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搜船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姑娘,相信我,你抓错人了。……”

    柳甫被女刺客提着浮在水面上,表情相当纠结的说道。

    夜风带皮肤上的水分,带来阵阵微凉,柳甫看着面容依旧寒冷的女刺客,心里大骂镇国侯朱显,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喊自己去。

    月光下,两人如同悬浮在水面上的两座雕像,过了片刻,看着如同冰冷木偶的漂亮刺客,柳甫小心说道:“那个……女侠,能不能放了我,我只是个算命的。”

    女刺客转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想起女刺客的强大武力,柳甫心里直起毛。

    “女侠,我……啊……”

    怕女刺客真的一激动干掉他,柳甫正想解释几句,突然从背后传来一股向上拉扯的力量。

    女刺客违反了柳甫的物理观,在没有丝毫借力的情况下,提着他跃出水面,落在了旁边的大船上。

    柳甫还没惊叫完,便被女刺客的冰冷眼神生生挤了回去,

    “过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女刺客第一次开口,然后转身走向了船上的阁楼里。

    听着那比冰雪还冷的声音,柳甫犹豫了片刻,回忆着刚才那惊魂一刀,摸了摸好像还有有些寒冷刺痛的小脸,连忙跟了上去。

    这里不知道是哪个青楼的花舫,挂着彩灯丝缦,打扮的极为精美雅致,柳甫和女刺客跳到了花舫的后甲板上,此刻所有人都在前面看着精彩的争魁比赛,诺大的船上阁楼里,竟是一个人都没有。

    船上的小阁楼一共有着两层,女刺客带着柳甫顺利的走进了顶楼的房间里。

    房间的布置极为清淡文雅,红烛青纱,桌上的铜炉里,檀香冉冉升起,发出阵阵幽香,整个房间给人一种舒服淡雅的感觉。

    谁都不知道温文尔雅的镇国侯会是为武功非常厉害的超级高手,孔维不知道,连镇国侯的面都未见过的女刺客自然更不会知道,朱显的那一掌霸道无比,霸道到天下间不知道有几人能接下那一掌。

    所以即使是有信心必杀侯爷的女刺客,受了这一掌,也受了极重的内伤。

    女刺客盘腿坐在丝绸铺设的软榻上,开始运功疗伤,不再去管留在房中的柳甫,因为她有信心能够在柳甫逃跑前杀掉他。

    看着船上闭眼疗伤的冰冷女刺客,逃跑的念头又开始诱惑柳甫。

    挣扎了好一会儿,柳甫的心理学修养体现了出来,他还是没有被冲动冲昏,冷静下来分析了一下,放弃了逃跑。

    “咕噜……”

    惊险刺激过后,肠胃开始抗议,柳甫拍了拍肚子,走到桌旁,端起茶壶狠狠的灌了一口,小心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搞刺杀连具体对象都不知道是谁,恐怕也是千古第一人了,唉……,谁让我倒霉碰上了呢,肚子老兄,先忍忍吧,不要叫了。”

    柳甫上船不久,湖心看台便起了一场小风波,百十来位身着军服的水师官兵乘坐十数艘快艇冲进了成片的船队,不由分说的开始搜查。

    “都给我老实点”

    这些水兵正是孔维手下的那些精锐,接到死令,他们自然不敢懈怠,一个个凶神恶煞,如同水盗般蛮横的搜查。

    一位衣着华贵的大老爷,看着如同强盗的水兵们,怒喝道:“你们是谁的手下?为什么搜我的船?你家大人可知道我家叔祖是谁?”

    一连三问,问的极为硬气,极为的自信,因为这位老爷的的叔祖是浙江总督柳元。

    若是放在平时,这些水兵可能会犹豫退缩,说几句客套话然后离去,可是如今孔维是下了死命令的,什么都没有性命重要,所以这些精锐水师们一改以往的软弱,变的硬气起来。

    “**,有叔祖了不啊把他给我绑起来,有什么话等他叔祖来了再说,快给我搜”

    “是”

    大老爷被两位精壮的水兵壮汉架了起来,然后用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绳子捆在船的桅杆上。

    “你们”被绑住的老爷愤怒无比,想要继续用叔祖来吓吓这不知道规矩的新兵。

    水兵队长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嘴封上”

    “是”

    “唔……”

    ……

    其他的船上也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情,一些敢招惹愤怒水兵的老爷们,要么被绑起来封住嘴,要么直接被丢到湖里喝水洗澡。

