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把酒问月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我大明近百年间无一战事,可以说是繁荣安定。”

    中年男子一抚折扇,道:“既然繁荣安定,又有什么危机?”

    柳甫没有回答,淡淡的问道:“瓦拉,鞑靼,海外倭寇的生存环境先生可曾了解?”

    在大明百姓的心中,大明朝就是天朝,哪里会去管那些化外蛮夷的生活。

    中年男子来了兴趣,道:“愿听公子赐教。”

    “不敢。”柳甫笑了笑,他在现代世界除了喝酒泡妞,最喜欢的就是跟几个兄弟谈论国家大事,对于这些并不陌生,轻车熟路的分析道:“那些蛮夷的国土较之我大明,绝对说不上富饶,鞑靼,瓦拉,国土贫瘠,国内内乱不止,海外流寇,生存的环境更是恶劣,每天都活在劫掠与被劫掠之中。”

    中年男子笑了笑,显然是赞成柳甫的说法。

    柳甫话锋一转,继续道:“虽说如此,但是俗话说以战养战,我大明太过安逸了。”

    “与化外那些蛮夷相比,我大明的军士百年来几乎没有过征战,试问与那些每天挣扎在生与死的蛮夷相比,又会如何?”

    中年男子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大明有雄狮百万,比之蛮夷,兵力足有十倍之多。”

    这句话虽然没有直说,但暗中的意思却是说大明有百万军队,蛮夷就算厉害又能怎么样,十个对一个,压都压死他们。

    柳甫微微一笑,问道:“先生怎么知道蛮夷的军队只有我们的十分之一呢?”

    中年男子随口道:“太祖历。”

    “哦?”柳甫偏过头,问道:“敢问先生,这太祖历是何时所修?”

    “太祖开国。”中年男子刚一开口,便知道了柳甫问这句话的意思。

    太祖开国,那是三百多年前了,那个时期的记载,现在用起来恐怕有些牵强。

    其实柳甫也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真说中了重点。

    中年男子欲要继续发问,道远处跑来了几个身着蓝色仆衣,头戴蓝帽,家丁模样的人。

    这几个家丁拿着一副画像,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柳甫,然后比对了一下,道:“这位道长,我家主人有请。”

    柳甫看着这几个身高体壮的家丁,想起来刚才跟自己赌对的李流云,心想那个流云公子不会这么小心眼吧,便笑着问道:“不知贵主人是哪位?”

    那几个家丁显然都是训练有素的人物,静静的看着柳甫,道:“我家主人有请,请道长不要为难我们。”

    听他们这么一说,柳甫已经有八分肯定这是李流云的人,心想不为难你们,你们就要为难我了,说道:“贫道还有些事情,请转告贵主人,贫道改日会去拜访的。”

    说完也不顾那中年男子,转身朝另一边走去。

    那几个家丁不为所动,走了几步将柳甫围住,说道:“请道长不要为难我们。”

    看着架势,柳甫知道今天是跑不了了,心想最多教训一顿,不信还能要了我的命,又把罪魁祸首,闻风而逃的三云老道骂了千二八百遍,咬了咬牙,道:“我跟你们走一趟。”

    几个家丁对视了一眼,让开一条道路。

    一旁的中年男子看着柳甫道:“公子可需要帮忙?”

    柳甫本来说想的,但一想那李流云是杭州李家的表少爷,势大力大,看这中年男子也不像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喊上他也是一起被揍的下场,便抱拳道:“多谢先生,不过是有人想与贫道一见,无需先生牵挂。”

    “嗯。”一看这就是像有人要找柳甫麻烦,这年头这种事多了去了,中年男子抚扇一笑,没有多言。

    柳甫转身顺着几个家丁让出的道路走去,那几个家丁也没有再说话,走了大约一刻钟,几人来到湖的另一侧,那里停着一艘小船。

    一位头头模样的家丁走上船,柳甫看了看其他几位家丁的眼色,然后极不情愿的走上船。

    “难道打完之后还要把我扔到湖里吗?”上了船,柳甫心里开始忐忑,他看过不少沉尸湖底的桥段,但是毕竟是心理学的博士,稍微给了几个心里暗示,心里就平静下来了。

    家丁头目持起船桨,默默的朝着湖中心划去。

    七夕佳节,佳人相会,西湖湖中心历来是花魁诞生的圣地,虽然有一汪湖水,但奈不住众人的热心期盼,在富绅官府的支持下,很快一个数丈长宽的木质看台便浮现在西湖中央。

    看台四周都有铁锚,将木质的看台稳稳的定在湖面,看台四角竖起四根长长的木杆,上面挂着精致通透的灯笼,俨然成为了漂亮的舞台。

    看台周围,停着七八艘花舫,这些花舫都是属于杭州里有名的青楼妓院,这看台就是让这些青楼的红牌上去表演用的,表演之后,再让那些富绅们打赏,哪个红牌得到的打赏最多,就是当年的花魁。

