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诗尊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有人没有,快给我开门”

    柳甫刚说完话,门外便传来了狂躁的砸门声。

    女刺客冰冷的眼神扫向他,感受着那如同实质的目光,柳甫立马乖乖的闭上嘴。

    门并没有上锁,几次敲门没有响应,暴躁的两位水兵便失去了耐性,砰的一声踹开了门。

    床底,女刺客听见水兵的脚步声,刚刚抵在柳甫腰间的匕首又被她收到胸前,眼神凌厉的盯着眼前的明亮烛光,柳甫相信,如果那两个水兵出现,一定会受到女刺客的必杀一击。

    柳甫回头看着女刺客,额间刚刚蒸发赶紧的冷汗,不由得又溜了出来,刚才看到很多死人,可那毕竟是远距离的,如果真死在自己面前,那最少也得做上几夜噩梦。

    “哥啊,千万不要过来。”柳甫闭着眼睛,在心里默念道。

    旁边的吕千千和小月,看见女刺客和柳甫的反应,便猜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种叫做恐慌的情绪,若不是因为被点住了穴道,恐怕早就尖叫出声。

    柳甫转过头,看到吕千千和小月那充满恐慌恐惧的眼神,心里没来由的一动,露出温和的笑容。

    “有没有人给我出来!”

    收到死令的水兵,情绪无比的暴躁,踹开房门后,扯开了喉咙开始大吼。

    看着丝缦飘飘,烛光摇曳的空房,两位水兵想到孔大人的下命令时的恐怖模样,不由得更加更加暴躁。

    “妈的,又没有”走在前面的水兵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终于抑制不住焦躁的情绪,一脚踹飞房中的圆木桌。

    茶壶茶盏落在地上,微凉的茶水伴随着碎瓷片四溅开去,绽放出一朵朵暴躁的花。

    碎瓷片和着茶水崩到床底,落在柳甫和女刺客的身前,让柳甫的心立马紧绷起来。

    伴随着暴力的破坏声,搜查持续了一分钟左右。

    看着一片狼藉的闺房,两位焦虑的水兵不由得更加焦虑暴躁。

    “走继续搜,我就不信她能飞出去”

    柳甫轻呼一口气,他预想的事情总算没有发生,女刺客提着的心也稍稍放下,紧握的匕首不由得松了一些,可是接下的一句话却让两人的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等等,这里怎么有水迹?”往门外有的水兵,看到刚才被自己掀飞的圆木桌下那一滩暗色水迹,听下了脚步。

    那是刚才柳甫睡觉留下的,没想到被水兵无意发现。

    柳甫手心出汗,透过床板紧张的看着那四只腿。

    “不要疑神疑鬼的,那不是你刚才弄得吗?”后面的水兵显然也是焦躁到了极点,看着那一团不算明显的水迹,不耐烦的说道。

    “赶紧去搜,天亮之前搜不到,孔大人真会杀了我们!”

    “嗯,快走吧。”

    水兵们最终还是没有走过来,柳甫悬着的心的终于一点点落地。

    时间总是有些事情不受人控制,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总会发生一些不受控制的事情。

    柳甫渐渐放松,就在那四条腿快要消失在视线,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杀了出来。

    “啪!”

    清脆的声音自柳甫两股间飘出,传播的距离的不算近,也不算远,恰好能让两位快要踏出房门的水兵听到。

    女刺客好像是被惊到的猎豹,冰冷的目光瞬间转过来,柳甫愣了一下,紧接着便面红耳赤的在心里怒骂道:“你这该死的屁!”

    夹杂着柳甫的羞怒惊恼,独特的的声音的回荡在闺房中。

    房门前,刚踏出一只脚的水兵如同受惊的猛兽,猛然回头大喝道:“谁”

    面对着水兵的怒喝,床底,女刺客恶狠狠的盯着柳甫,若不是怕暴露了藏身之处,恐怕早就要压抑不住内心的恼怒,一匕首抹了他。

    吕千千和小月先是愣了一瞬,而后皆是眼神怪异的看着柳甫,拼命压抑着笑意。

    柳甫面色通红,不敢去看女刺客,更不好意思看吕千千和小月。

    两个水兵收回踏出去的脚,转身谨慎的扫视着房间。

    寻找片刻后,他们便将目光锁定在刚才未曾搜查过得软塌之下。

    两个水兵对视一眼,终于下定了决心,朝着床边走去。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柳甫顾不得羞恼,又变的紧张起来,女刺客也顾不得再去恼怒柳甫,又握紧了那把匕首,准备致命的一击。

