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柳式算法

文 / 辣椒美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听好了,一笼有鸡兔三十只,鸡爪兔腿九十六只,鸡兔几何?”

    两位数家的比较,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随着元通的话音落地,不止章博,周围所有人的都开始计算。

    章博从怀里拿出一小包细沙,一张锦布,一个小算盘,将锦布铺在桌上,细沙一洒,便有了一个简易的沙盘,随手拿起一支筷子,记下几个数字,便开始计算。

    哒,哒……

    众人全都开始计算,整个二楼,安静的只剩下盘珠敲打盘身的声音。

    柳甫回头看着柳玄,他果然很喜爱术数,随身带着小算盘,全神贯注的计算。

    作为一个双位博士,尤其还是需要大量计算的机械学博士,数学虽然不是柳甫的强项,却也远超这个时代的算术水平。

    “没想到我也有成为数学家的潜质。”柳甫摸着头,想着自己被载在史册会是怎么样,不知不觉便露出笑容。

    “时间到了。”两人似乎还有着时间的限定,柳甫还在意淫幻想,一旁的元通却是敲了敲桌子,面带笑容的看着章博说道。

    听到元通发话,章博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不甘的放下手中的袖珍算盘。

    周围还在计算的人,也都停了下来,看那脸色,便知道没有什么收获。

    章博还算豁达,并没有耍赖,摇了摇手中的算盘,看着一脸得意的元通,说道:“元老头,这第一道我认输,快告诉答案。”

    “呵呵。”元通捋了捋胡须,笑道:“这道术数题目,是我从一本古籍里寻到,不瞒你章老头,我也没有算出,不过答案嘛,倒是有。”

    听见元通也未算出,章博心里平衡了很多,道:“答案到底是多少?”

    “鸡有十二,兔有十八。”元通笑了笑说道。

    旁边的众人听到答案,微微一算,便得到了答案,果然与题目相符,不由得心里感叹,数家的题目果然不是他们能算出的。

    “柳兄,你算出来了?”柳玄也未算出,拿着小算盘,看着旁边一脸笑容的柳甫,心中一动,小声问道。

    “算出来了。”柳甫正在意淫,柳玄突然一问,下意识的便答了出来。

    “算出来了?”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安静的二楼,也足以让所有人听到,听到有人算出来,所有的目光立马都投向了柳甫。

    答完之后柳甫才反应过来,看着众人的灼灼目光,愣了一下,心里便后悔起来,他只是想来吃饭的,今天搭上这两位,这饭肯定是吃不成了。

    “柳兄,你真算出来了?”柳玄走上前,看着柳甫,他没想到随便拉的人,就能算出两位数家都没算出的难题?

    “呃,这个……”柳甫捞了捞头,正准备找个理由推塞过去,桌上的章道:“你真算出来了?”

    “我……”柳甫看着章博那好像能杀人的目光,本来想说的话瞬间被压了下去,硬着头皮道:“不错,算出来了。”

    元通也是面露惊奇,说道:“呵呵,这位小哥,能不能算上一遍?”

    看着元通的灼人目光,柳甫本想推迟,却是没能说出口,呐呐道:“可以。”

    “呵呵,多谢小哥。”元通微微一笑,拿起一只筷子,将桌上的沙盘抚平。

    柳甫不好推脱,走上前拿过筷子,说道:“两位老先生,这种算法乃是在下无意间发现,若是有所误差,请两位先生莫要见怪。”

    元通笑了笑,说道:“呵呵,小哥你尽管算。”

    “那小生失礼了。”柳甫拱了拱手,拿起筷子在沙盘上,轻轻划动起来。

    这道术数题是经典的二元一次方程算法题,现在这个时代还没有阿拉伯数字,也没人知道英文字母,柳甫稍稍改动了一下,用汉字代替了未知数和数字。

    沙盘并不不是很大,柳甫才写了一半,便没有了地方再写,章博眼中闪过一缕精光,走了过来,又把沙盘推平,言语之间,透着几分严肃,说道:“小兄弟,继续吧。”

    柳甫看了他一眼,提起筷子,又是一阵滑动,片刻之后,便算出了答案。

    “那纸笔过来。”柳甫真准备告退,一旁的元通和章博确实面色严肃,朝着早就侯在楼梯道口的小二招呼了一声。

    小二知道这两个老头的名头,自然不敢怠慢,一阵小跑,不过片刻,整齐的文房四宝便出现在桌上。

    元通和章博几乎是同一时间拿起笔,在纸上写画起来,片刻,柳甫写在沙盘上的步骤便被抄录下来,两位数家紧盯着手中的纸稿,半晌,像是有默契一般,对视了一眼,眼中皆是一片骇然。

    在他们眼中,这是一种史无前例的算法,他们知道这种算法能解决掉很多术数问题。

    “小哥,呃?”

