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残对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李家,杭州第一大户,家财何止万贯,控制包揽着杭州城四成以上丝绸茶叶生意。

    杭州李家李员外,膝下一子一女,这是男子至上的时代,他那家财以后都是由膝下男丁继承,李小姐可是一分都拿不到的,所以她虽是杭州首富的千金,但是因为长相丑陋,又加上娶了也没有多好处可图,所以到了如今这般年华,也还是无人问津。

    官绅官绅,先官后绅,在这大明朝里,无论生意坐的多大,地位权利还是远远比不上官,所以每一个富商大户都会培养一些有希望中举的才子,李家就算再有钱也只不过是个豪绅,所以他也培养了不少才子,李流云就是那些才子们中最优秀的一个。

    李流云十六岁中进士,在杭州文坛小有名气,人称流云公子,为杭州八大才子之一。

    李流云这一句“装神弄鬼,邪魔歪道”登时引来不少围观之人的附和,对着一旁装逼的柳甫指指点点,换做一般人恐怕早就慌乱莫名了。

    但是柳甫不是一般人,他是现代人,一个有心理学博士的现代人,所以他的心理极限很高,高到现在的人无法企及的高度,换一种说法,也就是他的脸皮厚道一种无法解释的程度……

    所以面对这么多人的指指点点,他依然面不改色,仙风道骨,好像随时会羽化飞升而去。

    因为他知道,现在不能慌,要装就一直装下去,装到他们看不清,然后自己怀疑是不是真搞错,真遇到高人了。不然迎接自己的可就不只是当街指骂,而是面对一群群情激奋的读书人,被当做骗子,移送官府吃牢饭。

    他有强大的心,所以他能装。

    李流云看他面不改色,虽然心里并没有动摇,却也多出一些小小的怀疑,难到真是高人?

    毕竟是研究孔子,读圣贤之书的人,这个念头刚出现,就瞬间被打落谷底,看着柳甫,李流云冷笑道:“江湖把戏,竟骗上我李家之人了。”

    他本来是去西湖赴会的,也是不经意间看见柳甫忽悠李小姐这一幕,想着都是本家之人,一时间正义之气上涌才有这一幕。

    见李流云说话,李小姐倒是不好开口了,他是知道这个表哥的,深得爹爹喜欢,平日里说话,比自己的分量不知道要重多少,她转念一想,柳甫要真是是有本事的高人,凭李流云也难不住他,索性便忍住了说话的冲动。

    “哦?”柳甫撇了一眼李流云,心中把他又骂了无数遍,嘴上却是淡淡道:“贫道所修神仙道,早已不沾红尘,今日看在与小姐有缘的份上,才破例为之,公子若是不喜贫道多管尘事,那贫道离去便是。”

    说完忍痛将手中的金元宝扔在地上,再也不看一眼,好像是一点也不在乎,道:“小姐的香火情分也一并了去。”

    见他把那么一大锭的元宝像泥土一般丢出去,不少围观的人都面露异色,视金钱如粪土,难道真是遇到玄门高人?殊不知当事人的心正在滴血。

    说完这些话,柳甫转身就准备离去,再待下去说不定就真露出破绽了。

    读书人好面子,像李流云这种有名的才子更好面子,柳甫如果真走了,不就丢了一回面子吗?这对于李大才子来说是决计不行的。

    他脑筋一转,计上心头,忙喊道:“等等。”

    柳甫极不情愿的回过头,心想钱都给你了,还要干什么,但是却不敢表露出来,淡然说道:“公子还有何事?”