    看台再远一些就是富绅才子门的船,在那正好里可以清楚的看见看台上的风光。

    也不知道那家丁头目是怎么划的船,竟然挤进了群船之中,停在一艘满载才子秀才的大船旁边,这显然超出了这位家丁的计算,他摆弄船桨,想要退出去,但是后路已经被堵住,根本动弹不了,试了几次,家丁头目也就放弃了,将船桨放下坐在船头。

    柳甫乐见与此,巴不得就停在这儿,省得一会挨揍喝水。

    他走出船舱,站在家丁头目的身后,此刻离比赛开始还有几刻钟,视线所到之处,正好可以看见大船的甲板上正有一群才子秀才在吟诗作对。

    灯火绚烂,西湖湖面一片欢腾,远处可见明月映湖,银色月华在微风细浪间翻腾,水月相接,偶尔可见三两只扁舟飘摇而过,一副明月照湖图跃然水上。

    进处欢声笑语,五颜六色的灯笼挂在每一艘船上,才子配佳人,好景配好句。

    热闹的木船上,自发的组织了一个个即兴诗会。

    柳甫站在小船船梢,看着大船上的甲板,那里有一群才子正在举行一个小型的诗会,也不知道咏的主题是什么,偶尔传来几句如:“邀月共与红庭舞,但留清风在人间。”这样的词句,便能换来一片喝彩。

    感受着这种诗情的环境,柳甫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唐五公子今天很高兴,他是杭州唐家的五公子,说起唐家,杭州里谁都要翘起一根大拇指,唐家虽然不是官宦世家,家财也不如李家、司马家,但是唐家的掌舵人,唐鸿唐老爷子却是个大大的善人。

    唐老爷子每年都会拿出大量的银钱用来接济穷人,铺桥修路,还位那些经济困难的才子们提供帮助,名声比杭州县衙里的知府大人还要响亮。

    唐老爷子是好人,好人都有好报,唐老爷子没有什么需要报的,那众人便会把报恩的心思放在唐家其他人的身上,所以唐家的小姐少爷们只要在这杭州城中,便会得到大半人的尊重和礼让。

    唐五打小就不爱读书,经商又没有天赋,唐家的小姐少爷里,就数他最不受待见,整天都受其他小姐少爷们的白眼,有加上唐老爷子家教极严,平日里根本不许他出门,他在唐府中可谓是一点乐趣都没有,整日都在思考该怎么讨爷爷欢心,让他出府感受一下被人尊敬的感觉。

    好在老爷子也不是无情之人,每逢节日,总会让他自由一把。

    七夕的花魁赛唐五少爷是不能错过的,一早他就带着家丁来到西湖找了一艘大船,然后等着往年的那些才子们上船,待到晚上的诗会时,享受一下被夸赞的感觉。

    夜色降临,往年的那些才子们果然都上了船,唐五少爷兴冲冲的把船开到湖中心,开始了期盼了几个月的诗会。

    众人推举出船上有杭州八大才子之称的许玉许才子主持,这诗会便开始了,第一轮的题目为水,有八大才子之一的许玉坐镇,自然少不了好词佳句,唐五公子也不甘落后,用尽肚子里的丁点墨水写了一句,他的水平与这些才子相比根本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但是众人看在唐老爷子的面上,自然也是对他夸赞有佳,这让唐五公子很受用。

    第二轮开始了,许玉以“月”为主题,率先做出了“邀月共与红庭舞,但留清风在人间。”的诗句,引得众人喝彩。

    唐五少爷对夸赞语句极为受用,看着众人喝彩,忍不住又站起身,对着众人道:“众位兄台,小弟有一句。”

    船上的众位才子都是受过唐老爷的恩惠上的,见是唐家五少爷,心里虽然对他的文采不屑,但念在唐老爷子的恩典上,也都纷纷陪笑道:“唐兄请。”