    两人抬起头,想找柳甫问一些问题,却发现柳甫早就不在人群之中。

    “咦?人呢?”

    众人举目,都未发现柳甫。

    元通看了看手中的纸稿,将目光投向柳玄,道:“这位小哥,听语气,你似乎认识刚才的小兄弟,能不能带我去拜访他。”

    “拜访?”四周一片哗然,这可是长山麓院的术数教习,术数界的泰斗。

    章博瞪了一眼四周,说道:“你们知道什么,光是这么一种算法,刚才那位小兄弟就足以名留青史了。”

    柳玄看着一脸诚色的元通,心里惊讶不已,没想到柳甫竟然是术数大家。

    想着刚才竟然没有问他住在哪里,心里后悔不已,说道:“我也是刚刚才认识他,只知道他叫柳甫。”

    “不知道?”元通脸色一滞,露出几分懊悔。

    “柳甫?前日西湖之上留诗的大家,不也是姓柳吗?”人群之中,一位身着白色儒衫的年轻男子小声说道。

    “柳大家?”元通微微一愣。

    柳玄想了想,看着元通说道:“元先生,若那位柳大家真是柳甫,明日唐家要举办鉴诗大会,想必他一定回去的。”

    “对啊。”元通一拍手掌,说道:“十有**就是他。”然后转身看向旁边的章博,发现章博竟然也不见了,目光扫视,老到正要下楼的章博,道:“章老头,你要去哪儿?”

    章博脚步不听,道:“唐家。”

    “唐家?”元通看着快要消失的章博,快步跟了上去:“等我,我也去……”

    晚风微习,暮色沉沉,远方的天空,火色的云彩被一层淡淡的黑纱遮掩,血色红色的夕阳下,阵阵雁鸣。

    柳甫拿着刚刚偷溜时顺手抓起的烧鸡,坐在西湖湖畔旁的一块巨石上,偶尔抬头看看暮色,偶尔啃啃手中的烧鸡。

    虽说已经有了向往美好生活的心,但是实现起来却是毫无头绪。

    镇国侯虽然是个不错的靠山,但却太过危险,偶尔掉下的落石,便能让自己粉身碎骨,永不超生。

    “唉……”

    湖面被晚风吹皱,柳甫长叹一口气,啃了一口手中的烧鸡。

    看着湖面上散落的船只,听着偶尔传来的欢笑,柳甫的心头一片茫然,这毕竟是大明朝,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世界。

    天空越来越暗,一缕缕的夜色爬上天空,夕阳已落,一轮银月悬上天空。

    晚风拂人醉,淡淡的月光隐在暮光中,柳甫呆呆的看着天空,思绪飘飞,一种说不出的孤独寂寥浮上心头。

    “天下风云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

    不胜人生一场醉。”

    这是柳甫最喜欢的一首诗歌,虽不是古人名家所做,却道尽了他此时的内心。

    略带沙哑的声音自柳甫嘴间流出,随着风儿流向远方,孤独又如何?寂寞又如何?我自有一番宏图伟业!我自有一副高风亮骨!

    声音随风而散,散落在湖面,散落在微冷的风中,一股豪情自信涌上心头,丢掉手中早已冰冷的烧鸡,柳甫看着鳞鳞湖面,心中一片澄明,只要活的开心便好,管他那么额头干嘛。

    “好诗!”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柳甫一跳,脚下一颤,踩在巨石旁长期被浸润生成的湿滑青苔上。

    “啊”伴随着一声惊呼,柳甫“噗通”一声径直落入湖中,浪花飞溅,柳甫狠狠的灌了一口水。

    再浮上湖面时,柳甫不知道灌了多少口水,只感觉头都被腹中的湖水撑得有点发涨。

    “是你?”借着微微的月光,柳甫抬头看向刚才站在他身后的那人,竟然是才不久前遇到的的司马玉兰。

    明眸皓齿,腮红雪肤,月光轻洒,映着那不似人间女子的绝世容颜,有一种说不出的缥缈之美。

    “不知姑娘找我何事?”柳甫看着巨石上的司马玉兰,开口问道。

    司马玉兰看着泡在湖里的柳甫,轻笑一声,说道:“公子还是先上来吧。”

    “啊,哦。”柳甫愣了一下,胡乱的划了几下,便靠近岸边,只是长着青苔的巨岩太过湿滑,挣扎着爬了数下也没有爬上来。

    看着水中挣扎的柳甫,司马玉兰走上前,伸出手道:“公子。”

    看着那吹弹可破的玉手,柳甫丝毫没有男女有别的想法,伸手一拉,感受着手中的柔荑,一种异样的感觉浮上心头,柳甫不敢多想,赶紧借力爬了上来。

    爬上岸,柳甫便松开了手,拱手道:“多谢姑娘。”

    () ( 官道神棍 /7/74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