    他却是不知道这个年代,这些所谓的才子举人把名声看的有多重。

    李流云用折扇敲了敲手掌,一改之前的鄙夷态度,微笑道:“我看先生定是得道高人,刚才多有得罪,失敬,失敬。”

    “不必多礼。”

    俗话说的好,笑里藏刀,看他态度转变如此之快,柳甫留了个心眼,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李流云不以为意,笑道:“道长既是得道高人,想必这文采定是极高的。”

    “文采?”柳甫心里一愣,他是对古词诗文有所涉猎,但是说道有文采,跟这些读了四书五经,中庸通史的才子相比,那就如同小河与大海之间的差距,不具可比性。

    不待他开口,李流云又道:“在下不才,有一副残对,想请道长完善。”

    李流云有个绰号,叫做对子王,名动苏杭,苏杭仕林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有真本事的。

    不得不说,李流云这对子王的名头确实是很好使,听说他要与人对对子,立马引起了众人的兴趣,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懂这个,但这个年代都讲究个附庸风雅,这在文化底蕴深厚的杭州尤为突出。

    柳甫这还没说话呢,众人就忽略了本来要争辩的东西——他到底是不是神棍骗子,当事人李小姐也被挤了出去,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到他的身上,看模样要是不答应对这个对子,马上就会遭到群攻。

    柳甫心里发虚,他这点资本骗骗人还行,真要拿来与人比斗,还真是不够看。

    要说这时候他的心理素质就体现出来了,毕竟是能考博士的人,心头一动,一条妙计浮现出来。

    对着众人的目光,柳甫依旧一副从容淡定,说道:“贫道神游太虚时观得一仙山洞府也有一残对,公子能否将其补全?”

    仗着脸皮厚,柳甫直接忽略了李流云说的话,反客为主,让他反过来对自己的对子。

    这话听在李流云的耳中,又是另一个意思了,我不屑对你的对子,你要是有本事就对我的。

    但是他有真才实料,他这对子王的名号是一个个对子对出来,所以他当即就道:“先生请说。”

    周遭的行人看一群人围在这里,都知道有热闹可看,稍加打听便知道对子王要与人对对子,这消息立马传递出去,引来更多人围观,不过一小会,闻风而来的人就将这条大路堵死,一时间竟是成为了一个景点。

    大明朝独霸中原,在外万朝臣服,在内国泰民安,可谓风调雨顺。

    在这平淡年代里,一点小事往往就能引起很大的波动。

    柳甫和李流云还未开始,就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不止围观的民众。

    七月七,牛郎会织女,称作七夕佳节,杭州是个有诗意又爱热闹的地方,这样有美好寓意的节日,当然不能放过。

    所以每年的这个时候,美丽的西湖上都会有着杂七杂八的诗会,杭州城里所有自认为有文采的公子少爷才子们,都会汇聚与此。

    这是西湖上除了花舫外的众多小船里的一只,与那几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花舫相比,实在是不算显眼。

    小船不大,只容的下两三人,暮色已然沉去,天空上挂着一弯残破的玉盘,通过湖面折射的灯光的映射,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这艘小船里有着两道婀娜曼妙的身影。

    两道曼妙身影走出船舱,月光轻洒,雪白的纱裙随着微风轻摆,那两人竟生的如那西施一般,优雅美丽的不可方物。

    “姐姐,那里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热闹。”

    站在前面的女子看着湖畔那一群人,向着身后的女子问道,声音如那夜莺一样,婉转幽扬。

    站在后面的姐姐上前几步,与她齐肩站到船头,声音也是一样的动听,说道:“我方才听别的船上的人说,好像是那个流云公子要跟别人赌斗。”

    “哦?赌什么?”妹妹来了兴趣,问道。

    “呵呵,对联。”姐姐轻笑了一声,调笑道:“你什么时候对这些感兴趣了,从实招来,是不是看上那个流云公子了?”

    “谁说的?”妹妹脸色微微一红,否认道:“都是些百无一用的书生,我的郎君那可得是文武双全的人物才行。”

    姐姐笑了一声,看着她道:“哦?是吗?”

    被看的不好意思,妹妹急忙转开话题,说道:“我就是好奇,那个流云公子不是号称对子王吗?怎么还有人跟他赌?”

