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柳大家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众人之中,文采最好当属白衫白头巾的儒雅公子许玉,只见他反复品读诗尾的千古名句,好像入了魔一般,而后喃喃道:“这才是诗,这才是诗啊。”

    许玉也算是位传奇才子,他自小家境贫寒,父母无法供给他读书,可是这点困难怎么能阻挡有大毅力的许才子,既然父母不能给,他便自己求。

    八岁那年的冬天,那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他在岳麓书院山门前毅然曲膝而跪,大雪下了三天,他便硬生生跪了三天,其求学之心感动书院院长,破例收他做门徒,许玉也争气,寒窗十年连过郡试、乡试,且两次皆为魁首,得小三元,人称许三元,为当时最有希望通过会试的杭州举人,但应家中母亲身亡,需守孝三年,朝廷有明文,守孝期间,不许婚嫁取配,不许科举,是以错过了他第一次的会试。

    如今守孝期满,正等着三年一次的京试,仍为中试呃热门,如果把八大才子排个前后,这位许才子绝对能排进前三。

    今日他来这西湖上了唐五的船纯粹是巧合,众人推举他,他也不好败了别人的面子,勉强做出几首七言,理所当然的受到推崇。

    只是在这里逢迎唐五公子,许才子有些不耐烦,正准备找个理由离去,便遇到了刚才那一幕。

    太白,诗仙也,诗中的逍遥狂荡的谪仙气概扑面而来,许玉本来以为在诗词一道已经有所建树,今日听柳甫诵出的《把酒问月》,才知道什么诗坛圣者,才知道诗词一道有多深奥,才发现自己以为的有所建树有多么渺小可笑

    《把酒问月》犹如醍醐灌顶,将许玉心中刚刚萌芽的自负抹杀,许玉顿时冷汗直流,要是任由心中的自负生长,这次的科举就算能过,以后的成就也不会大。

    他走出人群,站在船舷上对着柳甫深深的施了一礼,恭敬道:“多谢先生。”

    柳甫愣了一下,不知道眼前这个俊俏公子哥为何施礼,不过俗话说的好,看不透才好。

    柳甫微微一笑,道:“公子不必多礼。”

    许玉正色道:“不知先生可否让学生将这首……”说到这儿,他才发觉还不知道这首诗的诗名,不由抬起头看像柳甫。

    “噢。”柳甫笑了笑,丝毫没有抄袭的觉悟,说道:“此诗名为《把酒问月》。”

    “把酒问月。”许玉默念了一遍,又问道:“不知先生名讳?”

    柳甫摇摇头,又灌了一大口女儿红,笑道道:“名讳就免了,贫道道号青云子,未出家前姓柳,公子称呼我为柳青云即可,不知公子贵姓?”

    “学生免贵姓许,字理美,名玉。”许玉又施了一礼,说道:“可否让学生将这首《把酒问月》装裱一番,放在家中瞻仰。”

    “用就用吧。”柳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心想不就是一首诗嘛,用得着这么郑重吗?

    其实他是不知道太白之诗的魅力,在这些爱诗之人心中的地位,不然也就不会这么想了。

    却说柳甫随意的动作,让他在许玉心中的印象又上了一个档次,这等神作都能毫不在意的赠人,其心性修为就不必说了,比较了一下自己因为写出两首诗就自负起来,便越发觉得柳甫才真的有大家风采。

    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许才子都如此了,那这首诗的水平绝对高到了一个他们无法企及的高度。

    所说文采心性修为,唐五绝对不算高,但若是比占好处的本事,他绝对比任何人都强。

    你许才子不是要诗吗?那我就要柳大师亲手写出来的诗,于是他便等许玉说完后,开口说道:“柳道长学究天人,学生唐五想求道长亲笔赐诗,带回家中瞻仰。”

    “亲笔?”柳甫愣了一下,他的那手小行楷放在现代可能还不错,可是在场的都是练了十多年的才子举人,他的那手字怎么拿的出手。

    可是人家的话都已经出口了,看刚才这些人的反应,这个开口要诗的胖子定然也是如李流云那样的大家公子,惹了一个李流云就招来了旁边这个家丁头头,要是再惹了唐五,岂不是又要招顿打?

    考虑了一下,柳甫做出了决定,暗道:“写就写,最多丢个脸,还能找个机会摆脱这个家丁头头。”

    决定之后,柳微笑道:“可以。”说完便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他身旁司马家的家丁头目,见他没什么反应,心里笑着跳上了船。

    待得柳甫上了大船,唐五的书童立马让开了位置,唐五则在一旁亲自为他磨墨。

    众人让开一条道,柳甫径直走到书桌前,然后盘膝坐下。

    唐五笑着说道:“柳大家请。”

    柳甫转念,能不丢脸还是不丢脸的好,便说道:“不知船中可有焦碳?”