    唐五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润润嗓子,便顺口道来:“月亮空中挂,天天到我家。”

    众人愣了一下,他们都知道唐五的文采不高,却也没想到会低到这种地步,这种诗句,莫说是他们这些中第的秀才,就是刚出私塾的后生可能都比这强。

    众人念着唐老爷子的恩情,违心的找尽各种能用的赞美之词,夸一下唐五公子:

    “唐兄这诗句虽然用词平庸,却也通俗易懂。”

    “不错不错。”

    停着这勉强的夸赞,唐五好像是吃了人参果一样,通体舒畅,正准备装模作样谦虚一下,却被身后传来的笑声打断。

    唐五回头一看,不知何时,他的大船旁停着一艘小船,小船的船头上有一站一坐的两人,刚才发出笑声的正是那个站着的年轻男子。

    好不容易等来的夸奖赞美,被这笑声打断,让唐五少爷的心情很不好,他看着那年轻男子,没好气的问道:“你是谁?”

    小船上一站一坐的人正是家丁头目和柳甫,发笑的自然是柳甫,他听着那幼稚园水平的诗,又看见众位才子的反应,才忍不住笑出声。

    看着那又胖又矮说出幼稚园水平诗句的男子质问他,柳甫立马止住笑声,但脸上的表情一时间还控制不了,道:“在下小小道士一个,公子不要与贫道计较。”

    唐五知道自己没文采,但是别人看在唐老爷子的面子,从未取笑过他,他不是傻子,看着那充满笑意的表情,他知道柳甫是在笑他。

    这么多才子都看着,他感觉面子挂不住,当即红着脸道:“你作诗很好吗?”

    柳甫知道他再一次低估了这个时代人们对脸面看重的程度,连忙道:“在小小小道士一个,哪里会作诗。”

    “哦?”听柳甫这么一说,唐五也想让让他丢次脸,不依不饶道:“道长客气了,我看道长灵气逼人,定是得道的高人,请道长不奢赐教。”

    生活在现代的柳甫哪会作古诗,本来想一口回绝,但是看着唐五那满是肥肉的大脸,突然玩兴大发,他虽然不会作诗,但是看过背过不少诗仙、诗圣的诗,其中不乏有一些关于月的诗。

    不过要用这些诗,首先要确认一下这个世界的历史里,有没有这几号诗中仙圣。

    柳甫眼镜一转,微微笑道:“公子可听说过李太白。”

    “李太白?”唐五一愣,道:“没有。”答完之后,他以为柳甫想绕开话题,连忙道:“我请道长作诗,道长问李太白干什么?”

    “道长问李太白做什么?”

    小船之上,柳甫见唐五的回答,心里立马乐开了。

    “原来这个世界还真没有太白啊。”柳甫用手摸了摸下巴,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个正当职业,既然这个世界没有太白,那孔孟子美之类的圣贤人物也有很大的几率不存在这个世界。

    “如果没有孔孟,那我来当圣人也不错啊。”想着想着柳甫就不禁限于了无限意淫之中,不自觉流露出一副猪哥像。

    唐五看着柳甫那份猪哥像,还以为他是被自己吓得中了邪,心里不禁有些自责,有些不忍道:“这位道长,你……”

    “噢,噢,我没事。”柳甫一把抹去快要淌出来的口水,看着唐五道:“这位兄台,可是说咏月?”

    唐五心想你小子还没中邪啊,立马收起了刚刚生出一点点小怜悯,说道:“不错。”

    柳甫搜索了一下脑中存储的诗词,没想到还真有几首,为了保险,他还是选了一首唐五不知道的太白的诗。

    众人看他沉思,知道他要开始作诗,既然是诗会,就少不了一位执笔,用来记录各位才子们做出的诗词,这次诗会的执笔正是唐五的书童,唐五使了一个眼色,他身后看起来十七八岁的书童立马搬来一张小方桌,摆上了笔墨纸砚,等着柳甫作诗。

    此刻已经快要入秋,天空格外的干净,弯弯的残月,只有有凡星几点,月色下一大一小两艘木船停在湖面,随着微凉的夜风微微浮动,四周热闹繁华、彩灯高挂,唯有此处还算安静,倒也真有几分诗意。

    家丁头目是李管家的心腹,他知道李管家让他找柳甫去司马府当教习,所以他也是好奇这么年轻的小道士与那些声高名望的夫子们相比,凭什么能担任司马府的教习,所以见柳甫要作诗他并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等着。

    自我先感觉良好一下,柳甫便开始体味太白作诗时的洒脱姿态,过了大约小半刻钟,就在唐五还有其他所有人都以为柳甫是在耍他们的时候,柳甫突然抬起头看着唐五问道:“可有酒?”

