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数家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去年西湖梦,春风吹满楼。

    春风楼中,柳甫看着依旧潇洒儒雅,一袭青色长衫的朱显,心中有颇多感慨。

    “人呢?”微风拂面,朱显背对着柳甫轻声问到。

    柳甫知道他问的是女刺客,想起那危险美丽的面孔,说道:“刚才还在一起,刚走散,应该还在附近。”

    朱显早就猜到,没有多问,转过身看着柳甫,微笑道:“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柳甫知道他们指的是蔡枫那伙白袍人,考虑了一下,道:“骗子。”

    “骗子?”朱显微微一怔,笑道:“你说的也对,不过他们不是普通的骗子。”

    这回轮到柳甫微怔,难道骗子也分普通特殊?

    朱显又回过身,看着不远处已经被披着麟甲的精壮男子虏获的蔡枫等人,说道:“他们是白莲教徒,已经在杭州流窜很久了,要不是你,我还是没有理由抓他们。”

    现在的大明,从不禁止百姓的信仰,蔡枫利用豆芽,在柳甫之前,骗过了所有的眼睛,朱显没有直接证明他们是白莲教徒的证据,就算他是镇国侯爷,也不能随意的抓住杀死他们,就在刚才,柳甫给了他理由。

    柳甫心中微凛,对于大明朝的百姓来说,白莲教并不陌生,他们在山东一带活动,常常会打家劫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是大明子民为数不多,共同仇恨的敌人之一。

    “你很好。”朱显看着远方的湛蓝天空,说道:“愿不愿意来我这里?”

    这话若是落在别人耳中,恐怕会惊喜的回家拜祭祖宗,这可是大明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镇国侯的邀请,不说前途一片青云,也算的上光宗耀祖了。

    可是柳甫前夜刚经历过一次近乎必死刺杀,若不是凑巧,恐怕还处在危险之中。

    微微措辞,柳甫道:“侯爷,我只是一个乡野小道,观中香火还需照顾,望侯爷见谅。”

    “哦?”朱显再次回头,仔细的看了柳甫一眼,他的邀请还是第一次被拒绝,不过侯爷还是侯爷,朱显的脸色依旧淡然,片刻后,说道:“嗯,我知道了,你走吧。”

    “走?”柳甫愣了一下,没想到朱显能这么好说话,但是想到还没走远的女刺客,柳甫有些踌躇。

    朱显看破了他心中所想,挥袖笑道:“呵呵,放心吧,她受了很重的伤,不会再去找你了,快去吧。”

    “谢侯爷,草民告退。”柳甫面部微微发烫,拱了拱手,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

    天空火红,初秋的黄昏如那枫林的叶子一般,红的热烈。

    柳甫漫步走在青石铺就的街道上,没有女刺客的威胁,离开三云老道,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唉……,先找顿饭吃。”看着火红的天空,柳甫双手枕在脑后,目光微瞄,很快便定在前方一道美丽的背影上。

    整理了一下仪容,柳甫向前跑去,嘴中叫道:“前面的,是谁家的姑娘?”

    “前面的,是谁家的姑娘?”

    一招鲜便天下,柳甫看着前面那道倩影,疾呼而去。

    看着眼前天仙一般的美丽小姐,柳甫一阵失神,心中不由的感慨:“怎么到处都是美女?”

    眼前这位小姐,正是那是在西湖上的司马玉兰。

    虽然故意打扮的平淡,但那份美丽确实掩饰不住,走在街上,引得不少路人侧目,看见柳甫跑到司马玉兰身边,不远出那个拿着“天机神算”招牌,看上去有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刚才他也是这样搭讪的,被司马玉兰狠狠涮了一顿。

    司马玉兰看着柳甫,面色冰冷,问道:“你是谁?”

    柳甫没忘了自己的肚子,面露微笑,说道:“贫道天机门第三十六代传人,道号青云子。”

    司马玉兰露出古怪的笑容,指着不远处的那位拿着“天机神算”的仁兄,说道:“他是你师叔?”刚才那位就是说自己是天机门第三十五代传人。

    柳甫看着那位仁兄,微微错鄂,心里暗叹:“**果然是不分时间和空间的。”心里虽然错鄂,但柳甫的微笑没有消失,说道:“不错,那位正是我师叔。”

    司马玉兰一愣,没想到柳甫的脸皮会这么厚,直接就承认了,毕竟是司马家的掌权人,司马玉兰的养气功夫很到家,语气不善道:“请问道长找我有何事?”