    这些养尊处优的老爷才子们何时受过如此粗鲁的对待,一个个喊着没有丝毫威力的威胁:“你们这些强盗,我一定要去报官,你们给我等着”

    水兵们本来就着急烦躁担心,听到这些蚊子似的叫嚷,心里更加烦躁着急,一位强壮的队长看着这些喋喋不休的文商老爷们,终于忍受不住,大声吼道:“**,谁再废话,直接扔下去”

    不比柳甫的瘦弱身躯,这位队长身板壮实,声音浑厚无比,喧闹的众人一下子被镇住,看着那凶神般身影,不敢再多言。

    强壮队长冷冷的看了一眼四周的船,大声道:“给我搜”

    搜查继续进行,水兵们虽然愤怒焦躁,却也没有真的让那些老爷们泡在冰冷的水里,大老爷们被捞了起来,安静的跟其他人待在一起,不敢再得罪这一群暴躁的水兵。

    湖心看台上,主持的老鸨被送回花舫,表演的姑娘也被请了回去。

    不知名的花舫顶楼,疲惫的柳甫趴在桌上,闻着淡淡的檀香,进入了梦乡,丝绸帛屡的秀床上,女刺客安静疗伤,好像没有察觉到湖面上暴躁的水兵们的愤怒搜查。

    视为惯例的七夕争魁被一群暴躁愤怒的水兵们生生打断,众人心里虽然不满,却不敢说出口。

    搜查继续,不论大小,只要浮在水面上,都要接受这群水兵们强盗式的搜查。

    似吕千千、苏冰这样的红牌,本来准备好了接受第三轮的鲜花,也被不解风情的水兵们请了回去。

    吕千千回到了牡丹阁的花舫,因为是争夺花魁,花舫上除了小月外,只有一位负责梳装打扮的牡丹阁的妈妈。

    那位妈妈不知道去了哪条船,被水兵们扣了下来,诺大的花舫上只有小月和吕千千两人。

    小月跟在吕千千的身后,站在挂满了彩灯秀缦的甲板上。

    看着湖面上好像吃了火药一般的水兵们,小月好奇的问道:“小姐,这些水兵为什么要搜船啊?”

    吕千千微微摇头,点了一下小月,笑道:“我怎么知道,你啊,什么事情都想知道,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小月不再乎的说道:“嫁不出我就一辈子赖在小姐身边,永远陪着小姐。”

    “傻丫头。”吕千千摇了摇头,说道:“过两年等你长大了,我就帮你赎身,到时候找个好人家嫁了,总比待在这里好。”

    青楼再好也是青楼,待在这里的,要么是被父母卖进来,要么就是生活所迫不得不来,自古青楼多贱命,没有谁愿意待在这里。

    像吕千千这种红牌花魁,身价已经高到一种惊人的地步,想要靠自己赎身已经基本上没有可能。

    小月还只是个小侍女,凭着吕千千手中存积的银钱,虽然不能为自己赎身,但替小月赎身应该不是问题。

    “小姐。”小月虽然只是个不满十六的小丫头,哪里懂得什么“青楼女子多贱命”,她八岁的时候就跟了吕千千,只知道整个牡丹阁中对自己真正好的只有小姐。

    月上西楼,此时已过了三更天,吕千千摸了摸小月的小脑袋,笑道:“好了,今夜怕是不能继续了,跟我上去休息吧。”

    距离湖心看台不远的小船上,司马玉兰和司马清雨听着不远处传来的怒喝叫骂声,不由得有些惊异。

    “小姐。”一艘小舟轻轻的停在小船旁,李管家不知何时出现,站在小舟上微微躬腰。

    司马玉兰看着李管家,笑道:“李叔,上来说话吧。”

    “是,小姐。”李管家轻轻点头,接着夜风,好像没有质量一样,轻轻一跃稳稳的落在两人身后。

    司马雄还未发家前,李叔便跟在他身旁,所以在司马家中,他的身份很微妙,虽然只是管家,但却没有一个人拿他当做是外人。

    司马老爷子和两姐妹的父亲司马鉴身处官场,很少待在家中,司马玉兰和司马清雨便是在李叔的照看下长大的,司马清雨和司马玉兰一左一右的挽着李叔的手,问道:“李叔,那里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热闹?”

    李叔一生未娶妻生子,司马清雨和司马玉兰在他眼中,和自己的亲孙女差不多,被两人扶着显得很自然,微笑着说道:“听说是有位刺客逃到那里,水师正在搜查。”

    司马玉兰听到是刺客,好奇的问道:“刺客?刺杀谁啊?”

