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倾国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月光微寒,毕竟比不得现代的照明术,即使有些彩灯,也只能略微看清一道曼妙的身影静立在看台上。

    虽然只是静静的站着,但是散发出来的恬静、出尘的气质还是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月光下,黑色长发如春天河堤旁的柳絮一般,随风微微飘动,长长的丝带垂在看台的木板上,随着青丝飘动,银白的月华下,犹如天女降世,灵动而缥缈。

    “玄女落凡尘,不食烟火气。”唐家木船上,许玉打开折扇,微微摇头,叹道。

    唐五也罕见的感叹道:“不似凡尘。”

    以他的文采,能说出这样的话,可知吕千千的魅力,这不是**,而是直击灵魂的美丽,让人不由得生出感叹。

    相比于其他人,柳甫算是好多了,乘着众人感慨的空,检查了一下嘴角有没有流出口水,这才放心的又将目光投降看台上那道倩影,看着如仙子般的身影,心里不由得叹道:“倾国之姿。”

    许玉收回目光,看着船上的众位才子,说道:“千千姑娘要表演的一段舞蹈,名为‘倾国’,乃是前朝大家何舞所创,这第一首诗的主题就为‘倾国’如何?”

    “好。”

    “可以。”

    众人看了看,都同意了主题。

    许玉笑了笑,说道:“就以‘倾国’为题,千千姑娘舞完,便交诗。”说完转身看向柳甫,道:“至于赏评,先生来做如何?”

    柳甫的《把酒对月》是抄的,哪里真正懂诗,听许玉让他赏诗,立即道:“不可不可,贫道不会赏诗。”

    说完又感觉不对,补充道:“写上一首两篇还行,对这赏诗,贫道实在不行。”

    在许玉的眼中,柳甫可是货真价实的诗道大家,这等良辰怎么能没有好诗,但是见柳甫神情坚决,许玉改口道:“既然如此,先生可否作上几首,让我等观摩学习?”

    听许玉说话,众人都将目光投向柳甫,刚才有一首《把酒问月》,说不定等一会还会再有一首,这等好诗佳作,拿回去也可向亲朋吹嘘,众人想到了刚才的炭笔书法,心里都想着待会该怎么找理由也要上一副。

    看了看许玉,感受着众人的灼热目光,柳甫知道今天是逃不了了,硬着头皮笑道:“诗之一道博大精深,观摩倒是不敢,共同探讨却是可以的。”

    看台的另一侧,秦阳楼的大船上,众人又恢复了先前的热闹高兴,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看台上,同身周的同胞好友说笑。

    看过《把酒问月》,方洪没有了先前的自傲,将写诗的纸小心卷好,罕见的没有斥驳周云,对着他正色道:“周兄,不知此诗为谁所作?”

    周云饮尽杯中酒,道:“一个道士。”

    “道士?”方洪皱了皱眉头,道:“出绝对难倒流云兄的青云道士?”

    周云点了点头,道:“不错。”

    方洪沉默不语,先前他还笑过柳甫的绝对是奇淫巧技,不足为道,没想到竟会作出如此好诗。

    一旁的刘宇笑了笑,缓解了一下气氛,道:“不如我们以千千姑娘所舞‘倾国’为题,来一场以诗会佳人如何?”

    风花雪月,正是应景时,刘宇的提议立时受到众人推从,在场有八大才子其二,说不定会有佳作。

    湖心看台,众船之后,有一条小船,小船静静的停在湖面,船舱中灯火通明,有一张小小的木桌,桌上摆放着几碟精致的点心,桌旁,两道足以颠倒众人的倩影安静的跪坐着,其目光正对着湖心看台。

    这两人正是司马清雨和司马玉兰两姐妹,此刻,司马清雨手中拿着一张上好的雪白熟宣纸,上面有一行行娟秀的小楷,内容正是柳甫抄李白的那首《把酒问月》。

    两姐妹遥望湖心看台,讨论的却是柳甫,司马玉兰笑道:“小妹,你的目光还是那么好。”

    司马清雨掩着嘴轻轻一笑,露出可爱的酒窝,说道:“我也没想到他还有这种才华,这诗,足以与徐公的诗比肩。”

    “哦?”司马玉兰转头着司马清雨,道:“这么厉害啊。”

