,这么一笑,竟多出几分阳光温暖。

    小婢女被那目光一看,心头微微一颤,语气不自觉温和起来,又说了一遍:“什么事要拦下我家小姐?”

    这个年代的大家闺秀,都讲究一个矜持,在人前能不说话,就尽量少说话,一般都是由随身的婢女仆人代言,这位胖小姐虽然有些怒气,也是强忍着说话骂人的冲动,这要是真骂了,传出去说不定就落上一个不雅的名声,大家闺秀最在意的就是这个。

    柳甫也是吃准了女子不能轻易在人前动怒,才敢冒冒然的大呼其名。

    整理了一下语言,柳甫和声和气的问道:“不知道小姐的名讳?”

    小婢女面浮怒色,心想你个登徒子,竟敢当街调戏我家小姐,刚才才有的一丝好感瞬间便荡然无存,高声道:“我家小姐乃是杭州第一富商,李千李员外的千金。”

    “原来是李小姐,久仰,久仰,在下乃是铁算神机第二十三代传人青云子。”柳甫看了一眼那位胖小姐,暗道果然没看错人,便露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淡然的说道:“刚才我观小姐乌云盖顶,是以忍不住惊呼出声,望小姐原谅则个。”

    “青云子?”小婢女怀疑的看着柳甫,他这一身粗布衣服,实在是不像世外高人的着装,但是他的神情实在太过自信,让人有些猜测不透。

    那胖小姐的脸上也是摆满了怀疑,柳甫偷偷撇了一眼主仆二人,心中踏实了不少,这就可以说是成功一半了。

    不怕你怀疑,就怕你没反应,至少刚才的怒火已经成功转移走了,剩下的只需要忽悠两人入套就好了,这是心理引导,他这心理学的博士可不是偷来的。

    柳甫微微抬头,瞬间换上了一副神仙中人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的样子,看也不看两人一眼,淡淡的说道:“我观小姐命犯天狼,此生要得如意郎君需一些波折。”说完做势就要转身离去,心中却是在暗数:一、二、……

    其实这不是乱猜,大明朝有这样的传统,女子年满十四就可寻夫得子,双八为最适,双九也不少,过了这双十年华,可就算的上晚婚了,一般这样的女子都会被别人说三道四。

    这位李小姐看上去最少也有二十岁了,根据他混迹花丛多年的经验,李小姐绝对还是云英之身,所以才有这么一说,果然说中了她的心事。大户人家最在意的就是家风,家里为了帮她寻得佳婿,不知道费了多少功夫。

    那李小姐被他说中了心事,脸上的怀疑之色立马消散,顾不得矜持,急忙上前道:“先生留步。”

    此时他心里刚数到三,听到李小姐的声音,脚步顿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说道:“小姐还有何事?”

    不远处的老道看着这一步,心里佩服的五体投地,暗道我混迹江湖几十年,怎么练就不出这一手神仙的本事呢?

    李小姐今年二十有三,如若再嫁不出去,可就真成了众人眼中的老尼姑,假寡妇了,看柳甫这幅姿态,以为是遇上了真有道行的高人,急忙说道:“先生果然是高人,刚才多有冒犯,望先生不要见怪。”

    说着扯了一下小婢女,那婢女也是鬼灵精怪的性子,虽然心中有些不快,还是低头说道:“先生莫怪。”

    柳甫忍住心中的得意,点了点头,等待下文。

    果然,李小姐又开口说道:“既然先生不怪,那先生一定要帮帮我。”

    柳甫慢慢转过身,依旧是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说道:“本来我等方外之人不该再惹红尘,只是贫道今日与小姐有缘,倒也不是不能帮小姐化去这一劫。”

    作为杭州第一富商之女,李小姐也是通晓人情事理的人,对小婢女使了个眼色,小婢女极不情愿的从锦囊里拿出一锭黄澄澄的金元宝塞进柳甫的手里,李小姐笑着说道:“先生请笑纳,权当是我的香火钱。”

    柳甫不动身色的颠了颠,这分量可不轻,当即说道:“既然如此,本道便损些道行,为小姐解决此事。”

    柳甫心中暗喜,正准备再忽悠几句就走人,忽然被人打断,来人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公子哥,一身白色儒衫,手持一把诗文折扇,模样生的还算俊俏。

    这位公子哥看着李小姐,道:“表妹,你在干什么?”

    “表哥啊。”李小姐看着身旁的俊俏少年,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小声道:“表哥,这位先生看出我的命格,说是能替我寻得夫婿。”

    “命格?”男子看向柳甫,不屑道:“江湖术士,邪魔歪道。”

    此人是李小姐的表哥,姓李名中岳,号流云,杭州有名的才子之一,平日里与李小姐关系不错,刚才也是凑巧看见柳甫拦住了她,才过来看看。

    李流云在杭州颇有名气,一出现在这里,立马吸引了不少人过来围观,将几人团团围住,大都是一些读书的儒生,本来准备忽悠走人的柳甫,被这李流云一搅,立马黄了。

    不远处的老道看苗头不对,留下一句自求多福,几个转弯消失在一带的湖畔。

    被人围住,柳甫心里把李流云臭骂的一顿,表面却是没有露出破绽,微微一笑,不做回辫,依旧仙风道骨,神仙作派。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