    姐姐也没有继续调笑,摇摇头,轻声道:“我也不知道。”

    七夕会佳人,佳人岂能不归,湖面上的数只花舫都是杭州城里有名的青楼的,都是为了参加一年一度的七夕争魁。

    魁,顾名思义,就是个中魁首,七夕争魁就是为了在这些青楼女子里选出一个花魁来。

    其实七夕的西湖,那些诗会都是小菜,大部分的人都是为了七夕争魁来的,介时,除了有名的才子,还会有不少大家巨贾前来。

    湖面上最大的一座花舫,这条花舫就是被称作杭州第一楼的牡丹阁旗下的,这座牡丹阁基本是年年夺魁,不止杭州,就连北京,洛阳那边也是极为出名的。

    花舫最里面的房间里,这里是牡丹阁最红的姑娘“吕千千”的房间。

    房间里有着粗圆的四根红烛,将房间照的通明,梨花妆台前,一位身着鹅黄宫装女子静静端坐在那里,慢慢的将台上的的胭脂香粉涂在脸上,皮肤白皙柔嫩,好若荷叶上的露珠一般,吹弹既破,丹眉凤眼,眼若秋水,真正是仙子一样的人物。

    她便是牡丹阁的红牌吕千千,可以说是夺得这次花魁的的内定人选。

    一位婢女模样的小姑娘推开房门,看见梳妆台前的吕千千,兴奋的道:“千千姐,湖畔那边有热闹看呢。”

    “什么热闹?”吕千千回过头,为了花魁赛她特意打扮了一番,胭脂俗粉如同绿叶一般,将那仙子容颜彻底衬托出来。

    “太美了。”看着那不似人间的美丽,小婢女不自觉的喃喃道。

    “小月?小月?”

    “哦。”小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想起来要说的,来了精神,说道:“流云公子跟别人对对子,好多人围着呢。”

    李流云对子王的名头响彻苏杭,今年挑战过他的人,无一不是自取其辱,灰头土面而归。

    现在听到有人要和他比对子,吕千千好奇道:“谁敢和流云公子对对啊?”

    小月想了想,说道:“是一个道士,专门帮人算命的。”

    吕千千又转过身,继续化妆,说道:“你去看看,有结果了来告诉我。”

    此时的西湖湖畔,热闹的如同市场一般,柳甫和李流云身旁各放了一张齐腰的方台,上面摆放着文房四宝。

    柳甫也没想到,李流云动作这么快,这么一会儿就把笔墨纸砚给备齐了。

    至于李小姐,早就不知道被挤到哪里去了。

    作为一个有名的才子,李流云最享受的就是被大众瞩目的自豪感觉。

    他看着面前的破衣道士,他一看那副风清云淡的高人模样,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心想有你好受的,微笑道:“先生请。”

    柳甫看着周围的灼热目光,硬着头皮,轻笑道:“公子请看。”

    他学过几年书法,写出来的字不说好看,却也能入眼。

    脑中思绪飞转,柳甫拿起一只毛笔,慢慢的一行规矩的行楷跃然纸上: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虽然文采不行,但是他的记忆力还是很不错的,这副对联完整是: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这幅对联是初中课本上的,出于山海关孟姜女庙。上联的“朝”字可作两读:一读第一声召,作“早晨”解,是名词;一读第二声“潮”(同音字代替,下同),可作“朝拜”解,亦可作“涨潮”解,是动词。下联的“长”字也有两读:一读第二声“常”,表示“两端距离大”时是形容词,表示“经常”时是副词;一读第三声“涨”,意为“增加”,是动词。“朝”和“长”平时就兼有名词和动词两种词性,副词“长”是与“常”谐音所得。这里把它们放在一起,看起来也像是一类转为另一粪,因此也说得过去。

    由于在读音和词性上有这些变化,这副对联就有许多种念法,至少可以列出十六种意思。

    这个对联是初中课本上的,可谓是一副极难,却又多解的千古奇对。

    当时老师讲了很久,所以他的映像很深,此刻拿来应付这群才子,却是足够了。

    看着那大多重复的十个字,李流云,还有那众多才子一下子愣住了。

    读都读不通,这还是对子吗?

    看着众人的反应,柳甫心里舒了一口气,他原来还担心这个世界与自己知道的古代不一样,现在看来虽然还是有些不同,但并不是很离谱,至少这副对联就没有。

    “回去了一定要了解一下历史。”心里暗道一声,柳甫轻松的看着傻眼的众人。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