    跟着三云老道那么长时间,柳甫对算命忽悠人早就轻车熟路,开口说道:“我看小姐印堂发黑,恐怕近期之内会有血光之灾,我道之人,以拯救苍生为己任,所以特来相告。”

    “哦?”司马玉兰看了柳甫一眼,说道:“多谢道长,小女子还有事情,就不留道长了。”说完转身便要走开。

    这回倒是轮到柳甫吃鳖,司马玉兰明显是不想搭理他,回答的也是极好,让他挑不出来毛病。

    看着越走越远的司马玉兰,柳甫感觉心里好像竖起一道墙,堵的难受,这还是他在大明朝第一次吃鳖。

    “嘿,兄台。”柳甫正在失神,一只手搭上肩膀,吓了他一跳,转过头去,来人正是那位“天机神算”的师叔。

    柳甫看着身后的男子,露出一丝笑容,调侃道:“师叔?”

    年轻男子知道柳甫所言,尴尬的笑了笑,丢掉了手中的招牌,说道:“形势所迫,我看兄台也是同道中人,不如我做东,咱们去喝两杯怎么样?”

    柳甫正愁没地方祭五脏庙,他看这位男子也不像坏人,拱手道:“兄台盛情,在下自当从命,在下柳甫,不知道兄台名号是?”

    “我叫柳玄。”年轻男子笑了笑,搭着柳甫的肩膀,说道:“走,我做东,喝酒去。”

    柳甫一看,便知道柳玄是性情中人,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哈哈,好,走!”

    柳玄搭着柳甫,钻进旁边的一家酒楼里。

    现在正是吃晚饭时间,酒楼里热闹非凡,柳玄带着他直接上了二楼,找了一张桌子做了下去。

    “柳兄,来,我敬你一杯。”柳玄端着青花酒杯,看着柳甫说道。

    这么些天,柳甫的酒虫早就爬上心头,端起橙黄醇厚的花雕,跟柳玄碰了一杯,然后一口饮下。

    润滑的酒水顺着喉咙流下,腹间升起一股暖流,好像洗了桑拿一样,柳甫觉得全身的毛孔好像都张开了,一阵舒畅。

    柳玄本来就是自然熟,一杯酒下肚,话匣子立马就打开了,帮柳甫斟满酒杯,一脸神秘的说道:“柳兄,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

    柳甫也是听着有酒喝,才稀里糊涂跟过来,看见柳玄一脸的神秘,好奇道:“为什么?”

    柳玄伸出两根手指,笑道:“嘿嘿,小弟我什么都不喜欢,就只好两样东西。”

    柳甫点了点头,等待下文。

    柳玄搓了搓手掌,笑着继续道:“这一嘛,跟柳兄一样,就是美女。这二嘛,就是术数。”

    “哦?”柳甫抬起头看着柳玄,目光有些惊奇,术数就是数学算术,在大明朝应该还不是很发达。

    看柳甫的目光,柳玄道:“柳兄也精通术数?”

    柳甫笑了笑,说道:“略知一二,不算精通。”

    “柳兄果然跟我是同道中人。”柳玄喝了一杯,说道:“小弟有小道消息,杭州数家元通和山东数家章博今天要在这里一较高低。”

    “在这里一较高低?”

    柳甫心里一愣,看柳玄的表情,这两位应该很厉害的数学家,可是柳玄是怎么知道消息的。

    柳玄激动的拍着柳甫的肩膀,看着刚走上楼的两位老者,说道:“嘿嘿,来了来了,有热闹看了。”

    柳甫顺着柳玄的视线看去,那两位老者高矮相似,一胖一瘦,衣着朴素,一眼看去,倒是和普通老人没什么区别。

    柳玄说的不错,这两位的名声的确是不小,刚一上楼,便有不少人露出惊色,丢掉手中的酒杯,站起身行礼。

    “学生见过元先生,章先生。”

    “见过章先生,元先生。”

    ……

    众人行礼,两人不过是微微点头,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一群人立马围了上去,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碗筷,想看看这两位数家要干些什么。

    元通乃是长山麓院的术数教习,章博则是山东第一学院东山书院的术数教习,长山麓院和东山书院皆是大明除去太学府外的最好的学府,院中的夫子教习皆是当今文坛的泰斗,凭着书院教习,元通和章博便当的起术数大家。

    柳玄拉着柳甫,二话不说,便扎进人堆,硬生生的挤到最前面。

    “我……”柳甫本来想说他还没吃好,看着一脸兴奋,双眼放光的柳玄,又将话头压了下去,看向桌上的两人。

    章博看上去有些清瘦,看着这么多人围观,眉头微拧,看上去好像有些不喜。

    元通的面色倒是平静,看着章博,说道:“开始?”

    章博转过目光,点了点头道:“开始。”

    柳玄搭着柳甫的肩膀,显得很是兴奋,小声道:“开始了,柳兄,可得看仔细点,这可不多见。”

    柳甫微微点头,看着一胖一瘦的两位老者,他也是想看看,大明朝的算术到了什么程度。

    元通看着对面的章博,捋了捋胡须,微微一笑,说道:“听好了,一笼有鸡兔三十只,鸡爪兔腿九十六只,鸡兔几何?”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