    她知道妹妹的目光有多高,司马清雨说有,那便是有。

    司马清雨收回目光,低头将手中的纸折好,轻声道:“本来还想请他当教习的,这下不知道人家看不看的上我们司马家了。”

    唐家大船上,柳甫与许玉并肩而立,身后众人,还有其他船上的所有人都是将目光牢牢锁定在看台上。

    月光下,长袖清裙随风而动,一股悲怆凄美的意境随着一个个动作抒放出来,这一刻,天地失去了色彩,所有人都无声而对,仿弱回到了前朝,看到那倾国身影在战火中飘动。

    ‘倾国’为前朝舞之大家何舞所创,何舞为前朝第一美女,年方双十,便名传天下,传说他与当时第一才子白孱有一段难以言明情话,自古才子配佳人,可惜天意弄人,当时正值两朝交替,战火连天,白孱忠肝铁胆,毅然投入连天的战火中。

    天妒英才,白孱次年亡与兖州,何舞得息,七昼七夜不曾入眠,待得第八日,她仰天一笑,长叹一声:“为何舞?”留下绝作‘倾国’,追随情郎而去

    看着那翩翩舞姿,一股凄凉之感涌上心头,柳甫不自觉想到延年之语,应心而出,风拂水面,略带沙哑的声音随着夜风飘荡而去,传到众人耳中:

    “倾国倾城,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国与倾人城?佳人难再得”

    听到声音,众人本要发怒,是谁这么不识相,敢打扰千千姑娘起舞,但听到‘绝世而独立’,众人沉默了,又听到“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再看那‘倾国’舞姿,众人又不忍打断,任由那声音继续飘流。

    看台上,声音随风送入千千姑娘的耳中,听到“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时,吕千千眼带异彩的看了一眼柳甫。

    才子配佳人,佳人自然也爱才子,吕千千眼神中闪过异彩:“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说的是我么……”

    相传历史上,在武帝宠爱的众多后妃中,最生死难忘的,要数妙丽善舞的李夫人;而李夫人的得幸,则是靠了她哥哥李延年这首名动京师的佳人歌:所有人都知道李夫人的兄长李延年生性便热爱音律,擅长歌舞,武帝非常喜欢他。

    每次李延年有新曲佳作时,听的人都感动非常。

    一次李延年在殿前侍奉武帝,起舞歌曰:“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武帝听完后,感叹道:“太好了时间还会有如此的妙人吗?”

    武帝因为听平阳主说李延年有个妹妹,武帝才召见李夫人,发现她也妙丽善舞,所以李夫人才是到宠幸。

    一阕短短的歌,居然能使雄才大略的武帝闻之而动心,立时生出一见伊人的向往之情。

    这首歌虽不属诗,却不比任何一首‘倾国’诗差,尤其在此时,在千千姑娘随风月下起舞之时。

    月光清影下,众人不自觉的联想‘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是何种的美丽,看一眼翩然起舞的千千,忽然豁然开朗,这不就是倾人倾国的美人吗?

    月下独舞,千古绝唱,夜风吹皱了湖面,迎着月光如一层层折叠的银纱。

    月下景,景中人,人舞之,在这如画的景中人中,众人不由得痴了。

    相比与其他人,对于吕千千的‘倾国’之舞,柳甫倒没有那么多的感触,他看惯了有声的舞蹈,这种没有音乐伴奏的独舞,总感觉少点什么。

    不过吕千千的舞技着实高超,刚才的倾人倾国的短歌是他好几年前看过的,如果不是看了这段舞,恐怕怎么也不会想起来自己还会这首短歌。

    柳甫站在船头,念完那首短歌后他就没再说话,延年的诗将许玉从吕千千的舞姿中惊醒,许玉转头看向柳甫,见柳甫的神情,好像并不为吕千千的舞所动,不由得感叹:“我何时才能有这种修为啊。”

    许玉在感叹,柳甫却正在纠结,他的晚饭到现在还没吃到,如果不是努力掩饰,肚子早就敲锣打鼓了。

    “三云老头,别让我再看见你”柳甫摸了摸肚子,将饿肚子的事全记在了三云老道的头上,如果不是三云子,今天就不会碰到那李小姐,也就没有李流云那档子事,没有李流云那档子事,也就不用被抓,不用被抓,也就逃到这艘船上,不逃到船上兴许这会正吃着大餐呢。