    他的毛笔字虽然不好,但是一手硬笔行书却是得过市一等奖的,这个时代还没有硬笔,只能用焦碳凑和一下。

    “焦碳?”唐五愣了一下,问道:“柳大家要焦碳作什么?”

    “这个嘛。”柳甫早就想好了借口,一脸虔诚的说道:“我在道尊坐下发过愿,六十以前,不在人前动笔,以碳代笔也是一样的。”

    “还有发这种愿的?”唐五嘀咕了一声,不止是他,旁边围着的人也是这样的想法。

    唯有许玉一脸的崇敬,道:“先生大愿。”

    自古以来,流芳千古的著作大都是著书者老年而成,古人常云厚积而薄发,说的便是这个道理,但是人生来便在争名夺利的世界中,当今正是读书人的世界,为了权、利,哪个读书人不是早早著书立传,又有几人能做到出淤泥不染,封笔不做文。

    许玉以为柳甫就是追求与此,因此才面露崇敬。

    对于许玉的举动,柳甫本人都很诧异,心想今天真是奇了怪了,两个都八大才子,前面一个不仅死缠烂打,还派人来整自己,后面一个却这么毕恭毕敬,态度相差这么多。

    不过片刻,唐五少的侍从便拎来一大截焦碳,足有半人高。

    柳甫笑了笑,道:“不用这么多。”说着便接过那截焦碳,直接往地上一摔。

    大截的焦碳碰撞在坚硬的甲板上,直接四分五裂,柳甫捡起一根大小和钢笔差不大大小的碎碳,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船舷旁,将顶部凹凸不平的地方磨圆磨尖。

    “道长这是做什么?”唐五被柳甫的举动搞的愣住了,开口好奇道。

    柳甫笑了笑,说道:“写字。”

    “写字?”这次不光是唐五,其他人也很好奇吃惊,这个年代的人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硬笔,在他们眼里,用碳写的字能好看吗?

    许玉走到柳甫身旁,问道:“先生,用碳也可以写字吗?”

    他这里问的写字却不是真正的写字,而是能写好字。

    柳甫想起了武侠小说里,无剑胜有剑的武道至高境界,神秘一笑道:“书由心生。”

    “书由心生?”许玉默念了一声,开始揣摩这句话的意思。

    柳甫却不管他,拿着磨好的碳笔头,走到书桌前,对着唐五道:“铺纸。”

    唐五闻言立马跑了过来,将一张上好的宣纸铺列整齐,众人都屏息以待,想看看碳笔能写出什么好字。

    略微酝酿一下,柳甫便动手了,这首诗的主要意境是飘逸、灵动、出尘和狂荡不羁,要表现出这种意境,用狂草书写毫无疑问是最好的选择。

    狂草属草书的一种,古人将草书的特点分为十点,即:曰点划飞动,曰笔情墨趣,曰结体多变,曰章法生动,曰线条优美,曰血脉连通,曰气韵天成,曰转化跌宕,曰气势磅礴,曰奇逸潇洒。

    草书艺术之美宛若无言而有诗篇之意蕴,无动而有舞蹈之神形,无色而有绘画的斑斓,无声而有音乐的旋律。

    而狂草更是草书之最,兼备所有草书应该有的特性,更有一种野性狂放的气劲。

    柳甫五岁开始练字,二十年的时间不敢说精通狂草,却也小有心得。

    焦黑的碳笔在柳甫手下飞舞,与雪白的宣纸形成鲜明的对比,柳甫全神贯注,书法之要领在于一气呵成,这期间精、气、神都要投入手中的笔,投入要写的书,这样写出来的字才会有神,才会饱满丰盈。

    一行行漆黑的草字跃然纸上,柳甫的手好像指挥棒一样,谱出动听的旋律。

    一首《把酒问月》不过百字尔,却让柳甫写出了一种壮阔的意味。

    这并不是说柳甫的书法造诣有多高,而是一种势,先前他便给了众人一种高人的印象,又加上用的是众人从未尝试过的硬碳笔,给了所有人一个错觉,这肯定非同凡响的大作,说白了这就是心理暗示,这对于心理学博士的柳甫简直事小菜一碟。

    看着众人的反应,柳甫知道他成功了。

    毛笔狂草大家都见过,这硬笔狂草却是第一次,看着那不同于毛笔写出来的苗条字体,众人不禁心中讶然,原来炭也可以写出这么漂亮的字来。

    “唉,难道我太有魅力了吗?”柳甫不知廉耻自恋一番,将手中的炭笔丢向湖里,炭笔落水,众人才反应过来。

    唐五迅速的将炭笔诗作收入怀中,生怕众人和他抢一样。

    许玉喃喃道:“书由心生,以炭为笔。”而后对着柳甫鞠了一躬,恭声道:“学生受教了。”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