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诗会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柳甫对许玉的严谨已经稍微熟悉了一点,见他施礼也就没有客气,微微一笑,将他拖了起来。

    唐五像藏宝贝一样,将那副碳笔《把酒问月》收了起来,本来其他人也打算让柳甫写上一副,但是看见他把炭笔头丢进湖里也就没再好意思开口。

    秦阳楼,杭州城中专售宣纸笔墨的商铺,无论官民,每年杭州城中用的文房四宝有七成都是由秦阳楼出售,几乎垄断了笔墨纸砚这个行当。

    作为杭州赫赫有名的商铺,这七夕争魁自然不能错过,因为买卖的是文房四宝,所以秦阳楼有着不少的客源,这其中不乏才子举人,例如八大才子中的方洪和刘宇。

    西湖湖心,这里最大的一艘船便是秦阳楼提供给平时的文人客户们举办诗会的地方,方洪和刘宇当然也不会错过。

    花魁赛快要开始,这里的诗会正是高潮,一首首幽词雅诗自这些文人墨客的手中飘出,迎接花魁赛开始。

    席间最为风光便是方洪和刘宇,二人衣着光鲜,谈笑风生,很是得意。

    秦阳楼的这艘船的诗会倒是没什么标题,大都是意兴之作。

    方洪端起酒杯,笑了一声,高声道:“有了!”

    众人立马停下了喧闹,齐齐的看向他,方洪身为八大才子,平日里也算风光,但是能这样大出风头的机会着实不多,人都是有虚荣心的,方洪不是孔孟那样的圣人,自然也不会避免。

    一口饮尽杯中酒,方洪看着不远处的临时看台,才娓娓道:

    “自古红楼多旧梦,长袖青衣舞千秋。

    霸王别姬意消然,西湖歌舞永无休。”

    诗的内容虽然虚浮,却是应了当前之景,方洪话音刚落,便迎来一片喝彩叫好声。

    象征性的拱了拱手,方洪便满面笑容的坐下。

    就在这时,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虚词连篇,毫无意境,哪里好了?”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着锦缎长衫的俊俏男子,手持酒杯,自饮自酌,很是逍遥快意。

    那俊俏男子众人并不陌生,当即便有人将其名字喊了出来:“周云。”

    周云乃杭州周家布庄的少爷,家境阔绰,虽不在八大才子之列,却也小有名气,平日里与方洪最不对眼。

    刚才听到方洪作诗,才忍不住嘲讽出声。

    要说这个时代的人真是个个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听见被贬低,方洪立马站起身,虽说有些气氛,也没有丢了风度,微微一笑,对着周云道:“小弟拙作既然入不了周兄的眼,想必周兄必有大作,还望周兄赐教。”

    要说这周云在这个时代也算是个另类,方洪这句挑衅如此明显的话语如果落在其他才子耳中,必然会引起一场文争笔斗,偏偏他就不在意。

    周云微微一笑道:“我不会作诗。”

    方洪挑着下巴笑了笑,意思再明显不过,既然不会作诗,那就不要乱说话。

    其他人没有出声打扰两人的对话,能在七夕佳节见识一场精彩的文斗,但也不失为一大妙事。

    周云毫不在意,继续道:“我虽不会做诗,有人会,我恰好却刚得一首这会做诗的人作出的诗。”

    周云站起身,走到方洪身前,笑道:“方兄文采飞扬,区区在下不足挂齿,不过小弟也读过几年书,虽然作不得诗,却也评得几首。”

    周云举壶倒酒,继续道:“我说的那人,文采我不敢说,这诗作绝对是一绝。”

    “哦?”方洪微微挑眉,道:“不知道周兄说的是当今文坛的哪位泰斗?”