    想到如此,柳甫心里恨不得去咬三云老道一口。

    小石居,杭州城里公认的第一酒楼,虽说快到子时,小石居的大门依旧大开,二楼的雅间里,有着几位身着官服的大人恭敬的侍候着一位邋遢的老道。

    那老道一身油污道袍,白发白眉,仔细看看,正是柳甫正在骂的三云老道。

    房间里有一张不大不小的精美石桌,桌上摆满的精致的小菜,

    三云老道一口吸干暖玉小杯中的花雕,扬了扬酒杯,立马有人上前奉酒。

    看那奉就之人的官服补子,竟是锦鸡,这可是大明朝正二品官员才能穿的。

    此时,这位正二品的大员,小心甄满酒杯,恭敬道:“国师请。”

    大明朝开国皇帝朱元锡,打败了蒙元帝国,也废止了元代的服饰制度,从皇帝到老百姓,都做了大规模的调整。大臣们参考周、汉、唐、宋的服饰形式,加以修改,先后试用了二十多年,才在洪武二十六年,确立了基本的款式。

    官袍的补子,也依照官阶的大小有一定的图像:

    公、侯、驸马、伯用麒麟补、白泽补。

    文官,一品画仙鹤的补子。二品画锦鸡。三品画孔雀。四品画云雁。五品画白鹇。六品画鹭鸶。七品画鸂鸂。八品画黄鹂。九品画鹌鹑。杂职画练鹊。风宪官画懈廌。

    武官,一品、二品画狮子。三品、四品画虎豹。五品画熊罴。六品画彪。七品也画彪。八品画犀牛。九品画海马。

    眼下,给三云老道斟酒的这位,身着锦鸡官袍,乃是堂堂正正的二品大员,如果唐五在此,定会惊的说不出话,这人正是浙江总督柳元柳大人。

    作为一省总督,可以说统御一方,能让柳元如此对待的恐怕也只有那些正一品的超级大员,仅次于天子皇帝的六部阁老和首辅们。

    话虽如此,但凡事总会有些意外,俗话说饱暖思**,不知是当今天下太过太平还是如何,当朝天子正玄帝朱巽竟然对永生热衷起来,这可好了道家的那些牛鼻子们。

    大明朝谁最大?孩子都会说是皇帝最大,既然皇帝喜欢,那么大家不喜欢也得喜欢,所以道家繁荣了,为了求永生之道,正玄帝专门设立了护国法师一职,正一品的大员,虽然没有六部阁老和首辅们的当政权利,但是在皇帝眼中,国师可比他们热的多,红的多了。

    皇帝最大,那么最得皇帝心腹的国师在众位官员的眼中,自然就是第二大了。

    莫说柳元,就是六部阁老和首辅大人来了,也得客气的称一声国师。

    三云老道,不用说,就是这个第二大的护国法师了。

    若是柳甫在此,知晓了三云老道的真实身份,恐怕吃惊的嘴里都能塞进一个大鹅蛋:“这个糟老头是国师?”

    三云老道拿起柳元斟满的暖玉小杯,正准备再品上一品,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毕竟是上了年纪,这么突然一下,不止手中连杯带酒都扔了出去,连眼泪都差点喷出来。

    酒杯径直飞到柳元胸口,把官服沾湿了一大片,这要换做普通人,恐怕少不了一顿教训,但是现在是国师大人,柳元看都不看官服,赶紧跑到三云老道身边,好像是亲爹出了事一样,惊道:“国师大人您没事吧?”

    站在旁边的几个杭州官吏看见自己的上司都这样了,哪里还敢安静的侯着,连忙跟着领导跑上去,一阵嘘寒问暖。

    缓了好一会,三云老道才平静下来,擦了擦眼角,嘀咕道:“肯定又是臭小子骂我。”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听的人有意,一旁的柳元连忙出声道:“臭小子?谁敢骂国师大人,让下官让去找他好好理论。”

    “理论什么?”三云老道白了柳元一眼,道:“臭小子是我亲传弟子,以后是要接替我的位置,到皇上身边侍候他老人家的。”

    听三云老道这么说,柳元抹了把额头的汗,心想下次再也不乱拍马屁了,赔罪道:“下官该死,原来是小国师。”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