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鉴诗大会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李秋子,长山麓院的院长,在杭州文坛的地位,如同泰山北斗般,受到无数江浙才子的推崇尊敬。

    随着他的拜帖送到,柳甫的诗名再次提升一个高度,茶楼酒馆,青楼客栈,只要是有文人所在的场所,皆是议论这位神秘的柳大家。

    “喂,喂,你们知不知道,这位柳大家好像是一位得道高人,前些天,也就是昨天,柳大家在西湖湖畔要为李家小姐算姻缘,结果被流云公子所阻,硬是要跟柳大家对对子,柳大家一怒之上写出一副对联,当时就把流云公子羞的返回家中。”福来客栈里,一位看上去颇为富态的公子哥,手中拿着折扇,看着桌上其余几人侃侃而谈。

    听着富态公子讨论柳大家,不止他自己桌上的,旁边几张桌子上坐着的人们都来了兴趣,齐齐看像他。

    有人忍不住问道:“这位兄台,不知柳大家出的什么对子,可否让我等瞻仰一番。”

    富态公子也是第一次如此受到重视,很是受用,对着众人拱了拱手,道:“兄弟不必多礼,这有何难。”说完便让小二备上了笔墨纸砚。

    众人极为默契的围了过来,富态公子让小二清走了桌上的小菜,摆上了文房四宝,便开始挥毫提字。

    这位富态公子的笔上功夫火候已经不低,随着毫尖挥动,漂亮的两行二十字的小楷便跃然纸上: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

    看着那俊逸飘洒的两行叠字联,众人先是一阵思考,紧接着便有人恍然,叹道:“真是妙,妙啊。”

    能看懂的毕竟只是少数,看着身旁之人连叹妙,有人开口问道:“妙在何处?”

    富态公子微微得意的笑了笑,提笔用谐音字将这幅叠字联的读音一一标注。

    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浮云涨,常常涨,常涨常消

    大笔挪开,众人再看,才觉得恍然大悟,细细品味一番,皆叹妙。

    福来客栈一楼角落的一张桌子,换上一身新衣服的柳甫与一身白色儒装,男装打扮的女刺客正吃着东西。

    昨夜的刺客到底抓没抓住,柳甫不知道,但在那位刺客的帮助下,他和女刺客倒是真的逃了出来,天亮时分,牡丹阁的水手们将船停到岸边,女刺客便带着柳甫偷偷溜了下来。

    不知是女刺客善良心软,还是因为受伤太重,吕千千和小月并未遭到灭口,只被女刺客打昏了过去。

    听着那头在谈论着自己,柳甫微微得意,心里丝毫没有一点抄袭应有的谦逊愧疚。

    抬头看着换上男装后,俊朗的有点过分女刺客,柳甫不由得心里感叹,怎么大明朝这么盛产美女。

    昨夜的吕千千和苏冰已是人间极品,现在出来一个刺客也是如此。

    放下碗筷,柳甫看着女刺客,小心问道:“女侠,你要带我去哪里?”

    经过昨夜,他知道女刺客暂时肯定不会杀他,不然也不会等到现在,所以心里的担心害怕也淡去很多,这才敢开口发问。

    女刺客依旧冰冷,抬头看着他,声音比昨夜更加寒冷:“我姓朱,不要叫我女侠。”

    柳甫被看的发毛,连忙陪笑道:“是,是,朱姑娘。”

    无论在哪个时代,舆论的传播速度都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

    李秋子因为一首诗要拜访唐家的消息,被来往杭州的商人信使们传到周遭城池的才子们的耳中,那些仰慕崇敬李夫子的才子,自然要来学习瞻仰一番。

    所以,这两天杭州城中,外来的才子明显增多,各个客栈酒楼几乎都是满座,谈论的最多的,便是唐五手中的那首《把酒问月》。

    唐府,唐五少爷红光满面,这两天有不少在唐鸿眼中都是大才的才子来拜访过他,唐老爷子对他的态度也热和许多,最重要的是,那些平日里敢对他指指点点的下人们,如今都把他当做真正的少爷,小心侍候着,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自从他入了,好像就从未有过了。

    “早知道,就该再要两篇的。”送走了一位访客,唐五回到自己的小院,坐在亭子里美美的想到。

    正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唐五,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孙少爷,老爷叫你过去一下。”

    唐五回头看去,来人是唐府的大管家唐酉,跟了唐鸿五十多年,是唐老爷子身边的心腹。

    唐五少爷再得意,也不敢在唐大管家面前放肆,看着唐酉,说道:“劳烦大管家,我这就去。”