    这话说的就明显了,意思是说恐怕只有文坛泰斗才能在诗道上有如此建树,超越我。

    方洪说话虽然张扬,但能在双十年华闯出八大才子的名声,也算有张扬的本钱。

    对于方洪的话,周云根本就没进过耳朵,哂然一笑,说道:“不知道方兄愿不愿评赏我说的那位的诗作。”

    两人素来不和,这种情景早就司空见惯,方洪也不在意,道:“愿闻其详。”

    周围的这些风流雅士,最爱的恐怕就是名篇美酒,花前月下,见刘宇要抄诗,便主动让出一张书桌。

    微风轻拂,带来丝丝凉意,月光借着干净的天空洒下,虽然是在船上,不过船大,跟再平地上也没什么区别,周云放下青花酒壶,走到桌上笔墨纸砚俱全,都是秦阳楼提供的上等纸墨。

    周云是货真价实的练了十几年的软毫,写字的功力比柳甫可要强多了。

    只见他略微凝神,气沉丹田,提笔便作,笔走龙蛇,三寸毫间飞舞在雪白的宣纸上,另有一番意境。

    不出片刻,雪白的纸张上便出现了一片墨迹: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

    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

    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诗正是柳甫偷太白的“把酒问月”,正宗的软笔狂草,比之柳甫的炭笔书法,更有一番古风韵味。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诗作跃然纸上,立马便有人吟诵,灵动的诗句,缥缈的意境。

    诗中人,诗中景,仿佛能看见月下独酌的太白,仿佛能看见那无尽的悲慨豪歌。

    方洪手中的折扇已然落地,他却仍不知觉,喃喃念道:“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月光……长照……金樽里……”

    他是自负,可他并没有自负到目中无人的地步。

    诗中的气魄,诗中的意境,与他刚才的梦千古,舞红袖相比,强了何止千万倍。

    良久,方洪才闭眼轻叹,道出众人心声:“这才是诗啊……”

    “是啊。”这次周云出奇的没有反驳,悠然叹道:“我大明开朝起,恐怕只有徐公的之诗作能与之比美。”

    众人默然不语,显然也都是认同。

    平静了片刻,站在一旁的刘宇轻声道:“呵呵,诸位要叹恐怕也得过了今夜,千千姑娘来了。”

    彩灯丝带,数条花舫陆陆续续的停靠在湖心搭筑的临时看台旁,其中最有看头的便是牡丹阁的那一艘。

    因为上面有这一次最有希望夺得花魁的红牌——千千姑娘。

    花舫之上,如仙子一样的可人儿安静的立着,红衣彩袖,肤如凝雪,垂到腰间的青丝随着轻风飘动,倒映在被月华映的澄明湖水中,若隐若现,像是诗中画中的仙女走了出来。

    这仙子一般的女子便是杭州第一青楼,牡丹阁的第一红牌,红透几省的千千姑娘。

    花舫的到来意味着诞生花魁的比赛将眼开始,今夜西湖聚集的大大小小的船只为的便是写一年一度花魁赛,所有船上的所有人,不管是才子仆婢,还是公子书童都走出了船舱,停下口中的话题手中的活,来到船头甲板,看向看台,看向千千姑娘。

    因为刚才的《把酒问月》,柳甫在这些才子心中的地位,提升到了大家一级,所以众人很自觉的把视觉最好的位置留给了他,在他身旁的便是八大才子的许玉。

    “仙女……”唐家船头之上,柳甫睁大眼睛猛盯着花舫上的吕千千,他爱美女,所以他见过很多美女,也很会评断美女,如今见到吕千千他才知道,以前的那些都是庸脂俗粉,不堪入目。

    这个时代讲究的是附雅风俗,而青楼正是这些文人騷客的天堂,诗情画意,佳人相陪。

    许玉是才子,自然少不了走上几趟,吕千千他也是见过几回的,如今再见,还是如初见一般,惊为天人。

    想起身旁这位的文采修为,许玉忍不住道:“先生见吕姑娘如何?”

    柳甫全身心的投入到看美女中,哪里听到许玉问什么,下意识的道:“正点。”

    “正点?”许玉一愣,他自认为读过不少书,却也没见过“正点”这样的词语。

    许玉想到身旁这人能做出‘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这样的诗来,暗道:“难道是我孤陋寡闻?”

