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镇国侯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偶尔瞩目,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是件很爽的事情,但是总是被瞩目,那就不爽了。

    柳甫连续出诗,虽然不是刻意而为,却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这些人中,有很出名出名的八大才子,有很漂亮美丽的佳人,有很神秘的儒雅中年男子,还有很多不是很出名,不是很漂亮,不是很神秘的普通看客。

    如果还有‘千舞冰曲’,这种重量级的人物出场,自然可以压下这么多的人瞩目,可惜的是‘千舞冰曲’只有一对,所以这么多的人自然都将目光投向了声音的来源——唐家大船。

    桅杆上,映有‘唐’字的大旗随着夜风翩翩起舞,干净微冷的月光下,旗帜上的‘唐’字晦暗不明,就如同刚才台上的千千和冰儿一样。

    “刚才的词句是哪位大家所做,真是妙不可言……”

    众人回忆着刚才的三首诗词,有记性好的,已经背诵下来,如今再做品味,发现当真是意境幽怨,是不可多得的可流传千古的妙句好词。

    众人齐齐看向唐家大船的船头,刚才的声音便是从那里传出。

    “是哪位大家?”

    月光虽然明亮,但毕竟只是月亮,离得远的只能看见船头上有一道模糊的人影。

    “不对,是许玉许公子。”离唐家大船最近的一艘船上,有人看出了人影的身份。

    “许玉?”秦阳楼的船上,方洪微微皱眉,说道:“是他做的?”

    周云摇了摇头,道:“不像。”

    “嗯。”一旁的刘宇也点头说道:“许兄虽然文采非凡,但也绝记做不出这样的诗来。”

    同位八大才子,八人平日里也有些交集,许玉的文采虽然不低,但绝对没有作出这种诗的功力。

    “那会是谁?”方洪显然也是赞同刘宇的说法的,但不是许玉又会是谁?

    刘宇想了想,然后微微摇头,表示不知道,杭州城中的有名望的教师才子他基本上都有些了解,一一比较,确实没有符合的。

    台上表演还在继续,可是前有‘千舞冰曲’,众人怎么该看的下这些胭脂俗粉,所以所有人都将心思放到了作诗人的心上。

    “那位大家在哪里,我要用黄金千两请他当我的老师。”

    “黄金千两?真是可笑,大家就只值这些吗?这位老师我定了,谁能帮我找到这位大家,我就愿意奉上黄金千两。”

    ……

    金钱的诱惑诗巨大的,所有人都动员起来,想要找到这位作诗赋词的‘大家’,于是许玉被人围住了。

    不知是谁说出了唐五有那位‘大家’的真迹,立即引起了哄抢,唐五少爷狠狠的享受了一把被人‘追捧’的感觉。

    现场如此,当事人却早已经不再,在一艘艘大船的夹缝中,一条小舟缓缓划过,舟很小,只容的下两人,两人往上一坐,连动一下的空间都没有。

    小舟上有两人,一个人划船,一人坐着,坐着的那人真是消失不见的柳大家。

    小舟划开湖面,留下一道长长的水痕,柳甫看着摇着浆的老者,问道:“老先生,你家主子是谁?”

    “老先生,你家主子是谁?”

    小舟上,柳甫看着泛舟的老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在大明朝这会儿,非身份尊贵不能能用‘主子’称呼,这虽然不是什么法令,但是在高层社会这已经是一种共识。

    大明朝等级森严,仆人的地位并不是很高,能被称作先生,老者显然心里很舒服,微微一笑,说道:“小哥不用害怕,我家主子你见过,去了就知道了。”

    柳甫愣了一下,回想最近见过的比较特殊的人,很快便将目标定在湖畔见过的那位儒雅男子,暗道:“是他?”

    看摆渡老者的模样,便知道他是不会告诉自己那位“主子”是谁,柳甫也识趣,没有多问。现在的他不过是平头百姓,就算猜到了也没多大意义。

    在西湖月下泛舟,这本来是很美妙很有诗意的事,但是舟上之人有心事,便少了这趣味和意境。

    小舟划破水中的明月,停在一艘中型的木船下,船上有梯,老者对着柳甫笑了笑,示意他上去。

    柳甫回头看了看湖面,咬了咬牙爬了上去,出乎柳甫意料的是,老者并未上传,船浆一摇,朝着船的另一面划去,看着老者离去,柳甫才回过头,

    中年男子还在饮酒,看见柳甫回头,温和一笑,说道:“来了?”