    “有。”唐五下意识的回答,不过立马反应过来问道:“你一个道士要酒干什么?”

    柳甫不搭理他,依然道:“酒!”

    “你……”话被赌回来,唐五一阵气闷,在家里受气,出来了还要受气吗?不过他也不傻,心里冷笑道:“管你做什么诗,待会先批斗一番,让你也丢丢脸。”便招了招手吩咐道:“拿酒来。”

    桌上都是开了封的女儿红,旁边的侍者随便拿了一坛递给唐五。

    唐五随手一扔,道:“接着。”

    柳甫接过还有大半坛的女儿红,放在鼻前一闻,笑道:“好酒。”

    柳甫有三爱,爱酒,爱美女,爱机械,对于这女儿红也有些了解。

    女儿红又称花雕,是一种具甜、酸、苦、辛、鲜、涩六味于一体的丰满酒体,加上有高出其他酒的营养价值,因而形成了澄、香、醇、柔、绵、爽兼备的综合风格。

    说起这女儿红还有一个故事,从前,绍兴有个裁缝师傅,娶了妻子就想要儿子。一天,发现他的妻子怀孕了。他高兴极了,兴冲冲地赶回家去,酿了几坛酒,准备得子时款待亲朋好友。不料,他妻子生了个女儿。当时,社会上的人都重男轻女,裁缝师傅也不例外,他气恼万分,就将几坛酒埋在后院桂花树底下了。

    光阴似箭,女儿长大成人,生得聪明伶俐,居然把裁缝的手艺都学得非常精通,还习得一手好绣花,裁缝店的生意也因此越来越旺。裁缝一看,生个女儿还真不错嘛!于是决定把她嫁给了自己最得意的徒弟,高高兴兴地给女儿办婚事。成亲之日摆酒请客,裁缝师傅喝酒喝得很高兴,忽然想起了十几年前埋在桂花树底下的几坛酒,便挖出来请客,结果,一打开酒坛,香气扑鼻,色浓味醇,极为好喝。于是,大家就把这种酒叫为“女儿红”酒,又称“女儿酒”。

    此后,隔壁邻居,远远近近的人家生了女儿时,就酿酒埋藏,嫁女时就掘酒请客,形成了风俗。后来,连生男孩子时,也依照着酿酒、埋酒,盼儿子中状元时庆贺饮用,所以,这酒又叫“状元红”,因为取了状元二字,又加上风味独特,酒性醇和深厚,极受文人喜爱。

    柳甫的酒柜里藏的就有三十年以上的极品花雕,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一滴酒没沾过,酒瘾早就升上心头了。

    猛灌了一大口,这酒入口柔滑,细细品味一下,这酒竟然比他的藏酒还好。

    看着柳甫那陶醉的模样,唐五以为他是来骗酒喝的,提醒道:“小道长,诗呢?”

    “诗?”酒一入口,一股豪情涌上心头,看着悬在半空的镰月,看着月华粼粼的湖面,柳甫大笑几声,倒真有狂侠风采,高声道:“诗有何难!听好了!”

    太白一首《把酒问月》,自柳甫口中朗朗诵出: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

    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

    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太白之诗擅长“豪中见悲”,此诗的确这样。全诗从酒写到月,从月归到酒;从空间感受写到时间感受。其中将人与月反反复复加以对照,又穿插景物描绘与神话传说,诗人孤高出尘、逸兴横飞的形象,跃然浮现。举杯望月,明月神秘莫测、永恒美好,而人生如此飘忽短暂、转瞬即逝,使人更生如梦如幻的哀愁,此时惟愿杯盏不停,月光常照。虽然意绪多端,随兴挥洒,但脉络贯通,极具回环错综之妙,可谓音情理趣俱佳,故王夫之《唐诗评选》评曰:“于古今为创调。”

    柳甫没有太白的文采,亦没有太白的逍遥洒脱,可是在这月色湖泊,怀中美酒中吟诵此诗,却另有一番风采。

    在场的都是苦读圣贤书的真才子,哪里能听不出诗中韵味?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