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千古绝对,佳人相邀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李流云的文采没得说,可是柳甫的对子更是说不出的,他说的叠字对联,在中华几千年的文海中都算的上奇对。

    看着那规规矩矩的行楷小字,李流云的脸色由满满的自信,开始变的凝重,然后再变的难看起来。

    他……不会!

    看着李流云的脸色变化,柳甫终于是放下心来,看来是真的没人听过。

    李流云看着那十字叠字联,起初的得意完全消失不见,这年头才子们最看重的当属名声,他这对子王的称号不知道击败了多少对手才赢回来的,如果今天对不上来,明天这对子王就是柳甫了。

    一想起来刚才的张狂模样,李流云这心里就后悔不已,他是有才,可是这千古奇对不是他一时半会儿能对上的。

    豆子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自信消失之后,心里装的全是焦虑,看着柳甫那淡然模样,李流云心里更是紧张,不禁想到:难道我的名号要送给这个骗子吗?

    越是这么想,心里就越是急,本来能有的灵感也被急走了。

    这么想一会儿急一会儿,一刻钟就过去了,底下的人也讨论开了,这不愧是千古奇对,讨论了这么久还是没人对的出来。

    柳甫的肚子早就抗议了,站了这么久,装了这么久,更是累的不行。

    做人总是要留一线的,柳甫也不想再跟这位李公子计较,现在他只想去弄点东西吃,挪了挪脚步,道:“李公子,这不过是些娱乐所用,不必介怀,我看算了如何?”

    这话本来是柳甫想息事宁人的,可是落在李流云的耳中意思就变了。

    听在他耳中就变成了:我还有事,你不会就算了。

    一直以来都是他对别人说这种话,现在听别人说自己,心里的羞怒可想而知。

    不同的朝代铸就不同的思想,这些在柳甫看来毫无意义的意气之争,在这些个才子看来却是能与生命比较。

    李流云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恼羞成怒,道:“随便找些字拼凑就能说是对联吗?我看这根本就不是对联?”

    柳甫本来打算随随便便就算了,所以才给了他个台阶让他下,没想到这个小白脸还不依不饶,使劲往上爬。

    因为肚子饿,柳甫的心情就有点欠佳,碰上个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更是厌烦,他没有这个时代的大男子主意,心想不就是混口饭吃嘛,用的着这么认真吗?

    他看着李流云,冷笑道:“天下之大,一山更比一山高,你不会并不代表不存在,或者……没人会对。”

    说完提笔在上联划出斜线: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然后在旁边空白的宣纸上写出下联,然后也化出了斜线: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写完之后,将手中的毫笔往旁边一扔,摇了摇头,看都不看李流云一眼,转身朝着身后走去,人群自动给他让出一条道路,他几步走出了围观的人群,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看着柳甫消失在视线里,众人这才回过头看着桌上的一副对联: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看着那划分开的句子,当即便有人叹道:“真是一副绝对!”

    就算断了句,能看懂的也是极少,但是这一部分人看懂了这副对联后,无一不惊叹出声。

    李流云正是这些人中的一个,他看懂了,所以……他感觉很……丢脸。

    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烫,大庭广众之下,柳甫这一下扇的很响亮。

    大多的人都是看不懂的,但是看着那些看的懂的人的反应,他们也装的看的懂,这年头,大家都混面子。

    于是乎,一声声的惊叹开始响起:

    “这真是绝对啊!”

    “不错,那个道长真是得道高人,这种奇对也只有神仙才能想出来。”

    柳甫甩笔而走,留给了所有人一个高风亮节的形象,反正伤不着自己,这些才子或者假才子们丝毫不吝啬自己赞美之词。

    李流云的脸红的跟八分熟的小龙虾一样,这些赞美的词语,对他来说无异于羞辱谩骂,但是他连反驳都没办法反驳,因为事是他挑起来的,他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走。”李流云拉着自己的跟班,顾不得今晚的诗会和花魁赛,快步消失在街头。

    这个时代,舆论的威力已经初步体现出来了,柳甫跟李流云对对子的事,经过众口调味,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就出现了数十个不同的版本,一个比一个夸张,一个比一个狂野,最夸张狂野的说法是:“一个小神仙随手一挥,就降服了这位大名鼎鼎的对子王。”

    根据个人的口味,众多说法流向各个餐馆酒楼。

    “千千姐,对完了。”牡丹阁的花舫上,小月兴冲冲的推开房门,手中拿着两张纸条,在吕千千的眼前晃了晃。

    吕千千接过一张纸条,问道:“哦?谁胜了?”