    军靴踏在地板上,如同柳甫的心跳,一次比一次清晰,一次比一次沉重。

    终于,水兵走到了床边,床底的四人同时摒住呼吸,女刺客紧紧盯着那四只脚,真气流转,让他苍白的面容多了些血色。看着奢华的锦被,两个水兵不由得紧张起来,虽然焦躁愤怒,但是他们也不傻,他们见过那些刺客的武功,就算被两位大人重伤,他们也不一定是对手。

    就在他们下定决心要搜上一艘,花舫外突然传来了队长的吼声:

    “刺客出现在湖畔,所有人都给我出来集合抓人”

    “我就说听错了嘛。”

    “我怎么没听见。”

    “别废话了,赶紧出去集合,晚了又要受罚。”

    “好了好了,快走快走。”

    两个水兵对视一眼,随后心里一松,收回了手中的长刀,骂骂咧咧的转身快步走出房间。

    “呼……”听着那渐渐消失的脚步声,柳甫总算放下心,重重出了一口气。

    女刺客收回了匕首,真气回流,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一缕血迹自嘴角流出,然后女刺客不留声色的抹去。

    柳甫看着面色好像更冷的女刺客,捞着头,柳甫尴尬的干笑几声,道:“意外,意外。”然后快速爬了出去。

    女刺客没有说话,跟在柳甫身后爬了出来,然后转身把吕千千和小月拉了出来,丢在床上。

    闺房中,能砸的东西,大半都被砸的稀烂,只有几个灯台还顽强的立在房中。

    看着幽暗灯光下的冰冷女刺客,想着刚才船外那句刺客已经找到,柳甫便知道女刺客的帮手已经来了。

    既然女刺客敢刺杀镇国侯,想必后台必定也不是一般的硬,这种级别的斗争,柳甫这样的平头百姓参和进去,必然是十死无生。

    朝堂之争是残酷的,这些看过很多古装剧的柳甫很清楚,偷偷看着女刺客,踌躇了一下,柳甫小心翼翼的说道:“女侠,我看你义薄云天,不如放了我吧。”

    唐府,自从唐五少爷带回了‘柳大家’的真迹,便收到了原来对自己冷漠无比的那些兄弟姐妹,姨娘表亲们的热情。

    七夕之夜,柳甫不自禁的古词名句,已经随着返回的人流,在杭州的文坛扩散开来。

    似“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这样充满潇洒气概的太白真句。又似“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这样充满了无限辛酸和追慕的东坡长叹。在杭州乃至整个大明朝,都未曾出现过。

    长山麓院,位于杭州城背面的长山之上,上一任的内阁元老李洪和当朝太傅轲极勋皆是出自这里,可以说,长山麓院是整个大明朝中除京都的太学府中,最好的书院之一。

    长山麓院的这一任院长名为李秋子,是个爱诗如命的人,作为大明朝最好书院之一的院长,他的眼界自然是非同一般的高。

    最近看书院的学子们整天捧着两首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诗词,他便有些生气,想当年他读书的时候,哪个学子不是惜时如金,哪会像现在这样散漫。

    于是乎,他便叫了几个在他看来最散漫的学子到自己的的房间,准备教育他们一下。

    来到院长的房间,三个被叫到的学子都是寒蝉若噤,因为长山麓院的学子都是知道院长的古板和严肃的。

    三个学子偷偷看着面色阴沉冷漠的院长,不由得暗暗叫苦,心想自己最近也没犯什么错误,怎么会被院长大人盯上。

    李秋子看着三个温顺的好像绵羊一样的学子,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戒尺教鞭,对着桌子狠狠的一拍。

    桌子如同三个年轻学子的心,狠狠的颤动了一下,灰尘扬起,映着阳光好像雾气一般四处飘荡。

    李秋子冷喝道:“都给我跪下”

    三个学子一阵激灵,哪里敢反抗院长大人的威严,忙不跌的齐齐跪了下去。

    李秋子扶着戒尺,看着三人,问道:“你们可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们跪下?”