    接着月光,柳甫看清了中年男子的模样,见果然是那位儒雅男子,心里松了一口气,回之一笑道:“见过先生。”

    儒雅男子微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朝向身旁的木椅,说道:“过来坐吧。”

    柳甫没有客气做作,走到桌旁,坐了下去。

    虽然只跟这位儒雅男子说了几句话,但是柳甫能看出他并非是那种眼高过顶的官绅。

    桌上已经备好了碗筷酒杯,儒雅男子看了柳甫一眼,道:“自己来吧。”

    “恭敬不如从命。”柳甫咧嘴一笑,他肚子早就抗议了,既然这位神秘的‘主子’找自己,想必定然是有什么事情,既然有事情,那就吃饱喝足再谈。

    柳甫拿过儒雅男子面前的青玉酒壶,不客气的斟满酒杯,然后拿起筷子,不再去管儒雅男子,开始自顾自的大吃大喝。

    看见柳甫毫不客气,儒雅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异,跟他在同一张饭桌的,除了那人之外,哪一个不是拘谨万分,不过如今又多了一个柳甫。

    虽然有点惊异,但是儒雅男子并未说话,抬头看着空中的明月,耐心的等着柳甫。

    湖面另一处的小船上,司马玉兰、司马清雨姐妹相对而做,昏黄的烛光摇曳,两姐妹手中各持着一篇词句。

    一阵夜风拂过,本来摇曳昏黄的烛光顿时没了光芒,船舱内陷入昏暗,清冷明亮的月光被顶棚截住,投下漆黑的暗影,两姐妹极有默契的放下手中的纸张,同时站起身,走出狭小的船舱。

    纱裙微微起舞,月光下美人遥望天际,莺雀般的低吟随风而去:“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月光下,两位绝色佳人遥望无垠的银色湖面,轻吟着东坡之词,夜莺般的声音随风而散。

    银灰色的月华洒在矫娆的身影上,鹅黄色的长裙被映的雪白,随着夜风微微飘动。

    司马玉兰伸出玉指捋了捋额间有些散乱的秀发,看着湖面轻声道:“小妹,你的眼光果然还是那么好?”

    同样的话,现在再说,其中蕴含的意味却有了很大的不同。

    司马清雨微微摇头,绝美的容颜在月光的映射下多了些出尘之意:“刚才还有几分可能,现在,以这位先生的学识,恐怕看不上我们司马家。”

    “看不上啊……”司马玉兰看了看空中的明月,轻叹道:“真是可惜了。”

    柳甫将酒菜扫荡一番后,桌上一片狼藉,儒雅男子并不在意,继续看着天空,没有说话的意思。

    柳甫拍了拍肚子,摆了一个舒服的坐姿,安静惬意的等着,儒雅男子既然找他,定是有事情,好比谈判,谁先说话,便会落了下风,柳甫光棍一条,耗时间他多得是。

    湖心处的表演还在继续,偶尔会爆发出喝彩声,传到这里变作了模糊不清的嘈杂噪音,与这里的安静形成特殊的对比,给人一种处在世外的感觉,十分奇妙。

    两人静坐在木船甲板上,四周是安静如腊月的湖面,听着偶尔传来喝彩,如同老僧入定一般。

    这种状态持续了大约一刻钟,儒雅男子才收回目光,看着柳甫,微笑着问道:“小道长为何不说话。”

    柳甫心想终于还是你忍不住,笑道:“客随主便,先生不语,小道不敢逾越。”

    “呵呵。”儒雅男子笑了笑,说道:“那现在小道长可以说了。”

    柳甫仔细的看了儒雅男子一眼,不过一句话又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这绝对是大权贵之人。

    这让柳甫对儒雅男子的身份更加好奇了,既然知道对方是身具大权贵之人,他便打消了打太极的打算,直接问道:“不知先生名号?”