    小月神秘的笑了笑,道:“你猜?”

    吕千千不确定的说道:“流云公子败了?”

    “你怎么知道啊!”小月兴奋道:“我听说那个流云公子,他连看都看不懂。”

    “看不懂?”吕千千是知道李流云的才华的,她将目光投向手中的字条,是已经断好的上联: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作为牡丹阁的红牌,琴棋书画他可以说是样样精通,一看这十字叠字联,再略微一想,便知道其中的妙处。

    看了一会,吕千千问道:“下联呢?”

    “这儿。”小月把手中的另一张纸条也递了过去。

    吕千千将手中的纸条放在梳妆台上,拿起另一张,看着也是断好的下联: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看着这幅对联,过了良久,吕千千才叹道:“真是绝对。”心里也对出这副联的人多出些好奇,问道:“那位道长呢?”

    提到柳甫这个假道士,小月也是兴趣盎然,说道:“对完就走了,听他们,这位道长根本不屑于和流云公子比,写完之后就走了。”

    相同的时刻,西湖湖面上的一艘小船上,那对绝色姐妹,也是看到了那副绝对。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船头上,两姐妹轻吟着这副绝对。

    夜风幽幽,良久,妹妹才叹道:“怪不得流云公子对不出来,那位道长呢?”

    姐姐轻轻笑了笑,道:“写完就走了,听说是根本不屑一顾。”

    “哦?”水波倒映着月光,随着微风荡漾开来,妹妹的眼眸中闪烁出睿智的光芒,轻声道:“姐姐,请他到府上去任教好不好?”

    姐姐显然对妹妹的建议很赞同,笑道:“妹妹都说了,还能不好吗?”

    “嗯。”妹妹笑了笑,招了招手,道:“李叔。”

    一艘小船无声无息的划了过来,一位看上去有花甲年华的老者站在船头处,微微躬身道:“小姐。”

    妹妹点头道:“李叔,你去帮我找个人,我想请他到家里做教习。”

    “教习?”李叔微微一愣,但是多年来的习惯让他迅速反应,道:“小姐请说。”

    李叔是这对姐妹家里的管家,所以他知道能做家里的教习,是何等的风光。

    杭州城里除了李家,还有另外一个能与之相比甚至还要超越的家族,那就是司马家。

    司马家兴起于二十年前,二十年前司马家本来只是从商的普通家族,让司马家发展如此之快的,不是别人,正是司马家现任家主司马雄。

    说起司马雄,他是个传奇人物,正玄三十年,也就是十年前,司马雄科考中第,为榜首解元,深得正玄帝喜爱,受到重用,到如今已经是正三品的礼部侍郎。

    这个年头,官权最大,商人的地位也就比普通百姓高出一些。

    有了司马老爷子这杆大旗,自然少不了阿谀奉承的商人来来扯,对于这些,司马老爷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短短的十年时间,司马家就从乡绅变成了豪门,虽然财产不一定有李家多,但是影响力绝对是杭州第一。

    司马雄没有儿子,这两位小姐,就是司马雄的掌上明珠,姐姐名为司马玉兰,妹妹名为司马清雨。

    司马清雨对于经商管理的天赋惊人,诺大的司马家的财务管理全是由司马清雨暗中操作,明面上的主事人便是司马玉兰。

    起初司马家的人还说司马雄偏心,但事实证明,司马老爷子的目光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辣,不过几年光景,司马家不但没有落败,反而是蒸蒸日上,在财力上都能与李家媲美。