    话出口柳甫才反应过来,见许玉面露疑惑,连忙道:“这是我随便说的词语,是漂亮的意思。”

    “哦。”许玉释然,微微一笑道:“正点,正点。”

    柳甫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暗道:“是很正点,还好你小子上道。”

    花魁的推举流程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便是各家青楼派出红牌,然后让前来观礼的富商巨贾们献花,第二个部分是让各家的红牌们表演节目,表演结束后就是最后一个部分,让各位老爷们继续献花,最后得到鲜花最多的姑娘便为此次的花魁。

    花舫已经陆续到位,主持此次花魁大会的老鸨也已经上了看台,看上去有四十多岁,抹上了重重的彩粉,对比之下,花舫上的红牌们显得更为出尘秀丽。

    那些老爷少爷公子们等候已久,红牌姑娘们一到位,这献花便开始了。

    一个个身着仆装的下人划着小船,向着看台靠拢,这些小船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只能容下一人,倒也不显得拥挤。

    老鸨接过第一张纸条,看了一眼后高声道:“张德张老爷,献花千千姑娘一千朵!

    “张德张老爷,为千千姑娘献花一千朵!”

    主持的老鸨虽然年纪有些大,这声音却是清亮的很,清楚的传入围观每个人的耳中。

    随着老鸨声音落下,这献花便是正式开始了,这献的花都是在收花的红牌所在的青楼兄购买,一两黄金一朵,不过诗普通呢百合玫瑰,又那里能值一两黄金,所谓的献花只是名头,实际上就是献金千两。

    “千朵啊,去年张老爷也献了千朵吧?出手真是阔绰。”

    张德乃是杭州城中有名的富户,家财万贯,对吕千千情有独钟,每年都会前来捧场,一掷千金,这手笔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众人还没议论完,第二个献花者便来了,老鸨接过小厮手中的纸条,清了清嗓子高声道:

    “司马殊公子,为苏冰姑娘献花一千朵!”

    苏冰是“红玉楼”的红牌,是唯一有可能与吕千千争魁的热门。

    众人还没来得及议论,老鸨又继续道:

    “秦阳楼当家秦海秦老爷,为千千姑娘献花千朵!”

    “一品楼徐雄徐掌柜,为千千姑娘献花三百朵!”

    “小石居王飞言王老板,为苏冰姑娘献花五百朵!”

    ……

    献花者一个接着一个,这只是第一轮的献花,众人都有所保留,最多的也就是千朵。

    唐五也准备了献花,跟自己的书童交代了一下,小书童便划着小船靠近看台,老鸨接过他手中的纸条,念道:

    “唐家唐五少爷,为柳雪姑娘献花千朵!”

    唐五并不是最后一个,念完之后老鸨又接过其他的纸条,继续宣读。

    老鸨念完后,唐家大船上,众人都是队唐五吹嘘一番,这让唐大少爷很是受用。

    许玉收起折扇,看向唐五,笑着问道:“千千姑娘才是夺魁的热门,唐兄为何为柳姑娘献花?”

    柳雪是杭州另一家名楼“桂春院”的红牌,姿色也是极好的,放在往年还有些竞争力,但与吕千千和苏冰相比,却还是差了一些,并不是此次夺魁的热门,。

    唐五倒也坦率,道:“我也千千姑娘是一定梦夺得魁首的,我这一千朵花送与不送想来也没有关系,换做柳姑娘,即使她没夺得魁首,想必心中多少也会对我多出些好感,何乐而不为呢?”

    许玉笑了笑,说道:“呵呵,唐兄深谋远虑,在下佩服。”

    柳甫也瞄了他一眼,没想到唐五这么会做人。

    第一轮的献花,在众人说笑声中悄然度过,接下来便是各个红牌登台表演的时间。

    “各位,不如我们以此次各位姑娘表演的节目为题,来一场诗会怎么样?”

    唐家大船上,唐五率先提议,在场的众人除柳甫外,都是附雅风俗的文人秀才,如此良宵美景,自然不会错过,当即这个提议便得到所有人的支持。

    月升西头,西湖湖畔两旁的垂柳随着微凉的夜风轻轻摆动,此刻已经临近子时,各个商家都已经关了大门,来到湖心,观看着一年一度的花魁赛。

    湖心的船越来越多,人也越来多,老的小的,男的女的应有尽有。

    按照历年开的规矩,第一个出场是上一年的花魁所在的楼院,彩灯通明,挂在看台四周木柱之上的彩色丝巾随风飘动,在众人的目光中,身着淡淡鹅黄宫装的千千姑娘登上了看台……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