    李叔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应该是位大人物,那些水兵们,这次连那些老爷们的面子也不给了。”

    大明朝虽然没有狗仔队,但情报的传递的速度却也到达了一种极快的地步,小石居中,三云老道放下了酒杯,静静的看着传递消息的小衙役。

    “大人,水师千夫长孔维刚刚传来消息,镇国侯爷在西湖湖面遇刺,有一位刺客潜逃,请求大人帮助搜查。”

    “侯爷遇刺”柳元听到镇国侯遇刺,脸色一变,西湖杭州属于的管辖范围,如果侯爷发生意外,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顾不得国师还在旁边,急忙问道:“侯爷有没有的发生意外?”

    小衙役低头答道:“没有。”

    柳元松了口气,想到旁边的三云老道,又低头躬腰的说道:“国师,您看?”

    三云老道摆摆手,说道:“你去忙你的吧,对了,帮我把那个臭小子带过来。”

    国师大人说的臭小子自然便是小国师,柳元恭敬道:“国师,不知道小国师的名讳是?”

    “噢,青云子。”

    “下官一定会将小国师请过来。”

    三云老道提起酒壶斟满面前的酒杯,说道:“嗯,去吧。”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会是永远的秘密,因为在不经意间,往往所有的秘密都不再是秘密。

    吕千千走到属于自己的房间,推开门的刹那,一种叫做恐慌惊惧的情绪瞬间占领了他的全部。

    烛光摇曳,寒冷的匕首映着明灭不定的光芒抵在柔弱细嫩的颈部,只要匕首轻轻一抖,吕千千便会香消玉殒。

    面色依旧苍白的女刺客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此刻正面色寒冷的盯着吕千千。

    “啊……”

    吕千千捂住了想要惊叫的冲动,慌乱的看着女刺客。

    吕千千的身体正好遮住了小月的视线,小月看着停住脚步的吕千千,有些不解的问道:“小姐,怎么不走了?”

    女刺客目光转向门外,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吕千千看到那可怕的眼神,一把将小月拉了过来捂住了他的嘴巴,说道:“不要杀我们,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

    “什么人啊?”趴在桌子上的柳甫被声音吵醒,揉着眼睛下意识的问道。

    问完之后柳甫才想起来自己被女刺客绑架,连忙门外看去,看见匕首所指的美人,惊讶道:“吕千千?”

    虽然只在唐家木船见过吕千千的模糊身影,但是那段“倾国”之舞却让柳甫印象极深,所以看见吕千千的第一眼便认了出来。

    女刺客回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想起女刺客对自己的澎湃杀意,柳甫立马闭上嘴巴。

    湖心搜查依然严密强势,两个暴躁的水兵不知何时登上了花舫,看着好像一个人都没有的空船,大声吼道:“喂有没有活着的给我出来……”

    吼声很大,传到了阁楼顶层的房间,女刺客眼神一变,一把将吕千千和婢女小月扯了进来,手指随意在两人身体上一点,两人便如同被冻结了一般。

    “过来”女刺客扛起吕千千和小月,回头冷冷的说道。

    柳甫见识过女刺客近乎神迹的武功,此时虽然想冲出去,但考虑了一下冲出去会不会被女刺客先杀掉,便放弃了逃跑的念头,乖乖的跟着她。

    女刺客将吕千千和小月好像堆麻袋一般堆在床底,然后看着柳甫爬进去,自己才钻进去。

    此刻还是深夜,烛光虽然明亮,却照不透床底,漆黑的床底下,四人紧紧地挤在一起。

    被绝色美女环绕,按理说应该很幸福才对,可是柳甫现在却没有这种感觉,因为女刺客正用那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匕首抵在他的腰间,虽然隔着不算薄弱的衣服,却好像仍然能够感觉到锋利刀刃。

    柳甫尽量挺着腰,躲避着匕首,对面正好是吕千千,这么一挺,自然避免不了身体的接触。

    感受着腰间的柔软,接着烛光,抬起头看着貌若天仙的千千,淡淡的香气钻入鼻孔,一种叫做男人本能的东西一点点的升腾起来。

    感受到柳甫身体的变化,吕千千的呼吸明显加快,看着面色火红的吕千千,柳甫厚着脸皮,小声说道:“形势所迫,在下绝对没有侵犯的意思,请姑娘担待。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