    作为侍郎大人府上的教习,对于普通百姓来说,那份荣耀是多么让人羡慕,司马家现任教习一共八人,各个都是文坛留名的人物。

    司马清雨的命令迅速传达下去,司马家的能量开始运作,在这杭州城中寻找柳甫。

    “他妈的,真是晦气。”西湖湖畔的一家小茶馆里,柳甫坐在朝门的位置,看着越来越繁华热闹的西湖湖面,嘴里小声唠叨道。

    眼看着肥肉要到手,半路杀出个李流云,喝着用唯一一个铜板换来的一碗茶,听着旁边同样喝茶的人谈论着话题,柳甫嘴角挂上了一抹得意的笑,暗道:“没想到,我也能得道。”

    原来,刚才他和“对子王”对决的事已经传到这儿来了,经过众口调味,已然把他塑造成得道的神仙。

    “喂,知道吗?刚才一位小神仙大袖一挥就出来一副绝对,把对子王流云公子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直接就认输了。”

    “别听他胡说,事实是这样的,对子王一看到那小神仙就直接下跪认输了,我看啊,那位小神仙曲星转世,不然怎么能这么厉害。”

    “我看也是……”

    ……

    听着越来越夸张的言论,饶是以柳甫多年练就的厚脸皮,也感觉有些发烫,感叹了一句舆论可怕之后,一口喝完杯中茶,就走出了这间小茶馆。

    夜幕在悄然间将整个杭州城笼罩在内,与寂寞的黑夜相比,西湖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湖畔周遭,各个商铺的彩灯都已经挂上了,优雅幽静的西湖此刻变成了另一副模样,湖面上一片通明,花舫上管乐升平,花魁赛快要开始,不少才子富绅都已经登船,花舫四周全是大大小小的船只,人声鼎沸。

    这会花魁争夺还未开始,充满诗情画意的杭州才子们,自然不能放过七夕这等寓意非凡的时光,于是乎,临时便组织起了诗会,众人推举一人出题,大家一起来写诗论诗,偶尔传出妙语,惹得众人喝彩,极为的热闹。

    走在湖边小道上,看着三两一伙,来来往往的行人,再看热闹非凡的湖面风光,这等繁华丝毫不必自己那个时代差,柳甫不禁想起了古人对西湖赞美,心想就是见识到才会有所感慨吧。

    一段名句浮上心头,柳甫轻声感叹道:“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也唯有西湖才能让人写出这等词句,此刻应时应景,一时间竟让柳甫有些痴了,愣愣的看着湖面。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嗯,好诗,好句。”带着欣赏意味的赞叹之声,将柳甫带回了现实。

    柳甫转头看去,只见一位一身白色儒装的男子站在身后,男子看上去有四十多岁,手持折扇,样貌2013/07/19祥和,给人一种很亲和儒雅的感觉。

    见柳甫回头看他,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道:“刚才听得妙句,才忍不住感叹出声,打扰了小公子雅兴,失礼,失礼。”

    “先生客气了。”柳甫回了一礼,道:“只是胡乱感慨,说不上雅兴。”

    “呵呵。”中年男子轻轻一笑,道:“小公子不必谦虚,确实是好句。”

    千古名句,能不好吗?柳甫在心里暗道,然后看着中年男子,说道:“先生缪赞了。”

    中年男子微微摇头,看着湖面,道:“句是好句,不过这意境却是与所见不符。我观小公子言语,似乎是对西湖有所不满。”

    反正闲着无事,柳甫摇了摇头,道:“不是西湖,是人。”

    “哦?”中年男子将目光转到柳甫身上,显示对这个说法很感兴趣。

    柳甫笑了笑,道:“当今天下,表面上看着太平昌盛,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危机四伏。”

    “敢问公子,为何?”中年男子脸色一肃,问道。

    柳甫看过一些明朝的资料,虽然不知道跟现在的明朝相不相同,但是就是普通的谈论聊天,说说也无妨。

    “虽说现在是万朝臣伏,但是北方的鞑靼,瓦拉,还有海外的流寇都已经伺机而动,他们都拥有强大的武力,足以威胁我大明。”

    中年男子反驳道:“我大明拥兵百万,难道还怕那些化外蛮夷不成?”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