    儒雅男子笑了笑,说道:“名号不过是称谓,万事万物皆有称谓,小道长何必深究。”

    “先生此话,小道不敢苟同。”柳甫摇了摇头,说道:“先生可知我为和问及先生名号。”

    “哦?”儒雅男子好像也来了兴趣,答道:“不外乎好奇。”

    “先生所言甚是。”柳甫点点头,说道:“小道正是因为好奇才有此一问,小道想再问先生,所谓礼仪廉耻,六道经意,又是由何而来?”

    儒雅男子答道:“前人贤者传承而来。”

    “先生博学。”柳甫一个马屁无声无息的拍了过去,微笑道:“前人贤者开始并不是贤者,不断的学习积累和试探才让贤者成为贤者,贤者历朝历代都有,正如古人没有四书五经,正因为历朝历代贤者们的开辟创造,才让现在有了四书五经,让贤者成为贤者的正是大胆的开辟尝试,也就是所谓的好奇。”

    “奇者怪也,由怪而生奇,天地万事万物皆是因为祖辈生出好奇之心,才堪透本质,代代相传至今。”

    月光轻洒,柳甫站起身,看向水面,看着水中那轮明月,说道:“如同那水中月,如若先生所说,名字只是称谓,那么月可有多种的称呼,每代人都有着不同的称呼,那么传到如今到底,这月到底是叫月还是什么?”

    儒雅男子微微鄂首,思考着柳甫所说的话。

    柳甫看了儒雅男子一眼,继续说道:“在这天地间,每种事物都有着先人所给予的特有的称谓,这样才能保证秩序的运行,假如如先生所说,万事万物的名称只不过是可有可无,可以任意更改的称谓。”

    “那么这秩序又如何能运转?”

    “四书五经,礼仪教会,又如何能传承到如今?”

    连续两个反问,说的儒雅男子难以开口。

    柳甫心里暗叹一声,本来只是想问出儒雅男子的身份,没想到真有了几分感慨,感叹道:“所以说,每种事物的名称都有着特有的意义,小道姓柳名甫,道号青云,那这世间便只有一个柳甫,一个青云,即便有着同名同姓同道号的柳甫、青云,也不会和小道一般无二。”

    柳甫说完之后便不再说话,儒雅男子低头沉思,银色的月光洒落而下,一站一座,一抬头一低头。

    安静持续了片刻,不知是哪位姑娘上台,湖心那边传来兴奋的呼喝声,儒雅男子站起身,看着柳甫笑道:“好一个姓柳名甫,道号青云,好一个不会一般无二。”

    柳甫微微一笑,谦虚道:“先生缪赞了,小道不过是胡乱感叹罢了,较不得真。”

    “呵呵,无需谦让。”儒雅男子摇摇头,气势猛然一变,变的凌利、霸道起来,双眼盯着柳甫说道:“你真想知道我的名字。”

    人的气势是长期处于某种环境磨练蕴养而成,儒雅男子能有这种威势定然是久居高位养炼而成。

    对于儒雅男子的气势突然变化,换做一般人恐怕会真的因为有些慌乱而说错话,但柳甫是谁,心理学机械学双位博士,这种气势对于心理学博士,对于他来说,可以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验证了自己的猜想没错,柳甫更加笃定了儒雅男子就是某个大官或者是……皇亲国戚。

    身处不同的高度看到的东西也不相同,对于有才之人,平民百姓是仰慕钦佩,高官大吏却是只有欣赏。

    有才之人都有傲骨,因为他们有这个资历本事,这种傲骨在平头百姓眼中是清高,自洁,在高官大吏眼中却是跟*子立贞洁牌坊一般,让人讨厌,柳甫不是傻子,所以他看出儒雅男子有意招纳他,所以他不能有傲骨。

    虽然没有效果,但是还是要装一装,柳甫的说话的语气故意变的结巴,好像是真受不了儒雅男子突然爆发的威势,低下头唯唯喏喏地说道:“小道……只……只……是……好奇。”

    柳甫猜的没错。儒雅男子很满意柳甫的反应,淡然说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本侯便告诉你,本侯姓朱名显,当朝镇国侯便是本侯。”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