    “嗯。”唐酉点了点头,转身朝着院外走去。

    现在正当午时,艳阳高照,唐五整理了一下仪容,便赶到老爷子的别院,这里是唐府最大的院子,平日里有些什么大事,都是召集族老来这里商议,放在平日里,根本不会允许唐五这样的孙辈子弟靠近。

    唐五揣着疑问,走进了大堂,看着堂中人,唐五立马变的拘谨起来。

    此时大堂里有着三人,除却唐鸿唐老爷子,还有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穿着破烂的灰色道袍的白发老道,让唐五拘谨的并不是平时最有威严的唐老爷子和那白发老道,而是中间的那位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正是和唐五有着数面之缘的杭州总督柳元。

    走进大堂,唐五微微低头,先是对着唐鸿行了一礼:“拜见爷爷。”然后又朝着柳元拱手道:“草民唐五见过总督大人。”

    大明朝以孝治天下,只要不是天子驾到,都是要先和长辈问好的,这些唐五还是知道的。

    柳元微微一笑,道:“贤侄不必多礼。”

    唐五这才敢抬头,看向唐老爷子,总督大人既然在这里,那多半就是总督大人有事情找自己。

    唐鸿对着柳元和那老道笑了笑,然后对着唐五温和说道:“你前日不是得了柳大家的真迹吗?柳大人想观赏品鉴一番,你快去取来。”

    唐五不是傻子,柳元可不是那些清白才子,所谓官商一家,杭州谁的官最大?毫无疑问是柳元。唐家能有现在的基业,全是靠着总督大人的通融宽限,这样的大神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所以唐老爷子一发话,他便温顺的点头答道:“是,我这就去。”

    唐鸿心里暗暗点头,心想你小子也不是傻子,笑着说道:“快去吧。”

    不过半刻钟,唐五便捧着那篇炭笔版的《把酒问月》跑了过来。

    唐鸿停下了没有营养的谈论,结过那篇已经惊心装裱过的《把酒问月》,双手奉给柳元,微笑着说道:“大人请。”

    柳元接过那卷字,习惯性的想打开,但想到身后那人的身份,硬是忍住了打开的冲动,恭敬的送到老道身前,说道:“先生请。”

    旁边的唐鸿和唐五心里皆是一惊,看向老道的眼神都变的恭敬起来,能被柳元称作先生的绝对不是一般的平头百姓。

    “嗯。”老道点了点头,接了过来,然后缓缓的将其展开。

    飘逸的行楷跃然纸上,炭黑虽没有墨的厚重,却多出一些轻灵,老道仔细看了一遍,露出一丝笑容,轻声道:“还不错。”

    杭州城西城门,这里是往来商贾们的主要通道,所以这里也可说是整个杭州城中最为热闹繁华的地段。

    药铺,当铺,赌坊,商贩,酒楼客栈……还有来来往往的行人,构成一副热闹繁华的景象。

    虽然柳甫知道女刺客受的伤不清,但他还是小瞧了镇国侯那霸道的一掌。

    走在街道上,柳甫已经看到女刺客咳过三次血,没咳一次,那苍白的美丽容颜便更白一分。

    柳甫走在女刺客的身后,想到镇国侯那霸道刚烈的一掌,又想到女刺客那点穴的功夫,心里对武功的兴趣提升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

    自打从福来客栈出来,他跟着女刺客在城中快绕了一个时辰了,虽然羡慕武功,但毕竟还没有练成,又加上昨夜基本未眠,走这么长时间,腿脚早就酸痛无比,柳甫看着女刺客,有些无奈的说道:“朱姑娘,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女刺客微微皱眉,她受得伤比柳甫想象的更加严重,镇国侯那一掌中蕴含的霸道真气,不止伤了她的经脉,还直接震伤了她的五脏六腑,若不是靠着多年修行的真气撑着,恐怕早就昏死过去。

    镇国侯知道自己那一掌的威力,所以他让人监视了所有的药铺,她带着柳甫在城中绕,就是想找到没有被监视的药铺,然后买药疗伤,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女刺客没有搭理柳甫,转身走到路旁的茶棚里,她比柳甫更需要休息。

    看到女刺客坐下,柳甫高兴的坐在女刺客身边,朝着忙碌的老板喊道:

    “老板,来两碗凉茶,大碗的!”

    “好嘞!客观稍等!”

    不过片刻,两大碗凉茶便摆在柳甫面前。

    这会还只是初秋,还未摆脱夏日的闷热气息,来来往往的行人们最喜欢的便是这种既便宜又消暑解渴的大碗凉茶。

    “那边有神迹,快去看看”

    刚喝完凉茶,柳甫便被不远处传来的声音吸引。

    那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被赶去看热闹的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就连守门的城卫军也被吸引过去。

    “我……”柳甫刚站起身,便被女刺客的眼神制止。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