    三人知道院长的脾气,倘若说知道,院长肯定会让他们说出来,如果说的不对,恐怕后果更严重,思量了一下,便有一个低着头唯唯诺诺的说道:“请院长明示。”

    “哼哼。”李秋子冷哼一声,说道:“你们父母把你们送来书院是想让你们成人成才,可是你们都干了些什么,整天只知道游乐玩耍,无所事事。”

    李秋子看着中间那个有些发胖的学子,问道:

    “丁海,上个月让你背的《礼》、《义》,你可会了?”

    丁海低着头,小声说道:“还不会。”

    李秋子又看着旁边的两个学子,同样问道:“左云,左雨,让你们背的《大学》,可会了?”

    左云,左雨也把头压的的更低:“还不会。”

    “我就知道你们不会。”李秋子冷笑着说道:“让你们上学读书,出人头地,就是种读法?这种出法?”

    左雨,左云和丁海都不敢还嘴,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听着。

    李秋子又继续道:“整天浸在奇yin巧技之中,能有什么作为,把你们今天拿着的那些杂诗乱句给我交出来。”

    李秋子持着戒尺,厉声说道:“交出来”

    丁海和左云左雨三人被吓得一个哆嗦,连忙说道:“是,是。”说完便将随身收藏的两页用漂亮小楷抄写的诗词连忙拿出来,用手高高的捧着。

    李秋子面色极为的严肃阴沉,用一把操过三人手中的诗稿,说道:“都给我回去,下次再犯,可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三人心想下次就是死也不能让你发现了,表面上却是一副极为受教的模样:“学生知错了,谢院长教诲。”

    李秋子挥了挥长袖,示意他们离去,三人松了口气,连忙起身,快步朝着门外走去。

    李秋子满意的放下戒尺,然后坐下来准备喝杯茶水润润嗓子,目光随意一撇,落在那六页纸上,便再也挪不开了。

    李秋子懂诗,他比李流云懂,比许玉懂,比方洪懂……,《把酒问月》的潇洒苦涩,《江城子》的思慕怀追,犹如滔滔巨*,对着他扑面而来,冲刷着他的神经。

    “站住”

    突然的喝声,让刚踏出房门的丁海三人差点吓的趴下去,艰难的回过头,正好看见面色潮红的院长,心里不禁悲呼:“原来由院长在这儿等着我啊。”

    李秋子因为兴奋激动面色潮红,看上去十分兴奋,指着三人说道:“你……你……你们……”

    三人欲哭无泪,转身齐刷刷的跪了下来:“院长,我们真的错了,请您惩罚。”

    李秋子拿着刚才三人交出来的纸张,看着三人,激动的说道:“错什么错,哪里错了,这……这……绝对是能流传千古的绝句啊。”

    三人摸不着头脑,不过看着兴奋的院长,心里总算安定下来,连忙道:“院长,这两首诗词是昨夜在西湖之上,一位姓柳的大家所作。”

    “姓柳?”李秋子捧着抄写着《把酒问月》和《江城子》的纸张,急切地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丁海老老实实的答道:“作完两首诗词就离开了,没有人看见他去了哪里。”

    “离开了?”李秋子一愣,紧接着便是一阵失落,叹道:“这等诗坛尊者竟不能有幸一见,当真可惜,可惜啊……”

    左云看着患得患失的李秋子,轻声道:“院长。”

    李秋子没有看他,紧盯着两首诗词,随口道:“什么事?”

    左云小心道:“唐家五公子有柳大家的真迹,要在三日后举办鉴诗大会。”

    “真迹?”刚刚平复心情的李秋子又兴奋起来,见不到柳大家,见到真迹也是好的,他看着左云,说道:“以我的名义到唐家送上拜帖,三日后我去拜访唐家。”

    “是。”

    李秋子摆摆手,说道:“快去吧。”

    三人转身,怕院长大人又留住他们,几乎用跑的离开了李秋子的小院。

    杭州城,唐家大厅中,虽然已经七十高寿,但依旧清矍的唐鸿唐老爷子,正一脸笑容的接待贵客,那贵客正是被李秋子吩咐送拜帖的左云。

    长山麓院,在读书人的眼中就是一片圣地,左云虽然被李秋子训的一文不值,但若论才学,在这杭州年轻一代中,也是小有名气。

    唐老爷子虽然不是读书人,但也是知道长山麓院,所以听说长山麓院来人,便亲自出来迎接。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